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三十九章、狼心狗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狼心狗肺!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三十九章、狼心狗肺!

「我相信你。」李牧羊說道。

燕相馬雖然言行浮誇,但是心中自有城府。

這是李牧羊對他的認知。

而且,通過上次李牧羊和他的接觸,這個人不算是個壞人,至少現在看起來表現的不夠壞不然的話,第一次見面就不會在那樣親密友善的情況下收場了。

以他城主府大少爺的身份,什麼樣的高手請不到?什麼樣的事情干不出來?

李牧羊是表現出了一招手掰青金石,但這絕對不是唬退燕相馬的真正原因。李牧羊不知道真正地高手是什麼樣,但是他清楚,崔小心身邊的那個可以釋放出太陽之光的傢伙就遠遠不是自己可以相提並論的。

這也是李牧羊兩難之時願意相信燕相馬把父母家人託付給他照顧的原因,如果李牧羊對他印象惡劣的話,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把自己的家人交到他手上的。他寧願不去考試,不去西風大學。

「什麼?」燕相馬愣了一下,看著李牧羊問道:「你說什麼?相信我?相信這不是泄葯?」

「我相信你不會傷害我的家人。」李牧羊笑著說道。他咧開嘴巴笑了起來,笑容有著年輕人特有的乾淨和朝氣。和之前眼睛血紅戾氣瀰漫的模樣有著天壤之別。「不然的話,我是不會拜託你照顧他們」

「你不是拜託,你是要求」燕相馬沒好氣地說道。他覺得之前的那次談判自己表現的不好,明明是自己佔據了上風,怎麼最後變成了受人脅迫呢?「不過我說得是真的,這確實是泄葯不,這確實是解藥,是解毒的。裡面有太陽草的成份。」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這種湯藥還有嗎?」

「有。熬了一大鍋,除了我們家少爺喝了一大碗,其它的都還在火上熱著呢。」李大路補充著說道。

「」燕相馬就無限哀怨地看著李大路,你他媽是祖傳補刀小能手啊?

「謝謝。」李牧羊對著李大路道謝,然後走進廚房,用飯碗盛了兩碗葯湯出來,一碗餵給父親喝掉,另外一碗端給了李思念。

李思念拚命搖頭,說道:「我才不喝呢。又黑又苦,還還要拉肚子。」

「要喝。」李牧羊無比憐惜地看著她,聲音溫柔地說道:「你身體裡面還有煙障之毒,必須要把它排除出來。不然的話對你身體不好就算現在不會危及生命,但是誰知道會對內臟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李思念仍然搖頭,她最怕吃苦了。

於是,李牧羊就捏著她的鼻子,把那碗葯湯給強行灌進她的肚子里。

喝完葯后,李思念捂著嘴巴哇哇亂叫,生氣地說道:「李牧羊,你討厭,苦死了苦死了」

李牧羊把空碗放到一邊,說道:「我要是你,我就立即回到自己的房間。」

李思念冰雪聰明,看了燕相馬一眼之後,立即起身朝著自己的房間跑去。

李牧羊搖頭輕笑,這個妹妹還真是讓他疼到了骨子裡。

燕相馬看著李思念跑遠的背影痴痴發獃,好一陣子后才清醒過來,走到李牧羊身邊,問道:「李牧羊,思念是你的妹妹嗎?」

「是的。」李牧羊點頭。看到燕相馬滿臉期待的模樣,他一臉警惕地看著他,說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你們不是親兄妹吧?」燕相馬說道。

聽到燕相馬的這句話,正在喝湯藥的李岩差點兒被噎死。

他滿臉氣憤地盯著燕相馬,怒聲喝道:「燕相馬,你說什麼呢?李牧羊和李思念是一母同胞,是親得不能再親的親兄妹了,你什麼都不知道就不要胡說」

燕相馬笑呵呵地向李岩賠了個不是,說道:「我不是有意要說這種話,就是覺得覺得李牧羊和李思念長相差別太大。」

他認真地打量著李牧羊,說道:「可不僅僅是我這麼想,要是讓他們倆一起走出去」

「走到哪裡都是親兄妹。」李岩很不客氣地打斷了燕相馬的話。

李牧羊看了燕相馬一眼,示意他不要再繼續這個話題。他知道父親不喜歡聽到別人懷疑自己和李思念不是親兄妹這樣的話,小的時候他們倆一起上街,當有人聽說後面跟著的那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兒是他的妹妹時都開始懷疑李思念是不是從外面抱#養回來的每當這個時候,父親的情緒就會變得特別惡劣,倒是母親更加溫婉一些,笑呵呵地和人解釋大兒子小時候得了一場病所以身體才如此的不好。

李岩是武人身體,雖然境界不高,但是多年苦練身體素質總是要強於常人。李思念很小就跟著師父練習《破體術》,看起來不是那麼努力,可是長期堅持而且她又足夠聰慧,也算是小有功底。

倒是羅琦的身體最弱,也是最後一個蘇醒過來。

她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尋找李牧羊的身影,看著李牧羊好端端地站在自己身邊,眼眶一紅,撲過來抱住李牧羊說道:「牧羊,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傷著?那個壞人呢他跑到哪裡去了?你爸和你妹妹呢?他們沒事吧?」

「媽,他們都沒事。」李牧羊抱緊母親的身體,笑著說道:「爸爸和妹妹也沒事,我們家裡人都沒事。」

「太好了。實在是太好了」羅琦熱淚盈眶,緊緊地抱著李牧羊不肯撒手。

經歷了生離死別,才更能體會到生命可貴。

李牧羊勸慰好母親的情緒,又讓她也喝了一碗排毒湯藥后,總算是把一家人全部安排妥當。

李牧羊走到燕相馬身邊,一臉感激地說道:「燕大少,這次多謝你幫我照顧家人,這份恩情我記在心裡。來日若有機會,我必當竭誠相報」

「太客氣了。太客氣了。」燕相馬笑呵呵地擺著手,說道:「大家都是年輕人,你又是我小心表妹的同學,大家就都是一家人了。別叫什麼燕大少燕大少的,那個稱呼是給外面人叫的你還和以前一樣,叫我表哥就行了。」

「好的,表哥」

「對嘛,就應該這樣。對了,我上樓去看看思念現在情況怎麼樣了。吃完葯之後怕是得鬧一陣子肚子,我這裡還有一些道家藥丸」

燕相馬話未說完,就要朝著樓上跑去。

「燕相馬,你給我站妝李牧羊在身後大聲吆喝著說道。

「我就是想去」

「不行。」李牧羊很是蠻橫地把燕相馬給擋在身前。

「讓我站在門口表達一下我的關心總可以吧?」

「不行。」

「我剛才幫過你」

「我說過我會報答。」

「我就不能先收一點兒利息?」

「不能。」

「李牧羊你狼心狗肺」

「燕相馬你貪財好色」

崔小心推開大門進院,正是李牧羊和燕相馬大眼瞪小眼互相堅持不肯退步的時候。

長長的睫毛眨了眨,嘴角微微地向上揚起,綻放出一個可愛誘人的弧度,說道:「我這是進了動物園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