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五章、人心不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人心不古!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五章、人心不古!

李牧羊是一個善良的人,他從小到大都沒有欺負過別人。

在他的記憶里,這樣的事情哪怕一次都沒有做過。

而且他還一直被別人欺負著,這為緩解帝國青少年犯罪做出了多大的貢獻啊?

如果那些精力旺盛容易衝動的少年人不是每天有事沒事的時候就在他身上欺辱發泄一番,恐怕就要在別人身上做出更極端可怕的事情了。

所以,李牧羊又不得不想起那樣一個問題就像是天使一樣的男人,怎麼會遭雷劈呢?

遭遇雷劈這件事情一直讓李牧羊耿耿於懷,從骨子深處生出一種強烈的自卑感。

你想想,昊天剛剛把你送到這個世界,又後悔莫及地想把你給劈回去,這事擱誰身上都覺得受到了侮辱吧?

也正是因為被雷劈過,李牧羊的身體打出生的時候就很不好。

別人家的孩子是泡在蜜罐子里長大的,李牧羊是泡在藥罐子里長大的。

從他才剛剛記事起,家裡就經常會過來一個江湖朗中一樣的老道士。

他長年累月地穿著一身髒兮兮的道袍,袖子部位油膩膩的就像是裡面藏了一隻燒雞似的。每次過來都會提著一大包藥材,鑽進廚房裡面一通忙碌,然後端著一碗比他的衣袖更加噁心的中藥逼迫著李牧羊喝下去。

李牧羊一開始是拒絕的,老道士也不勉強,打了個響指后,李牧羊就自己傻乎乎地接過葯碗喝了下去

李牧羊一直覺得自己做那樣的事情心裡很不是滋味,卻又年少無知沒有找到合適的話語來形容當時的感覺。

後來他無意間發現一個詞語,讓他有種全身酥麻的感覺:犯賤!

等到李牧羊十一歲的時候,老道士在他的身上一通亂摸,然後滿臉欣慰對李牧羊的父母說道:「老道幸不辱命,總算是保住了小少爺的這身性命。天雷入體,凡人弱小的軀體能夠承受下來就已經是個奇了。小少爺福大命大,來日富貴自然是不可言語的。雖然保住了他的性命,可是他的身體質量還和常人有著很大的區別,習武練劍是不可能了,而且腦袋」

「腦袋壞了?」李牧羊的父親李岩急聲問道。

「那倒沒有。」老道搖頭說道,示意李岩無需驚慌,說道:「只是因為雷擊的影響,他的腦域受到了巨大的衝擊,有可能會變得痴傻一些或許隨著年齡的增長,小少爺洪福齊天,一日日康復了也說不準。」

「那還是腦袋壞了。」李岩面如死灰。「大師,你就不能再想想辦法?這孩子命苦,一出生就遇到了那麼多劫難事你能不能幫忙再看看?你在江南再住上幾年,我保證每日好酒好肉不,不不,我們保證讓你住得舒舒服服的。好不好?」

「盡人事,聽天命。」老道笑著拒絕,說道:「老道近日有一劫,也需要去做些準備了。我們後會有期。」

老道走了,李牧羊很想念他。

因為只有他把一個人計程車司機的孩子叫做『小少爺』,李牧羊很喜歡這個稱呼。可惜後來再也沒有人這麼叫他了。

更多的人都叫他『小黑炭』。

任何一樣事情你做上三年,都能夠成為這個領域的行家。李牧羊吃了十幾年的中藥,所以很容易就能夠從張晨放出來的那個屁中聞到各種刺激性中藥味道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張晨,我沒想到你會用如此惡毒的手段來報復我每次都是你主動欺負我,游湖的事情能夠怪我嗎?你跑來打我,我就那麼擋了一下,你就飛出去了這能怪我嗎?」

