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請假!
小說:| 作者:| 類別:

請假!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三百八十九章、相馬使詐!

第三百八十九章、相馬使詐!

駿馬長嘶,嘴裡噴發出白色的氣體。鐵蹄刨地,混合著黑泥的雪花四處飛濺。

為首的騎士身穿鑲有三頭蛇圖騰的監察司長史制服,眼神兇惡的盯著馬車,厲聲喝道:「我再說一遍,我們是帝國監察司,我們懷疑這輛馬車裡面藏有朝廷欽犯,車上之人立即下來接受檢查。」

寧心海一手握韁繩,一手抓著馬鞭。控制著拉車的駿馬不會因為害怕而失足向前狂沖,低眉順眼的坐在那裡,完全沒有開腔說話的意思。

一隻纖纖玉手伸了出來,車廂的布簾被人掀開。

崔小心看著馬上的騎士,說道:「相馬長史好大的官威。」

「嘿嘿」燕相馬咧開嘴巴笑了起來,不好意思的說道:「表妹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我還有台本沒有念完呢。」

「相馬長史是想說,我是江南城最有名的紈大少燕相馬,我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是這句嗎?」

燕相馬不好意思的摸著風雪凍紅的鼻子,打馬走到崔小心面前,看著女孩子俏麗的小臉,說道:「還是表妹了解我,就連我威懾江南的黑話都記得一清二楚。不過,我準備把這句話改成,我可是監察司最有權威的燕相馬,我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表妹覺得怎麼樣?「

「還是之前那句聽著順耳。」

「那就不改了吧。表妹這是去了哪裡啊?」

「西山賞梅。」崔小心說道。

「想來就是去了那裡。以前表妹就時常過去,我冬天回來時還陪你去了兩回。後來等到你去了江南,我們反而沒機會一起到西山去看看那些梅花了梅王兄還好吧?」

「枝幹茂盛,花開正濃。」

「真是太好了。早知道表妹在那裡賞梅,我也打馬過去看看我們之前選中的梅王兄了。好久都沒有見到它了。」

因為帘子只開了一個小角,所以燕相馬沒能第一時間看到車廂裡面的李牧羊。

不過,終究難以避開燕相馬的眼睛。

他眼神犀利的盯著李牧羊的半側臉頰,笑著問道:「表妹,這人是誰啊?面生的緊。」

「李目。」崔小心知道瞞不過燕相馬,也沒想過要瞞,淡然解釋著說道:「思念的車夫。」

「思念的車夫?」燕相馬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笑著說道:「思念都有車夫了?」

「思念為什麼不能有車夫?」

「思念當然可以有車夫,如果她不反對,我都願意去給她做車夫。」燕相馬一臉坦然的笑著,倒是不介意在人前表露自己的情感。不過,他的視線一直緊緊的盯著李牧羊的眼睛,說道:「一個車夫都能夠登上表妹的香車,這就讓人覺得奇怪了。在我的記憶里,表妹可是有輕微潔癖的。一般的男子,就是想和你說句話都極其困難。你怎麼會對一個車夫如此的親睞有加?」

「表哥有所不知。李目不僅僅是思念的車夫,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燕相馬用手裡的馬鞭挑開全部的布簾,北風朝著車子里狂灌,崔小心感覺到了一陣陣的涼意。

「相馬少爺,小姐畏寒。」桃紅就想伸手去把車簾給拉上。

「等等。」燕相馬出聲阻止,看著李牧羊說道:「你當真是馬夫?」

「正是如此。」李牧羊出聲說道。

「見我為何不懼?」燕相馬盯著李牧羊問道。

「公子有何可懼之處?」

「有何有懼之處?」燕相馬愣了愣,然後哈哈大笑起來。他指著自己身上的監察司制服,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西風帝國監察司的三大長史之一,我可是江南城赫赫有名的紈子弟,我可是大名鼎鼎的燕家大少燕相馬隨便一個身份丟出來,你都應該害怕才是。可是,你竟然問我何懼之有。哈哈哈,有意思,還真是有意思」

燕相馬臉上的笑容突然間斂去,眼神冰冷的盯著李牧羊,沉聲說道:「我在江南的時候認識一個朋友,他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也不怕我,不僅僅不怕我,而且還威脅我,還當眾折了我的面子,冰西瓜吃壞了我的肚子仔細瞧瞧,你和我那位朋友很像埃」

「哪位朋友?」

「他的名字叫做李牧羊。你應該很熟悉吧?」

「認識,但不熟悉。」

「是埃人最難看清的就是自己。」燕相馬笑呵呵的說道。

看到攔截的人是燕相馬,李牧羊已經完全放鬆下來。

他一臉平靜的看著燕相馬,說道:「我不知道你說這些是什麼意思。」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燕相馬笑呵呵的說道。「表妹也知,是不是?」

