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逆鱗>第二十一章、一把巴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一把巴豆!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武俠修真

?

第二十一章、一把巴豆!

「你是不是喜歡崔小心?」

突兀的聲音響起,把正在沉思的李牧羊給嚇了一大跳。

李牧羊哭笑不得地看著穿著一身粉色大嘴猴睡衣在自己面前扮鬼臉的妹妹,說道:「李思念,你幼稚不幼稚啊?」

李思念撇了撇嘴,不滿地說道:「怎麼?現在嫌棄我幼稚了?看到了小心姐姐優雅從容的氣質之後就開始嫌棄我是個柴禾妞了?以前人家小心姐姐根本就不搭理你的時候你怎麼不覺得我幼稚?」

「我沒有那個意思」

「你有,你就有。你們男人就是喜新厭舊,你以為我不知道都說長的好看的男人花心。李牧羊,沒想到啊,長成你這樣也花心。你出門泡妞人家妞看得到你嗎?」

「」

李牧羊知道,自己那句無心的話又傷害到了李思念脆弱的自尊心了。

不然的話,她不會一秒鐘變成張牙舞爪的毒蛇。

「呀,思念的睡衣真漂亮呢,這是新買的吧?」李牧羊又開始施展『曲線救國』的招式了。以前他每次使用這一招的時候,李思念就會繳械投降,然後被他把話題從批判李牧羊轉移到稱讚李思念當中。

「李牧羊,這套睡衣我已經穿了好幾天,昨天晚上我還穿著到你房間來坐了半天,你的眼睛到底有沒有注意到我?」李思念跳到床上,抓起一個枕頭就開始拍打李牧羊的腦袋。

「我投降我投降。」李牧羊趕緊抱頭認輸。「我想起來了,昨天晚上確實看到你穿這身睡衣來著,原本我就覺得你無論穿什麼衣服都好看,但是你穿這身睡衣真是特別特別的卡哇伊」

李思念打得更加起勁了,咬牙切齒地說道:「你這個白痴,你說我哇伊是什麼意思?你是嫌棄我沒胸沒屁股是吧?你是覺得我不夠成熟面相幼稚是吧?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見你誇小心姐姐卡哇伊?」

「」李牧羊不敢再說話了。

他發現了,當一個女人生你的氣時,你的呼吸都會被她認為在污染空氣。

把腦袋蒙在被子里任由她發泄一陣子后,李牧羊才抬起頭來,笑呵呵地看著她,說道:「不打了?」

「不打了。手都打酸了。」李思念把枕頭丟到一邊,和李牧羊並排靠在床頭,隨手抓起一袋薯片嚓嚓地吃起來。

「晚上少吃一些油炸食品,會長胖。」李牧羊說道。

李思念眼睛一瞪,說道:「李牧羊,你什麼意思?現在還敢嫌棄我胖了?」

「」

看到李牧羊一臉無語的模樣,李思念終於忍不住咯咯咯地笑了起來,她抓了一把薯片塞進李牧羊的嘴巴里,說道:「哥,有時候覺得你真是丑萌丑萌的。」

「我倒是覺得你一直都很可愛。」李牧羊的嘴巴被薯片填滿,含糊不清地說道。

「那是當然了。」李思念甩了甩剛剛洗過的齊耳短髮,得意洋洋地說道。檸檬洗水發的香味散發出來,空氣里都變得酸酸甜甜的。就跟李思念的性子一樣。「哥,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什麼問題?」李牧羊裝傻。

「我問你是不是喜歡小心姐姐」李思念表情不滿地說道:「李牧羊,我告訴你,你可別給矇混過關。你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你屁股還沒撅起來我就知道你要拉屎」

「我是你哥」李牧羊鬱悶地提醒著說道。

「難道我說得不是事實?」李思念翻了個白眼,反問著說道。

「」

李思念沒有說錯,她確實是看著李牧羊長大的。

因為李牧羊的身體不好,身體機能非常的脆弱。三歲的時候才能夠睜開眼睛,七歲的時候才能夠搖擺著走路。李思念雖然比李牧羊小兩歲,但是在她都已經在地上行走自如的時候,李牧羊還像是個嬰兒一般的窩在床上或者趴地地板上李牧羊想要大小便的時候,都會啊啊出聲,於是李思念就是第一個知道他有身體問題需要解決的人。

