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三百六十五章、要娶小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要娶小姐!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要娶小姐!

李牧羊大驚失色,心想,我演得這麼若無其事,怎麼可能還露出破綻?

衣服沒有換、手掌沒有傷,就連身上的硫磺味道也被自己用紅袖贈送的『牛不啃』草的汁液給掩蓋掉了,聞起來只有一股像是身體自然散發出來的天然汗臭味道。

他自己聞著都想吐,桃紅柳綠那兩個丫頭怎麼可能還能夠聞出硫磺味道?

除了崔猛那個豬一樣的舍友說出自己出去尋找水源洗澡的事情惹人懷疑,李牧羊對自己的表現非常的滿意。

一個天才演員,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戲如人生人生如戲。他相信自己剛才已經做到了。

「什麼破綻?」李牧羊出聲問道。

「你的眼神。」李思念說道。「你的眼神看向小心姐姐的時候,沒有擔憂,只有欣喜和溺愛——我清楚你對她的感情,你想啊,她剛才遭遇殺手襲擊,差點兒把小命都給丟掉了。結果呢?你一點兒也不擔心,證明你知道事情已經完美的解決掉了。」

「而且,你的眼神里有欣喜,欣喜的內容是什麼呢?是因為你自己出手為她解決掉了危險。所以才會有這種發自內心的喜悅。你不希望她猜到你是她的救命恩人,但是你卻又期待著她識破你的身份。你想用真實身份去和她相見,卻又礙於現實只能隱瞞。這是一種煎熬。哥,小心姐姐那麼聰明,回頭想想,一定會明白這其中的關鍵的。」

李牧羊搖頭,說道:「她想不明白的。因為她不知道我是誰。你知道我的真實身份,所以才會留意到我的眼神,注意到我眼神裡面流露出來的那一點點細微的情緒變化。她不會注意到這些,她只能夠去尋找證據,用各種各樣的證據來證實我的身份。」

「哥,真是你乾的?」李思念瞪大了眼睛。「當真是你救了小心姐姐?」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李牧羊也同樣的瞪大了眼睛。剛才不是你告訴我說我露出破綻了嗎?剛才不是你頭頭是道的分析我的眼神裡面有欣喜和溺愛嗎?現在又來問我事情到底是不是我做的?你到底玩得是哪一處啊?

「我才知道埃」李思念若有所思的打量著李牧羊,說道:「我怎麼可能知道你會那麼厲害?哥,你隱藏的很深吶。」

「——」

「我要是直接問是不是你做的,你肯定不願意承認。我猜測到可能是你做的,所以就想著詐你一下——哥,你在外面是怎麼活下來的?據說江湖險惡,你這種完全沒有防備心理的小白兔會被人宰了做火鍋吃掉的。」

「——」李牧羊不得不承認,他的好妹妹李思念再一次給他上了一課。

「你看到了什麼?」李思念一臉好奇的問道。

「什麼?」

「你故意躲在小心姐姐的溫泉下面,不就是為了方便偷窺嗎?你都看到了什麼?」李思念盯著李牧羊的眼睛,一臉興奮的問道。「小心姐姐的身材一定很好吧?還有沒有看到其它的不能看的內容?快和我說說,我是不是要叫小姐姐姐為小心嫂子了?」

這一次李牧羊不肯輕易上鉤了,搖頭說道:「泉水混濁,我什麼都沒有看到——還有,我不是故意要躲在溫泉下面的——」

「那你怎麼在小心姐姐泡澡的溫泉下面呢?」李思念反問著說道。「小心姐姐回去換衣服的時候都和我講了,她帶著桃紅柳綠去泡溫泉的時候,遇到了殺手襲擊,比殺手襲擊更恐怖的是,竟然有個人躲避在溫泉裡面關鍵時刻救下了她一命——現在你又承認那個救她一命的男人就是你,所以,你不是有心這麼做的嗎?」

「你剛才也聽崔猛說了,我覺得身體全是汗臭味道,睡覺一定很不舒服,想到今天出去尋佛時看到的一處溫泉,所以就想著去泡個澡回來睡得舒服一些——」

「結果你就鑽進了小心姐姐泡澡的溫泉池子里?」

「不是,是小心跑到了我泡澡的溫泉池子裡面。」李牧羊心虛的解釋。

李思念一臉的鄙夷,說道:「小心姐姐手無縛雞之力,桃紅和柳葉又是粗手粗腳的,她們走過去的時候我就不信你沒有聽到。你聽到了卻不立即逃跑,反而把自己的衣服藏起來自己又躲進池子里不肯起來——哥,你說你沒有別的心思,我會相信嗎?」

