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三百五十章、妒忌之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章、妒忌之心!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百五十章、妒忌之心!

崔小心性子寧靜,淡然從容。

但是宋洮如此這般的直抒胸意,說是為了追趕崔小心而來,仍然讓年幼的姑娘臉色羞紅,心裡發燥。

崔小心眼瞼低垂,看著自己的纖細腳尖,出聲說道:「三哥追我作甚?」

「怎麼?全天都城的年輕才俊都追得小心,我就追不得?」宋洮眉毛微挑,臉上帶著玩味的笑意。

「三哥,你莫要取笑我了。」崔小心輕聲說道。「你知道我不擅玩笑。」

宋洮知道崔小心外柔內剛,說得多了反而會惹惱她,笑著說道:「好吧好吧。不說玩笑話了。我是昨晚和他們飲酒的時候,聽崔浩說小心今天要去千佛寺為家人祈福。正好爺爺的身體最近一直不好,所以我才想著要跟小心一起去千佛寺為爺爺許願。路途遙遠,有個人作伴,一路暢談風月,定然不會覺得無聊。」

宋洮是天都宋家人,宋洮的爺爺就是那個被西風人稱之為『星空之眼』的宋孤獨。

已入星空境的宋孤獨早就跨過了百歲之齡,但是最近幾年的身體卻是越來越虛弱,看起來有油臘燃盡,精血枯竭之勢。

宋孤獨是宋家的棟樑邸柱,也是天都皇權的定海神針。

宋家和皇室楚家多有聯姻,可以說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親密夥伴關係。

當然,宋孤獨和皇室楚家一樣,不喜歡陸家的陸行空。

這也是左相之位懸空已久,卻仍然沒辦法落入它人或者陸行空手裡的原因。

宋孤獨是陸行空進取左相之位最大的敵人,也是最大的阻礙。倘若此人一命嗚呼,那麼陸行空手裡的軍權將能夠發揮出最大的影響力,變成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可惜,宋孤獨還活著!

「希望宋爺爺平平安安的。」崔小心一臉誠摯的說道。宋孤獨德高望重,淵博似海,深受西風人士的尊敬愛戴。無論老幼,都對他的健康問題憂心不已。

「謝謝小心。爺爺洪福齊天,定然不會有事的。」宋洮笑著說道。

看到被人拉開的簾角細小縫隙,宋洮出聲問道:「小心還有朋友同行?」

「是我的江南舊友。李思念。」崔小心出聲說道。原本不想讓李思念和宋洮相見,因為李牧羊的緣故,崔小心擔心宋洮會為難思念。

這是李思念自己的意思,她也不願意和一個陌生男子應酬。卻沒想到宋洮主動問起此事,倒是不好再行隱瞞了。

宋洮對著車廂拱手,說道:「思念小姐,久仰大名了。」

宋家子弟主動寒暄招呼,倘若李思念還端坐車內就實在太失禮了。

李思念挑開車簾,踩著矮凳下車,看了宋洮一眼,然後福了一禮,說道:「見過宋家三少。」

宋洮看著清靈如水的李思念,眼放異彩,由衷的稱讚著說道:「上天真是將萬千寵愛於你一身了。都說帝國有三明月,今日得見思念小姐,我想,第四輪明月即將冉冉升起。不,已然升起。」

李思念再次躬身作揖,說道:「謝三少繆贊。思念容貌粗陋,難以入眼,當不得三少明月之言。」

「哈哈哈,你且看著。假以時時,李思念之美名必當響徹西風。」宋洮一幅自信滿滿的模樣,笑著說道。

他做了個邀請的手勢,說道:「天色不早了,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小心和思念就請上車安坐,我打馬陪伴在側。兩位小姐不會覺得宋洮叨擾吧?」

「怎麼會呢?」崔小心笑著說道。「有三哥陪伴,亦是增色之旅。」

李思念腹誹不已,她的牧羊哥哥好不容易回來,今日正想方設法的想要讓他和崔小心倆人重歸於好,卻沒想到半路殺出來一個厚臉皮。

人家明明都不喜歡你好不好?你偏偏跟在身邊不願意離開,不知道這樣的男人沒有一丁點的魅力嗎?

