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八十五章 血腥鎮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五章 血腥鎮壓!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感受著張宇身上冰冷無情的殺意,那帶頭鬧事者也是悚然色變。

「張宇,你如果敢動手,他們是不會坐視不管的1那帶頭者指著身後數千的散修,驚聲尖叫道。

「所有人聽著,咱們一定要團結起來,一定不要被龍宇宗分化瓦解,你們要相信,他張宇不敢屠殺我們,否則必然會引起天怒人怨1

「對,我們要團結,他龍宇宗也沒有什麼可怕的。」

「我不害怕1

很快,便是有人接二連三的附和起來,人流之中的情緒也是被煽動起來,一個個憤慨激昂,好似真的承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

張宇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那些無知的散修,冷笑一聲,咆哮道:「都給我閉嘴,誰再敢說一句話,我就是讓他永遠說不了話1

「你憑什麼不讓我們說話,有種你」有那不信邪之人直接將張宇的威脅視若未聞,再次挑釁道,可是話還沒有說完,聲音便是戛然而止。

「不,不」

感受著死亡之意的降臨,那被張宇掐住脖子之人眼珠瞪得滾圓,驚恐的求饒道。

「嚓1

然而張宇卻好像沒有聽到一般,手掌微微用力,便是掐斷了他的脖子,隨後,厭惡的看了他一眼之後,如同垃圾一樣將他扔在了地上。註:字元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Уа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誰也沒想到,張宇竟然如此冷酷,殺起人來情緒都是沒有一絲波動。

「張宇,你這是草菅人命1有人隱藏在人群之中,大著膽子,指責張宇道。

「1

張宇屈指一彈,一道勁氣便是如同閃電般飛射而出,準確無誤的轟擊在那第二個開口之人的額頭之上。

霎那間,一個血洞出現在他的眉心之上,紅白之物噴洒而出,那人帶著滿心的不甘,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似乎不相信張宇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將他擊殺。

震撼!

深入人心的震撼!

原本嘈雜的人群也是頓時變的鴉雀無聲,生出一股股濃濃的敬畏之意。

他們陡然發現,張宇不是溫順的綿羊,而是隨時可以取他們性命的猛虎!

「現在,你們應該相信我的誠意了吧1張宇淡漠的問道。

對於這些人來說,只有血腥的殺戮才能讓他們明白自己的位置,而一味退讓只會讓自己更加被動。

「你們這些蠢貨,都被利用了還不知道,真是死有餘辜1張宇冷笑一聲,一臉的蔑視,「你,扒開他的衣服看看,他,到底是什麼人1

「你是在說我嗎?」秦山滿臉惶恐的問道。

此刻,張宇在他的眼裡那就是殺人不眨眼的魔王,自己避之不及,可是現在倒好,直接被他點名。

「沒錯,就是你,動作快點1張宇似有些不耐的說道。

「好,好。」秦山連聲應道,生恐自己也步了那些人的後塵。

當他顫顫巍巍的扒掉那被張宇一擊擊殺的陌生男子的外衣之時,神色也是再次大變,對於他裡面裹著的衣服,他再熟悉不過了。

那是屬於傀陰宗的制式衣袍!

不要說他,整個浴血平原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另外一個也扒掉看看。」張宇再次命令道,秦山只能照做。

看著一模一樣的衣袍,擎山似乎也明白了張宇為何會那樣不屑一顧。

「我們真的被當了槍使1

幡然醒悟的秦山心中立刻悔恨交加,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惶恐的哀求道:「張宗主,我錯了,我不該受到傀陰宗弟子的蠱惑前來鬧事,還請你能夠給我一個機會,這些是我搶到的所有東西,現在我物歸原主,只求宗主放我一馬。」

秦山一跪地認錯,立刻在人群中引起軒然大波。

而在他身邊,目睹這一切的其他一些散修也是惶惶不安起來,在張宇冰冷目光的注視之下,心中最後一點抵抗之意也是土崩瓦解,苦苦哀求起來。

「你告訴他們,到底什麼才是真相1張宇再次一指秦山,不容置疑道。

「各位兄弟,我們都錯了,這被張宗主擊殺之人乃是傀陰宗的弟子,不信的話,你們可以過來看一下,他遮掩身份,就是故意挑撥我們和龍宇宗之間的關係,至於原因,應該不用我多說了吧。」秦山大聲解釋道。

「什麼1

「怎麼可能?」

秦山話音剛落,頓時全場嘩然。

有那頭腦靈光之人也是回憶起來,每一次搶奪商鋪,好似都是剛剛被擊殺的兩人帶頭,而且,所有被搶的商鋪幾乎都是屬於龍宇宗的產業。

在這個過程之中,一旦有人提出反對意見,便會被他曉以種種厲害關係,實在不行,就威逼利誘或者驅逐,反正在這個團隊之中最終只剩下一種聲音,那就是打倒龍宇宗!

