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 第三百三十五章、只看心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只看心意!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天才壹秒記綴→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三十五章、只看心意!

「相馬公子,令尊伯來城主還好吧?」

「挺好的,就是平時公務繁忙,我很少能夠見到他。」李牧羊想起楓林渡口打馬前來送行的江南城主燕伯來,出聲說道。

「燕老太爺的身體也還好吧?早些年鎮守邊疆時和周國大將元太極大戰腰間落下了一處重傷,好不容易才把命給撿了回來,後來一到陰雨天氣就腰痛,必須要喝龍骨草泡製的烈酒才行。恰好我擔任碎龍淵主帥多年,也只有那裡才有龍骨草,所以每年回天都述職時都會給燕老太爺送上幾壇」陸清明朗聲說道,和李牧羊一起打馬前行。

「謝謝陸叔叔。我爺爺一直念叨著說承了陸叔叔的人情呢。」李牧羊笑著說道,心裡卻是有苦說不出。

從怪道人手裡救下陸清明時,他隨口報了燕相馬的名字。

一為滿足自己心面的一點點惡趣味。那個燕相馬不是總說自己是江南城有名的紈子弟就沒有什麼他不敢幹的事情嗎?自己把這些事情全都放到他的頭上恰好幫好朋友揚名。

二來,可以有效的隱藏自己的身份。畢竟,和燕相馬相比,自己沒權沒勢小門小廟的,萬一別人跑來報復的話,自己怎麼能招架的住?

沒想到的是,自己救下的人是來自天都的陸清明。

他有心想要和自己拉近關係,張嘴閉嘴談得都是和燕家交往的一些陳年舊事。李牧羊都不知道如何回應。

更要命的是,他此番跟著陸清明去天都,為的就是和父母妹妹相見。可是,父母妹妹全都住在陸家他現在想要從陸清明的嘴裡打聽一番父母妹妹的情況都張不了嘴。

這就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挖了個坑把自己給埋了。

「老太爺客氣了。我們在他面前都是小輩,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長大的。」陸清明笑著說道,眼神里卻閃過一絲陰霾。

一名黑騎打馬前來,高聲喊道:「將軍,前面就到了天都。」

「回去報信。」陸清明出聲說道。

「是。將軍。」一騎越眾而出,其它的黑騎仍然分散在四周將陸清明和李牧羊給包裹在中間。

李牧羊看著遠處的巍峨大城,心裡也開始激動起來。

江南一別,他真是有太久沒有見到父母雙親和妹妹李思念了。

要知道,他以前可是從來都沒有出過遠門,就連江南城的一些屬縣都沒有去過。母親羅琦嚴格控制他的行動,不會讓他長途跋涉的。

城門在前,陸清明知道他們這才算是真正的安全下來。

沒有人愚蠢到要跑到皇城門口來擊殺一省總督邊疆大帥,那樣得罪的可不僅僅是一個陸家,而是整個西風帝國的官員。在家門口都小命不保,這個國家哪裡還是安全的?

當然,被打臉最痛的還是西風皇室。他們可不會讓人如此這般的想要挑釁自己的皇權威嚴。

陸清明轉身看著燕相馬,笑著說道:「相馬公子,我們回來了。」

「是埃回來了。」李牧羊看著天都高聳入雲的灰色城牆,傻乎乎的應道。

「一會兒相馬公子去我陸家坐坐,請相馬公子試一試我陸府的佳釀,也好讓我聊表心意。倘若這次不是相馬公子出手相救的話,我和我身邊的這幾十號兄弟根本就沒有機會再回到這天都城。就算回來,怕是也都是一具具的屍體。」陸清明聲音低沉,表情哀傷。出發之時,身邊有一百多號生死兄弟相隨。等到回來之後,卻只有這麼二三十號人跟隨。

