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四十章、初露崢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初露崢嶸!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四十章、初露崢嶸!

因為李牧羊眼裡的一抹憂慮,崔小心最終還是決定來李家看看。

相處日久,她了解李牧羊的性格。雖然他看起來整天笑呵呵的,其實心思細膩,而且勇於擔當。他總是把妹妹小時候照顧他的事情掛在嘴邊,但是他對妹妹的寵愛和包容也是崔小心實實在在能夠看到感受到的。

她答應幫助李牧羊補習功課,但是以她的性子其實更願意在一個清靜隱私的茶館或者其它的什麼地方。她不願意和其它人打交道。

她之所以不排斥李家的人,願意每天到李家來報道,是因為她喜歡李家的親情氛圍,喜歡看到李思念各種鬼靈精怪地欺負李牧羊,也喜歡看到李牧羊被李思念欺負滿臉無奈地看向自己的模樣。

李牧羊不願意麻煩別人,即便是在他救過自己一命之後,仍然對自己為他補習的這點事情感激不已。

或許,在他的人生中這也算是為數不多的曖曖星光吧。

也正是因為這樣,崔小心才更加擔心李牧羊家裡出了什麼事情卻又不願意說出來。

高考還沒有結束,明天還會有兩門重要科目要考試。她不希望在這個關鍵時刻李牧羊被其它俗事所擾。

如果能夠幫忙的話,她願意伸出雙手。

李牧羊不知道自己是誰,但是她對自己的認知很清楚。

她能夠做到的事情,怕是能夠讓整個江南城都震驚呢。

「你怎麼來了?」

看到崔小心脆生生地站在門口,李牧羊和燕相馬異口同聲地問道。

崔小心再次眨了眨眼睛,抿嘴輕笑,說道:「你們倆這是心有靈犀呢?」

燕相馬狠狠地瞪了李牧羊一眼,跑到崔小心面前說道:「表妹,你怎麼到這裡來了?中午不回去吃飯?」

「表哥能來,我就不能來?」崔小心眼神疑惑地看著燕相馬,心想,難道李牧羊的擔憂是因為燕相馬找事,趁著自己忙於考試故意跑到李家來找麻煩。

她剛才在外面看到燕相馬養的那群護衛,如果燕相馬是為了讓李牧羊疏遠自己而來,那麼今天自己過來還當真是來對了。

「怎麼會呢?」燕相馬一臉溫和的笑意,說道:「我來得,表妹更來得。我知道表妹和牧羊是很好的同學,同學之間互相走動走動不是很好的事情嗎?我讀書的時候也有一些很不錯的同學。」

崔小心表情愕然,她若有所思地看著燕相馬,說道:「那麼,表哥又是因為什麼而來呢?」

崔小心知道姑姑家對自己的行蹤了如指掌,更清楚他們對自己來給李牧羊補課的態度。

上次回來,相馬錶哥還意有所指地說出她來給李牧羊補習的事情,而小姑也明確提出用一些禮物來感激李牧羊的救命恩情然後大家就老死不相往來。

富貴之家,哪裡願意和這樣的普通人沾染上關係?

當然,他們更怕的是自己對李牧羊生了情愫這真是一樁非常荒謬的事情。難道只是因為自己和學校裡面的男生多說了幾句話就可以斷定自己喜歡上他了嗎?

這怎麼可能?

可是,燕相馬今天是怎麼了?他說同學之間應該互相走動他的表情也不像是在作偽。

「我來看看李牧羊埃」燕相馬笑呵呵地說道:「表妹上次遇襲,多虧了牧羊同學捨命相救這份恩情你們崔家和我們燕家都要牢牢記在心裡。正好這幾天時間比較空閑,所以我就過來看看李牧羊哈哈哈,沒想到我和他一見如故,甚是相投。」

