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三百三十一章、殺手準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一章、殺手準則!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三百三十一章、殺手準則!

怪道人死了。

身體被雷電纏繞然後瞬間給撕扯絞碎成肉泥。

死狀殘忍,死無全屍。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李牧羊,難以相信自己親眼所見到的一切。

「剛才是怎麼回事兒?你竟然——殺了怪道人?」不死無常表情驚恐,嘶聲說道。

最難以接受眼前這個事實的就是不死無常了。要知道,怪道人可是成名數十年的高手。以一身修為精湛的天罡功縱橫神洲,死在其手下的高手不知其數。而且此人又性格怪異,睚眥必報,得罪他的人都會被他以各種兇狠手段殺死,所以大多數人也都不願意得罪他。

大家都是有老有小的,誰願意招惹這樣的二百五啊?一日殺賊,卻不能日日防賊。

來頭?

更糟糕的是,他和怪道人是兩位一體,同進同退。他們共同受邀來執行誅殺陸家陸清明的隱密任務,怪道人死了,自己也將要面臨險境。

不死無常在和陸清明戰鬥的時候,就已經身受重傷。不過,因為之前有怪道人存在,他不存在任何的後顧之憂。就憑同樣受傷的陸清明以及那群勇氣可嘉但是實力不足的黑騎能夠成什麼事情?

最終等待他們的也不過是死路一條。

先死後死而已。

沒想到的是,竟然被那個也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燕相馬給翻了盤。

其它人也是目瞪口呆。

陸清明的身體還停留在空中,手裡的銀槍嗡嗡作響,準備著和不死無常決一死戰。

「相馬公子——」陸清明眼裡狂喜。

他心裡清楚怪道人死亡對他們而言意味著什麼。

如果說燕相馬公子之前擋下了怪道人的那必殺一掌是將自己從死神手裡拉了回來,那麼李牧羊現在將怪道人誅殺就是把他和他所有的黑騎兄弟全都給救了回來。

怪道人身死,只有一個不死無常不足為慮。

他可以活,他的那些兄弟也可以活。

雖然他們已經付出了太過沉重的代價,但是,能夠保留一點火種,自己能夠活著回到天都,對陸家的意義都非同凡響。

死者的冤屈需要有人去申訴,死者的墓碑需要有人去祭奠。

最後剩下的那群黑騎他們的身體還在前沖,當他們衝到怪道人的身邊時,怪道人卻化作血雨澆了他們一臉一身。

他們從紅色血雨之中沖了過去,然後勒馬轉身,朝著那天空上面看過去。

然後,這些疆場悍卒一個個的咧著嘴巴笑了起來。

他們不怕死,他們也做好了必死的準備。

但是,如果有人能夠代替他們護衛將軍安危,對他們來說是最值得慶祝的事情。

「嗷——」

一名黑騎揚起了手裡的西風刀,大叫出聲,以此來發泄自己心中的喜悅,並且對李牧羊致敬。

「嗷——」

僥倖生存的二十六名黑騎也同樣的大喊出聲,他們高高的揚起手裡的西風刀,以此來表達對李牧羊的感激。

李牧羊對著他們揮了揮手,表示不用放在心上。

當他和他們的眼神對視,接觸到他們那深沉的情感和狂喜的情緒時,表情也不由得變得凝重起來。

李牧羊單手撫胸,對著他們做了一個帝國標準的軍人禮儀。

先不說陸清明是陸契機的生父,陸家是庇護自己父母妹妹的重要力量。

單是這群黑騎在危難之時表現出來的英勇無懼以及那不惜犧牲的精神就足夠的讓人內心潮濕熱淚盈眶。

李牧羊還是一個江南城的廢物少年時,最喜歡的就是看各種各樣的超級英雄小說。

他羨慕那些男主角的能力和運氣,但是更多的時候卻會被男主角身邊的一些有情有義的配角所感動。

甚至有時候那些配角根本就沒有名字,卻一直能夠活在李牧羊的腦海里。

陸家黑騎軍就是這樣的一群配角。

他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尊重他們愛護他們。也拼了命的去救下他們。

「有趣。還真是有趣。」不死無常哈哈大笑起來,因為面容太像女子,即使他表現出十分豪邁的動作時也仍然給人一種這是個『陰人』的感覺。「威名赫赫的怪道人竟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人給做掉了。這件事情要是傳了出去,定會引起神洲震動吧?」

