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三十章、保持格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保持格調!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三十章、保持格調!

燕相馬是一個完美主義者。

他長相完美,出身完美,性格學識人品功夫無一不完美那些說他不完美地都被他裝進麻袋丟進野獸林裡面喂野豬去了。

可是,他就想不明白了,自己怎麼就找了這樣的狗奴才來替自己辦事呢?

這樣的智商,不是對主子的侮辱嗎?

有人不是說過那樣的話嗎?什麼樣的人和什麼樣的人在一起。別人要是以為主子和奴才一樣的智商,燕相馬還有臉面出去見人嗎?

「李大路,我和你說多少次了?」燕相馬越想越覺得這個問題嚴重,準備和這個心腹打手好好地談一談。

「少爺,你和我說過什麼多少次了?」

「我說讓你出門辦事的時候眼睛給我放亮一些。」

「少爺,我的眼睛已經放亮了。」李大路使出吃力的力氣瞪大眼睛,說道:「少爺,你」

噗嗤

唱小調地歌女被這主僕兩人給逗樂了,曲子唱不下去了,趕緊鞠躬道歉,說道:「先生,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一下子沒忍妝

「行了行了,你下去吧。」燕相馬沒有聽曲的心情了。他把手裡的綠豆糕丟進盤子里,用毛巾擦了擦手,然後拾起桌子上的打龍脊就朝著李大路的腦袋上抽打過去,出聲罵道:「你這個白痴,誰要看你瞪著眼睛賣萌了辦正事呢,你他媽給我嚴肅點兒行不行?」

「是是是,少爺,你別打了,再打更傻」李大路抱頭求饒。

燕相馬這才停歇,看著窗外的街道說道:「你不是說李牧羊一定會從這條路走嗎?怎麼直到現在還沒有出發?再不過去的話,怕是考試時間就要到了考場也要關門了。」

「是啊,我心裡也納悶呢。」李大路一臉贊同地說道。

燕相馬又要發飆了,喝道:「本少爺提出問題,你這狗奴才就得想辦法解決問題你這是準備等著我給你分析答案呢?」

「小的不敢。」李大路連忙道歉,說道:「要不,我找人去李牧羊家裡看看?你也知道,那小子平時就不學好,每天上課都會遲到。今天說不準又睡過頭了,也有可能是吃錯東西拉肚子」

燕相馬手搖摺扇想了又想,說道:「是應該去他家裡提個醒。」

「提醒?」李大路有些不明白了,說道:「少爺,我們綁架那小子不正是讓他參加不了考試嗎?」

「是埃」燕相馬點頭說道。

「既然他自己那邊出了問題,那我們不是不用動手了嗎?」

燕相馬再次想了又想,又是一扇子抽打在李大路的腦袋上面,罵道:「這麼簡單地事情還用你說?」

「少爺」李大路被打怕了,站得遠遠的小聲問道:「那我們到底還綁不綁了?」

「綁。」燕相馬出聲說道。「不綁的話,那我們不是白白準備一早上了?」

「少爺說的是。」李大路說道。「我帶兄弟們去把他們家給包圍了。」

「去吧。」燕相馬擺了擺手,說道:「斯文一點兒,要有格調。」

「少爺,綁架也要有格調?」

「廢話。你有沒有看過《香帥傳奇》,陸小鳳雖然是個小盜,但是你看看人家是怎麼偷東西的?在做案之前先給主人留一張紙條:聞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極盡妍態,不勝心嚮往之。今夜子正,當踏月來取,君素雅達,必不致令我徒勞往返也。做小偷做到這種境界,就是被偷了都心甘情願。」

「少爺,我們也要寫張紙條送過去?」

燕相馬又想抽他的腦袋,但是李大路跑得太遠他抽不著。

「你這個白痴,你送給紙條過去,說我要綁你們的兒子了你們把兒子準備好等著人家報警把你包圍啊?」

「」

黑衣黑帽,整個人都被黑袍包裹。

他的身上還向外冒著一股子黑氣,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移動地大煙囪似的。

烏鴉!

殺手烏鴉!

李牧羊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認識這個男人的臉。

崔小心咖啡館受襲,就是這個傢伙假扮侍者行兇。

上一次他被趕跑了,沒想到這一次他卻把狙擊目標選定在自己身上。

李牧羊緊張之極,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

「牧羊,這是誰啊?」羅琦出聲問道。

第一反應還以為是李牧羊的朋友,但是瞬間想到李牧羊根本就沒有朋友。於是羅琦像是母雞護崽地沖了過來,用自己的身體擋在李牧羊的前面,喝道:「你是誰?想幹什麼?」

李岩在廚房裡面洗碗,聽到外面的動靜,整個人就從廚房窗戶跳了出來。

順手在牆角抽出了他平時練功的長槍,走過去把老婆和兒子給擋在後面。

「閣下何人?有何貴幹?」李岩沉聲問道。「我們是普通人家,和你無怨無仇,我想閣下是找錯人了吧?」

「我沒有找錯人。」烏鴉面無表情地盯著李牧羊,說道:「有人出錢要我殺了他。」

「誰?」李牧羊驚詫不已,急忙解釋著說道:「我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學生,怎麼會有人出錢來殺我呢?」

