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三百五十九章、佛答應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九章、佛答應了!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三百五十九章、佛答應了!

天寒地凍,冷風割人。

因為爺爺宋孤獨不喜歡城內的熱鬧,帶著幾個老僕就搬到了宋家外面的鹿園。

鹿園空曠,周圍又沒有擋風遮雨的建築,所以他們所在的位置涼嗖嗖的,一股股寒氣從四面八方狂灌而來。

爺孫倆蹲在廊檐下面,就像是兩個鄉下老農等待著隨時都有可能撞上樹樁的肥兔子。

宋洮看著那在冷月之下展露出枝條的臘梅樹,說道:「這黑燈瞎火的,也不知道它們什麼時候才會開放。不若爺爺先回房睡覺,明兒個早起看到滿樹花開,不也是一大驚喜嗎?」

「不一樣。」老人言簡意駭,固執的說道。

宋洮笑著說道:「怎麼不一樣了?不就是想要賞梅花嗎?梅花喜寒,而且花期也長,一時半會兒也開不敗。你不是說明天會有一場大雪嗎?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香。這風韻、這意境,不正是爺爺想要的嗎?」

「我想聽聽花開的聲音。」宋孤獨說道。

宋洮輕笑出聲,說道:「爺爺,花開的時候哪裡會有聲音?」

「你看看,這個你就不懂了吧?枉你還是好畫之人,只見其形,不聞其聲,怎麼能夠破了那畫品十境?」

被爺爺責怪,宋洮沒有覺得不快或者難以接受,反而心裡有一種濃濃的眷戀和不舍感覺。

他很確定自己為爺爺祈福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他也清楚地知道那種預兆代表著什麼。

即使他心存僥倖,或者他希望那只是一場噩夢。

他不希望自己看到那樣的預兆,或者他寧願今天沒有陪崔小心去千佛寺燒香禮佛。

這就是先知的痛苦。

你知道了即將到來的悲傷,所以就很難享受眼前的安寧。

「既然這樣,我今天就陪爺爺在這邊守著。我倒是,這臘梅花開的時候是不是當真發出聲音。」宋洮看著爺爺脖頸間細膩的肌膚,出聲說道。

宋孤獨一點兒也不老,甚至看起來還相當的年輕。

他早在五十一歲的時候就進入了枯榮境,耗時十九年連破三階從枯榮下品進入星空。

七十歲的星空高手,已經是整個西風帝國最強大的存在者之一了。

又因為宋家人知識淵博,有帝國文庫之稱。帝國的典籍編撰以及曆法修改,都有宋家人在幕後操縱或者直接負責。於是,宋孤獨又有一個外號叫做『星空之眼』。

宋孤獨就像是星空上的一雙眼睛,默默地注視著這個龐大帝國的興衰變遷,以及或兇狠或陰柔的權謀仇殺。

有人說,這個帝國里沒有宋孤獨解決不了的事情。

也有人說,這座城市裡沒有宋孤獨不知道的事情。

陸行空一代豪傑,軍中之神。鼎盛時期,手握西風帝國百萬雄兵。

也正是在這個老人的一力推動下,陸行空的軍權一奪再奪,最終成為只有高俸卻不管刀兵的虛職。

也正是在這個老人的一力阻攔下,陸行空想要謀求左相之位困難重重,被人稱之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行如虎,心如狐。不利家國。」這是宋孤獨對陸行空的評價。

因為這句話,幾乎把陸行空的後半生都給摁死在了泥潭裡動蕩不得。

倘若不是陸家的千年積蓄,因為陸家的世代為將,怕是現在的陸家早就因為這句話而蕩然無存,被人給吞得連骨頭渣子都沒有了。

這個強大的老人卻快要死了。

「想看就看,但是不要吱聲。」宋孤獨再次做了一個聲的手勢,說道:「一草一木皆有靈性。母雞下蛋時受到驚擾,怕是會把蛋給縮了回去。若是這梅花綻放時聽到人聲,將那冒出來的花蕾又給收了回去怎麼辦?」

「爺爺,這綻放開來的梅花還能夠收回去啊?」

「當然可以。」

「那好吧。我聽爺爺的,從現在開始,我一句話都不說。不過,若是那梅花自己不開,你可不能怪我。」

「一定會開的。」宋孤獨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那輪冷月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不見。天空如墨盤,黑風如狼嚎。「要下雪了。」

「是要下雪了。」宋洮看了一眼天空的黑暗,知道凜冬將至。以前的宋洮從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覺得這個世間沒有什麼是自己解決不了的事情。但是看到菩薩眼洞裡面有大團大團的血水飛涌而出的時候,宋洮開始害怕了。

他怕面前的這個老人離開,怕宋家的大梁傾倒。

老人家不再說話,宋洮也不再說話。

兩人安靜的蹲在廊檐下面,眼神一眨不眨的盯著距離他們最近的那一株臘梅花。

夜越來越黑,風越來越烈。

然後是狂風大作,氣溫驟降。

在呼嘯的冷風裡,有一片白的羽毛在眼前盤旋。

晃晃悠悠,飄飄蕩蕩。

宋洮戲謔心起,想要伸手把那片羽毛招到手裡。

老人的身體突然間撐起,眼神里綻放出異樣的光華。

宋洮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來,一臉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那普通無奇的臘梅樹上,散發出一圈圈銀色的光澤。

在那漆黑嶙峋的枝椏上面,一顆兩顆三顆小小的苞蕾冒了出來,就像是在那樹枝上面長出了無數個黑色的小豆豆。

在爺孫倆的眼神注視下,那一顆又一顆的小豆豆一點點的綻放,發出細不可聞卻又清脆悅耳的聲響。

那是花開的聲音,是冬雪的聲音。

是內心深處的喜悅。

宋洮瞪大眼睛,說道:「聽到了,我真的聽到了——————」

宋孤獨也是表情大喜,蒼白的臉色變得暈紅,看起來就像是喝了二兩梅酒似的。

「花開見佛,你見到佛了嗎?」宋孤獨的視線注視著那還在依次綻放的梅花,嘴裡漫不經心的問道。

宋洮表情一僵,然後笑著說道:「爺爺,我確實見到佛了。見到了好多好多佛。我在佛前誦了《藥師佛咒》,祈求我佛保佑你平安喜樂。」

宋孤獨一臉的笑意,出言問道:「佛答應了嗎?」

「答應了。」宋洮笑著說道。

「佛答應了,你還會那麼急忙的趕回來看我嗎?」

「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