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七十九章 兩敗俱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九章 兩敗俱傷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readx 「轟隆隆1

震耳欲聾的巨響不斷在虛空之回蕩,一道道閃電,如同蜿蜒的巨蛇一般時隱時現。

兩人交戰之地,方圓數里之內,全部被夷為平地,原本連綿起伏的數座小山早已湮滅在恐怖的能量流之中。

呼吸之間,張宇與石萬枯便是再次交手數次,那激蕩起的能量風暴,就算是空間也無法承受,崩裂開一道道蛛網般的裂縫!

「嘩啦1

終於,空間也是破碎開來,無盡的空間碎片四射而出,帶著剿殺一切的力量,向著四面八方而去。

而那破碎的空間處,蕩漾起極不穩定的能量風暴,呼嘯肆虐,黝黑的時空亂流,如同深不見底的噬人大口,不斷吞噬著周圍的一切。

感受著那不斷增強的吞噬之力,不僅是張宇見之色變,石萬枯同樣心中駭然。

時空亂流,陰陽境之觸之必死!

這是古不變的法則!

別看石萬枯已經初步領悟生死規則,可最多僅僅是一些皮毛而已,如果真的被那時空亂流吞噬,絕對十死無生。

就算是窺陰境大能,對於時空亂流也是多有忌憚,輕易不肯與之接觸,那,是屬於死神的領域!

這個時候的兩人,誰也沒有心情在繼續戰鬥去,昂揚的戰意也是迅速熄滅去,最後看了一眼對方之後,猛地向後撤去。:黑岩閣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快看,那是什麼1

「天塌了,天塌了1

「不好,快逃」

在張宇兩人的轟擊之,這片空間壁障本來就已經極為脆弱,在那處虛空被轟碎之後,立刻便是引起了連鎖反應,呼嘯之間,大片大片的空間塌陷進入那黑洞之中,時空亂流的範圍不斷擴大著。

而那些圍觀者見狀,一個個哀嚎著,嘶吼著,如同驚弓之鳥般,倉皇的向著四周逃竄。

這個時候,誰也無暇在顧及別人的生死,都在暗恨自己少長條腿,跑的太慢!

「噗1

突然,一股無形的力量猛的轟擊在張宇的身上,他瞬間如遭錘擊,本就遭受重創的身子更是傷上加傷。

本就是強弩之末的張宇剛才能夠從那空間亂流逃竄出來,憑藉的就是那不屈的意志,而這個時候,他再也堅持不住,眼前一黑,向著地面跌落而。

張宇身處數千米高空,即使有著堪比同級妖獸的肉身,毫無防範的墜落去,也必然會摔個粉身碎骨。

這個時候,就算是小黑想要出手,也有些鞭長莫及,更何況,那血人根本就不會放棄對於小黑的糾纏。

聽著耳邊傳來的急速風聲,張宇似乎已經認命,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就在這時,張宇突然感覺到一股柔和的力量將自己不斷墜落的身體托住,他的身體也是緩緩的停了來。

「張兄,我來晚了。」不等張宇反應過來,一道滿含歉意的聲音便是鑽進了張宇的耳中,使得他的身體陡然一震。

艱難的睜開雙眼,看著眼前熟悉的身影,張宇有氣無力道:「萬歸兄,謝過了。」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萬劍門主劍萬歸!

「張兄,快將這服去。」說著,劍萬歸從儲物戒之中取出一枚散發出淡淡清香的丹藥,遞到了張宇的面前。

張宇本還有些猶豫,畢竟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這枚丹藥之中到底有什麼成分。但是一想到自己現在的狀況,隨即便是釋然了。

接過丹藥,毫不猶豫的吞了去。

雖然不知道劍萬歸所贈與自己的是什麼丹藥,但是張宇能夠感覺到它的不凡。

那丹藥剛剛進入張宇的口中,便是瞬間化為滾滾能量洪流,張宇那趨於乾涸的身體瘋狂的吸收起這些能量,迅速修補著遍體鱗傷的肉身。

在施展出禁招之後,張宇的生命力大量流逝,枯朽的身軀之上,已然開始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死意!