當然,李思念笑顏如花,脆聲說道:「早就聽聞宋三少強聞博記,擅琴棋書畫,是天都年輕一輩中最是知識淵博的名士。能夠和三少同行,思念定當受益非淺。」

宋洮佯作醉酒的模樣,說道:「你們可別再灌這等迷魂湯藥,不然的話,我恐將墜馬。」

眾人皆笑。

丰神玉朗,談吐風趣。舉手投足間有世家風範,不愧是一等世家培養出來的優秀子弟。

崔小心重登馬車,李思念假裝不輕意的朝著後面看了一眼,也跟在崔小心的身後登車。

車隊再次前行,一名青衫少年陪侍在車窗之外,剛才李牧羊急步行走跟隨的位置。

他們隔著車壁談笑風聲,看起來極是愜意自得。

李牧羊坐在車板之上,發出輕輕的嘆息聲音。

「是不是羨慕了?」崔猛揮鞭趕車,耳朵卻極是靈敏。「知道前面那位是誰嗎?」

「誰啊?」李牧羊出聲問道。雖然知道這一切都和自己沒有太大的聯繫,但是嘴上卻還是忍不住的問了出來。他的心裡還是好奇的,或者說,是有些鬱悶的。

「宋家三少。」崔猛雙眼放光的說道。「知道天都宋家吧?那可是天都一等一的家族。有句話是怎麼說的來著?」

崔猛想了又想,說道:「就是說除了王室和皇親國戚,就數宋家最為顯貴。就是一些王爺也不及宋家那般風光。宋家三少是宋家的傑齣子弟當然,宋家的子弟一個比一個傑出。每一個提出來都是讓人仰視的人物。」

李牧羊懶得聽他吹噓宋家,宋家到底有多麼厲害,難道他還不清楚嗎?

於是,李牧羊出聲問道:「這位宋家三少和你們小姐看起來關係很不錯的模樣?」

「嘿嘿」崔猛咧嘴傻笑,一臉得意的說道:「知道我們家小姐是誰嗎?天都三明月之一。以前小姐不在天都,所以聲名稍弱。待到小姐重回天都,一下子就驚艷了所有人的眼球。你不知道,自從小姐回來之後,無數青年才俊前來拜訪,各種邀約各種宴請,還有各種各樣的聚會雅集。我們崔家的門檻都快要被他們給踢斷了。」

「那是你們家的門檻太脆了。」李牧羊知道這種反駁毫無意義,可是不說點兒什麼心裡又實在難受,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說道:「我們家的小姐也受到無數人的追捧。不過,她都是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

「你們家小姐怎麼能和我們家小姐相比?我們家小姐那可是一等一的豪門之女,你們家小姐」

李牧羊眼神陰厲,說道:「我們家小姐怎麼了?」

「嘿嘿,你們家小姐也很好。」崔猛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並不願意當著李牧羊的面說李思念的壞話。畢竟,李牧羊還沒有進入奴才的角色,但是他卻是已經習慣了自己的身份地位。什麼話當說,什麼話不當說,那都是有著規矩的。要是自己說小姐的朋友壞話,小姐定會讓人杖罰自己。那個時候,就算是不死也要脫層皮掉了。

李牧羊也知道和一個車夫慪氣實在不該,苦笑出聲,說道:「我的心情不好,你不要介意。」

「沒事。」崔猛還是一臉的憨笑,說道:「都是年輕人,人家出門前呼後擁,部曲成群,你卻只能和我這個馬夫坐在一起閑聊扯淡你的心情我理解。」

「」李牧羊有種想要把他掐死的感覺。這傢伙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一路風塵,在傍晚時份終於趕到了白雲山山腳。

宋洮看著沒入雲霄的登山石階,擔憂的說道:「車馬難行,只能拾級而上。咱們要把車馬放在山腳,由家僕看管。然後輕裝簡從步行上山。你們倆位能夠受得了嗎?」

「能。」李思念痛快的說道。她有《破體術》的功底,別的事情做不了,登幾步台階還是沒有什麼難題的。

「徒步方顯心誠。」崔小心看了看一眼望不到盡頭的石階,聲音堅定的說道。「既然是有心求佛,又怎麼能為此做一番努力呢?」

「小心有此信念就好。」宋洮一臉的笑意。

他看向站在旁邊準備登山的李思念,說道:「思念小姐此行定是為了哥哥平安歸來而祈福吧?」

李思念愣了愣,然後嫣然一笑,說道:「不,我祈求一家平安。」

宋洮心有疑惑,又轉身看向崔小心,問道:「小心又為何來?」

小心和李思念眼神對視,說道:「我祈福一家平安,諸事順意。」

諸事順意,這個『諸事』包括那些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宋洮也並不在意,笑著說道:「真是對那個李牧羊極度好奇。生於江南,長於江南,因江南城主譽其為『江南明珠』而聞名。又因被那星空學院所錄取而名動四方,卻在求學路上誅殺了崔照人以及監察司數十名精英在星空學院也鬧出了不小的動靜,甚至被書畫雙絕的顧荒蕪給收為弟子。這是讓我心生羨慕的事情。要知道,顧師可一直是我尊敬的長者,追逐的偶像。幼時家長曾經替我拜師,卻被顧師所拒於門牆之外。卻沒想到李牧羊有這樣的運道。」

頓了頓,看向崔小心和李思念兩女,說道:「直到此時,仍然有如此出眾耀眼的兩位小姐願意遠赴白雲來為其祈福平安,簡直是讓天下男子心生妒忌之心了。」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