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逆鱗>第三百六十二章、夜枵如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二章、夜枵如鬼!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武俠修真

? 第三百六十二章、夜枵如鬼!

夜黑如墨,冷風如刀。網

天上的那輪殘月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不見,除了她們自己提過來此時掛在樹梢上面的一盞小小佛燈,周圍一切都淹沒在黑幕之中,伸手不見五指。

孤山老林,石壁樹叢間的一處隱蔽湯泉。

兩個少女泡在湯泉水裡,一個少女縮在岸上的石頭邊。

抬眼望去,周圍一切都影影綽綽,形如鬼魅。

一隻夜枵鳥從頭頂飛過,出凄慘悲傷的啼鳴,讓人聞之毛骨聳然。

桃紅掃視四周,又打量了一番小姐的臉色,生氣的說道:「柳綠,你瞎說什麼呢?肯定是哪個來燒香拜佛的糊塗蛋來這裡泡湯泉,泡完之後換了新衣裳就走了,把自己的破衣爛衫給遺落下來這一定是人家不要的破衣服。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小紅姐姐,我就是這麼說的氨柳綠一臉委屈的說道。

桃紅一愣,心想確實如此,柳綠並沒有說周圍有人這類的怪話,是她們潛意識裡就是這麼想的。

「小姐」桃紅看向崔道:「要不,我們先回去吧?明兒個多帶些護衛,讓他們在四周戒嚴,然後小姐再來泡澡?」

崔小心表情嚴肅,沉吟不語。

李牧羊的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兒了。

他一直心存僥倖,以為天色黑暗,外界陰冷。

崔小心帶著兩個俏丫鬟肯定不敢在這種地方久留,匆匆忙忙的洗個澡就回去休息了。

沒想到崔小心的膽子大的異於常人,更不巧合的是柳綠恰好坐在了壓住他衣服上的那塊石頭上面。

種種機緣巧合碰撞到一起,就變成了一個天大的烏龍。

李牧羊的身體一動也不敢動,越是這個時候越是要沉住氣。

他在等待著崔小心的決定。

桃紅和柳綠也在等待著崔小心的決定。

「小姐」桃紅催促著說道。

「回去吧。」崔道。

喊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裡並沒有覺得輕鬆,反而更加的有緊張感。

她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她覺得有一雙眼睛就隱藏在暗處偷窺著自己,注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她躲在湯泉裡面的時候,那個人看不到什麼東西。

倘若自己起身穿衣的話,春光外泄,反而會暴露更多的內容。

這池湯水竟然成了她的安全屏障。

「柳綠,衣服。」桃紅朝著岸上爬去,想要先一步上岸然後把小姐拉上來。

柳綠將一身乾淨的衣服取了過來,站在岸邊迎接小姐起身。

桃紅爬到了岸上,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又來不及更換乾淨的衣服,被外面的冷風一吹,有種身體結冰的感覺。

「小姐,岸上好冷,需要更換掉衣服。」桃紅的牙齒咯咯碰撞,出聲提醒著崔道。

小姐穿著衣服下水,上岸之後自然是要將濕衣服脫掉更換新的打底內衣的。不然的話,風一吹來,怕是衣服都要結冰。更何況穿著衣服回去,外面的衣衫不會再次被浸濕嗎?

可是,在有可能被人覬覦的情況下,她們怎麼能夠把小姐脫得光溜溜的替她更換衣服?

崔小心也想到了這茬,眉頭緊皺,出聲說道:「回去再換。」

再冷她也能扛住,但是被人看到清白之軀可就不好了。

當然,不知道的情況下被人看了就算了。

「是。小姐。」桃紅和柳綠都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一左一右的想要把崔小心從水裡拉扯出來。

又是一聲夜枵鳥的啼哭聲音。

聲音悲慘,猶如惡鬼哭泣。

崔小心正要上岸時,聽到夜枵哭泣,忍不住抬頭看去。

她現一團黑影正朝著她們撲來,遠看像是一隻飛鳥。

當黑影越來越近時,那隻飛鳥的身體也越來越大。

大如人身。

它有著人的身體,有著人的四肢,有著人的腦袋、五官輪廓,還有人的眼睛

那雙嗜血瘋狂,猶如兩個血洞般的眼睛。

「不是鳥,是人」崔小心喃喃自語。

然後,她驚呼出聲,聲音劃破夜晚的寧靜。

「有刺客。」

佛門清凈之地,又有高僧大德在旁守護。崔小心理所當然的就放鬆了對自己的安全警戒。

所以,此番出門洗澡她沒有攜帶護衛家叮噹然,攜帶護衛家丁也相當的不方便。

她們悄悄出門,只有一主兩仆來到了這湯泉池邊。

只想著洗一個澡之後就回房休息,誰也不打擾,誰也不驚動。

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竟然就能夠讓刺客有機可乘。

崔小心驚恐之極,大聲喊叫。

桃紅和柳綠聽到小姐的叫喊,也跟著抬頭看去。

當她們抬頭之時,那漆黑如一隻大鵬的殺手已經飛襲而至,近在眼前。

如驚雷閃電,轉瞬即至,殺手的度快得驚人。

他們沒有高手在側,就算現在大喊大叫,等到那些護衛聞聲趕來,怕是這一主二仆三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姑娘已經遇害。

「小姐」柳綠的瞳孔睜大,想要喊著讓小姐快跑,但是喉嚨像是被什麼物體給堵住,無論怎麼努力也說不出話來。

「救命」桃紅更加機靈一些,一邊高聲示警,一邊用自己的身體擋在崔小心的身前。無論如何,她也可以幫助小姐擋上一擋,就算只是一個回合,或許小姐就有了活命機會呢?

黑影已經近在咫尺,伸開的右手裡面多了一把三角形的黑色鋼叉。

鋼叉修長,三根棱刃鋒利異常,閃出懾人的幽冥之光,給人一種能夠刺世間萬物一切的壓迫感。

「要死了嗎?」崔小心在心裡想道。

「要死了」崔小心在心裡想道。

來不及有其它的念頭,這是她唯一能夠保存的心念。

或許,人生就這樣草草結束?

那道黑影將擋在前面的桃紅撞飛了出去,然後三角鋼叉猛地朝著崔小心挺起的胸膛扎去。

清脆的皮肉破裂聲音傳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