如果不是因為劍萬歸及時出現,張宇就算不摔死,也會被這股死意吞噬掉最後一點生機,成為行屍走肉一般的存在。

一點點的將那丹藥之力煉化進入自己的身體之後,張宇也是漸漸恢復了一點力氣,臉色也不再是剛才的那種慘白,已經出現一點正常的紅潤之色。

這一次,又是劍萬歸將他從鬼門關拉了回來,算上他還救過林焱一次,張宇知道如今欠劍萬歸人情太大了。

「萬歸兄,剛才不是你,我就死了,真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的救命之恩。」拖著依舊重傷未愈的身子,張宇頗為感慨道。

「小事,小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劍萬歸擺擺手,毫不在意的說道。

「對你來說是舉手之勞,但是對我來說,那就是驚天大事。滴水之恩,湧泉相報,來日有用得著我張宇的地方,儘管說便是,我絕對不會故意推辭。」張宇神色鄭重道。

「我還真有需要你幫助的地方,不過不是現在,等到來日我認為時機成熟之後,自然會提前告訴你的。」看著張宇,劍萬歸似乎想起了什麼,臉上的笑容也是逐漸收斂去。

「萬歸兄,怎麼了?」張宇有些不解的問道。

「呵呵,沒什麼。」劍萬歸強顏歡笑道,但是張宇能夠感覺到他心中潛藏著的那份苦澀。

不過,既然劍萬歸不願意提及,張宇也是不好多問。

看得出來,劍萬歸心中也是有著諸多隱秘。

張宇突然發現,認識劍萬歸這麼長時間以來,自己好像還沒有真正了解過他,他就像蒙著一層紗一樣,給人一種朦朦朧朧的感覺。

除了知道劍萬歸是萬劍門門主,劍修,中級武宗巔峰這些大眾信息外,就算是專門負責情報收集的白玉都是沒有給張宇講過任何關於劍萬歸來歷的信息。

他好像是突然在黑虎城冒了出來,建立起萬劍門之後,基本上都是深居簡出,不過每一次出手,都攜帶著雷霆之勢,以是根本就沒有人真正了解過他的來歷出身。

「不關你是什麼來歷,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張宇心中暗暗的說道。

而這個時候,那破碎的虛空,也是在天地規則之力的作用緩緩癒合,終於恢復了往常風平浪靜的樣子。

看著白髮蒼蒼,虛弱不堪的張宇,石萬枯心中也是萬分遺憾,可是剛才那種情況,如果他依舊選擇擊殺張宇的話,最終只能是兩人同歸於盡,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微微感應自己所受的傷勢,以及身體之中殘存的靈力,石萬枯臉色也是更加難堪起來。

稍微一運轉靈力,一股刺痛便是會傳遍全身,雖然石萬枯已經邁入半步窺陰境,可是肉身的恢復之力還比不上張宇,鮮血淋漓的傷口不斷的流淌著鮮血,權衡之他發現,想要在劍萬歸的手中狙殺張宇,就算他能成功,也需要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而在這個群狼環汜又孤立無援的地方,遭受重創便意味著將自己置身於險境,他猶豫再三之後,最終只能無奈的放棄擊殺張宇。

「剛才這小子一定是施展了禁術,現在開始承受禁術的反噬之力,看他的樣子,一定流逝了大量的生命力,現在根基必然大損,那近乎妖孽的天賦基本上已經廢了,以後就算再怎麼努力也絕對不可能威脅到我,等我成功突破窺陰境在殺他,還不是手到擒來?」石萬枯心中這樣想著,心中也是萌生退意。

這一戰,血岩谷損失慘重,儘管重創了張宇,可是比起他們的損失來說,還是不值一提。

曹震此刻還在以一敵二,可即使如此,雙方依舊平分秋色,打的難解難分。

「所有血岩谷弟子迅速來到我這裡,我們走1石萬枯仰天怒吼道。

可是響應者寥寥,僅僅只有七名武尊與一名大武師境界的弟子循聲趕來,其中有一名武尊強者竟然從地上的死人堆里爬了出來,東張西望確定沒有任何危險之後,才小心翼翼的飛掠到石萬枯的身邊。

「就只剩你們幾個了?」石萬枯一臉冷意道,濃郁的暴虐之意也是逐漸瀰漫而起。

為了在黑虎城站穩腳更,石萬枯除了帶領三名武宗強者之外,還帶領著宗門武尊,大武師三十五人,可是現在僅剩四分之一不到,讓他還有何顏面回歸宗門。

「宗,宗主息怒,不,不只我們幾個活來。」其中,那趴在地上裝死才僥倖逃得一命的武尊強者顫顫巍巍的回道。

「那你告訴我,人,在,哪1石萬枯的說道最後,近乎咆哮。

「我看到還,還有好幾個人隨著那些圍觀者逃走了,可能離我們太遠,沒有聽到宗主您的召喚。」那武尊硬著頭皮道。

「好幾個是幾個?」石萬枯繼續追問著。

「大概八,八個。」

「混蛋,就算是八個,那還活著的也就只剩一半不到,你們這些廢物1氣急敗壞的石萬枯嘶吼著,一巴掌甩在那名武尊的臉上,強橫的力量,子便是將其拍飛在地。

捂著鮮血直流的嘴角,那武尊強者心中也是滿腹怨言,可是看著盛怒之的石萬枯,他只能打掉牙齒往肚裡吞。

「曹震,過來。」眼看一臉殺意的石萬枯將目光轉向曹震,張宇心中一緊,調集全身的力氣,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