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七十八章 孤注一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八章 孤注一擲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readx 其實,這個時候的張宇也是一臉的茫然。

他不知道在剛才那一瞬到底發生了什麼,不知道石萬枯為什麼會突然受傷,更不知道為什麼石萬枯一臉驚懼之色。

突然,張宇的臉色一變,因為這個時候他丹田黑洞位置那交戰也是接近了尾聲,在他身體之中肆虐的黑曼巴蛇最終還是被火鳳擒殺!

「唳1

一聲嘹亮的嘶鳴之後,火鳳拖著疲憊的身體本欲將黑曼巴蛇殘留的能量體吞噬,可就在這時,情況突變!

那原本沉寂如死水一般的黑洞之中突然湧現出一道黑色漩渦,可怕的吸扯之力不斷冒出,瘋狂的吞噬起張宇身體之中的靈力。

任憑張宇如何拚命阻擋,都是無濟於事,最終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好不容易恢復過來的靈力就這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那正準備大快朵頤的火鳳先是流露出疑惑之色,隨之而來的便是無邊的憤怒,因為那黑洞在吞噬張宇靈力的同時,也是沒有放過不遠處的火鳳與黑曼巴蛇的靈屍,一條條黑色絲線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它們的身邊,瘋狂的想要將它們拉扯進入黑洞之中。

「唳1

火鳳憤怒的咆哮著,火羽扇動之間,強悍的力量勃然而起,將纏繞在它身上的絲線一根根完全崩斷。最新章節已上傳

可是,那些黑色絲線彷彿無窮無盡一般,被毀掉一根之後,只會湧來更多的黑線將你包圍,到的最後,就連火鳳都只只有招架之功,無還手之力。

看著那被黑線一點點拉扯進入黑色漩渦的黑曼巴靈屍,火鳳長嘯一聲之後,再也不敢有絲毫停留,迅速的離開了張宇的丹田位置,然後再次化為點點血脈之力,在張宇的身體之中深深地隱藏起來。

「媽的,再這樣去,都不用石萬枯出手,我就直接就變成人幹了,快給我聽停來,停來1張宇心中不甘的怒吼著,額頭上不斷有著豆大的汗珠滴落。

這個時候,石萬枯也是發現了張宇的不正常,雖然心中還多有顧慮,不過已經從剛才的震驚之中回過神來。

「這小子不可能領悟規則之力,剛才之所以會出現那種情況,定是因那個天地異象讓他進入了一種特殊的精神狀態,藉助著天地之力才一舉將我的武技破除。現在,必然是受到天地之力的反噬,只怕對我已經沒有多大的威脅了。」

石萬枯不愧是老謀深算,通過種種蛛絲馬跡很快便是對於整個事實有了大致的猜測,他也是做好了再次出手的準備。

看了一眼靈力涌動的石萬枯,張宇也是心頭一緊,憑他現在的狀態,根本連一成的戰力都發揮不出來,如果強行出手的話,只能是以卵擊石,自取滅亡。

他必須想辦法震懾住石萬枯,讓他不敢輕舉妄動,為自己的恢復爭取時間。

「哼,怎麼了,又想動手?看來你剛才苦頭沒有吃夠,想要再來一次埃」張宇輕蔑的一笑,不屑的說道。

「死1

只聽張宇暴喝一聲,一縷火焰便是從他的指尖升騰而起,筆直的飛向了石萬枯的身邊。

看著飛速接近自己,幾乎隨時都有可能熄滅的火焰,石萬枯身體之中也是一寒。

在他看來,這必定是張宇的最後底牌,之所以那火焰看起來極度虛弱,只能說明其中能量全部內斂,沒有一絲的泄露。

要知道,就算是他也無法做到能量這般凝練,難以想象,那被壓縮到極致的火焰之中到底蘊含著何等可怕的能量。

為了自身的安危著想,石萬枯連忙向後退去,不時地,還關注著張宇到底有沒有追殺過來。

「噗1

一聲輕響傳來,石萬枯的身子陡然呆立在了原地。看著那突然熄滅,再也感應不到的火焰,他的思緒一片空白。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是此刻石萬枯心中唯一疑惑。

忽然,腦海之中一道電光閃過,石萬枯似乎抓住了些東西。

「假的,剛才那只是張宇在虛張聲勢1

這個想法剛一冒出頭,便是迅速擴張起來。看著那始終站在原地,嘴角帶著微微嘲諷的張宇,石萬枯心中氣血劇烈翻騰起來,他再也無法忍住,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我竟然被你耍了,我竟然被一個毛都沒長齊的毛頭小子耍了!哈哈,真是太可笑了1石萬枯仰天大笑著,但是那笑聲卻比哭還要難聽,其中的苦澀之意,不禁讓人心生憐憫之意。

