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三百四十四章、男女之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四章、男女之防!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百四十四章、男女之防!

久別重逢,兄妹之間有著說不完的話語。

在外面的時候,李牧羊被人欺負還想著怎麼反擊。在妹妹李思念身邊,他被欺負了也是甘之如殆。

從小到大,都被這個小丫頭給欺負習慣了。

李思念追問李牧羊在學院裡面有沒有戀愛,有沒有喜歡的女孩子。

李牧羊的腦海里閃過了千度的身影,想起無名山上兩人的坦誠相對生死相依,心想,那算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呢?

只是,那個女孩子太神秘了。

李牧羊搖頭,苦笑著說道:「沒有。你哥哥是什麼樣你又不知道,哪裡有女孩子會喜歡我?」

李思念認真審視著李牧羊的臉,說道:「你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以前我想把我的同學介紹給你做女朋友,人家看到你就都嚇跑了。現在你長這麼好看,一定會有女孩子主動跑過來撩你。哥,你可得把持住埃」

李牧羊哭笑不得,說道:「我為什麼一定要保持住呢?」

「因為你是小心姐姐的。」李思念一臉認真的說道。「我覺得小心姐姐對你還是有感情的。你回來努力一下,小心姐姐就會成為你的女朋友了。」

李牧羊輕輕嘆息。

崔小心,這個名字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融入了他的骨血,和他的生命緊密相連。

每個男孩兒成長為男人都需要一個女人,崔小心就是那個出現在李牧羊的生命中又迅速離去的女孩子。

「不要在母親面前說這些話。」李牧羊仔細叮囑,說道:「倘若被她聽進心裡去,以後她會更受打擊。」

「怎麼?你沒有信心?」李思念眨巴著眼睛,看著李牧羊問道。

李牧羊輕輕搖頭,說道:「不說這些了。很晚了,快去休息吧。」

「哥,你也早些休息。」李思念若有所思的看著李牧羊,笑吟吟的說道。

李牧羊趕了幾天路,應付完陸府那邊的夫人,又和母親妹妹談了那麼久的話,當真是有些疲憊了。

因為之前在陸府那邊洗過澡,所以回到妹妹給自己準備的房間就躺下了。

身心放鬆的狀態下,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李牧羊醒得很早。

這是星空學院養成的習慣,晨曦之時,他便已經起床用功。練習《破體術》以及書法,然後吃早餐。

不過,今天他沒有立即起床,而是躺在床上聽著外面的鳥兒鳴叫,嗅聞著院子里的臘梅幽香。

院里的感覺和外面終究是不同的,就算他們此時借居的是陸家的小院,背井離鄉屈人之下——當然,陸府對待他們一家還是非常不錯的。可是,因為有母親睡在東房,有妹妹睡在胳膊,有在外面工作隨時推門回來的父親,就有一種幸福的情緒在心中蔓延。

聽到外面有推門的聲音,李牧羊起身走到了窗邊。

他看到父親一臉疲憊的推開院門走了進來,正想出聲和父親打招呼的時候,母親羅琦就已經迎了過去。

李牧羊聽李思念說母親最近生病,已經床好幾日了,沒想到今天竟然會起了個大早。這天都還沒有亮呢。

「你怎麼起來了?」李岩看到妻子出來,急忙出聲詢問。「身體可好了一些?天冷風寒,你快回屋躺著去。」

羅琦拉著李岩的手,小聲說道:「小聲點,兒子回來了。」

「兒子?」李岩一隳說道:「你是說牧羊?你沒事吧?」

病了好久的妻子突然間大清早的起床,拉著自己說已經死去的兒子回來了,這場景還真是有點兒嚇人。

「我能有什麼事情?」羅琦生氣的說道。「牧羊回來了。你昨天晚上值班沒有回來,我和思念陪著他說了大半宿話呢。現在可能還在睡覺,你可別去吵醒他了。我在給他做面片湯呢。他以前最喜歡吃我做的面片湯了。」

「真的回來了?」李岩激動的問道。這個男人平時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情感,甚至可以說有些木訥,但是此時的他容光煥發,臉上的空疲態一掃而光。

「真的回來了。」羅琦聲音堅定的說道。「是和陸總督一起回來的,聽說在路上還救了陸總督的命呢。夫人那邊也賞賜了不少東西,給了玉佩和衣服不說,貼身丫鬟都有五個,還有一個是一直跟在夫人身邊的大丫鬟睛兒——」

說著說著,羅琦的情緒就低落了下來。

夫人為何如此的厚待李牧羊,那是把他當成自己的親兒子看待。

不然的話,他有必要賞賜那麼多丫鬟嗎?

