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九十九章 斬殺石萬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九章 斬殺石萬枯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readx

此刻的張宇不過就是虛張聲勢,雖然看起來氣勢驚人,但其實已經虛弱到了極點,只怕隨意一名武尊便是能夠取其性命。

他沒有想到,石萬枯直接被自己「上古家族」弟子的身份震懾的癲狂,連原本計劃好的折磨都直接省去,要將自己當場斬殺!

面對著石萬枯的恐怖利爪,張宇也只能搖頭苦笑道:「哎,玩大了1

死亡氣息降臨,陣陣鋒銳之意襲來,張宇的臉頰刀割一般疼痛。

一刻,張宇便要殞命當場!

「轟1

突然,異變陡生!

虛空之中,一隻碩大無朋的手掌毫無徵兆的顯化而出,遮天蔽日。

那浩如煙海的恢弘氣勢,震動天地,席捲起滿天洪流,滾滾而來。

「嚓1

原本被石萬枯禁錮的虛空陡然發出一聲碎裂之聲,眨眼間,便是如同破碎的鏡面一般,寸寸崩碎,無法動彈的墨塵也是趁機疾馳而去。

石萬枯心神震動,在他的感應之中,這一掌所攜帶的驚天威勢,猶在自己之上,如果他執意繼續斬殺張宇的話,也必然會被這恐怖手掌拍成齏粉。

「殺1

強行按耐住內心的恐懼,石萬枯猛地轉身,一隻烏黑骨爪閃爍著漆黑寒芒,攜帶起滔天氣勢,向著那恐怖大手撕裂而去。好看的小說就在黑=岩=閣

「轟1

霎那間,兩道恐怖攻擊便是碰撞在了一起,難以想象的毀滅波動,瘋狂爆發。

道道裂紋,在那遮天大手之上快速浮現,眨眼間,便是爆碎開來。

而那漆黑骨爪也是變得黯淡無光,石萬枯悶哼一聲,嘴角溢血,臉色越加蒼白,眼底之中滿是驚怒。

「你是誰1石萬枯憤怒咆哮著,不自覺連連後退。

就在這時,一道蒼老身影也是從天而降。

此人一襲麻布長衫,兩鬢斑白,蒼老的臉頰上道道皺紋如斧劈刀削,但那一雙眼眸卻如同浩瀚虛空一般,深邃悠遠,古老滄桑,似乎看透世間一切!

「老朽為他而來。」老者站定之後,單手一指張宇,淡淡道。

他的身上沒有絲毫能量波動,看起來就和那行將就木的普通老人無異。然而,只有石萬枯知道,此人到底有多麼可怕!

剛剛如果不是他反應迅速,恐怕已經死在那遮天大手之,饒是如此,也受了不輕的傷勢。

仔仔細細上打量老者數遍,張宇也終於確定,除了有些熟悉的感覺之外,自己真的從來沒有見過此人,更不用說還是結識如此恐怖的超級強者。

不過,腦子一轉,便是計上心頭。

「石萬枯,你不知道他是誰嗎?我早就說過,得罪我,你必死無疑,哈哈,苗老,快幫我殺了他1

那老者看了張宇一眼,似有所悟,但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也是沒有拆穿他的謊言,一臉淡然的看向石萬枯。

另外一邊,石萬枯卻如遭雷擊,身子顫抖中,眼底也是閃過絕望之意。

在他看來,浴血平原根本就不可能出現這等強者,而此人如此恐怖的實力竟然敢還聽聽從張宇的解釋,如此說來,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張宇所言句句屬實,他真的是上古家族的嫡系弟子。

這有這等恐怖勢力,才會派窺陰境這等強者充當侍衛,為歷練弟子保駕護航。

連番刺激之,石萬枯的心神早已混亂,在他看來,今天自己恐怕在劫難逃,但是想讓他引頸就戮,絕無可能!

「魔月降臨1

獰笑一聲,石萬枯周身蕩漾起無盡的毀滅之意,枯瘦鬼爪竟然瞬間爆碎,激射而出。虛空頓時塌陷一處,似是形成一張大口,將石萬枯手爪爆碎之後的血肉完全吞噬。

轉瞬間,一輪漆黑魔月便是凝聚而出,極為詭異的是,這魔月之上竟然傾瀉來億萬血芒,殺戮,寂滅之意瀰漫,張宇僅僅瞥了一眼,靈魂之上便是傳來針扎一般的刺痛,意識的,連忙收回目光。

看著狀若癲狂的石萬枯,那不知名老者嘴角微彎,露出一抹嘲弄之色,揚手虛握,方圓數十里之內的靈力似乎被他一瞬間完全抽空。

「逐日之印1

那老者一步踏出,閑庭信步間,緩緩將左手抬起,虛空輕輕一點,一方赤色大印便是猛地從他手中甩出。

此印初始只有巴掌大小,遇風便長,眨眼間便是化為千丈大小,如同一座巍峨大山,橫在虛空之中。

在那大印之上,一道道詭異紋路縱橫交錯,如同活物一般,不斷扭動著,變幻著形態。

古老,蒼茫的氣勢陡然將石萬枯的心神徹底籠罩,看著那扭曲的空間,他的臉色越來越差。

這個時候,就算是他想要逃跑都成為奢望,避無可避,唯有一戰!

