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二十九章、請求通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請求通話!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二十九章、請求通話!

天邊才露出一抹魚肚白,幾朵星光還固執地停留在原地不肯暫時離開。

清風吹拂,晨露蕩漾,萬物生長。整個世界都像是在討好剛剛起床的李牧羊。

李牧羊站在窗前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後學著《破體術》的路子在房間疾走起來。李牧羊發現,只有好的身體才能夠會有好的學習成績,像他之前那般整天昏昏沉沉地狀態根本就做不了任何事情除了睡覺。

上古時期有位偉人也說過這樣的話: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等到走得全身大汗淋漓之後,他才走進沐浴間洗了個澡,換了身母親給他準備好的新衣服。

對著鏡子照了照,發現自己竟然比以前白了許多。以前是漆黑如墨深不見底,現在是散發出明亮光澤的古銅色。

「這不是帝國偶像古天樂嗎?」李牧羊對著鏡子說道。

他眨了眨眼睛,咧開嘴巴笑了起來。

笑容很快消失,鄙夷地罵道:「不要臉。」

時間尚早,李牧羊並沒有攤開書本鞏固複習的打算。

他把筆盒打開檢查一番,看看有沒有漏水或者寫不出字的壞筆。又將父親早幾天幫他從學校領回來的考試證件核對一番,看看有沒有錯誤或者遺漏的地方。雖然准考證件拿回來的當天母親已經幫他再三檢查過。

收拾妥當之後,他便坐在書桌前看著院子里的花草盆栽,看著天色星辰,看著黑雲翻滾,白雲遮天。

看著魚肚變白,白色變黃,然後一輪帶著羞澀被夯旱爻魷衷詼方的天際。

要是擱在一個月以前,李牧羊是完全不用擔心這些的。

考試不考試的,和他有什麼關係?

和往常一樣睡覺睡到自然醒,抓著兩個饅頭去考場上溜噠一圈或者再睡上一覺。

別人考卷自己也交卷,別人回家自己也回家。

沒有希望,所以也就不會有任何的期待。

這才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卻已經在備戰高考了。他將要和那些苦讀多年的學子們去廝殺,去搏鬥,去爭奪那稀少的晉陞之位。

回首往事,他都不敢認識現在的自己。

當雞鳴狗吠之聲響起,院子里才開始熱鬧起來。

母親起床洗漱,父親起床練功。李思念竟然也起來了,站在窗檯前陰陽頓挫地讀著古詩詞。

「李牧羊」李思念站在自己的房間出聲喊道。

「思念,別喊你哥,讓他多睡一會兒。」母親羅琦壓低嗓子說道。

「媽,我已經起來了。」李牧羊的腦袋探出窗口,笑著說道:「起床有一陣子了。」

「媽,我就知道哥哥起床了。今天考試,他才睡不踏實呢。」李思念一臉得意地說道:「李牧羊,你準備好了沒有?」

「應該準備的都已經準備好了。」李牧羊笑著說道:「接下來就是聽天由命。」

「嘻嘻,你一定可以考好的。」

「為什麼?」

「因為昨天晚上睡覺前我為你許願了埃」李思念一幅理所當然的模樣。「我許的願可靈了。我說讓你站起來你就站起來了。我說讓你變聰明你就變聰明了。我說讓你不要長得比我好看你就長成了個黑炭

「」李牧羊經常懷疑這個妹妹不是親生的,不然的話怎麼總是這麼往死里打擊自己?

「咦,哥哥」李思念突然間驚呼出聲。

「怎麼了?」李牧羊奇怪地問道。

「哥,你怎麼變白了?」李思念房間的窗檯和李牧羊房間的窗檯正好形成一個夾角,站在她的位置正好能夠看到李牧羊沐浴在初升的紅日裡面。他的睫毛長長,五官深邃,輪廓分明,皮膚細膩如青瓷。他的脊背挺地筆直,笑容溫和而自信。

他不再膽怯,不再猥瑣,看起來也不像之前那般乾瘦就像一陣風來就能夠吹跑了似的。

他的身體散發出一層柔和的光芒,就像是從萬道霞光裡面走出來地謫仙人似的。

「」

「真的變白了耶。」李思念高興地手舞足蹈,說道:「不信你讓爸媽你沒有偷擦我的面霜吧?」

「」

羅琦做好了早餐,為了迎合那個古老的諺語,給兒子的考試討一個好彩頭。她特意給李牧羊煮了兩個雞蛋和準備了一根油條。

李思念看看李牧羊碗里的雞蛋和油條,眼神狡黠地對母親羅琦說道:「媽,你準備兩個雞蛋一根油條是希望哥哥考試考一百分嗎?」

「是埃」羅琦笑著點頭。「你也有份。」

「可是哥哥今天要考三門功課。」李思念一幅很是為難地模樣,說道:「難道你希望他三門功課加起來才考一百分?所以啊,你得給他準備六個雞蛋三根油條才行,這樣他才能夠每門都考到一百分」

