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三百四十七章、你是馬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七章、你是馬夫!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四十七章、你是馬夫!

李牧羊哭笑不得。

沒想到自己無意間的一句話就招惹了一個女人,早知道如此,就跟著李思念一樣學著裝傻扮乖不就好了?

現在想要退縮,怕是已經晚了。

李牧羊看著老婆婆固執的眼神,說道:「紅袖姑娘,其實我並沒有看出你妝容的破綻。只是聽到陸叔稱呼你為姑娘,所以我才跟著一起這麼叫的——我妹妹時常教育我說,猜測女人的年齡時要盡量往小了猜。原本應該叫姨母的,那就要叫姐姐。原本應該叫婆婆的,那就叫姨母。哪個女人不喜歡被人稱讚年輕,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老婆婆咯咯嬌笑起來,笑容清脆,猶如靈鳥啼鳴。

和她灰白的頭髮和布滿皺紋的面孔搭配在一起,有種讓人雞皮疙瘩落了一地的感覺。

紅袖瞳孔裡面的混沌消失不見,眼神明艷的看著李牧羊,說道:「你都說沒有看出我妝容的破綻了,那就證明你知道我這是偽裝——這麼一來,我反而越發的對小公子感興趣了。倘若你不坦誠相告的話,那今天這個忙我就不幫了。」

「你怎麼能言而無信呢?你剛才還說就算我說不出來,但是有陸叔幫我說情,你也不會拒絕——」

「因為我是女人埃」紅袖一臉坦然的說道:「哪個女人不善變?再說,我的工作就是變來變去的。有什麼不對嗎?」

她轉身看著李思念,說道:「小姑娘,你說是不是?」

「有道理。」李思念認真的點頭。「女人就應該善變。這樣的女人才有魅力。

「真是個好孩子。」紅袖看起來對李思念極其喜愛,再一次伸手去撫摸她的腦袋。

「謝謝婆婆。」李思念一臉甜美的笑著。

陸清明很是享受李牧羊被紅袖為難時的模樣,或許在他眼裡,只要是和李牧羊在一起,無論李牧羊做什麼他都是樂意看到的。

這就是所謂的天倫之樂?

陸清明看著李牧羊,說道:「牧羊,既然紅袖姑娘誠心請救,你就說說你的發現吧。也好讓她以後注意,易容技巧精益求精才是。」

李牧羊只得答應,看著紅袖說道:「你再下一次台階。」

「什麼?」

「像你剛剛出來時那般下一次台階。」

「什麼意思?」

「你試一次就知道了。」李牧羊說道。

「我看你要玩什麼把戲。」

雖然心中不耐,但是想要知道李牧羊是如何把她的偽裝術給看穿的,所以紅袖再一次按照剛剛出來的模樣走一遍台階。

她在下樓梯的時候仍然佯裝腳步不穩,身體踉蹌著向前摔倒。

「停。」李牧羊出聲喊道。

紅袖保持停勢,抬起頭看向李牧羊,等著他點破迷題。

「你見過真正的老人摔倒時的模樣嗎?」李牧羊出聲問道。

紅袖想了想,生氣的說道:「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以前住在江南城的時候,巷子里有很多老人。小的時候不懂事,經常跟在他們身後學習他們走路。所以,有時候也會跟著學習他們摔倒時的模樣。」

「你裝扮的是老人,想要在下台階的時候表現出自己腿腳不便即將摔倒的模樣。但是,真正的老人在遭遇這樣的台階時,他們會小心試探,小心翼翼的邁走第一步——難道你不覺得自己邁出去的太著急也太迅速了嗎?在面對這種台階時根本就沒有任何猶豫,也沒有畏懼。這不符合一個老態龍鐘的老人心性。」

紅袖想了想,說道:「僅憑這個,你就能猜測到我是假扮的?」

「自然不能。那個時候我根本就沒有多想。只是在你即將摔倒的時候,我發察覺到了一些端倪。我知道這攬月園裡面住的多是奇人異士,如果你也是奇人異士的話,那就不會輕易摔倒。這小小台階,自然不在你的眼下。對不對?可是,如果你只是個普通人的話,為何腳步聲卻如何踉嗆的情況下卻能夠保持身體的極度控制?」

「什麼意思?」

「你的即將摔倒不是真的要摔倒,你的身體不穩也不是真的身體不穩。一切都在你的控制之中。你對自己的身體有著極致的控制力。所以,那個時候我才開始真正的懷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要做這樣的事情?要設置這樣一個迷障,她的目的是什麼?」

李牧羊看向陸清明,笑著說道:「恰好陸叔叔又稱呼你為紅袖姑娘,我這才明白,這只是姑娘的一個小小障眼法。」

「哈哈哈——」陸清明開懷大笑,看著紅袖說道:「紅袖,看來你的偽裝術還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埃」

