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六章、小心是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小心是雷!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六章、小心是雷!

「是你錯了。」那聲音柔軟卻又堅定,就像是一根魚刺。

你也可以把它吞下,卻會讓你渾身難受,割得你咽喉出血。

趙明珠猛然轉身,怒聲喝道:「是誰說我錯了」

看到說話的人,趙明珠的態度變得和藹許多,笑著說道:「崔小心,你剛才說什麼呢?這裡沒你什麼事,快坐下。」

崔小心是好學生,是班級裡面的第一名,也是全年級的第一名,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她一定可以跨進西風大學的大門。

趙明珠喜歡她,喜歡這個學慣用功又有天賦的年輕女孩子。

最最關鍵的是,她還那麼漂亮,總是讓趙明珠想起年輕時候的自己。

「趙老師,我說是你錯了。」身穿復興校服的崔小心身體站地筆直,再次出聲說道。

趙明珠臉色變得難堪起來,冷酷嚴肅地說道:「崔小心,坐下。」

「老師,你要向李牧羊道歉。」崔小心並沒有退卻的意思,出聲說道:「這起衝突和李牧羊沒有關係,他也是受害者。」

趙明珠眼神狐疑地看看崔小心,再看看李牧羊,一幅痛心疾首的模樣,說道:「崔小心,你怎麼能幫李牧羊這種人說話?」

「老師,我沒有幫誰說話,我只是說了我應該說的話」崔小心表情清冷,並沒有被趙明珠的氣勢所壓倒,說道:「我只是說了我看到的。我親眼看到的。」

崔小心掃視全場,所有和她眼神對視的人全都羞愧地低下頭來。

「他們不敢說,總要有人站出來說。不然的話,是非黑白就永遠找不到答案了。這件事情是張晨先來拍李牧羊的桌子,打擾了教室所有同學的休息。李牧羊並沒有對張晨做過什麼至於張晨為什麼流眼淚,那你要自己問張晨。」

趙明珠眼神灼灼地盯著崔小心,說道:「崔小心,你和李牧羊是什麼關係?」

「我們是同學關係。」

「崔小心同學,要注意影響埃」趙明珠眼神玩味地說道:「游湖回來就有人和我說崔小心和李牧羊關係密切,我當時還不相信小心,李牧羊已經自暴自棄了,按照他現在的學習態度,是不可能考上任何大學的。你和他不同,你是要去西風,去整個帝國最好的學校越是關鍵時刻,就越是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鬆懈。其它的同學也一樣。」

趙明珠擺了擺手,說道:「小心,你坐下來吧。張晨,回到自己的位置。李牧羊,你到門口罰站。」

「趙老師」崔小心還想再幫忙辯解。

「崔小心同學。」李牧羊出聲阻止。他咧開嘴巴笑了笑,裝作一點兒也不在意的模樣,說道:「沒關係的,我在外面也能睡上課了,我就不打擾同學們的寶貴時間。祝你們都能夠考出好成績。」

說著,李牧羊朝著教室外面走去。

李牧羊就是這樣一個人,他不希望父母傷心思念涉險,所以他從來都不和他們說自己被人欺負。

他不想讓崔小心因為自己而和趙明珠發生衝突,所以他也可以假裝對這一切都不在乎。

自己是爛泥一堆,怎麼能夠影響別人的前途呢?