「——」

「你自己也不相信吧?」

「事實真是如此。」

「好吧。就算是這樣——」李思念從頭到尾從上到下的打量著李牧羊,說道:「出去一趟長本事了?連殺手都能夠擋下去?還有,小心姐姐說你的手掌掌心被戳穿了,還流了很多血——」

李思念伸手抓過李牧羊的手掌,說道:「洞呢?血呢?連一塊皮都沒有破——哥,小心姐姐當真是你救的?如果人當真是你救的話,為什麼你的手掌一點傷口都沒有?」

李牧羊快要哭了,說道:「你到底是想讓我承認還是想要讓我否認呢?」

「我想聽你和我說實話。」

「我說的就是實話。」

「哥,你變了。」李思念聲音哀傷的說道。「你以前從來都不會騙我的。」

「可是你經常騙我。剛才還騙了我。」

「是埃」李思念嘻笑了起來,說道:「這才證明我沒變嘛。我永遠都是你的好妹妹。」

「——」

崔猛推門出來,看到李思念正拉著李牧羊的手笑顏如花,瞪大眼睛一幅見鬼的模樣。

李思念狠狠地瞪了崔猛一眼,喝道:「看什麼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下來喂狗?」

「我沒看。」崔猛趕緊捂住眼睛,說道:「我出來看雪。」

「你一個五大三粗的糙老爺們看什麼雪?雪是你這種人看的嗎?趕緊給我滾回去睡覺。」

「是是是——」崔猛趕緊關門跑了回去。

李思念鬆開李牧羊的手,故意提高音量大聲說道:「給我照顧好我的雪球,不然看我怎麼收拾你。」

「是,小姐。」李牧羊也配合著演戲。

李思念又壓低嗓門,說道:「今天的事情沒完。明兒個我再找機會好好的審問你。你還沒告訴我你的手怎麼沒事的呢。」

「好。」李牧羊強忍著笑意,說道。

「不許笑。」李思念說道。

「為什麼?」

「你變成這個樣子——笑起來太丑了。」李思念說道。「對我這種顏控少女是一種折磨。」

「——」

李思念對著李牧羊擺了擺手,說道:「回去睡覺了。我去看看小心姐姐回來了沒有,那些大和尚不會拉著她讓她入佛門吧?這些和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我們這種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誰願意去做和尚啊?做和尚有什麼好處?不能吃好吃的,也不能睡好看的,為什麼要做和尚啊,我才不願意做呢——」

「——」

看到李思念蹦蹦跳跳的走遠,李牧羊的心裡還泛起甜甜的笑意。

很小的時候便是如此,每當他被人欺負了,或者被人辱罵攻擊了,只要見到了李思念,她三言二語或者一個小舉動就讓自己的心情瞬間大好,而且還有種吃了蜜糖的感覺。

她是喝完苦藥后的那顆陳皮,是受過責罰的那根雞腿。

是降臨在自己身邊的小仙女,是上天對自己愧疚后所給予的補償。

李牧羊真是難以想象,在自己重病纏身生死難料的那些年頭裡,倘若沒有李思念這個開心果的話,自己當真能夠堅持下去嗎?

如果人生沒有一點點的光亮,那樣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李牧羊在求學的路上想念李思念,在星空修行的時候想念李思念,在進入幻境之前想念李思念,在幻境崩塌自己有可能永遠都出不來的情況下更是雙倍再雙倍無數倍的想念李思念。

「回家的感覺真好。」李牧羊喃喃自語。

看著漫天的飛雪,嗅聞著天都櫻悄然散發出來的幽香,李牧羊不由得有些迷醉。

如果可能的話,讓這一切靜止。

李牧羊推開房間門的時候,崔猛正瞪大眼睛躺在床上看著頭頂的樑柱。

李牧羊打了盆涼水,又往裡面加了一點熱水,洗了把臉后,才覺得清爽舒服一些。

紅袖的易容手法果然是獨步天下,水洗不掉色不變形,比外面那些江湖郎中要好太多了。

「怎麼還不睡?」李牧羊忙活完了,看到崔猛仍然瞪大眼睛躺在那裡,不由得出聲問道。

按照他的想法,直接把這大塊頭給丟下山來的乾淨。但是想到還要和他相處幾天,難免還會露出一些什麼破綻,那個時候還需要他口下留情。

「原本睡得好好的,被驚醒后就睡不著了。」崔猛一幅人生無趣的模樣,說道:「李目,你要娶你們家小姐嗎?」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