嗡!

一層赤紅色光芒,猛地從大印之上爆發,形成一道圓形護罩,將石萬枯的身影籠罩在內,在這光罩之內,石萬枯驚恐的發現,空間變得如同沼澤一般粘稠無比,即使是最為簡單的一個動作,都需要耗費極為旁的靈力才能掙脫那種束縛。

「一起死吧1

一瞬,魔月之上站綻放出億萬血色光輝,無數血色鬼影凝聚而出,周身散發出濃郁到近乎實質的死氣,嘶吼著,沖向了那麻衣老者。

「轟1

那麻衣老者指尖微動,那龐大的如同山峰一般的大印便是從天而降,所過之處,空間破碎,激蕩起無窮毀滅性力量,鎮壓而!

「唳1

魔月與大印接觸的霎那,便有無數冤魂厲鬼凄厲哀嚎著,化為一縷青煙縈繞在大印周圍,隨後便是被不斷蠕動的符文吸收煉化,一番對撞之後,大印威勢不僅沒有削弱分毫,反而略微有所提升,此消彼長之,魔月之上光芒迅速黯淡來,繼而完全崩潰。

一道道凶煞之氣向著四周激射而去,眼看張宇等人就要葬身在這餘波之中,麻衣老者隨意一拂袖,一道道透明光罩便是將他們籠罩其中,完全守護。

「1

一聲低沉巨響傳來,石萬枯的身影頓時拋飛出去,口中鮮血狂噴,胸膛之上撕裂出道道傷口,深可見骨!

石萬枯拖著重傷的身子,從泥土之中鑽出身來,臉龐之上,粘稠的鮮血已經乾涸,衣衫破碎,蓬頭後面,看起來凄慘無比。

看著那高高在上,神色波瀾不驚的麻衣老者,心中最後一絲信念也是完全崩塌。

「咳咳,真沒想到,我此生最輝煌的時候,便是我生命終結的時候。」瀕臨死亡,石萬枯心中的滔天怒意似乎也盡數消散,苦澀一笑,反倒顯得更加淡然。

他能夠感覺到,胸膛之中一道道肆虐的能量不斷破壞著他全身經脈,不需要別人動手,他便會一步步走向死亡。

「張宇,我敗了,真乃時也命也!只能怪我老了,沒有當年的那種鋒芒畢露,不然的話,即使知道你是上古家族的弟子,我也會毫不猶豫將你斬殺,結果棋錯一步,滿盤皆輸1石萬枯輕嘆一聲,臉色瞬間灰敗來,一股股死意也是緩緩生出。

「你錯了,你還真以為我是上古家族的弟子么?哼,我不過是誆騙你,想要尋找機會與你同歸於盡罷了,沒想到你竟然信以為真。」張宇冷笑一聲,毫不留情的打擊著石萬枯,隨後間目光轉向麻衣老者,身子微躬,繼續道,「前輩,晚輩張宇,多謝前輩救命之恩1

石萬枯聞言,胸膛劇烈的起伏起來,煞白的臉色也變的潮紅,幾息之後,再也無法忍受,仰面噴出一口黑血,雙目瞪得滾圓,重重的栽倒在地,竟是被活生生氣死!

石萬枯好歹也算是一代梟雄,可是最終卻淪落至此,實乃可悲可嘆。

張宇心中對他的無邊怒意在石萬枯死亡的那一刻也是煙消雲散,化為烏有。

一道火焰從他的手中飛出,石萬枯那感受的身子也是逐漸化為了一團灰燼,一切宏圖霸業,轉眼間便是塵歸塵,土歸土。

突然,張宇心中一緊,便是感覺到一股強橫霸道的目光陡然降臨在自己的身上,在這道目光之,張宇感覺自己似乎被剝光了一般,根本就沒有一絲秘密可言。

「前輩」張宇將身子轉向那麻衣老者,顫聲道。

這一刻,張宇才是陡然驚覺,自己與這麻袍老者非親非故,一旦他要對自己不利的話,自己根本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要知道,此人可是能夠擊殺石萬枯的可怕強者,就算張宇巔峰之時,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你是張宇?」麻衣老者開口問道。

這聲音很輕,但是卻極為清晰的回蕩在張宇的耳中,並且聲音之中似乎有一種無形魔力,讓他忍不住便欲脫口而出,回答對方的提問。

「嗡1

趁機的造化玉碟之上猛地綻放出柔和光芒,子便是將張宇靈魂之上的一層蒙塵驅散,張宇頓時一個激靈,神智完全清醒過來。

「我是張宇,不知道前輩是?」張宇弱弱的問道。

「不錯,果真和小焱子說的一樣。」麻衣老者答非所問道,大有深意的看了張宇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