崔小心的擔憂更甚,看著燕相馬的眼睛問道:「表哥你沒吃錯藥吧?」

Oo! 燕相馬的表情瞬間變成這樣。= 他瞪大眼睛看著崔小心,說道:「表妹怎麼知道我今天吃錯藥了?那件事情那麼快就傳出去了?」= 「表哥」崔小心皺眉,不滿地說道:「你到底在說些什麼?」= 「我吃錯藥的事情埃」燕相馬錶情慌張,氣憤地不行,說道:「表妹,你還沒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我吃錯藥這件事情的李思念沒有出門,兩位長輩也一直在家。李牧羊回來之後就沒有出去表妹是怎麼知道我喝錯了葯的事情?」= 頓了頓,他小心翼翼地問道:「這件事情沒有其它人知道了吧?」= 「表哥」崔小心都要生氣了。雖然覺得表哥以前也沒個正形,但是今天格外的過份。= 崔小心根本就聽不懂他在胡說些什麼。難道他是在故意轉移話題?= 李牧羊笑得直不起腰來,走到崔小心面前把燕相馬喝錯湯藥的事情講解了一遍。= 崔小心也笑個不停,說道:「表哥,你的身體沒事吧?」= 燕相馬恨不得找個地縫趕緊鑽進去,對李牧羊的這種告密行為很是不滿,說道:「李牧羊,你太過份了,我受你所託幫你照顧家人,又為了幫你的家人排毒才讓人熬了那解除煙障之毒的湯藥如果不是為了取得他們的信任,讓他們知道我給他們喝的是解藥不是毒藥,我用得著如此用力親自品嘗?」= 李牧羊笑得更歡樂了,對著燕相馬拱了拱手,說道:「是的,謝謝燕大少。大恩大德,莫齒難忘。」= 「煙障之毒?」崔小心表情微寒,問道:「烏鴉來了?」= 燕相馬大驚,打量了一番院子。小院被人收拾的乾乾淨淨,牆上和地上的血跡也全都抹掉了除了青石牆上面撞擊出來的凹槽和縫隙,完全看不到有別人來過的痕。= 難道小心表妹僅僅是因為自己一句話就知道烏鴉過來的事實?= 燕相馬對著李牧羊眨了眨眼睛,示意這個問題由他來應付,笑著說道:「烏鴉?烏鴉怎麼會到這裡來?」= 「你笑了。」崔小心說道。= 「對埃我是笑了。哈哈,難道還不能笑嗎?」= 「如果你不是想要隱藏什麼,在我問你烏鴉有沒有過來的時候,你應該表情凝重神情戒備才對,因為你們最近主要的精力都放在搜索烏鴉下落這件事情上面而且,你說解毒湯藥是為了排除煙障之毒,在我上次遭遇烏鴉狙擊之後,我特意讓寧叔給我收集了一份有關烏鴉的資料。我知道他最擅長的是召喚血鴉和暗黑迷障。」= 崔小心的視線在院子里掃來掃去,看著李牧羊說道:「烏鴉來了,他把擊殺目標換成了你因為你救了我,所以他要報復。是這樣嗎?」= 燕相馬獃滯半天,看著李牧羊問道:「你當真娶這麼聰明的一個女人嗎?」= 「我」李牧羊被這句話給問成一個大紅臉,故作生氣地說道:「燕相馬,你在說什麼呢?我什麼時候說過」= 「你的意思是說你不願意?」燕相馬瞥了李牧羊一眼,很是鄙夷地說道。= 「我你」李牧羊情竇初開,對崔小心的愛戀也是他的初戀。= 他把這份心事藏在心裡,就像是母雞趴在窩裡等待著有朝一日能夠孵出一隻小雞。= 聽到燕相馬這樣當眾把他的心事給爆出來,把他羞地面紅耳赤裸雙手都不知道放在哪裡才好。= 「表哥」崔小心也有些羞澀,嫩白的脖頸出現一抹嫣紅。不過她隱藏地很好,面上卻沒有太多的表情。「你再胡說我就要回去告訴姑姑了。」= 「好好好,我錯了。我投降。」燕相馬很是害怕自己家裡的那位老媽,說道:「我這不是有心幫忙嘛。」= 崔小心疑惑地看了燕相馬一眼,然後看向李牧羊說道:「叔叔阿姨怎麼樣?思念怎麼樣?有沒有人受傷?你呢?烏鴉現在在哪裡?」= 「爸媽沒事,思念沒事,我也沒事」李牧羊看著崔小心說道。「不過他們吃了排毒湯藥,怕是現在沒辦法下來見客。」= 「烏鴉呢?」崔小心看著李牧羊問道。= 「他氨李牧羊求助地看向燕相馬。= 「被我殺了。」燕相馬接話說道。= 「嗯?」