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三百四十八章、為仆之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八章、為仆之道!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天才壹秒記綴→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四十八章、為仆之道!

都說近鄉情更怯。

李牧羊離家越近,越是想要儘快的見到自己的父母妹妹。他一點兒也沒有覺得『怯』。

有什麼好怯的?那可都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人埃

可是,當他要面對崔小心的時候,卻深刻的體會到了這幾個字眼的力量。

近鄉情更怯,和近不近鄉沒有關係,唯情而已。

崔小心!

這是一個即讓他期待,又讓她畏懼。即讓他歡喜,又讓他憂傷的女孩子。

因為那無疾而終的戀情,因為那一場莫名其妙的仇殺。把李牧羊和崔小心的關係推到了一個極其尷尬的境地。

李牧羊需要一個答案,崔小心需要一個道歉。

這是他們倆人都不應該給的。

李牧羊曾經無數次的幻想過和崔小心的再次相見,卻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會以這樣的姿態,以這樣的一張臉。

李思念的力氣不大,李牧羊要是願意的話,她是無論如何也拉不動他的。

可是,李牧羊的雙腳還是聽話的跟著她向外面走去。

那不是李思念的力量,是崔小心的力量。

崔小心在門口召喚著他。

到了院子后,李思念就已經鬆開了李牧羊的手臂,將一個收拾好的大布丟到他的懷裡。

她給李牧羊打了一個眼色,然後快步朝著侯在門口的崔小心走去。

崔小心穿著一套白色長衫,白玉無暇,乾淨靈動,一如往常。

「小心。」李思念上前拉著崔小心的手,一臉笑意的和她打招呼。「這麼早就來了呢?」

「路途遙遠,早些出發,我們今日到達還能夠逛一逛千佛寺。」崔小心握緊李思念的手,拉著她準備登車,說道:「千佛寺以千佛著稱,據說每一尊佛像後面都有一幅《天龍八部》群像圖,我們可以好好欣賞。」

「太好了。我不懂畫畫,卻喜歡看別人作的畫。」李思念笑呵呵的說道。轉身看了李牧羊一眼,說道:「還不過去讓人把馬車趕出來。」

崔小心看著李思念,說道:「小心,你也要帶馬車嗎?我們同乘一輛馬車,路上還可以說話解悶。」

李思念點了點頭,說道:「也好。」

然後又對李牧羊說道:「不用趕車了。你提著我的行囊到後面去。」

「是。」李牧羊低低的應了一聲,卻站在原地沒有動彈。

他的眼神一直放在崔小心的身上,和以前一樣的清瘦,但是臉色卻紅潤了一些。也有可能是天都的冬天太過寒冷的緣故。

身材長高了一些,也豐滿了一些。現在正是這個女孩子抽長身條的時候,就連李思念的胸口都要飽滿許多。害得他這趟回來眼睛都不敢亂看,手也不敢亂放。

說話細聲細氣,舉手投足間也仍然是那麼的熟悉。

近在咫尺,卻不知道應當說些什麼。

「是不是很漂亮?」李思念看著李牧羊獃滯的模樣,故意出聲問道。

「是。」李牧羊點頭。

「你喜不喜歡?」李思念接

著問道。

「思念」崔小心眉毛微挑,責怪的說道。

「哎。」李思念應了一聲,笑著說道:「看到他傻乎乎的,所以故意逗逗他還愣著幹什麼呢?快去給我投行李。」

「是。」李牧羊這才清醒過來,轉身朝著後面的車隊走去。

看到李牧羊剛才一直入神的打量著自己,崔小心略覺奇怪,問道:「他是誰?」

「陸府給派來的一個馬夫。」李思念笑著說道。「既然不用趕車,那就讓他跟在後面做做雜役。」

「哦。」崔小心便不再多問。一個馬夫而已,實在不值得她再多說些什麼。

「快上車吧。外面冷。」崔小心說道。

「好。」李思念悄悄朝著李牧羊的背影看了一眼,跟著崔小心一起進簾,說道:「天氣真冷。這種天氣去千佛寺燒香祈福也算是心誠。」

崔小心輕輕嘆息,說道:「和牧羊承受的相比,我們做得這些實在算不得什麼。只要人能夠平安回來就好。」

李思念認真點頭,看著崔小心的眼睛,說道:「是埃真希望我哥哥親耳聽到你說的這些話,那樣他一定會高興壞了不可。」

崔小心笑笑,並沒有接話。

她知道這個朋友一直在努力的想要促成自己和她哥哥在一起,但是有些事情卻不是那麼容易的。

崔家的大小姐要去千佛寺燒香祈福,安全問題可是頭等大事。

除了一輛崔小心單獨使用的豪華馬車之外,身後還有一輛馬車載著兩名貼身丫鬟,另有一輛馬車載著一些衣食住行所需要的雜物。身後又有十幾騎在兩側守護,一看就是身手不凡的護衛。

