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三百七十章、一聲爺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章、一聲爺爺!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第三百七十章、一聲爺爺!

「淵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陸行空將一杯清茶放至李牧羊面前,然後做了個請茶的手勢,笑著說道:「今年的雪要比往年更大一些,從千佛寺歸來,路上應該不太好走吧?」

「是不好走。」李牧羊一點兒也不奇怪這位老爺子為什麼知道自己才剛剛從千佛寺歸來,怕是這整個天都城也沒有什麼事情能夠瞞得過他的耳目吧?「風大雪大,去時的道路都被大雪淹沒了,只能夠靠探馬不停的在前面探路方可前行。」

陸行空點了點頭,說道:「都說瑞雪兆豐年,看來今年西風的老農們會有一個好收成。」

李牧羊點頭,說道:「希望如此。」

心裡卻覺得奇怪,這陸行空用日理萬機來形容都不為過。位重權重,每日要處理的文牘事務怕是有千百件,卻偏偏把自己邀來說這些閑話。

聽說高人說話字字都有玄機,難道說,他表達出了某種自己還沒有想明白的意圖?或者他已經表達了對謝意自己卻沒有聽出來?

陸行空端起茶杯,仔細的品嘗著杯子里的香茗,沉聲說道:「這場見面應該更早一些。」

李牧羊笑,說道:「陸老不要太過客氣,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只是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情而已。陸叔和陸姨已經謝過我了。再說,家父家母還有幼妹都靠陸家照拂,如果沒有陸家伸手援助的話,恐怕家人將遭遇宵小暗算,性命難保。這份恩德牧羊銘記在心,莫齒難忘。」

陸行空抬頭看向李牧羊,似笑非笑,說道:「你當真感謝陸家?」

「千真萬確。」李牧羊一臉鄭重。

陸天空凝神打量著面前的李牧羊,心裡輕輕嘆息。

「這就是自己的孫兒,是被自己送出去的孫兒。當年身如焦炭幾無生機的初生兒,卻已經成了眼前這位白衣飄飄美少年————————天意弄人埃」

陸行空看著李牧羊,笑著說道:「希望以後不會有悔意。」

「怎麼會有悔意呢?」李牧羊以為陸行空是在懷疑自己的真誠。

他放下茶杯,退到一側對著陸行空所在的位置深深磕拜下去。

陸行空坦然受了這一拜,說道:「我是你的長輩,這一禮我倒受得。」

李牧羊不明其意,抬頭說道:「即是長輩,又有闔家救命之恩,自然受得。」

李牧羊磕拜之後,重新跪坐在蒲團之上,看著陸行空說道:「有一事我想不明白。」

「什麼事情?」

「為何陸老會保下我李家?」李牧羊出聲問道。

「為什麼?」陸行空眼神狐疑的打量著李牧羊,以為被他發現了什麼。但是看到他一臉的坦然,不像是知道真相的模樣,便笑著答道:「你可知道許達將軍?」

「以前不知道,現在知道了。」李牧羊一臉的苦笑。

他登上樓船的時候,只是一個懵懂學子,並不知道被監察司緝拿的重犯許達也在船上。更不知道崔照人身負皇命,一心想要將戰火從邊關引到京都。

自己機緣巧合下和崔照人發生衝突,又被那頭該死的黑龍附體,竟然一不小心就把崔照人給殺了——————-

雖然李牧羊很不願意接受誅殺崔照人的罪名,因為那個時候的李牧羊還沒有和龍王的眼淚進行融合,他是在失去意志的情況下被黑龍龍魄操縱身體行此殺招。

他願不願意承認不重要,落在大江上的人可都是親眼看到自己將崔照人給斬了。

這樣一來,崔家的仇恨便落在了李牧羊的身上。皇室的怒火也同樣的落在李牧羊的身上。

在這種危急時刻,陸行空卻願意站出來力保李家,這裡面難道就沒有什麼隱藏的秘密?

李牧羊知道許達,知道自己是因為無意間救下了陸行空的手下愛將許達將軍,所以陸家才投桃報李,強行將李家以及自己給保護下來。

可是,李牧羊不相信事情是如此的簡單。

李牧羊並不懷疑陸行空的鐵血和情義,也不懷疑他對那些為其用命的將士的深厚感情。但是,歸根結底,他是一名軍人,也是一名政客。越是這樣的人就越是懂得取捨。

爬到這個位置上的人,怎麼會不知道剛柔並濟的道理?