「啊?要這麼多?」羅琦有些為難。說道:「那我再去準備準備」

李牧羊嘴巴里塞滿雞蛋,腮幫高高的鼓起。聽到李思念的話的臉都變青了,一把抓住母親的手臂,說道:「媽,你可不能聽思念胡說。你要是給我準備六個雞蛋三條油條,我也不用去考試了,直接撐死在家裡了」

羅琦一筷子打在李思念的手上,生氣地說道:「你這丫頭,就知道欺負你哥哥。」

「開個玩笑嘛。」李思念對著李牧羊吐了吐舌頭,說道:「活躍一下氣氛,避免哥哥緊張。」

「你一說話我就緊張。」李牧羊好不容易把雞蛋咽了下去,沒好氣地說道:「你還是別說話了。要活活把人嚇死。」

「小氣鬼。」李思念嘀咕著說道。

吃過早餐,李牧羊向父母告辭,提著書包準備趕往考常

李岩要送李牧羊過去,被他給拒絕了。他之前就已經去考場認過路了,沒必要再讓大人護送。

李牧羊感覺整個人神清氣爽,腳步輕盈,絲毫沒有大考來臨前的緊張。

「可能是我準備得太充分了吧。」李牧羊這樣對自己說道。

這麼一想,他就覺得人人畏懼的高考也不過如此。

他提著書包剛剛走到院子,一個身穿黑袍地男人從天而降。

「看來我來得正是時候。」黑袍男人陰沉地笑著,眼睛死死地盯著李牧羊說道。

觀塘茶樓。

富貴公子哥燕相馬坐在二樓靠近窗戶的位置喝茶,茶是好茶,江南城最負盛名的獅峰龍井。旁邊有一身穿青色繡花旗袍的歌女彈著琵琶唱小曲,呀呀地吳濃軟語讓他地心啊肝啊的都要化掉了。

他喜歡這樣的調調,這才是一個有學問有品格的紈子弟應有的風範。

那些整天無所世事帶著一群狗奴才跑到街上去調戲良家婦女鬧得雞飛狗跳的傢伙只能算是流氓,雖然他也很想做一個這樣的臭流氓,可是又擔心被父親打斷腿父親不打母親也會打的。

「少爺,我們已經打聽清楚了,這就是那個李牧羊參加高考的必經之路少爺坐的位置只需要時不時地往外面瞟上一眼,他有沒有過來就能夠一目了然。」一個身穿黑褂的中年男人躬著背站在旁邊,一臉阿諛奉承地模樣。

「少爺之所以是少爺,生下來就是為了享受的。我眼裡有美人,耳朵里有好曲,手裡有美食香茶,你這狗東西卻讓我時不時地朝外面瞟上一眼惹我分心,我要是把心思一分二用,這美人還是美人嗎?這好曲還是好曲嗎?這美食香茶還是原來的味道嗎?庸俗。」

「是是是。小的錯了。」中年男人趕緊道歉。「少爺儘管賞美人聽好曲,其它的事情就交給我們。我已經讓兄弟們在下面守著,我陪著少爺在這樓上看著只要那個李牧羊走過來,我就衝上去給他一悶棍把他裝進麻袋抬走。」

「算你伶俐。」燕相馬閉著眼睛手指頭輕輕地打著節拍。「雖然那小子就算參加考試也百分之一百考不上西風大學,但是總要做得更加保險才是。再說,萬一他考上了呢?我把人給敲暈了,讓他去不了西風大學,去不了帝京天都,到時候給他一份江南大學的錄取通知,你說他接還是不接?」

接。當然要接了。」中年男人呵呵地笑,說道:「江南大學可是名校,我當年考了三年都沒有考上。」

燕相馬臉色大變,說道:「你就算考三十年也考不上。江南大學那樣的名校,也是你這種白痴能夠進得了的?」

中年男人想起這位小主子的教育背#景,趕緊改口說道:「對對對,別說是三十年,就是三百年我也考不上我報名考江南大學那就是自取其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嗯。禁言。」燕相馬擺了擺手,說道:「別破壞情調。」

「是是是」

「我讓你閉嘴。」

「是」中年男人捂著嘴巴不敢再說。

半個時辰過去了,燕相馬抬頭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表情疑惑地問道:「那小子怎麼還沒來?」

「少爺,我能說話了嗎?」中年男人小心翼翼地問道。

燕相馬簡直被氣壞了,指著那個狗腿子破口大罵,說道:「難道你現在是在拉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