路途遙遠,死者的屍體沒辦法帶出來。只能夠將他們就地掩埋在竹海之中。

那兒風景秀麗,仿若仙境。想來也不會辜負這群忠肝義膽的鐵血戰士,就是祭奠之路漫長,家人怕是再難相見。

念及此處,即便是見慣了生死,心裡仍然百感交際,很不是滋味。

「好。」李牧羊爽快的答應了。

他就是為了來看望父母家人,現在陸清明主動發起邀請,他的心愿也終於達成。

陸清明原本以為燕相馬會拒絕,畢竟,因為崔照人的死亡,兩大閥門的鬥爭明面化。燕家是崔家的附庸,他們自然是一損俱損,兩家子弟老死不相往來,就是朝堂之上也爭鬥不休。

沒想到他就這麼爽快的答應了。

「這個少年人,倒是越來越讓人看不穿了呢。」陸清明在心裡想道。

快馬加鞭,城門已經在眼前。

守城士兵還沒來得及出聲阻攔,就接到了一塊燙手的金牌。

黑鐵之上,一個古色古香的『陸』字散發出幽光。

士兵們紛紛挺身行禮,任由這群來自邊疆的士兵驅馬進城。

「陸家大少爺回來了。」

「今天玩得很盡興。」李思念一臉笑意的說道。「虎撲拳、靈鷲寺、還有皇家園林都聞名已久,我還在江南城的時候就聽說過呢。來天都的路上我還想著,去了天都一定要和你好好去這些地方逛逛。沒想到這一等就是那麼長的時間。」

崔小心的臉頰微紅,那是因為今天陪著李思念走了太多路的緣故。身體雖然累了一些,但是心情卻是極度愉悅的。

因為李牧羊殺了哥哥崔照人的事情,她和李思念的關係也因此有了隔閡。這一次兩人怨隙解開,又恢復了江南城時的死黨朋友關係。

「明日得空的話,我再陪你去更遠一些的楓山以及千佛寺看看。千佛寺的菩薩非常靈驗,許什麼應什麼。我們不若過去」

「不若過去替我哥哥祈福是不是?」李思念抓住了崔小心的話柄,出聲追問。

「如果能夠讓李牧羊安全回來,就是連續去上三年五載,我也是願意的。」崔小心輕聲嘆息。「和生命相比,這點兒事情又算得了什麼呢?」

李思念臉上的笑容斂去,輕聲說道:

「如果當真能夠應驗的話,就是讓我一輩子吃齋念佛我也願意。」

崔小心明白李思念的心情,知道她一時半會兒還沒辦法從哥哥死亡的悲傷消息中緩解過來。這也是她主動上門探望並且連續幾日拉著她去遊山玩水的意圖。

她伸手握緊李思念的小手,輕聲說道:「那我們就說定了?明日一起去千佛寺祈福。」

「好。明日就去千佛寺祈福。」李思念一臉堅定的說道。「倘若菩薩當真能夠保佑我哥哥,我就出家做尼姑去。」

崔小心連忙阻止,說道:「心誠就好。菩薩不看外相,只看心意。」

「這就是我的心意。」李思念眼眶微紅,輕聲說道:「很小的時候,我還總是嫌棄他黑嫌棄他丑嫌棄他笨,嫌棄他什麼事情都做不好,嫌棄母親總是護著他,什麼好吃的都留著給他那個時候我還當作是父母重男輕女,因為他是男孩子我是女孩子,所以父母才這般的區別對待。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是很排斥有這樣一個哥哥的。」

「後來,有一天晚上我聽到外面有動靜驚醒過來,看到哥哥的房間里亮著燈,父親母親正在哥哥的房間裡面忙活著。他的心跳微弱,呼吸急促。面紅耳赤,全身滾燙。他的身體越來越熱,看起來就要燒著一般。父親不停的打來井水,母親將毛巾浸濕覆蓋在他的身上。毛巾剛剛放上去,就瞬間被他的身體給吸干冒出熱氣」

「從那一晚開始,我才知道哥哥活得是多麼的不容易。我才知道我才知道父母為何那麼偏愛他。他們是擔心他,擔心他隨時都有可能離開,隨時都有可能永遠的離開我們。從那一天開始,我才開始心痛這個哥哥,才開始像父親母親那樣對他媽」

說到後來,李思念淚如雨下。

崔小心也眼眶泛紅,緊緊的握著李思念的手,說道:「沒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李牧羊福大命大,那麼危險的時刻他都挺過來了,現在怎麼會出事呢?他一定會回來的。我們明天就去千佛寺為他祈福,菩薩一定會保佑他平安歸來」

李思念重重點頭,說道:「嗯。我相信他一定會回來的。我會一直等著他回來。」

馬車在陸府後門停了下來,李思念跳下馬車,看著崔小心說道:「小心,謝謝你。」

「客氣什麼?」崔小心責怪的說道。「我們是朋友。」

「有些話我沒辦法和別人講,在父母面前都不敢提哥哥的名字。母親更加的傷心,現在已經病倒在床我每天還得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的去勸慰她讓她寬心。可是我的心裡也好難受幸好你來了,我可以把所有的委屈和難過都說給你聽,現在心裡舒服多了。」

李思念對著崔小心擺了擺手,說道:「明天見。」

「明天見。」崔小心淺笑出聲,說道:「明天我來接你。」

手機用戶請瀏覽w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