「就你聰明。」紅袖冷哼一聲,狠狠地剜了李牧羊一眼,拉著李思念的手朝著外面走去。

李牧羊摸摸鼻子,很是鬱悶的對陸清明說道:「是她讓我說的。說了她又不喜歡。」

「無妨。」陸清明抓起李牧羊的手,說道:「走,我們進去看看你的禮物。」

李牧羊不太適應和一個男人手牽著手,但是被陸清明這麼抓著他又不好甩開,只得說道:「陸叔慢些,小心腳下。」

屋子裡有一間書房,書房一面牆壁中空。書架向兩邊展開,中間有一道黑色的孔洞。

陸清明拉著李牧羊進入石洞,後面的石壁自動向兩邊合攏。

石洞之內,懸挂著數十個大大小小的腦袋。

那些腦袋的表情栩栩如生,就跟被人給一刀斬下似的。

不過,李牧羊知道那是假的。因為腦袋的下面都被石台撐著,也不見有任何的血跡。

顯然,這是紅袖的個人工作室。

李思念先一步下來,正在紅袖的指點下調和著一種什麼奇怪的藥膏。

等到李牧羊進來,紅袖就指了指屋子裡的一張木椅,說道:「坐下。」

李牧羊就聽話的坐了下去。

紅袖伸出手來,沿著李牧羊的面部輪廓撫摸了一番。

「細皮嫩肉的,就是嘴巴毒了點。」紅袖一邊摸李牧羊的臉,一邊埋怨的說道。

「我——」

「閉嘴。不許說話。」紅袖呵斥著說道。「你一說話,我就沒辦法去測量你的五官形狀了。」

「——」李牧羊知道,這是她的報復。

過了一會兒,紅袖對著李思念說道:「把那藥膏塗抹在他臉上。要塗抹均勻了。」

「我?」李思念大驚,急忙說道:「我不行吧。」

「只是一遍清洗藥膏,不礙事。」紅袖說道。

「那好吧。」李思念就端著那碗藥膏走過來,用一個小刷子把李牧羊的臉給刷了一遍。

李牧羊感覺自己的臉被抹了一層蜂蜜,黏稠黏稠的,有些不太舒服。不過聞起來倒是沒有任何味道。

李思念刷藥膏的時候,紅袖已經在工作台上忙活開來。

她在那些懸挂的腦袋上找了一顆和李牧羊頭型最相似的,然後將那顆腦袋上面的臉皮給扯掉,又用刀片一陣切割,將那看起來細碎的麵皮朝著李牧羊的臉上蓋去。

李牧羊只能閉上眼睛,任由她在臉上一陣長時間的折騰。又是揉又是捏的,而且相當的用力,看起來和李牧羊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良久,紅袖在李牧羊的面前出聲說道:「好了。可以睜開眼睛了。」

李牧羊聽話的睜開眼睛,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就見到李思念滿臉驚詫的模樣,說道:「天啊,太厲害了。這是——這是誰啊?」

陸清明也一臉欣賞的打量著李牧羊,嘴裡稱讚出聲,說道:「千面毒王的徒弟果然非同凡響。短短功夫就打造了一面嶄新的面孔出來,以假亂真,實在是讓人嘆為觀止。」

李模樣看不到自己的臉,急忙說道:「給我銅鏡。給我鏡子讓我看看。」

「我這裡沒有銅鏡。」紅袖說道。

「——」

李牧羊回到家裡之後,終於從銅鏡里看到了嶄新的自己。

臉色臘黃、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喝傷了肝臟的年輕酒鬼似的。

臉型比之前要寬大了一些,也比之前更加的狂野粗纊。

有著唏噓的鬍渣,說明這幅臉的主人刮鬍子的手法很粗糙。

現在的李牧羊,已經變成了一個令他自己都覺得陌生的陌生人。

「如此甚好。」李牧羊咧嘴笑了起來。雖然現在的這幅面具沒有真實的自己英俊好看,但是,在生存面前,其它的一切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再說,更丑的日子不也就那麼過來了嗎?

當——

李思念大力撞開了房間門。

李牧羊一臉的無奈,對著李思念說道:「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夠學會進別人的房間前要先敲門?」

李思念退了出去,用手咚咚咚的敲門,喊道:「哥,我能進來嗎?」

「——進來吧。」李牧羊說道。

當——

房間門再次被人給大力撞開。

「——」李牧羊心想,還不如不用敲門呢。省得門又要遭殃一次。

李思念再次風風火火的沖了進來,一把拉著李牧羊的胳膊,說道:「哥快走快走。」

「去哪兒?」李牧羊出聲問道。

「小心姐姐到門口了,你陪我們一起去千佛寺。」

「這不行——」李牧羊趕緊拒絕。他還沒想好要怎麼樣面對崔小心。

「不用擔心。」李思念拖著李牧羊就往外面走去。「你又不是我哥哥,你只是我的馬夫。」

「——」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