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三十七章、湯藥排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湯藥排毒!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三十七章、湯藥排毒!

一波三折!

準備出門遇到烏鴉,解決烏鴉遇到相馬。好不容易跑到考院門口,卻又被這兩個門衛給攔截下來不讓進去

李牧羊覺得自己的命很苦,這上輩子到底是招惹了哪路神仙啊?一路走來磕磕碰碰的幾乎要把人給折騰死。

李牧羊正想哀求那兩名門衛讓自己進去時,卻聽到身後一聲厲喝:「你怎麼說話呢?」

李牧羊轉身,就看到一身黑衣表情嚴肅地趙明珠正快步朝著自己走來。

趙明珠風風火火地走到李牧羊的面前,眼神凜冽地盯著他,說道:「李牧羊,你到底有沒有一點兒時間觀念?今天是什麼日子?今天是高考的日子,是千軍萬馬過獨馬橋的日子,是決定你未來人生中的一道分水嶺你卻在考試的第一天遲到,你到底在想些什麼?你有沒有想過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趙老師」李牧羊的拳頭握緊,臉色變得難堪起來。他經歷的事情沒辦法向別人解釋,但是,這並不代表著他的心裡沒有怨氣。

只要有一線機會,他都不願意錯過。在他察覺自己可以不用每天昏昏沉沉地睡覺,在他發現自己能夠學習進去一些東西時,他比任何人都要努力,他比誰都要拚命。他清晨五點鐘起床讀書,他做題做到晚上十二點鐘。除了一日三餐和短暫的睡眠,他把所有的時間都用來複習學習。

可是,在趙明珠的眼裡,自己只是一個不願意對自己人生負責的差等生嗎?

當你竭盡全力,當你耗費心思地取得了一點點成績,但是那些人卻只不過是輕蔑地瞥了一眼說『不過如此』,這比大冬天被人澆了一桶冷水要讓人難受多了。

徹骨生寒!

「李牧羊」趙明珠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眼睛若有所思地打量著面前這個學生。自從上次他收拾書包離開后,趙明珠這還是頭一回見到他。她看不懂這個學生了,這和她之前所了解的信息有很大的出入。「我知道你想證明自己,我也知道你足夠努力你的母親去學校找過我,她說了你每天用多少的時間去學習。我承認,因為你以前的懶散和課堂睡覺的習慣讓我心裡對你有偏見。但是這一次,請務必考好去讓我們驚掉眼球,去讓認識你的每一個人都對你刮目相看。」

「趙老師」李牧羊的拳頭鬆開,身體肌肉緩和,滿臉詫異和感激地看向趙明珠。他沒想到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遇到趙明珠,更沒想到趙明珠會趕過來和他說了這樣一番話。

他的心臟軟軟的,他的身體曖洋洋的,這種被人肯嫻煤腋!

趙明珠轉身看向那兩個門衛,說道:「把門打開,讓考生進去。」

「不行,我們有規定,這個時間點不能放人進去」

趙明珠從口袋裡摸出一本黑色證件,對著那兩個門衛說道:「我是江南城高考執行委員會的成員,我要向委員會控訴你們倆人故意刁難學生,影響學生考試情緒,惡意毀滅學生未來」

「我們哪有做過那樣的事情?」

「你們難道還要否認嗎?我剛才聽到你們對這名學生進行挖苦打擊,你們嘲諷他考不上好的學校,你們勸他要早日放棄」

兩個門衛面面相覷,其中一個瘦高個更加機靈一些,趕緊跑過去解鎖開門,笑呵呵地說道:「先讓孩子進去考試吧,咱們這邊的誤會可以慢慢溝通,但是考試時間可不等人啊,可不敢再耽擱學生的寶貴時間」

趙明珠看了李牧羊一眼,示意他趕緊進去。

李牧羊對著趙明珠深深鞠躬,說道:「趙老師,謝謝你。」

趙明珠擺了擺手,並沒有多說什麼。

「這位同學是您的學生吧?」瘦高個門衛滿臉討好地說道:「一看就是好學生,一定能夠金榜題名考出好成績。」

趙明珠抬頭看向李牧羊跑遠的身影,說道:「每一個刻苦努力不願放棄的學生都是好學生。」

李牧羊跑到考場的時候,很多學生已經答題過半。

監考老師看著他的時候眉頭挑了挑看起來很不滿意,仍然從講台上抽出一張試卷遞給了李牧羊。

李牧羊對著監考老師微笑致意,然後輕步走向自己的考桌。

李牧羊把試卷攤開,卻並沒有立即答題。

他一邊打開筆盒收拾稿紙和鋼筆,一邊平息自己激蕩的心情。

如果不是那次經歷,怕是他現在對這場考試沒有一點點的期待。

那個時候的自己應該是以什麼樣的姿態來應付這場考試呢?

