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三百三十三章、大膽猜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三章、大膽猜測!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天才壹秒記綴→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三十三章、大膽猜測!

陸清明眉頭緊皺,有些猶豫,說道:「恐怕這樣不妥。」

「有何不妥?」李牧羊出聲問道。心裡有些不太高興了,我剛才才救過你們的性命,現在要和你一起回天都都被拒絕。怕我吃你的肉喝你的酒啊?

陸清明看到李牧羊的神情,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笑著說道:「相馬公子,不要誤會。我自然是歡迎相馬公子和我們一起返回天都。可是,你剛才也看到了。我的行蹤早已經暴露,剛才出來一個怪道人和一個不死無常,差點兒讓我們全軍覆滅。誰知道後面還有沒有埋伏?我這條命死不足惜,但是倘若連累了相馬公子,那可就」

李牧羊心中汗顏,這可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燕相馬真是個小人埃」

李牧羊彎腰道歉,一臉誠摯的說道:「是我誤會陸叔了。陸叔,你這麼說,那牧羊倒是非要和你們一起走不可了。俗話說的好,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既然已經救下了陸叔叔還有那些忠心勇敢的兄弟們,自然不願意再看到你們在路上被壞人所傷害。我燕相馬才疏學淺,學藝不精。但是也有一腔熱血和幾把力氣。倘若再次遇到敵襲,相馬定會以死相拼以命相搏。務必保全陸叔安危。」

「可是」

「沒有可是。」

「那好,陸叔就不和你矯情了。這條命是你救下的,此番就聽你的。」陸清明大喜,笑著說道:「有相馬公子一起,旅途定然不會寂寞。」

「我也可以陪陸叔喝上兩杯。」李牧羊笑著說道。

在兩人閑聊的時候,那些黑騎將地上的不死無常團團圍祝

除了第一聲有脆響傳來,後來根本就聽不到骨頭斷裂的聲音了。

這並不代表那些黑騎心慈手軟放過了不死無常,也不是不死無常受刑不過已經招供。

而是因為那些黑騎不想讓李牧羊和將軍聽到動靜,而是換了一種刑罰手法。

他們不用力,而是用氣。

一掌拍在那不死無常的身體骨頭上面,那骨頭就瞬間化為粉沫。

都不帶響聲的。

就像是一掌拍在豆腐上面,豆腐稀爛,卻不會發出任何的聲音。軟綿綿的。

這種逼供辦法更加的痛苦,也更加的讓人難以承受。

最最重要的是,粉碎骨頭的那股子力道還會停留在不死無常的身體裡面,當在他的身體其它部位拍上一掌時,那之前殘留的真氣也會受到影響,跟著再一次跳躍起來,將那鬆軟的皮肉給頂得老高。

拍的掌數多了,身體裡面就積累了越來越多股的勁氣。

當最後你一股拍上去的時候,身體表層會有無處個部位凸起,就像是一隻正在向外流膿的癩蛤螅

不得不說,這些人確實是刑審的好手。就算是不死無常這種久經戰陣的最頂級殺手也難以承受,剛剛開始的時候還能夠聽到他的慘呼聲音,後來就連因痛而叫的聲音都沒有了。

他就像是一灘肉泥似的躺倒在那裡,任由一群大老爺們在他的手上摸來碰去

的。

「說,是誰指使你來殺我們將軍」

「今日定讓你血債血償,還我弟兄的命來」

「我倒是是你的嘴巴硬還是我的銷魂掌更厲害」

不死無常嘔出了一股子紫紅色的淤血,那些瘀血順著嘴角流進脖頸裡面,俊俏的面孔此時看起來猙獰恐怖。

不死無常努力的睜開眼睛,看著那些圍攏在四周的黑騎,聲音虛弱卻又堅定無比的說道:「你們都別費力氣了。我知道,既然落在你們的手裡,那就只有死路一條。如果我願意說的話,早就告訴你們了。既然我一開始沒有招,這個時候又怎麼會招供呢?如果我現在說了,那我剛才所遭受的那些罪」