陸家和崔家是世仇,現在又因為左相之位而爭得面紅耳赤。

陸家可以不給崔家面子,這是人人都可以理解的事情。畢竟,是你們想要殺人作惡在先。

但是,陸行空連皇帝的面子都不給,在西風君主楚先達屢次提出要嚴罰殺人兇手李牧羊,將其以叛國罪來處理的時候,卻被陸行空給強行頂了過去——————

在面對崔家和皇室的聯合夾擊下,他仍然行此險招,無疑是將矛盾激化。這樣看起來極其不理智,也不符合陸家的利益。

可是,陸行空仍然這麼做了。

要知道,李牧羊行的可是大罪埃

崔照人不僅僅是崔家的崔照人,而且是西風帝國的崔照人。他是西風君王的心腹人物,是帝國監察司的一把手。

這樣的人被李牧羊給一劍殺了,事情傳得沸沸揚揚,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天都的熱門議題。

李思念人在天都,自然是將這些情況給打探得清清楚楚。

李牧羊遠在星空的時候便聽說了一些事情,回來之後又聽母親和思念給原原本本的講述了一遍,更是驚得脊背生寒,暗呼僥倖。

要是陸家沒有庋沽Γ李牧羊被以叛國罪處罰,他學院可以暫時保住一命,但是自己的家人卻都是叛國者的家屬——————那個時候,誰還能夠保得住他們?誰又敢站出來保他們?

也正是因為知道事情兇險,行之極難。所以李牧羊又開始思考,陸家為什麼這麼做?

僅僅是因為自己救下了一個許達將軍?

或者說,一個許達將軍能夠讓陸家不惜和崔家撕破皮和皇室掰腕子?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成熟的上位者所行使的手段。

「許達出身布衣,是我一步步給提上來的鐵血將軍。以前他是我的先鋒,也不知道在戰場上替我擋下多少明刀或者暗箭。我視其為子,你救下許達,便是我陸家的救命恩人。救命之恩,豈能不報?英雄的家人,又怎麼能夠不儘力儘力相護?」

「再說,你的母親羅琦和小瑜姐妹情深,得知你們家的情況后,小瑜遠赴千里,親自趕到江南把你家人給接到天都。竟然已至天都,我們自然要護住你們一家人周全。不然的話,天都人將如何看待我們陸家?天都人將如何看待我陸行空?」

「是這樣嗎?」李牧羊在心裡想道。

「怎麼?你不相信?以為我另有所圖?」陸行空膺目一挑,出聲問道,表情略顯不悅。

李牧羊慌忙道歉,說道:「牧羊並無此意。只是————-想到此等大恩大德,不知以何來報答才是。因為牧羊所行之事,將陸家給拖入如此險境。牧羊心中愧疚之至。」

「何愧之有?」陸行空大笑,出聲說道:「倘若你見死不救,任由他們屠殺國之棟樑,這就是俠義之道?星空應該沒有教你們如此行事吧?」

「情義為先,這是星空存在的意義。」李牧羊連忙替星空學院解釋,說道:「我並不後悔自己所行之事。如果再有一次——————-我仍然會這麼做的。」

雖然上一次不是自己做的,但是下一次,李牧羊怕是也沒有更好的選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激烈對抗狀態下,為了活命也只好做一回屠夫了。

「既然不悔,又何需愧疚?」陸行空出聲勸慰著說道。「因為此事,倒是讓你們有了牽連,陸李兩家合二為一,融合為一體——————-難道這樣不好嗎?」

「自然是極好的。」李牧羊笑著說道。陸行空把李家和陸家並排擺在一起,那可是給了天大的面子。李家就是他們幾個人,怎麼能夠和千年巨閥陸家相提並論?

再說,自己仍然要去星空學院學習,在自己學習的這段時間,父母妹妹居住天都有了陸家來照顧,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危險。陸家這麼粗的大腿,不緊緊抱住那簡直不是李牧羊這『抱腿狂魔』的風格。

心裡這麼想著,李牧羊再次對著陸行空深深作揖,說道:「那就有勞陸老了。」

「思念見到我可是親熱的叫我爺爺的。」陸行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動聲色的說道。

這真是想睡覺就有人遞枕頭,李牧羊正想著如何拉緊雙方的關係能夠讓他們李氏更好的抱上陸家這根大腿呢,卻沒想到李思念已經把工作給做到了最前面。

「李思念無敵。」李牧羊在心裡呼喊著。

於是,李牧羊一臉的羞澀,不好意思的說道:「倘若陸老不嫌,那我也就厚著臉皮叫你一聲——————爺爺——————」

陸行空表情微僵,端著茶杯的手腕輕抖,點點茶水漸落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