崔小心漆黑地眼珠在燕相馬的臉上打轉。= 「是被我殺了。」燕相馬說道。「你也知道,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派人搜索烏鴉的下落。好不容易打探到他的消息,卻又不敢打草驚蛇。後來他自投羅網跑到了李牧羊家裡,我就帶著護衛過來布下了這天羅地嘿嘿,敢欺負我小心妹妹,我自然饒不過他。你也知道,我最近功夫長進神速,和那個烏鴉大戰了三百回合之後,一記打龍眼把他給戳瞎,然後一掌拍中了他的心口」= 崔小心沉默良久,對著李牧羊深深鞠躬,說道:「對不起,是我給你惹麻煩了。」= 「千萬別這樣。」李牧羊趕緊伸手去扶。= 崔小心挺直脊背,看著燕相馬說道:「表哥,既然是你殺了烏鴉,那是要向城主府彙報領取賞格的」= 她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聲音輕柔卻帶著不容置疑的權威:「倘若有人敢質疑你的能力,不妨永遠地封住他的嘴巴。」= 考不上好大學找不到好工作。= 我是受傳統武俠小說影響熏陶過的一代,我想寫仙山落下湖影一葉小舟翩遷而至男主角一襲白衣聞風奏笛,我想寫大雪紛飛馬踏冬泥,我想寫江湖夜雨黑衣殺手來襲= 我想寫的太多太多,但是筆力不逮,表達能力有限。如果寫得不好,大傢伙多多擔待。= 當然,不可能寫不好。= 時間緊,發書急,所以手頭上沒有一個字的存稿。= 寫一章傳一章,絕對不敢有絲毫藏私。= 看到大家催促,老柳心裡又喜又急。= 喜的是你們喜歡,不喜歡催促做甚?= 急得是我靠,怎麼又這麼晚了?我靠,今天還能不能更新啊?= 新書新氣象,所以雖然是月中上架,大傢伙兒還是想為老柳爭一個人氣榜第一。= 從發書第一天開始,一直到本月最後一秒結束。《逆鱗》一直佔據著各大榜單第一的位置。= 特別是人氣榜,最後時刻競爭可謂慘烈,老柳卻要在外地參加一個活動,正常更新都很艱難,爆發更不可能。= 可是,你們幫我守住了。= 可是,你們幫我拿下了。= 最後半個小時,我一直在看著群里的你們。= 你們比我還緊張,你們比我還著急,你們有錢的出錢,沒錢的給有錢的打氣。= 紅票狂漲,最後定格在兩萬多少票來著?= 真得很感動!= 那個時候我在想,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有些人有幸在現實中見面,更多的朋友我甚至都沒有說過幾句話可是,你們把你們的一片真心付出給我。= 肯定不是因為我長得帥,我以前確實帥過。自然也不是因為我寫得書好,書再好你們正常的訂閱打賞就足夠。= 是感情!= 你們對我有情,對老柳的每一本書裡面的每一個人物有情。= 謝謝!= 一千一萬個謝謝!= 你們對老柳付出感情,付出真金白銀的支持。= 老柳能夠為你們做些什麼呢?= 我想了又想,只能夠把你們的名字寫在這本書里,寫在這本書的內容之中。我希望每一個現在看到這本書的朋友,以後看到這本書的朋友都能夠看到你。= 我希望你們和老柳同在,也和這本書同在。= 所以,我會列出一份名單進行感謝。= 因為篇幅有限,時間也太晚。我會抽取打賞榜上面宗師級別以上的朋友,其它的朋友也會放在另外一份榜單里。= 天才魔術師:他一直在,他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在我有需要的時候,近衛軍有需要的時候,他總是衝鋒在最前線。= 月底最後拼月票的時候,他喊出你們打賞一個萌主我就以你的名義打賞一個萌主你打賞一個至尊我就以你的名義再打賞一個至尊的口號他陷入了瘋魔狀態,一夕散了十萬財。= hanlaisonn:打賞榜上排名第二的土豪,也是我們的第二位至尊。