屢次三番在張宇的手中吃虧,已經讓石萬枯變得極為敏感,這才讓他在剛才連試探都沒有就倉皇逃竄。

而這個時候,張宇丹田黑洞出現的那個漩渦傳來的吞噬之力終於開始削弱來,眨眼的功夫,便再次消失不見,沒有留絲毫的痕。

如果不是感受到身體上傳來的空虛之感,張宇都要誤以為自己剛才是不是處在夢幻之中。

「很好,很好1石萬枯連說兩個很好之後,冷冽的殺意再一次噴薄而出。

他已經定決心,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要擊殺張宇,免除後患。

「轉輪,弒魂1

石萬枯輕輕的低吟著,在他的臉上,看不到絲毫感**彩。

只見他那鋒利的指甲在指尖輕輕一劃,一滴重如血鉛的鮮血便是跳動而出,對著眉心輕輕一點,一道血痕便是如同第三隻眼睛一般猛然顯現。

呼吸之間,那血痕便是迅速擴散開來,在猩紅的血芒之中,一件圓滾滾,如同車輪一般的東西便是懸浮在了石萬枯的胸前。

可以看到,在那血色光輪的邊緣布滿著無數的細小鋸齒,而那光輪的中心位置似乎有著一個個狹小的凹室,其上刻印著許多難以理解的銘文。

深深看了一眼張宇之後,石萬枯便是將自己左手腕處的動脈斬斷,任由鮮血不斷的從他的身體之中奔涌而而出。

「啪嗒1

「啪嗒1

那些鮮血不斷的滴落在那血色光輪之上,竟然一滴不剩的被其吸收的乾乾淨淨。

「唳1

「嚶1

一聲聲凄厲,嘶啞的聲音響起,那血色光輪如同被解開了某種封印一般,驟然綻放出耀眼血芒。

忽然,陰風乍起,一道道陰冷的魂影猛地浮現在那血色光輪之上。

他們一個個面目猙獰的可怕,已經完全喪失理智,時而流露出瘋狂之色,時而流露出痛苦之意,張牙舞爪,似乎不甘心就這樣被光輪束縛,憎恨見到的一切生靈!

「張宇,這些陰魂全都是我當年眨他們之中最弱的緊緊只有武師修為,最強的,乃是巔峰武宗!當年那一戰,不僅奠定了我至高無上的地位,更是將我的血冥魔輪淬鍊到了玄器的極致。這麼多年來,已經無人能夠再逼我使用它,你今天能夠死在它的上面,應該感覺到榮幸。」石萬枯無喜無悲的說道。

「今天,便讓我用你的鮮血洗刷你帶給血岩谷的恥辱,將這段恩怨,劃上一個句號。」

經歷過重重打擊之後,石萬枯的心性終於再次回到當年失敗之後,重新崛起的那個時代。

突破失敗,修為幾乎盡廢,這對於許多人來說都是難以想象的打擊,大部分人絕望之後用都會選擇自我了斷。

可是石萬枯他卻苟延殘喘般的活了來,經曆數年的黑暗期之後,他如同浴火重生般,破繭成蝶,成功踏足另一個高峰。

在張宇的面前屢屢受挫,也讓他真正的清醒過來。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石萬枯不再高傲的認為自己便是浴血之主,接來,他不會再有任何的輕視,將會施展全力,擊殺張宇,向世人宣布自己的回歸!

「呵呵,如果不是你們血岩谷一再的咄咄逼人,我又豈會出手殺戮?想要我的命,儘管來取就是,我何懼之有1張宇豪邁一笑,驚雷劍也是被他緊緊握在手中。

張宇從來都不是一個肯向命運屈服之人,即使他現在靈力近乎枯竭,明顯不是石萬枯的對手,可是,他依舊會選擇出手。

寧肯站著死,不肯坐著生!

哪怕是死,張宇也要選擇轟轟烈烈。

「泣血殘陽1

張宇知道,以他現在的狀態,時間拖得越久,對他就越是不利,所以,未曾有絲毫猶豫,他直接便是使用了許久未曾使用的那式禁招!

呼吸之間,張宇的容貌迅速蒼老來,原本白皙的皮膚也是迅速脫水褶皺,如同刀刻一般,密布著道道溝壑。

滿頭的黑髮也如霜染一般,眨眼間,便全部蒼白如雪!

壯碩的肌肉消失不見,子,張宇就變得骨瘦如柴,原本丰神俊朗的他,彷彿風燭殘年的老者,行將就木。

不過,張宇的一切努力並沒有白費,所有燃燒的生命力全部化為滾滾能量洪流,匯聚進入他的四肢百海

他能夠感覺到,這一刻的自己,已然超越巔峰,舉手投足之間,便能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恐怖力量!

「弒魂1

在張宇出手的霎那,石萬枯的攻擊也是應聲而來,滾滾陰風,攜帶著無窮的陰魂,向著張宇撲去。

「轟1

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起,武尊之的陰魂全部湮滅,爆發出的恐怖能量,直接將兩人完全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