「我。」烏鴉說道。「我給了自己一塊金幣,讓我自己把你殺掉。」

「」李牧羊覺得外面的人實在太不要臉了。這樣的事情他們怎麼能夠幹得出來?要是按照他這種說法,我每天給自己一塊金幣,然後讓自己稱讚自己是個英俊少年還有沒有王法了?還有沒有法律了?

「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李岩暗中蓄氣,手裡的長槍嗡嗡作響。看起來就像是活過來一般,在李岩的手裡抖動個不停。

「天王槍?你是天都陸家的人?」

「我不是陸家的人。」李岩否認著說道。「我只是孩子的父親。想要動他,就先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吧。」

「哥」李思念背著書包下樓,看到院子里的這一幕也實在嚇壞了,急忙喊道:「哥哥,你沒事吧?」

她用自己的身體擋在李牧羊前面,小臉兇狠地盯著殺手烏鴉,說道:「你是什麼人?我告訴你,我已經報警了,你趕緊離開」

「現在算是一家人到齊了吧?」烏鴉看著李牧羊一家人,出聲問道。

然後,他又搖了搖頭,說道:「可惜,其它人的命沒有人買,不然我就可以全部都殺了。」

「」

李牧羊眼裡紅光閃爍,聲音冷酷地沒有任何情感,說道:「你最好立即離開,上一次我可以阻擋你,這一次我仍然可以阻擋你

「那可不行。我耗費了精力把你給找出來,又特意選擇在你今天高考的時間給你送來一份驚喜怎麼能夠在這個時候離開呢?」烏鴉搖頭拒絕。

「我同學很快就會過來接我一起去學校。如果你不走的話,就會像上一次一樣被人重傷他們可一直都在找你。」李牧羊雖然不清楚更多的內幕,但是想來崔小心遇襲事件一定驚動了無數人的敏感神經。那些人定然不會放過這樣一個殺手在江南城繼續作惡籌備下一次的刺殺。

烏鴉的表情微凝,看來李牧羊的話戳中了他的敏感點。他確實顧忌那位帝國明月身邊的護衛,那個寧心海實力深不可測,他還真沒有信心從他手上逃離。

倘若當真如李牧羊所說,他的同學正在接他上學的路上,那麼留給自己的時間確實不多了。

烏鴉咧嘴笑了笑,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抓緊時間吧放心,我的動作很快,不會耽擱太多的時間。」

說著,他的身影就從原地消失不見,一團黑霧朝著李牧羊所站的位置撲了過來。

李思念動了。

誰也沒有想到,最先做出反擊的竟然是看起來嬌滴滴白嫩嫩的小萌妹李思念。

她把背上的書包一甩,書包朝那團黑影砸去。

然後她一拳轟出。

啪啪啪

無數拳影在空中閃爍。

後面的拳印推動著前面的拳印,然後那一長排拳印連接在一起,化作一股洶湧無匹的力道朝著黑影轟去。

破拳!

《破體術》的第一招,以拳之力,引自然之力。拳印相疊,以力破力。

黑霧被擊散,變成一朵朵細碎地黑雲向四周飛散。

烏鴉的身體倒飛原地,滿臉驚駭地看著氣喘吁吁胸脯起伏不定地李思念。

「這是破拳?你竟然會使《破體術》的破拳?」烏鴉聲音嘶啞,眼睛死死地盯著李思念,說道:「紫陽道人是你什麼人?」

「那是我師父。」李思念聲音清脆地答道。她想既然這個壞蛋知道自己的師父,那就證明自己的師父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如果能夠用師父的名頭把他給嚇跑就再好不過了。

「原來是紫陽老道的徒弟,今天還真是失禮了。」烏鴉冷冷說道:「不過,你只學到這麼一點兒皮毛,怕是沒辦法擋我殺人吧?小姑娘,我勸你最好讓開,不然的話,紫陽老道就要痛失愛徒了」

「休想傷我哥哥。」李思念寸步不讓,態度堅決地說道:「你敢殺他,我就要殺你。」

「小姑娘,你殺過人嗎?」烏鴉大笑。「殺人是一樁藝術,不是張嘴說說就可以做到的你有沒有感覺到,你的聲音都在顫抖?」

「總會有第一次。」李思念說道。「殺他對你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但是你死了很多人會拍手稱快你想被那些敵視你的人嘲笑嗎?」

「你在威脅我?」

「我們可以做一個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