陸天語的身邊也就只有四個小丫鬟和一個管事的大丫鬟,李牧羊回來了就和他一模一樣的待遇。

長此以往,這兒子到底是他們的兒子還是他們的兒子啊?

李岩明白妻子的心情,伸手握緊他的手,笑著說道:「回來就好。」

羅琦也抿嘴輕笑,說道:「是埃回來就好了。」

「我出去一趟。」李岩轉身就要朝著外面走去。

「剛剛回來,又要去哪裡啊?兒子還沒有見到你呢。」

「你不是做了面片湯嗎?我去街上買幾張烤肉餅回來——在江南的時候,牧羊最喜歡吃的就是面片湯配烤肉餅。」李岩憨厚的笑著。

「還是你想的周到。快去快回。」羅琦鬆開了丈夫的手臂,催促著說道。

「哎——」

李岩應了一聲,快步朝著外面跑去。

李牧羊站在窗口,看著父親母親為了讓自己吃一頓滿意的早餐而忙活,覺得世間那什麼功名利祿不過如此。

這種付出溫潤無聲,卻能夠浸到人的骨子裡面去。

李牧羊來到院子,按照以前的習慣開始練習起《破體術》起來。

羅琦一邊麵塊一邊朝著外面張望,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等到李牧羊練功完畢,羅琦的面片湯正好出鍋,李岩也提著一袋子的烤肉餅進門。

父子相見,千言萬語卻不知道從何說起。

深望一眼,李岩晃了晃手裡的肉餅,說道:「我買了你喜歡吃的,一會兒多吃一些。」

「好。」李牧羊輕聲答應著說道。

「去喊李思念起床,天都大亮了,這個懶蟲還不起來。」羅琦出聲催促。

李牧羊笑了笑,走過去敲響妹妹的房間門。

沒人回應,李牧羊推門而入,看到雪球一臉委屈的對著它吐泡泡。

「噗——」

吐完之後,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趕緊朝著李思念所在的方向瞄了一眼。

沒有動靜。

於是,它這才安心的再次吐了一個泡泡。

「噗——」

「噗——」——

李牧羊被雪球的憨態給逗樂了,伸手撫摸著它的腦袋,說道:「我知道你喜歡吐泡泡。要不這樣,我和李思念商量一下,只要是你不往別人的臉上吐,就允許你隨便吐泡泡,好不好?」

「我知道你心裡很難過,我也是沒有辦法——她是我的妹妹,從小到大,她的要求我都沒辦法拒絕。她不僅欺負你,連我也欺負。你就忍幾天?等到我回星空學院的時候就把你帶走——開心點。」

「噗——」

回應李牧羊的仍然是一個泡泡。

李思念像是一個小豬似的窩在被子裡面,只有一頭長發披散在被子外面。

李牧羊走到床頭,在李思念的腦袋邊出聲喊道:「李思念,起床了。」

李思念不應。

「思念——」

李牧羊伸手去拉被子。

嘩——

被子猛地掀開,從裡面伸出兩條雪白#粉嫩的手臂,一把勾住了李牧羊的脖子。

「你說,誰欺負你了?」李思念勒住李牧羊的脖子,生氣的說道。

「我沒說你。」

「那你說的是誰?」

「我說的是——別人。」

「別人是誰?」

李思念一邊審訊李牧羊,一邊嬌蠻的在李牧羊的身上蹭來蹭去的。

這是以前他們倆經常玩的小遊戲,每次羅琦讓李牧羊去喊李思念這個懶蟲起床時,李思念都會突然間跳起來嚇李牧羊一跳。或者李思念跑去找李牧羊時,李牧羊裝死嚇李思念一跳——當然,李思念一邊假哭的時候,一邊掐著李牧羊的腰間嫩肉喊著『哥你死了我們一家可怎麼辦隘之類的話。

可是,現在情況不同往昔。

以前的李牧羊還是一個孩子,那個時候的李思念更是一個小孩子。

他們沒有男女之防,只有最純粹的兄妹關係。

現在的李牧羊成長為一個風度翩翩的美少年,而李思念的身體也隨著年齡的增漲成熟起來,胸前的嬌柔和豐滿就是隔著衣服都能夠感受到。

要是以前,李牧羊總會抱著她兩人在床上打成一團。

現在,李牧羊的雙手告舉,都不敢去觸碰李思念的身體。

「思念,別鬧了,母親讓我來叫你起床呢。她做了你最喜歡吃的面片湯。」

「是你最喜歡吃的面片湯吧?」李思念鬆開了李牧羊的脖子,拉扯被子捂住自己只穿著絲袍的身體,很是不滿的說道:「哥,你在怕什麼呢?」

「——」

「長大了真是沒勁。」李思念躺倒在床上,瞪大眼睛看著屋頂,嘴裡嘟囔著說道。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