李牧羊冷笑,說道:「我對神洲震動沒有興趣,我倒是對你會不會震動很感興趣。」

「哦。是因為我長得美嗎?」。

「好好說話,別一言不合就噁心人。」李牧羊實在受不了他故作媚態的模樣。

「哼。」不死無常對李牧羊有眼無珠的行為很是氣憤,手提長劍,眼神憤怒的盯著李牧羊,說道:「你是天都燕家人?」

「那又如何?」李牧羊既然之前報了燕相馬的大名,現在就只好強撐到底。「我可告訴你,我們燕家人才濟濟,高手眾多,你去了是肉包子打狗——」

想了想,覺得這實在是太侮辱自己的好朋友燕相馬了。

於是,李牧羊趕緊改口,說道:「你去了也只能是有去無回。當然,你也沒機會再去了。」

「據我所知,天都崔家和天都陸家互相對立數百年,你們燕家和崔家同氣連枝,互許婚約。所以我想不明白,你一個燕家人為何那麼拼了命的去幫助陸家人?」不死無常出聲問出自己心中的疑惑,說道:「難道你就沒有想過,或許我和怪道人就是你們崔家和燕家人請來的?」

陸清明也不由得將視線轉移到了李牧羊的身上。

陸清明知道這個年輕人不是燕相馬,因為他識得真正的燕相馬。

可是,此人到底是何方人士?為何又報出燕相馬的名字?難道說,他是燕家的某個自己所不知道的少年英傑?

想到此人竟然是燕家人,心裡不由得有些惋惜遺憾。要是自己陸家有此子的話——哦,陸家那小子倒也極其優秀,夫人每次寄信都要將其大肆誇獎一番。前些日子還聽說他被星空學院的書畫雙絕顧荒蕪看重,並且收為弟子,在整個神洲都引起了關注和熱議。

可惜啊,父親當年做此那樣狠辣決絕的選擇,怕是傷透了孩子的心了吧?

想到此處,陸清明不由得沉沉嘆息。

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啊!

「是啊,為什麼燕家人要拚命的保護陸家人呢?」李牧羊的心裡苦笑不已。就連他自己都會在心裡懷疑這次的陸清明遇襲事件是崔家人所為。他聽陸契機說過,崔家人想要報復自己以及自己的家人,是陸家硬扛著將家人給接到天都保護下來。而且兩家結仇百年,中間發生幾次刺殺事件一點兒也不讓人覺得意外。

可是,既然之前已經喊了自己是燕相馬,那這個時候就沒理由推翻自己的身份了。

於是,李牧羊怒聲喝道:「你以為三言兩語就能夠離間我和陸叔叔的關係了嗎?我們燕家和陸家是有一些矛盾,但那只是施政理念的不可而已——燕家是百年豪門,萬萬做不出這等雇兇殺人的惡事。這等行為是無賴所為,我們不屑為之。既然我燕相馬遇到了這事兒,那就得站出來仗義出手捨身相救。這才不負我們千百年積累起來的世家風骨和名聲。」

「世家風骨和名聲?」不死無常咯咯嬌笑個不停,說道:「希望你所說的也正是你心中所想的。不然的話,小小少年就如此的沒臉沒皮,以後不知道會變成一個怎樣的妖怪——」

話音未落,不死無常的身體突然間急速向後退去。

漂亮的衣衫快速的消失,眼見著就要退到了那竹海之中的濃霧中去。

縮地成寸!

逃跑版本的縮地成寸!

李牧羊心想,此番回到星空,定要讓夏侯師教會自己這門道家絕世步伐。不管是打人還是跑路都極其有效。

最重要的是,看起來還很威風瀟洒。

「休想逃跑。」

李牧羊大喝一聲,就要施展身形衝上去。

「我來。」陸清明一聲暴喝,已經持著銀槍沖了出去。

很快的,兩人的身影就在霧海裡面消失不見蹤跡。

當李牧羊和眾多黑騎追趕上去的時候,陸清明已經將不死無常打倒在地,銀槍槍尖頂在不死無常的脖頸之間。

「士可殺,不可辱。」不死無常的臉色蒼白如紙,嘴角滲出大量的血水,說道:「殺了我吧。」

「你也算士?」陸清明冷笑出聲,說道:「想死可以。不過,你得回答我一個問題——是誰派你來的?」

不死無常咯咯嬌笑,因為笑得太過激烈牽扯到內腑的傷勢,嘴裡嘔血就更加嚴重了。

「你應該清楚,做我們這一行的,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我們可以無視生命、律法、倫理、人情,卻不得不遵守一個殺手準則。不然的話,就將是整個殺手行業的恥辱,會被世世代代的殺手所唾罵。」

「那唯一需要遵守的準則就是:絕對不可以泄露僱主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