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十七章、我不接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我不接受!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十七章、我不接受!

李牧羊之前的人生和他的膚色一樣,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光彩。

也正是因為這樣,當崔小心主動靠近在咖啡館說要幫他補習功課時,他滿心滿肺的都是感激,在崔小心遭遇殺手襲擊時想都不想就那麼撲了過去,恨不得把自己的生命都捐獻出去。

也正是因為這樣,當他的的成績有了那麼一點點提高,他的人生有了那麼一絲絲光亮,他的心裡比誰都在意,比什麼都要看重。

就像是荒漠裡面開出來的一朵小花,你小心翼翼地呵護著,想要等待它能夠結出豐碩的果實。結果有人走過來一腳把那朵小花給踩死,把你的希望和心中那一點光亮給掐滅,讓你再次陷入更加黑暗的世界。

他的心裡是如此的絕望,如此的悲憤。

看到李牧羊的表情,所有人都獃滯住了。

他們能夠感受到李牧羊心中的委屈以及那難以壓制的戾氣,他們能夠清晰地看到他脖頸上面凸起的血管和緊緊抓住鋼筆的拳頭。

那支鋼筆被他捏斷,裡面的黑色汁液四處流淌染黑手掌。

正如他所說的那般,就算你懷疑我考試作弊,那也要先想辦法證明自己的推斷,而不是直接往學生的頭上扣上一頂『作弊』的大帽子。

這種誣衊就像是用小刀在桌子上刻的『早』字,就算把那一塊挖掉撫平,多年以後還會在人的心裡留下一道醜陋的傷疤。

聽到李牧羊的質問,趙明珠的臉色陰沉之極。

「李牧羊,還需要證明嗎?你以前是什麼樣的成績你自己不清楚?我不清楚?班裡的同學不清楚?幾天沒來就能夠把考卷答成這樣,你以為自己是天才?」趙明珠的語言仍然尖酸刻薄,但是說話的聲音卻虛弱了許多。「好,你想要證據是吧?行,我就給你證據。」

她掃瞄了一眼李牧羊四周的學生,李牧羊的同桌叫做揚軍,是張晨的死黨,同樣是學校的籃球隊員。學習成績只能算是中等,他也不可能交出這麼完美的答卷。

於是,她的視線前移,看著李牧羊前面的一位女生,說道:「陳園園,把你的試卷拿過來我看看。」

陳園園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抬頭看著趙明珠說道:「趙老師,我還沒有做完還有三分之一的題目沒有答完。」

趙明珠眉頭緊皺,陳園園是她心目中的好學生,也是李牧羊附近成績最好的學生。連她都還有三分之一的題目沒有答完,那麼李牧羊自然是不可能抄襲她的。

「鄭芳,你的題答完了嗎?」

「老師,我還沒有答完。」身材小巧的女生聲音弱弱地回答著說道。生怕趙明珠責怪自己。

「陳雷」

「老師,我的做完了。」

「拿上來我看看。」

陳雷把試卷送了上去,趙明珠滿臉興奮地打開,就像是找到了李牧羊作弊的證據。

看著看著臉就綠了起來,直接把陳雷的試卷丟了出去,罵道:「陳雷,你是豬腦袋啊?第一道大題和第三道題我都講過無數遍,擺明了就是送分題,你到現在還給我答錯,你有沒有一點兒記性?你還想不想上大學了?給我拿回去重做。」

陳雷從地上撿起試卷,臉色燥紅地跑回自己的座位。

趙明珠的視線掃視全場,問道:「有哪位同學的試卷做完了?還有兩三題也沒有關係」

沒有人應答。

「一個人都沒有嗎?」趙明珠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李牧羊站了起來。

他推開椅子,一步步朝著講台走過去。

「李牧羊,你想幹什麼?」趙明珠厲聲喝道。

「不用那麼麻煩了。」李牧羊聲音低沉地說道。

他走到講台上去,和趙明珠並肩站在一起。

他從板桌上面沒有發完的卷子中抽出一張,然後用趙明珠用來批改作業的鉛筆在卷子上面開始答題。

趙明珠的眼睛瞪圓,臉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

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他竟然想要現場答題?