看到李牧羊對著自己燦爛的微笑,看著他在全班同學注視下落莫離開的背影,崔小心突然間覺得心裡異常的難受。

事情的起始和結束都和自己沒有關係,卻就像是自己受到了極大的委屈一般。

咬了咬唇,崔小心推開椅子朝著外面跑去。

「崔小心,你幹什麼?」趙明珠在身後喊道。

「我去給李牧羊補習功課。」崔小心的聲音從遠處飄來。

咖啡館里,崔小心點了一杯拿鐵。李牧羊沒有看餐牌,對服務生說道:「也給我一杯拿鐵。」

然後,他雙手交叉在一起放在桌子上,眼神明亮地看著坐在對面的崔小心。

直到現在,李牧羊都沒辦法相信眼前的事實。

復興中學最漆黑也最愚蠢的『豬玀』學生和學校女神崔小心坐在一起喝咖啡,這就是以往的春夢都不敢觸碰的禁忌。

李牧羊看著崔小心,出聲問道:「你真的要幫我補習功課?」

崔小心挑了挑眉頭,看著李牧羊說道:「人若不自愛,又怎麼能夠奢望別人愛你?人若不自重,又怎麼可能會有人尊重你?我知道你不笨,從那天我們的談話中,我知道你很聰明你只要稍微努力一些,不要在上課的時候睡覺,你的成績也不會這樣,老師不會餉創某杉,同學也不會覺得你拖他們的後腿」

李牧羊看著崔小心,問道:「你不怪我拖班級的後腿嗎?」

「怪過。」崔小心毫不猶豫地說道。「有好幾次我們班都應該是全年級第一,但是你拖了太多班級的平均分不然的話,趙老師也不會如此生氣。」

「」

「你不覺得,做為一個男生,不缺手不斷腿,而且還如此的年輕整天這麼昏昏噩噩得過且過,是一件很不負責任的事情嗎?」

雖然崔小心是在責怪李牧羊,是在控訴他不求上進。但是這一刻的李牧羊卻覺得非常開心,他從崔小心的眼神里看到了關懷,看到了擔憂,看到了燃燒著的期望。

這樣的眼神他無數次的在父母的眼裡看到過,在妹妹李思念的眼神里看到過。

這一刻,他在一個原本和自己不相關的女孩子眼睛里也看到了。

「我被雷劈了。」李牧羊出聲說道。

他決定向崔小心坦白自己的經歷,雖然說起來讓人無比的尷尬丟臉。甚至會惹來對方的笑話。

崔小心表情錯愕,雪白的小臉變紅,再變紫,她的眼裡滿是失望,生氣地說道:「李牧羊,你真是沒救了。」

說完,就準備起身走人。

她實在是太生氣了,更多的是失望。在追出來的那一刻還有一些猶豫,這一刻剩餘的就只有深深的後悔。

他被冤枉被驅逐和自己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要自討沒趣摻和進這件事情裡面去?

「崔小心崔小心,你要更加小心謹慎一些才行」

李牧羊驚惶失措,他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或者做錯了什麼。

他只是想要告訴崔小心自己不是不求上進,自己不是不思進取,自己不想昏昏噩噩。相反,他比任何人都想要學習。想要比任何人都要努力。

只是,只是他被雷劈了

除了自己的妹妹李思念,李牧羊完全沒有和同年齡的女孩子交往的經驗。更何況這是自己心中一直暗暗愛慕著的女神。

李牧羊也跟著起身,他笨拙地解釋著,說道:「崔小心同學,你不要誤會我沒有說你是雷」

「」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你說的話一點兒也不雷」

「」

李牧羊越急,解釋的就越是讓崔小心生氣。

崔小心越是生氣,李牧羊就越是著急。

崔小心已經走到了門口,她伸手抓住了玻璃門的把手。

只要她推開那道透明大門,李牧羊就和她再也沒有任何交集。

正如她之前說過的那樣。

李牧羊捨不得,因為這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如此這般關心她的異性女孩子。

和妹妹李思念不一樣關心的關心。

妹妹的是親情,而崔小心的是友誼。

李牧羊很渴望擁有這份友誼,因為從小到大他從來都沒有過朋友。

「崔小心」李牧羊出聲喊道。

崔小心腳步猶豫,終究還是轉身看了過來。

李牧羊的喉嚨蠕動,氣喘吁吁。即使只是說幾句話而已,因為情緒過於激烈也讓他有種疲憊不堪的感覺。

他看著崔小心的眼睛,聲音沙啞帶著一絲絲的靦腆,結結巴巴地說道:「我剛才忘記說了你扎馬尾的樣子真好看。」

  • (快捷鍵:←)
  • 逆鱗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