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 第三百三十九章、這是贖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這是贖罪!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天才壹秒記綴→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三十九章、這是贖罪!

李牧羊雙手抱胸,一臉警惕的盯著眼前四個俏麗小丫鬟。

「少爺,請讓鋤葯為你更衣」

「少爺,讓摘花替你散掉頭髮吧」

「少爺,你別緊張,聽雪幫你搓搓背吧,你看你都走了那麼遠的路」

「少爺,你別這樣少爺,你別跑氨

李牧羊的身體連連後退,退到門口的時候,轉身就想要朝著外面跑去。

砰!

和一個女人撞了個正著。

「哎喲」女孩子驚呼出聲,捂著額頭看著想要逃跑的李牧羊,迅速伸手把他拽住,說道:「牧羊少爺,你這是要到哪裡去啊?」

「她們是幹什麼的?」李牧羊指著那四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問道。

「噗嗤」

睛兒嬌笑出聲,說道:「自然是服侍牧羊少爺沐浴的。」

「不用不用。」李牧羊連連擺手,說道:「我不用人服侍,我自己可以洗。以前都是我自己洗的。」

天地良心,李牧羊以前確實都是自己洗澡。

當然,就算他想找個人幫忙洗,也找不到啊羅琦倒是幫他洗了好幾年。

沒想到這一到了天都,到了陸府,僅僅來給她洗澡的人就有四個。而且每個女孩子都是那麼的年輕,每個女孩子都是那麼的漂亮。來自江南城的布衣少年哪裡見過這樣的大陣勢啊?

四個人同時在自己的背上揉著搓著,那還不得把自己的皮都給搓掉一層?

想想就覺得好恐怖!

「牧羊少爺,這是夫人交代的事情。」睛兒拉著李牧羊的衣袖,再一次把他給推到了房間,說道:「鋤葯摘花聽雪還有洗雨都是夫人來服侍你的,你要是不讓她們做事情,那就是對她們不滿意。她們要受到府規懲罰的。」

「那我去和陸姨說一聲,就說是我自己的問題」李牧羊出聲說道。

「牧羊少爺能有什麼問題?歸根結底,不還是對她們幾人不滿意嘛?要不,再讓夫人給你換幾個?「

「不用不用。」李牧羊連連擺手。

「那就是她們幾個了?」

李牧羊看到她們一個個楚楚可憐的模樣,只得點頭說道:「留下來可以。但是洗澡這種事情,還是我自己來吧」

「哪有讓牧羊少爺自己來的道理?」睛兒不依,說道:「就讓鋤葯和摘花留下來吧。她們倆都懂得尋筋認穴,可以幫助牧羊少爺疏鬆一下筋骨。」

「這」李牧羊猶豫不決。他可還是個處男啊,要是被這兩個小姑娘全看光了,以後還能不能嫁不是,娶不娶得到媳婦啊?

「少爺,就這麼說定了。不然夫人責罰,睛兒可也要跟著受苦。你就可憐可憐我們這些婢子吧?」睛兒知道李牧羊心軟,只要說幾句軟話,他就會答應他們的要求。

「唉。」李牧羊果然是一個同情心泛濫的人,沉沉嘆了口氣,說道:「既然這樣,那就讓她們四個全都留下來吧

,你也留下來免得出去了被夫人責罰。」

「———————」睛兒張大嘴巴看著李牧羊。這位少爺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埃

水氣在室內瀰漫,周圍是鶯鶯燕燕。

李牧羊閉著眼睛一臉愜意的躺在大木桶裡面,身邊幾個女孩子在他身邊忙活著。

摘花和鋤葯一人提著一隻胳膊,正在按摩李牧羊疲憊的手臂。

聽雪站在身後,按摩著李牧羊腦袋上的各處穴位。洗雨端著一個花藍,正將紅的黃的各種晒乾過的小花灑進木桶裡面。

睛兒時不時的試一試水溫,發現桶裡面的水涼了,就趕緊將剛燒的熱水加進來。保證李牧羊不會被凍著。

李牧羊這樣的體格,就是丟進冰窟窿裡面睡上三天三夜也不會凍著埃哪裡有那麼的嬌貴?

「太腐敗了。」李牧羊連連感嘆,說道:「實在是太腐敗了。」

「少爺,什麼太腐敗了?」洗雨年紀最小,也最機靈,聽到李牧羊的感嘆,脆聲接道。

「這種生活太腐敗了。」李牧羊生氣的說道。「上古詩聖杜工部有詩云『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此言不虛,此言不虛吶。」

「那少爺喜不喜歡這種腐敗的生活呢?」聽雪眨了眨眼睛,嘻笑著問道。

「這個」李牧羊噎了半天,生氣的說道:「我的後背有點兒癢往下,再往下。對,就是那裡」

泡了好一陣子,放鬆了一下這段時間一直緊繃的身體和神經。李牧羊神清氣爽,實在是舒服極了。

這種感覺確實很好!