「我不知。」崔小心眼神微惱,盯著燕相馬說道。

燕相馬哈哈大笑,說道:「表妹這是要回天都吧?恰好我們也要回天都述職。不若一起走吧?」

「不用了。」崔小心拒絕。「相馬錶哥位高權重,想必有很多事情要做。不用在我身邊逗留太久,浪費時間。」

「那可不行。聽說前幾日表妹還在千佛寺遭遇殺手襲擊,這一路走來,風大雪大的,又是荒山野嶺,人跡罕至是有殺手襲擊怎麼辦?」燕相馬搖頭說道。

「有寧叔在,不會有事。」

「我不是不相信寧叔的實力,只是寧叔只有一個人,萬一多來幾個殺手怎麼辦?寧叔無暇分身。我還是要留在身邊保護才最為妥當,不然我不放心。萬一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我哪裡還有臉去見舅舅舅媽?」

燕相馬擺了擺手,說道:「走吧走吧。大家都讓開,讓馬車先行。」

下屬們不敢違抗,紛紛打馬避讓到官道兩邊。

寧心海一抖韁繩,馬車就再次奔跑起來。

燕相馬打馬跟在車廂一側,還在不停的和崔小心說話,說道:「表妹,最近過得還好吧?舅舅舅媽的身體還好吧?思念還好吧?聽說李牧羊葬身在幻境回不來了?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倒也不失為一件好事。反正回來了也要被人幹掉的,索性就不回來了。省了別人也省了自己不少麻煩。不過,他要是不在了,我身上的擔子可就沉重許多怎麼樣才能夠保護思念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呢?可憐的思念,那麼聰明可愛的小姑娘,怎麼就有那樣一個混蛋哥哥呢?」

崔小心捧著小曖爐一言不發,李牧羊也看著外面的風雪笑而不語。

寂寥荒野裡面,只有燕相馬一個人唧唧碴碴永不停頓的嘮叨聲音。

一輛馬車前行,十幾騎監察司黑騎緊隨其後保護。

在他們跑過的山道邊沿,一道白色的人影從雪地里冒出來,臉色蒼白,漆黑的瞳孔裡面有血氣瀰漫。

到達天都城南門,寧心海將馬車停了下來。

「小姐,天都城到了。」寧心海對著車廂裡面說道。

李牧羊知道,自己要下車了,城內人多眼雜,再不下車的話可能當真會驚起一城風雨。

崔家大小姐和李思念的馬夫有私,這樣的消息要是傳出去,怕是崔家會直接派出大量殺手把自己蒙上麻袋投進護城河吧?

「多謝小心小姐捎帶,它日有緣再見。」李牧羊對著崔小心拱手,道謝。

「怎麼?李目師兄近日會離開天都?」崔小心極其敏銳,從李牧羊的一句客套話中聽出了去意。

李牧羊表情微愣,笑著說道:「如若有緣,總有再見之日。」

又和桃紅柳綠打了個招呼,掀開布簾跳下馬車。

燕相馬驅馬過來,對著車內的崔小心喊道:「表妹,到了天都城,想來殺手也不敢在城內襲擊,我就不送你了。」

「無妨。」崔小心說道。心想,一直也沒有想過讓你送埃因為你在旁邊不停的嗦,想和身邊的老友說幾句私已話都不方便了。

「那我們就此分別,晚些時候再去看望你。」燕相馬笑呵呵的說道。他又轉身看向身邊的那些監察司下屬,命令道:「你們跟著護送小姐回去。」

「是。」眾監察史大聲喝道。

「寧叔,我們走吧。」崔小心說道。

「是。小姐。」寧心海答應一聲,趕車離開。

十幾名監察史一言不發,緊緊跟在馬車的身後進行保護。

李牧羊看著馬車和黑騎遠去,對著獨自坐在馬上的燕相馬拱了拱手,然後轉身朝著城內走去。

「李牧羊」燕相馬突然間出聲喊道。

李牧羊頭也不回,臉色平靜,繼續朝著城門走去。

噠噠噠

燕相馬打馬追了過來,居高臨下的盯著李牧羊,說道:「你知道你哪裡露出破綻了嗎?」

李牧羊不答。心想,上次李思念就已經用過這招,你再用以為我會信你?

「李牧羊生死未卜,任何人聽到這個名字,想必都會四處搜索一番,偏偏你這個和他極其親密的人卻無動於衷除了真正的李牧羊,誰還會這般的淡定從容呢?」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