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 第三百八十六章、梅園訪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六章、梅園訪梅!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六章、梅園訪梅!

西山。梅園。

寧心海將馬車停在梅園門口,對著車內喚道:「小姐,西山到了。」

車簾掀開,桃紅和柳綠兩個俏婢迅速下車。

柳綠放下踏腳凳,桃紅攙著崔小心的手將她從馬車上面扶下來,嘴裡還在提醒著說道:「小姐,地上雪滑,小心腳下。」

「不礙事。」崔小心輕聲應道。

李牧羊站在一側旁觀,手裡仍然捧著要送給崔小心的那幅《寒梅傲雪圖》。

崔小心西山賞雪只帶了一輛馬車,桃紅和柳綠在車內侍候,送糕點瓜果以及曖手的香爐什麼的忙得不可開交。寧心海負責趕車,李牧羊不用趕車,更沒機會乘車,只能跟在車旁一路疾走。

好在天冷路滑,履並不快,李牧羊倒也不會掉隊。

崔小心面是一身白色常服,外面披著一條黑色的披風。黑白分明,更添楚楚風韻。

因為在車裡坐得久了,落地之後雙腳挪動起來就有些僵硬。她在原地緩慢的走著,腳上的登雲靴踩在潔白的雪面上就嚓嚓的作響,抬眼打量著這一望無垠的世界,笑著說道:「真美。西山美,最美在落雪時節。」

寧心海掃了一眼李牧羊,出聲勸慰著說道:「小姐,外面天寒地凍,山中的寒氣更加陰冷。不若就在遠處看上一眼,將梅園盛景記在腦海,回去坐在火爐前再細細描繪,如何?」

崔小心拒絕了寧心海的一番好意,說道:「寧叔,腦中能夠記住的是風景,身臨其景才能夠真正的領略到這飛雪漫天野梅綻放的驚艷。只有置身在這西山之中,被數不盡的野梅環繞,才能夠真正的畫出雪魂梅香。不然的話,所創作出來的作品就失去了精神。」

崔小心側臉看向李牧羊,說道:「李目師兄,是不是這樣?」

李牧羊躬身行禮,說道:「小心小姐喚我李目就好,當不得小心小姐的師兄。不過,小心小姐說的是對的。畫之一道,最重情感。倘若不能傷春悲秋,又怎麼能畫出春之繁盛,秋之寂寥?」

「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功。你即是我的救命罪人,丹青之道又遠勝於我,稱你一聲師兄是理所應當的。你就不要再推辭了。」崔小心輕笑著說道。「寧叔,你將馬車停好。我帶著桃紅柳綠前去梅園賞梅作畫去。一會兒你自去尋我們。」

「小姐切莫不可。千佛寺剛剛遇襲,小姐怎可再入險境?」寧心海出聲拒絕。「我將馬車停於避風的位置,這就跟著小姐一起進山尋梅。不然的話,小姐倘若有個三長兩短,某百死難辭。」

崔小心清楚寧心海的擔憂是有道理的,倘若不是有寧心海隨身保護,怕是父母家人都不會同意自己出門。

於是,崔小心點了點頭,說道:「那好。我們一起進去吧。」

寧心海將馬車趕到山腳下的避風口,將韁繩綁在一根粗壯的樹枝上面。然後一行人朝著西山的山凹走去,山谷裡面遍生野梅,一到冬天花團簇錦,美不勝收。

柳綠背著崔小心作畫的行,寧心海則幫忙抱著畫板支架。

桃紅想要去攙扶崔小心,被崔小心給拒絕了,說道:「我又不是什麼嬌氣的女子,這點兒風雪算得了什麼?自顧自的,不用幫忙。」

她快走幾步,就像是一隻脫籠的鳥兒似的率先衝進了前面的梅林之中,驚喜的聲音傳了出來,說道:「西山的梅山果然開了。」

「小姐」

桃紅和柳綠小跑著跟上,寧心海不動聲色卻一直不遠不緊的跟隨在崔小心身後。

李牧羊看著崔小心歡快的身影,臉上也露出欣喜的笑容。

正如她說的那般,只有在江南城的那幾年生活才是她最開心幸福的。

到了天都之後,受到身份的影響,地位的約束,她只得收斂起自己的情緒,做一個小心翼翼的小女孩兒。

只要置身這荒野之中,身邊只有最信任的人作伴,她才恢複本性,成為一個快樂無憂的小女孩兒。

崔小心在梅林間穿棱,看起來對這片野梅林極其熟悉的模樣。

直到自己累得氣喘吁吁,這才在一大棵梅樹下面停了下來。

崔小心指著那棵開放出紅色梅花枝幹猶如巨莽腰身般的大梅樹,笑著說道:「我小的時候,它就已經長得很大了。它是這片梅林裡面最大的一棵梅樹,我一直稱呼它為『樹王』。後來去了天都,就有數年時間沒有來看它。沒想到它長得更大了,一眼就能夠將它從其它梅樹裡面找出來」

李牧羊也跟著欣賞這株梅樹,就像是了解了崔小心的某一部份生活,進入了別人所不知道的那一小片世界。

崔小心看向李牧羊,說道:「李目師兄,你我就畫這株樹王,如何?」

「是。」李牧羊躬聲答應。

聽到小姐的命令,寧心海立即放下畫架,桃紅和柳綠一番忙碌,就將作畫的工具擺放妥當。

桃紅要幫忙研墨,被崔小心拒絕。

崔小心看向李牧羊,說道:「能否勞煩李目師兄幫忙研墨?曾聽先生說,丹青之道,墨之深淺也極其重要,是能否畫出一幅好畫的基矗倘若墨汁過沉或者顏色不勻,怕是影響作畫效果。」

「樂意效勞。」李牧羊出聲說道。挽起衣袖,從柳綠手裡接過墨石,放在小案之上輕輕的研磨起來。

桃紅柳綠在一側旁觀,寧心海皺著眉頭若有所思的打量著李牧羊。

「小姐如此這般親近一個馬夫,是何道理?」

崔小心看了桃紅柳綠一眼,說道:「你們倆自去玩耍,不要守在旁邊跟兩根樹樁似的影響我的作畫心境。」

「小姐」

「去吧。」

桃紅柳綠對視一眼,然後臉上帶著古怪的笑意朝著遠處走去。

崔小心又轉身看向寧心海,寧心海無奈,只得轉身朝著不遠處的一塊巨石走去。用衣袖將大石上面的積雪抹去,然後坐在上面假寐。

等到身邊的人都四處散開,崔小心才輕輕嘆了口氣,看著李牧羊說道:「總算可以說句話了。」

李牧羊心臟『咯』一聲脆響,心想,崔小心特意將自己帶到這西山梅園,又將身邊的丫鬟和護衛一一支開,不會就是為了向自己攤牌吧?

如果她要是在這個時候詢問自己是不是李牧羊,自己應當如何答覆?

如實相告,還是繼續隱藏身份?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