一句話還沒有說完,不死無常就再一次的劇烈咳嗽起來。

因為咳得過於劇烈,大股的鮮血朝著空中飛噴,然後再星星點點的落在他的臉上。於是,不死無常蒼白的面孔上面又長滿了紅色的斑點。

「若是招了,我這全身碎掉的骨頭不全部都沒有任何意義了嗎?殺手也是要懂得算帳的這筆交易,不值。」

黑騎們被激怒了。

「我們知道你不怕死,我們卻偏偏不殺你,把你的骨頭全部都拍斷,然後把你拖到天都丟在大街上」

「割了他的舌頭,看看他還怎麼硬氣」

「你要算帳是吧?你殺了我們那麼埽這筆帳要怎麼算?」

黑騎們還在猶豫著怎麼樣去折磨這個連死都不怕的滾刀肉的時候,卻發現不死無常已經閉上了眼睛沒有任何動靜。

有人伸手去探了探他的呼吸,驚聲說道:「死了。」

「怎麼死的?」

「明明已經卸了他所有的力氣」

「舌頭也沒有斷」

聽到後面的動靜,陸清明和李牧羊趕了過來,陸清明伸手摸了摸不死無常的心臟,沉聲說道:「死了。棄魂。」

「棄魂?」李牧羊疑惑的問道。

「這是一種極其艱難的自殺方式。」陸清明解釋著說道。「有些人在身體受到束縛,求生不難,求死不得時,會用腦海裡面的最後一絲神念擊飛自己的魂魄,就此隕命。」

「原來是這樣。」李牧羊看著死去的不死無常,說道:「看來以後要審訊犯人時,就得把他腦海裡面的神念也要鎖祝」

「談何容易?」陸清明輕輕搖頭。看著躺倒在地上的不死無常,說道:「終究還是沒有說出背後的主使者,倒也是個硬漢。不過,說不說並不重要。有些事情知道了沒有意義,反而徒增煩惱。」

李牧羊看著陸清明,擔憂的說道:「陸叔叔心中是不是已經有懷疑對象了?」

陸清明看到李牧羊的反應,以為他在擔心自己懷疑燕家,笑著說道:「相馬公子毋須多想,每一件事情都需要證據。我不會刻意

的去猜測是哪一家,而且,這件事情也和相馬公子沒有關係」

「還是猜一猜吧。」李牧羊不得不出聲提醒著說道。「大膽猜測,小心求證。這才是聰明人的做法。死了那麼埽想必陸叔叔的心裡一定也很不好受吧?」

陸家的安危決定著自己父母家人的安危,所以,李牧羊要保證陸家不會有任何的安全事件發生。

「」

李思念有一段時間沒有去上課了。

一是因為她知道母親的心情不好,她擔心母親的身體,所以留在家裡陪伴。另外,她自己的心情也非常的不好,哥哥生死未知,她去了學校也學不進去。索性請了一個長假,在家裡好好的休息安靜等待哥哥的消息。

李思念坐在院子的涼亭里,看著那池子裡面的錦鯉發獃。

江南是水鄉,她還小的時候,就經常和哥哥李牧羊去河邊捉魚。哥哥身體瘦弱,動作慢騰騰的,雖然比自己年紀大一些,卻每次都沒有自己捉的魚多。自己也經常笑話他笨。但是每次回家之後,母親羅琦知道他們倆下水了,總是提起雞毛撣子就抽自己。自己活蹦亂跳的像是一個燙了屁股的猴子,哥哥總是用那瘦弱的身體擋在自己前面,不停地說是自己帶妹妹去玩水的不怪妹妹的事情

母親終究沒捨得打李牧羊,因為沒打李牧羊,所以李思念也就逃過了一劫。

「哥」想到再也見不到李牧羊,李思念的心裡有種抽痛感的感覺。她的眼眶泛紅,捂著胸口難以呼吸。

啪!

李思念的額頭被什麼物體給打了一記。

她憤怒的抬起頭來,看到是家裡的小胖子陸天語正鬼鬼祟祟的躲在假山後面。

「陸天語,給我出來。」李思念出聲喝道。

陸天語怕極了李思念,趕緊從假山後面跑了出來,笑呵呵的說道:「姐,你找我啊?」

李思念從地上撿起一顆青棗,說道:「這是什麼?」

「咦,這是什麼?」陸天語抬頭看了看,一臉迷惑的問道:「天都櫻難道還會結果子不成?」

「陸天語」

「好好好,是我的錯。」陸天語趕緊道歉,說道:「姐,你別生氣。我們家剛剛被人送來一批南礫的蜜棗。我嘗過,可甜了。所以就帶了一些給你吃。」

說話的時候,他將自己懷裡抱著的一個小包放在李思念的面前。

絲帕被人吹開,裡面是一顆顆飽滿青秀的棗子。

「我洗過了。」陸天語嘿嘿的笑,說道:「快吃吧。」

李思念看著陸天語,說道:「為什麼給我?」

「因為你是我姐。」陸天語笑著說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w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