所以,她現在說李牧羊屁股還沒有撅起來她就知道他要拉屎是一個讓李牧羊無地自容的事實。

從小到大,很多時候他都是依靠這個比自己小上兩歲的妹妹來照顧。

「快說快說。」李思念再次往李牧羊的嘴裡塞了幾片薯片。她總是喜歡大把大把的塞薯片,也不管別人的嘴巴能不能接下。

「我覺得她是一個很不錯的女孩子。」

「然後呢?」

「然後沒有然後了啊?她一直在幫我補習功課,我心裡很感激她。」

「就沒有其它的情愫了嗎?」

「李思念我們現在還是學生,學生的天職就是好好學習,你想到哪裡去了?思想很不純潔哦。」

李思念一臉鄙夷,瞪著哥哥李牧羊說道:「李牧羊,你幼稚不幼稚啊?你自己照照鏡子,先不說比你實際年齡老上十幾歲的面相,就是幼兒園的小朋友都知道找男女朋友了,你卻告訴我說學生的天職就是學習?你再這樣我就告訴咱媽你是個GAY了。」

「」

「說不說?」

「我對她確實挺有好感的。」李牧羊臉色燥紅,不好意思地說道。李思念是他最親密的人,也是他的妹妹,以前他有什麼心事都會講給她聽。但是這一次卻有一種不太一樣的感覺,這是一種他以前從來都沒有涉及過,也從來沒有想過會涉及的情感領域。

「那就是喜歡了?」

「你說是那就是吧。」

「不是我說是那就是,是你得告訴我是不是。你不喜歡我是,我怎麼幫你追到小心姐姐讓她成為你的女朋友?」李思念一臉無奈地說道。

李牧羊的眼神亮了起來,說道:「真的?你能夠幫我追到小心?」

「不能。」李思念回答得乾脆利落。

「」

「哥」李思念又抓了一把薯片要往李牧羊的嘴巴里喂,李牧羊搖頭拒絕。

「給我吃。」不由分說,硬是把薯片給塞進李牧羊的嘴巴里。

「為什麼嚓嚓非要讓我吃這個?」李牧羊嘴裡咀嚼著薯片,很是痛苦地說道。「是你告訴我說晚上吃油炸食品會長胖的。」

「對埃」李牧羊認真地點頭。「電視上都是這麼說的。」

「所以你吃的時候我才好心陪你吃一點點埃」李思念一幅我全都是為了你的兄妹情深模樣。「就算是真的會長胖,想到有人和我一樣,心裡的罪惡感也會小上許多呢。」

「」

「哥,我就是想和你談談小心姐姐的事情。」李思念把薯片靠在床頭柜上,把腦袋靠在李牧羊的肩膀上面,說道:「你說小心姐姐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我不是說過了嗎?是一個很好的人埃」

「是埃她真是一個很好的人啊,可惜就是太好了。」李思念嘆息著說道。

「」李牧羊明白李思念的意思。崔小心是一個很好的人,遺憾的是她太好了。

「先不說她的容貌氣質,單是她的談吐舉止,還有時不時展示出來的貴族禮儀,我們就大概猜到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了她和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甚至我在和她聊天的時候還特意打聽過,她不是江南人,是帝都人,等到這次高考結束,她就要回到天都了。回到真正屬於她的地方。」

「哥,我知道你喜歡小心姐姐,因為我看得出來,這段時間是你十幾年來最開心笑容也最多的時候。以前我耗費心思地想要幫你補習功課,可是每次你都是昏昏欲睡,但是小心姐姐卻能夠讓你的學習成績迅速拔高」

「思念,其實事情不是你想的」

「哥,我知道的。」李思念打斷了李牧羊的話,說道:「我知道你不想傷害我,不想說是我不如小心姐姐。其實我不在意這個,小心姐姐能夠幫到你,我能夠看到你的學習成績快速提高,我的心裡只有高興沒有對小心姐姐的絲毫妒忌還有,你離開學校的事情起因我也聽說了。你說的那句話成為學校學生嘴裡的口頭語」

「什麼?」李牧羊一臉茫然。「我說了什麼話?」

「我不接受。」李思念眼神灼灼地盯著自己的哥哥。她沒想到這個整天被人欺負的傢伙也能夠有這麼堅毅和倔強的一面,聽到事情的經過和哥哥的處理方式時,李思念激動的熱淚盈眶,然後趁著午休的時候溜進教師辦公室在趙明珠老師喝茶的杯子里丟了一把巴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