李牧羊說不下去了,因為他發現張晨哭了。

是真哭啊,眼淚珠子嘩啦啦地滴落,就跟誰把他拖出去凌辱了千八百遍似的。

李牧羊愣了愣,小聲問道:「你怎麼了?」

「別說了」張晨抹著眼淚說道:「求你,別說了」

李牧羊滿臉警惕,說道:「你不會是故意這樣想打悲情牌吧?」

「李牧羊」張晨捂著肚子,身體都直不起來了。「不帶你這麼把人往死里欺負的。」

李牧羊掃視四周,看到全班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他們倆人身上呢。

李牧羊有些驚慌,趕緊解釋說道:「同學們都看到了,是他先來欺負我的,我什麼事情都沒有做」

「你說張晨屁里藏毒。」有人打抱不平地說道。

這一刻,有不少人開始同情張晨了。

雖然平時他們很不喜歡張晨,覺得張晨總是喜歡出風頭,還經常欺負班級裡面的同學。

但是,見過侮辱人的,沒見過把人侮辱成這個樣子的。

「他的屁里確實有五靈脂的味道,不信你們聞聞。」李牧羊一臉認真地說道。他原本就是一個認真地人,睡覺的時候認真,解釋的時候也同樣認真。「他誰都不找,偏偏站在我身邊不走不就是為了報復我上次讓他出糗的事情嗎?」

「」

張晨感覺自己再次被人捅了一刀。

上課鈴聲響了。

帝國史老師趙明珠踩著鈴聲走進教室,站到講台上面正準備開始上課時,發現了自己的愛徒張晨正淚流滿面地站在方炎的身邊,不由得怒從心頭起,大聲吼道:「李牧羊,你又做了什麼壞事?」

李牧羊看到趙明珠對自己發火,正是篤定了自己的猜測,眼神冰冷地盯著張晨,說道:「我就知道你是故意打悲情牌」

「」

李牧羊抬頭正視著趙明珠的眼神,出聲說道:「趙老師,我什麼都沒有做。」

趙明珠更加氣憤,教書十年,從來沒有見過李牧羊這種愚頓不堪又不思進取的學生。

她騰騰騰地竄到李牧羊的面前,一巴掌拍在他的書桌上,尖著嗓子吼道:「李牧羊,你當我是白痴啊?你什麼都沒有做張晨會變成這樣?張晨會站在你面前哭成這樣?你有點兒智商好不好?你把我們想象的也有些智商好不好?」

「老師,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李牧羊苦笑著說道:「張晨衝到我的面前拍我的桌子,還罵我卑鄙」

「那就說明你確實卑鄙。」趙明珠強行斷了李牧羊的解釋,說道:「你是什麼樣的人,難道我還不清楚嗎?我第一天見到你,就知道你這種牛皮糖的性子」

趙明珠是江南名師,轉到復興中學教高三的帝國史,為的就是幫這些一隻腳已經跨入高等學府的學子們添幾根柴加一把火讓他們考出更好的成績。

沒想到的是,她在轉到這所學校的第一天就發生了一樁很不愉快的事情。有人竟然敢在她的課堂上面睡覺。

這是對她的極度不尊重,是對她的極端藐視和挑釁。

趙明珠勃然大怒,出聲喊了幾聲沒有得到回應后,抓著板擦敲了一整節課,直到板擦被她敲散架

趙明珠問李牧羊能不能不要在她的課堂上面睡覺,沒想到李牧羊竟然搖了搖頭說『不能』。

從此,她就對這個學生越來越看不順眼了。只要有機會就會嘲諷他幾句,把他立成來當成壞學生的典型案例,就連『豬玀』這個詞語也是從她的嘴裡最先喊出來的。

不過無論她如何侮辱打擊李牧羊,李牧羊都是嘻皮笑臉地傻笑幾聲,然後再一次進入夢鄉。

「趙老師,我想你對我有些誤會,你不知道當時的情況」

「誤會?」趙明珠冷笑連連。她轉身看著身後那些學生,問道:「我有沒有誤會李牧羊?」

沒有人敢應聲。

誰都看出來趙明珠是想揪著李牧羊不放,誰願意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幫李牧羊說話觸女魔頭的眉頭?

「李牧羊,知道我們西風帝國的開國皇帝是誰嗎?知道影響整個大陸的的『新月之治『是哪一年開始嗎?知道『文成武德』是指哪兩位聖賢嗎?」

「李牧羊,你什麼都不知道你整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我就奇怪了,你父母給你錢就是讓你來學校睡覺的?如果你那麼喜歡睡覺,乾脆回去好好地睡個夠好了即不會有人吵你,又不浪費你爹媽的血汗錢」

「趙老師」

「給我出去。」

「老師」

「出去。」

「老師,是你錯了。」一個清柔的聲音在氣氛凝重的教室裡面突兀地響起。

  • (快捷鍵:←)
  • 逆鱗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