李牧羊準備從木桶裡面起身時,又有些犯愁了,對睛兒說道:「你們先出去吧。我要起來了。」

睛兒手裡提著乾淨的毛巾,說道:「少爺,我們為你擦拭身體。」

「不用不用。這個真不用。」李牧羊趕緊拒絕,說道:「這個我自己來。我不是個隨便的人。」

「少爺——————-」

「出去吧。出去吧。」李牧羊連連擺手。

睛兒無奈,只得把手裡的毛巾遞給李牧羊,說道:「那就恕睛兒無禮了。」

李牧羊接過毛巾,等到睛兒帶著四個小丫鬟全都出去,聽到房間門關閉,這才光著身體從木桶裡面出來,用毛巾擦拭掉身上的水漬。

四處打量了一番,看到桌子上面有一套乾淨的衣服。於是,李牧羊趕緊把那套衣服給穿在了身上。

廊檐下面,睛兒和四婢躬身站在公孫瑜的面前。

公孫瑜看著李牧羊牧羊所在的房間,輕聲問道:「少爺沐過浴了嗎?」

「沐浴過了。」睛兒小聲回答。「可是少爺不讓我們替他擦身。」

公孫瑜輕笑出聲,說道:「像他這樣的年紀,是知道害羞了。這是好事,證明他長大了。他對這四個丫頭還滿意吧?」

「滿意。」睛兒看了一眼摘花鋤葯四人,說道:「應該是滿意的吧?」

「嗯。滿意就好。」公孫瑜這才放心,說道:「以後就讓她們四人跟著少爺吧。」

「是。夫人。」鋤葯摘花聽雪洗雨四人趕緊躬身行禮。

公孫瑜一句

話,以後她們四人就成了李牧羊的貼身丫鬟。她們要照顧李牧羊的衣食起居,時時刻刻為李牧羊服務。李牧羊就是她們生活的重心,可以不再受其它人的管轄和支使。

最最重要的是,就算李牧羊喜歡上了她們中間的哪一個,或者說喜歡上了她們所有人——————她們也要無條件的服從。

如果沒有太大變故的話,她們以後的人生就要和李牧羊緊密結合在一起了。

睛兒暗自吃驚,這四人都是陸府培養多年的丫鬟,識文斷字,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是以後當作大丫鬟培養的。原本以為這些人是為天語少爺準備的。卻沒想到夫人提前將她們送人,而且一送就是四人,還真是把這個李牧羊當成自己家的少爺了?

不過聽說這個牧羊少爺救過自己家總督的命,這樣看來,倒也是配得上這份大禮。

公孫瑜還有些不放心,看著睛兒說道:「睛兒,你在我身邊多年,是我非常信任的人。她們四個雖然機靈,但是有些事情卻是拿不定主意。不若這樣,你也留在牧羊少爺的身邊,幫他照看著這四個小丫頭,如果有什麼事情,也好替牧羊少爺拿個主意——————」

「是,夫人。」睛兒趕緊躬身行禮。

「嗯。」公孫瑜看著面前的五個容顏俊俏的丫鬟,這才稍微放下心來,說道:「進去為牧羊少爺更衣。對了,我讓人又帶來幾套常服,你們幫他選一選擇,看看哪一套比較適合————————」

「是。」睛兒答應著說道。

公孫瑜身邊,出來幾個端著托盤的丫鬟婆子。

在睛兒的帶領下,摘花鋤葯聽雪洗雨四人接過托盤,算是接過了夫人的賞賜。

而且,從現在開始,她們就已經是李牧羊的人。所以,在睛兒的帶領下,四婢同時向公孫瑜行禮道謝。

公孫瑜擺了擺手,說道:「快進去服侍。不要什麼事情都讓少爺自己動手。穿衣梳頭這樣的事情,他一個男人也干不來——————-」

「是。」睛兒趕忙答應,帶著四婢就要進去。

「這些衣服都是夫人親手逢制的,可要讓牧羊少爺好好愛惜。」公孫瑜身邊的一個老輕聲囑咐著說道。

公孫瑜轉身,笑道:「要你多嘴?」

然後擺了擺手,說道:「你們快進去吧。照顧好牧羊少爺。」

「是。」睛兒強壓下心中的震驚,趕緊帶四個小丫鬟捧著幾個托盤朝著李牧羊所居的房間走去。

公孫瑜看到睛兒等人走遠,出聲說道:「最近闔府上下內緊外松,凡是和少爺接觸過的人一律不許出門。」

「是。夫人。」身邊的老答應一聲,擺了擺手,院子陰影處就有數道黑影朝著遠處奔去。

公孫瑜輕輕嘆息。

她知道自己對李牧羊過於看重、賞賜太豐,會讓其它人心有所思。

可是,做母親的,看到失散十幾年的兒子出現在眼前,她又怎麼能控制的住自己的感情什麼事情都不做呢?

她只是想要和他親近一點而已啊!

這不是彌補,這是贖罪!

手機用戶請瀏覽w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