李牧羊說明了身份來歷,那個叫做小紅的丫鬟便把他給支使到了裝雜物的那輛馬車上去了。他自己又沒有馬,又沒有車,只能乘坐他們的馬車了。

這還是看在李思念和她們家小姐關係好的份上,不然的話,李牧羊就只有步行的資格。

前面的馬夫一揚鞭,馬車便轤轤轤的轉動起來,朝著天都城西馳過去。

李牧羊正在想著心事時,駕車的馬夫突然間出聲喊道:「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李目。」李牧羊出聲說道。之前只顧著把臉給遮住,倒是忘記給自己取一個名字了。

「李目?那你一定是李家小姐的遠房親戚吧?」

李牧羊驚訝的看著他,說道:「你怎麼知道?」

「嘿嘿,這有什麼難的?你看起來一幅獃頭獃腦的病殃子模樣,要不是和李家有親戚,人家會有你這樣的下人?再說,就算有親戚,也只是遠房的親戚,如果你們的關係近的話,也就不用做馬夫了。以李家小姐和陸府的關係,什麼好活計找不到?據說李家小姐的父親才來陸府不久,就已經很受重用,成為管事了呢。陸府的管事,那和其它家庭是不同的——————-」

「原來是這樣。」李牧羊虛驚一常對著駕車的黑臉大漢拱了拱手,說道:「敢問大哥大名?」

「崔猛。」黑臉大漢很是得意的說道。「我也姓崔。」

「失敬。」李牧羊出聲說道。

「第一次出來吧?我可告訴你,跟著小主子出行,一定要眼明手快。我們家小姐我不擔心,身邊有兩個一等伺候著呢。倒是李家的那位小姐,只帶了你這麼個馬夫出來,那你可得注意了。每隔一柱香的時辰,你都要上前去問候一聲。譬如小姐要不要喝水,小姐要不要吃食,小姐要不要休息或者小姐有什麼要吩咐的不能傻坐在這裡不動。要是等到主人主動喊過來,那可就是失了面子。你到時候也落不得好果子吃。」

這位崔猛大哥一番好意,李牧羊也只得再次拱手,笑著說道:「感謝崔猛大哥指教。聽崔大哥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埃」

心裡連連對這十年來的老師們道歉,心想自己這麼說他們一定氣壞了不可。

「沒關係。我這人就是心善,看到你傻乎乎的什麼都不懂的模樣,就想起我剛到崔府的時候那個時候可沒有人這般指點我,都是我吃了無數苦頭摸索出來的。你可別小看這伺候人的活計,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幹得了的。特別是大家族裡面的小主子,那都是上天給的潑天富貴,咱們能夠在身邊伺候也是一樁祖墳上冒青煙的幸運事。」

李牧羊連連點頭,說道:「你說的是你說的是。」

不過,李牧羊終究沒有像他說的那般每隔一柱香的時刻就上前去詢問李思念要吃什麼。倒是前面那輛馬車上的兩個小丫鬟不停的在忙活,不時的把泡好的茶水,準備好的點水以及捂熱的褥子給送到前面去。

李牧羊不找事,事情卻找上了李牧羊。

李牧羊正靠在馬車上面,聽著崔猛這位好為人師的大哥不停的教育他『為仆之道』時,前面的一個穿著綠衫的小丫鬟跑了過來,指著李牧羊說道:「你,跟我來。」

李牧羊不知道這小丫鬟找自己做什麼事,還是恪守著車夫的本份跟著她朝著前面走去。

綠衫小丫鬟把李牧羊帶到第一輛馬車旁邊,出聲說道:「你們家小姐讓你過來做下人的,也不知道機靈點兒。」

李牧羊嘿嘿傻笑,站在馬車旁邊,低聲說道:「思念小姐,你找我?」

「嗯。」李思念掀開窗帘,看著跟在旁邊走路的李牧羊說道:「我們乘車無聊,你給講個笑話聽聽。」

「我不會講笑話。」李牧羊出聲說道。心裡明白李思念這是在給自己製造機會和崔小心接觸,可是,講笑話這種事情不是自己擅長的埃

「那就講個故事。」李思念說道。

「我也不會講故事。」

「那就學貓叫。」

「」

李思念怒了,說道:「你看看人家的丫鬟,端茶倒水,噓寒問曖的,我把你帶出來,你說你會些什麼?」

李牧羊看著一邊『生氣』一邊偷偷對自己眨眼睛的妹妹,只得硬著頭皮說道:「那我就給兩位小姐講個故事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