就算是進來了,也不過是領著一張試卷然後大睡一場而已。

可是,今天的李牧羊和以前不一樣了。

即便他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即使他只有別人一半的考試時間,但是,已經比以前強大了太多太多

他不再是以前的那個李牧羊。

李牧羊打開筆帽,認認真真地在姓名欄寫下自己的名字:李牧羊。

李思念一覺醒來時,看到一個男人的眼神就像是火焰一般的看向自己。

李思念嚇了一大跳,對著這個陌生男人出聲喝道:「你是什麼人?這裡是什麼地方?」

「姑娘,你醒了?這裡是你家,我是燕相馬」燕相馬笑呵呵地說道。他招了招手,說道:「快把我給姑娘準備的解毒湯給送過來。你遭了毒障,就算現在蘇醒過來,怕是身體裡面還有殘毒未解需要用解毒湯把身體裡面的毒素催一催排除乾淨才行。」

「好咧。」李大路答應一聲,親自從廚房端來一碗葯湯出來。

李大路端著葯湯朝著李思念走過去,看著李思念說道:「姑娘,請喝湯。」

燕相馬輕輕地咳嗽了兩聲。

李大路趕緊轉身,說道:「少爺,你身體不舒服?不會是也中了那煙障之毒吧?」

說著,就端著那葯湯走了過來,說道:「少爺,你先把這碗湯給喝了,可不能毒壞了身體」

燕相馬心裡暗自決定,回頭就把這個白痴給裝進麻袋送進野獸林。

燕相馬狠狠地剜了李大路一眼,把扇子收進袖子里,從托盤上取下那碗葯湯,說道:「姑娘行動不便,就由我來代勞喂你喝湯吧」

「走開。」李岩和李思念同時喝道。

李岩對著李思念吆喝,說道:「思念,不要喝他們的湯藥。」

李思念看到遠處斜躺的父親,急聲問道:「爸,你沒事吧?你有沒有受傷?我媽呢我媽也沒事吧?「

「我沒事,你媽也沒事不要喝他的湯。」李岩再次出聲囑咐。「此人來路不明。」

「爸,我知道。」李思念滿臉警惕地盯著燕相馬,一幅你別隱藏了我知道你就是個壞人的可愛模樣。

「我已經再三解釋過了,我是江南城城主燕伯來之子燕相馬,是崔小心的表哥,是李牧羊的生死兄弟。李牧羊在這種危急時刻把你們託付給我,那是對我的極度信任。不然的話,他怎麼可能放心地把你們交給我自己卻跑去考試呢?」燕相馬看著李思念一臉認真地解釋著說道。

「哼」李思念冷哼出聲,伸手握了握拳頭。還好,體力在一點點的恢復。她趕緊用師父教給她的運氣之法來調解氣息,加快恢復的過程。倘若這個流氓膽敢動手動腳,她就一記破拳轟過去

「你們中的是烏鴉的迷障之毒,必須要用湯藥把身體裡面的毒素排除乾淨不可,不然以後可能會留下後遺症我確實是為了你們的身體著想,對你們沒有任何不良企圖。你們要相信我,放心地把這些湯藥喝下我以我的人格向你們起誓,這裡面絕對沒有添加毒藥迷藥之類的東西。我燕相馬是江南城的五好青年,絕對干不出那種卑鄙無恥的事情」

「你的人格?我連你人都不認識,怎麼知道你有沒有人格?」

「姑娘小小年紀就如此智慧,真是讓相馬大為欽佩」燕相馬端起碗里的湯藥,說道:「既然姑娘不相信在下的為人,那麼就讓相馬給你們做一個表率。」

說著,仰頭就把一碗黑漆漆地湯藥給喝進了肚子里。

燕相馬把空碗亮給李岩和李思念看,說道:「兩位請看,湯藥已然入肚,相馬並無任何」

咕嘟

燕相馬的肚子傳來響亮的聲音。

燕相馬轉身看向李大路,說道:「我讓你們熬得是解毒湯藥吧?」

「少爺,熬得正是解毒湯藥。」

「那我的肚子怎麼覺得有點兒不舒服?」

李大路咧嘴笑了起來,說道:「少爺不要驚慌,這正是湯藥起了效果它正在給少爺排毒呢。」

「排毒?」

「是埃」李大路笑著回道:「是強力排毒。只需要排空身體裡面的糞便就可以了少爺,你怎麼了?你的臉色好象不太好看。」

「廁所在哪裡?」燕相馬咬牙切齒地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