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三百七十三章、雅集邀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三章、雅集邀請!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三百七十三章、雅集邀請!

李思念聰慧異常,走過去拉著李牧羊的手,笑著說道:「哥,我和娘親開玩笑的呢。父母有我照顧,你就放心的去讀書修鍊吧。你不在的時候,每天早晨的稀粥都是我起床熬制的呢。是不是母親?」

羅琦憐惜的撫摸著李思念的腦袋,說道:「你妹妹極其懂事。我的身體不適,都是她在身邊守候照料。洗衣做飯,熬粥煲湯,這些事情都是她在做——思念長大了,她能夠為父母分憂慮。你無須為我們擔心。」

「母親——」李牧羊還想再勸。他實在不想看到父母為了自己受苦。

「牧羊,就這麼決定了。」羅琦把摘花鋤葯從地上扶了起來,笑著說道:「兩位姑娘,你們的心意我知道。但是我們這樣多年已經習慣了,我們能夠照顧自己。這樣,牧羊在的時候,你們就替我好好照顧他。牧羊去星空學習時,你們就用心替他縫製幾套四季常服,我亦同樣感激——」

「是。」摘花和鋤葯躬身答應。

見到母親心意已決,李牧羊不好再勸,只好對摘花鋤葯說道:「你們先回去休息吧。我暫時住在這邊。」

「是,公子。」兩女同聲答應。「公子換下的衣服已經被我們洗過,公子有什麼需要也可隨時吩咐奴婢去做。」

「沒什麼事。」李牧羊笑著說道。

送走了兩個丫鬟,李思念笑嘻嘻的打量著李牧羊,說道:「哥,是不是很得意?」

「得意什麼?」李牧羊故作不解。

「哼哼,當年的小黑炭現在都有四個如花似玉的丫鬟來服侍了,還一口一個公子,嬌滴滴的,甜膩膩的,有沒有覺得身體飄飄欲仙啊?」

「你說錯了。」李牧羊正色說道。

「我哪裡錯了?」

「其實我有五個如花似玉的丫鬟。」李牧羊一臉認真的說道。「除了摘花鋤葯聽雪洗雨四個丫鬟之外,還有一個大丫鬟睛兒,據說是公孫姨身邊的老人,特意派來給我打理身邊事務的——」

「李牧羊——」李思念衝上去追打故意炫耀的李牧羊。

羅琦和李岩對視一眼,夫妻倆人即喜又憂。

喜的是,李牧羊和李思念兄妹情深,分別日久也沒有絲毫的改變。

憂的是,以陸家現在對李牧羊的態度,又是贈送華服美婢,又是陸老爺子親自邀請——這兒子還能不能保得住啊?

第二天一大早,羅琦起床正準備給兒女做面葉呢,就聽到院子外面有人叩門。

羅琦滿心疑惑,這麼一大早誰又找來了?

打開房間門,看到身披白色貂皮大衣戴著絨帽的公孫瑜站在雪地之中。

羅琦大驚,說道:「小姐,這麼冷的天,你怎麼現在就起來了?是不是有什麼急事?」

「沒事。」公孫瑜有些不敢看羅琦的眼睛,低聲說道:「昨晚下了一宿的雪,天都是越來越寒了,怕兩個孩子給凍著了,就送來兩件皮衣——」

羅琦朝著外面瞧去,公孫瑜的身後果然站著兩個端著托盤的丫鬟。

她的心頭微酸,臉上卻強作笑顏,拉著公孫瑜的手,說道:「謝謝小姐賞賜,你也是太寵這兩個孩子了。快進屋曖曖吧,手都冰著呢。」

公孫瑜確實想要進去,自從兒子回來后,她就幾乎沒有睡好過覺。一睜開眼睛就想要見到兒子,見不到兒子的時候就想著要給兒子做些什麼。

但是,又不能讓外人看出自己家和李牧羊之間的關係——這種生活真是煎熬埃

不過,她還是理智的拒絕了。

握了握羅琦的手,看著她說道:「我就是來看看,沒什麼事——我就不進去了。就——辛苦你了。」

說完,她鬆開羅琦的手,轉身朝著前院走去。

羅琦接過兩個丫鬟送上來的披風,看著公孫瑜遠去的身影,站在原地久久的沉默不語。

李牧羊和李思念起床后,羅琦已經做好了一家人的餐食。

羅琦將一條黑色的披風送給了李牧羊,又將一條紅色的披風遞給了李思念。

「母親,為什麼給我們買這麼貴重的衣服?」李思念當場就將披風披在自己身上,毛絨絨的帽子里露出一張清秀可人的小臉。李思念的披風是紅色的,但是李思念的臉蛋卻比這紅色還要更加的嬌艷。

「是你們瑜姨送的。」羅琦忙活著手裡的事情,輕聲說道。

「他們真是太客氣了。」李牧羊輕輕嘆息。

自己是救了陸叔不錯,但是他們一再贈送厚禮,實在是讓人難以招架埃

李牧羊將黑色披皮裹在自己身上,立即就感覺到了一股暖融融的熱意傳來。

李牧羊大驚,說道:「這是火狐狸的皮毛吧?」

「火狐狸?什麼火狐狸?」李思念出聲問道。

「聽說岩漿谷生活著一種狐狸,那種狐狸有白色的,有黑色的,也有紅色的——紅色的最多,黑色的最為罕見。據說因為長年累月和火焰岩漿互相廝磨,皮毛裡面就帶著一股子火氣。將其皮毛剝下,製成大衣,是冬天禦寒的極佳衣物。」

「這麼神奇?」李思念瞪大眼睛,說道:「那這兩件衣服得不少錢吧?」

「是得不少錢呢。也只有陸家才有這麼大的手筆,指望你爹娘——怕是永遠都穿不上這樣的好衣服。」羅琦頗為吃味的說道。雖然陸家是在對自己的一對女兒好可是,自己的心裡怎麼就——那麼的不是滋味呢?

李思念趕緊把身上的披風脫下,將其披到羅琦身上,笑著說道:「我覺得這件披風還是娘親穿著最好看。哥,你看是不是?」

「確實。」李牧羊亦把身上的黑色披皮披下,說道:「父親經常要值夜班,天寒地凍的,怕是身體扛不祝這件披風就送給他夜晚禦寒吧。」

「傻孩子——」羅琦一把摟住李思念,又緊緊的抱住李牧羊,眼眶濕潤的呼喚道。

李牧羊和李思念對視一眼,臉上各有疑色。

飯後,李牧羊正想陪著母親在院子里賞雪折梅好好的做一天孝子時,有傭人來敲門,針一張古色古香的請柬呈來,說是要請思念小姐今晚酉時去參加靜水凝露的雅集。

「靜水凝露?」李思念捧著那張請柬,一臉的驚訝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