正如趙明珠所想的那樣,李牧羊就那樣站在她的身邊,身體微微前俯,在那張空白試卷上面一道道地解答起來。

沙沙沙

筆尖遊動,他的手腕幾乎很少抬起來。

一道又一道地問題被他攻克,試卷的空白部份被他一點點的填滿。

教室里鴉雀無聲。

沒有人說話,沒有人答題,甚至沒有人的臉上露出嘲諷的表情。

所有人都抬起頭來看著講台上面專註答題的李牧羊,他們將要見證奇,也將要見證李牧羊的清白。

下課鈴聲響起,沒有人出去,課堂繼續。

當李牧羊把最後一道題做完時,僅僅只是用了三十幾分鐘的時間。因為這些題目他回答過一遍,不用再次思考。

再一次把試卷交到趙明珠手裡,說道:「你再看看。」

趙明珠機械地接過試卷,卻是眼神迷惑地看著李牧羊。

這個大家眼裡的廢物學生,當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不管他接下來上交這份試卷是對是錯,就憑他勇敢地站起來反擊,大步走到講台上面當著全班學生的面答題就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膽怯、懦弱、迷糊,幾乎與事無爭又沒有任何存在感的學生了。

「當然,你或許會說因為我之前抄過一遍,所以已經把那些答案牢記在心裡」李牧羊眼神犀利地盯著趙明珠,聲音裡面有著難以釋懷的恨意,說道:「為了避免這樣的指責,有很多題目我已經更換了一種答法。還請趙老師看仔細一些,看看前後兩分試卷有什麼不同。」

教室里再次變得亂糟糟的起來。

「什麼?他說好多題目已經換了一種解題方法?」

「不可能吧?李牧羊他吃了神丹了不然怎麼會變得這麼厲害?」

「這小子不會是一直在扮豬吃老虎吧?以前故意考差,為的就是麻痹我們,等到高考來臨時才決定一鳴驚人」

趙明珠沒有理會班級裡面的議論,視線終於回落到手裡的試卷上面。

一道題一道題的看下去,一個個答案出現在眼帘,然後和心裡的答案互相對照。

李牧羊沒有撒謊,有很多種問題確實更換了一種答法。分不清哪種更好,但是答案都是她心中的標準答案。

仍然和前面那份試卷一樣,有兩處問題下面留著空白。那是他不會作答的部份。

這樣的成績,這樣的能力,就是班級里的第一名崔小心也不一定可以做到。

已經可以肯定,李牧羊沒有作弊,這份試卷和前面那份試卷都是李牧羊自己做的。

趙明珠抓著那份試卷,就像是抓著一把燒紅的火炭。

她的表情多變,終於艱難地擠出一幅笑臉出來,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說道:「不錯,李牧羊沒有作弊,這次的試卷確實是你自己作答的進步很明顯,要繼續保持。」

趙明珠抬腕看了看手錶,說道:「李牧羊,你下去吧。其它同學還要繼續考試呢。」

「趙老師」李牧羊站在趙明珠的面前不走。

「什麼?」趙明珠猛然抬頭,眼神里有凶光閃爍。她已經證明了他的清白,難道這個傢伙還想要得寸進尺不成?

「你教書多年,從來都沒有向學生道歉過吧?」李牧羊出聲問道。

空氣如凝固了一般,每個學生都覺得自己的后脖頸涼嗖嗖的。

他們覺得李牧羊一定瘋了,竟然敢讓學校有名的古板老巫婆向自己道歉。

「你想說什麼?」趙明珠的手掌握成拳頭,李牧羊剛剛作答的那份試卷被她捏成堅硬地紙團。

「如果沒有的話」李牧羊直視著趙明珠的眼睛,一字一頓地說道:「那就從我開始吧。」

「李牧羊」

「難道趙老師覺得,你做的這些事情,你說的那些話,對一個學生的傷害連一聲對不起都換不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會向學校反應今天的事情,我會向教育部門控訴老師對我的誣衊和侮辱」

趙明珠眼睛死死地盯著李牧羊,說道:「李牧羊,你確定要這樣?」

「是的,老師。我很確定。」

「好,我向你道歉,我剛才說錯了話,我不應該在沒有調查清楚之前就憑主觀認識說你作弊李牧羊,對不起。」趙明珠聲音嘶啞地說道。

這是她從來都沒有做過的事情。

也是她從來沒想過要做的事情。

「我沒有作弊。」李牧羊對班級裡面的學生說道。

「」

李牧羊又轉身看著趙明珠,說道:「我不接受。」

「什麼?」

「我說趙老師的道歉我不接受。」李牧羊再次說道。

他走下講台,朝著自己的座位走了過去。

他把桌子上的書本筆盒以及喝水的杯子全都裝進書包里,然後提著一個鼓鼓的大包朝著教室外面走去。

這一次,他的脊背挺地直直的,如傲立山谷的寒樹。

  • (快捷鍵:←)
  • 逆鱗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