「現在,願意離開的,把你們搶到的東西給我如數奉還,放在這裡之後就可以離開了,這一次,我可以既往不咎,但如果下次,那麼對不起,他們就是你們的榜樣1張宇寒聲道。

他身邊的小黑曹震等人身上也是接連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氣勢,一舉將所有心懷不軌之人震懾。

對於張宇來說,這數千人僅僅就是一群烏合之眾,他根本就沒有殺戮的必要。正如那已死之人所說,法不責眾,張宇不可能將這次參與搶掠商鋪的數千人全部擊殺。

「張,張宗主,我認錯,這些是我要歸還的。」迫於壓力,張海天也是將這次的收穫一點不拉的全部交了出來。

人,本來就是一種善於從眾的動物,更何況這些本來就是隨大流出來佔便宜的無知散修,見到有人帶頭,立刻便是引起一系列連鎖反應,紛紛將自己儲物戒之中搶奪來的各種物品放在自己的身前,請求寬耍

見到大勢已去,那帶頭的劉海心中也是萬分不安起來。

這些人乃是他最大的依仗,可是眨眼間便是完全崩潰,與他心中的設想完全是背道而馳。

而以張宇如今的靈魂之力,輕而易舉就能將這數千人完全籠罩,他也能夠清晰地看到每一個人的神態變化,頃刻間,對於夾雜其中,慫恿眾人的那幾個暗子,便是瞭若指掌。

「我從來都是先禮後兵,我知道,除了剛才被我擊殺的那兩人之外,肯定還有人在暗中攛掇眾人,我給你們兩個選擇,一,主動投降者可活,二,被我點出來者殺無赦1

冷冽冰寒的殺意,讓許多人不由自主的一顫,暗地裡目光悄悄碰撞著,似乎在做著最後的掙扎。

五分鐘時間就這樣悄悄流逝,偌大的人群之中沒有一個人選擇站出來。

心中最後一絲僥倖之意不斷的告訴他們,自己不會被張宇發現。

張宇那霸道冰冷的目光掃視下去,沒有人敢與他對視,全場惶惶之意。

暴動參與者一個個心中忐忑,害怕受到張宇的懲處,暴動組織者則更是心懷恐懼,生怕被張宇發現擊殺,一時之間,風聲鶴唳,現場的氣氛顯得那麼凝重,幾乎能夠聽到彼此心跳的撞擊聲。

「你,出來1

「還有你,你,你1

張宇的聲音很輕,可是聽在那四個做賊心虛之人的耳中卻瞬間放大百倍,那如同炸雷一般的恐怖聲響,頃刻間使得他們七竅流血,面目猙獰!

一瞬間,這四人變得萬眾矚目,承受著來自四面八方的目光。

「啊!我不要死1

突然,其中一人怒吼一聲,再也無法承受住那無形的壓抑,向著身後橫衝直撞而去。

看著那狀若瘋狂的一人,張宇臉上沒有一絲波瀾,就在他要逃出眾人視線的那一刻,張宇動了。

他緩緩伸出一根手指,向著虛空一點,沒有任何靈力波動,可是那逃竄之人的臉上卻顯現出無比的驚恐之色,身子如同氣球一般不斷的膨脹起來,最終在眾目睽睽之下轟然爆炸,屍骨無存!

所有人心中再次膽寒,對於張宇更加敬畏起來,一個個噤若寒蟬,惶恐的等待著張宇的發落。

「張,張宗主,求你不要殺我,我錯了,我不該聽信傀陰宗的蠱惑來騷擾你們龍宇宗,還希望你能給我最後一個機會。」另外三人中的一人呼號著,大聲哀求道。

他的頭不斷重重砸在地面之上,很快便是破裂處一道血痕,可是他卻視若未聞,依舊請求著寬耍

「機會我剛剛給你了,可是你沒有選擇好好把握,怪我不得。」張宇一臉淡漠的回應道。

「張宗主,我也是被逼無奈,他們以我的妻小作為要挾,如果我不答應他們,他們就殺我全家啊,就是他,這個人叫劉海,就是他帶的頭,請張宗主放我一條生路1突然,他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指著劉群,怒號道。

「不,不是我,不是我1劉群被指認,心中最後一點堅守也完全崩塌,因為恐懼,臉色蒼白如紙,可是不管他怎麼解釋,都是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辯解是沒有用的,為了我那些死去的龍宇宗弟子,你可以去死了!:張宇說著,掌中突然湧現出一股極強的吸引力,一下子便是將劉群拽到了自己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