我和字母兄說話不多,但是他卻幫助我不少。翻閱老柳的每一本書,他都雄居在打賞榜前端。= 字母兄是雲南曲靖元森ds汽車品牌的負責人,凡是我近衛軍成員報老柳的名字進店購車享受打骨折優惠。= 我尼瑪12:12兄是貼吧冒出來的土豪,特意跑到貼吧感謝過。感謝你們對老柳的每一份支持。= 方跑跑:看這個名字就知道是老柳的鐵杆書迷。月票戰最後時刻跟隨魔術師衝鋒陷陣,英勇無敵。= 星夜邪:我和星夜認識多年,而且說話算是比較多的。因為我的每一本書都會及時追看,然後發信息告訴我他的感受或者要求小夥子,這是個好習慣,要繼續保持。= 古月清風o0:清風是做商業地產的,買商鋪可以找他。如果有喜歡看電影的妹子也可以找他,因為他的地產裡面有星美電影院男人就算了吧,估計他沒什麼興趣。= 明為夢影:萌噠噠的小姑娘,是我們近衛軍雙傻小loli之一。大學非要跑到海口讀,也不知道對老柳到底有什麼企圖= 壹度啊啊:這是我們的老兄弟了,跟隨多年,也為老柳拼搏多年,辛苦了。= 血龍天:也是我們的老兄弟,上一次月票戰的時候,他挨個和人私聊請求他們把月票投給老柳一個群有數百人,而我們有數百群。= 泥秋哥:名字是哥,其實是個萌妹子。智商爆表,財經大學保送。顏值爆表,無數男屌蠢蠢欲動。脾氣不好,但是心地真地很好很好。= 莫啵:才子,也是財子。寫的書評質量極高,文筆勝於老柳。= 葉初陽:老朋友老兄弟,只要讀過老柳前面幾本書的朋友,我就不信你對這個名字不熟悉。。。= 白兔圖兔圖兔:也是一個很萌很萌的妹紙。奇怪,怎麼那麼多土豪妹紙啊?= 死神嘆息:死神並不嘆息,經常在群里胡吹亂侃欺負別人也被人欺負。= 最愛坐懷小說:坐懷是我以前的筆名,現在你們知道我和他的關係了吧?= 君令:也是我們的老兄弟,近衛團管理層成員。負責了很多事情,也幫忙處理著很多事情。辛苦了。= 毛茛47:細心、可愛、二十四小時在線評管理,每一個帖子的精華都是她送出去的。也是一個萌萌萌的妹子。= 魔羯:上一次給他寄萌主名信片的時候,他名字裡面那個『羯』字我寫了半天。老柳的字丑,寫這個字的時候最丑。= 何時天涯:老朋友老兄弟,泡了我們近衛軍的妹子做老婆,然後隱居過上了神仙日子。但是,有需要的時候隨時跳出來幫忙。= xiayu1993924:貼吧的兄弟,名字是下雨還是夏雨?= 1書友17816592:兄弟,能不能麻煩改個名字?我數學不好,實在記不住那一長排數字埃= 冉燃:打欠條找父親借錢給老柳打賞的萌妹紙,感動的老柳都想以身相許可惜沒有機會了。= 還要寫下去,可是眼睛都累得睜不開了。= 讓眼睛兄休息休息吧,它跟著我也實在太辛苦了。= 我以燕相馬的人格保證,我會好好寫書。= 所以,新書,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新的一個月,老柳沒臉沒皮地嘶吼一句:求月票!!!)= 燕相馬的表情瞬間變成這樣。= 他瞪大眼睛看著崔小心,說道:「表妹怎麼知道我今天吃錯藥了?那件事情那麼快就傳出去了?」= 「表哥」崔小心皺眉,不滿地說道:「你到底在說些什麼?」= 「我吃錯藥的事情埃」燕相馬錶情慌張,氣憤地不行,說道:「表妹,你還沒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我吃錯藥這件事情的李思念沒有出門,兩位長輩也一直在家。李牧羊回來之後就沒有出去表妹是怎麼知道我喝錯了葯的事情?」= 頓了頓,他小心翼翼地問道:「這件事情沒有其它人知道了吧?」= 「表哥」崔小心都要生氣了。雖然覺得表哥以前也沒個正形,但是今天格外的過份。= 崔小心根本就聽不懂他在胡說些什麼。難道他是在故意轉移話題?= 李牧羊笑得直不起腰來,走到崔小心面前把燕相馬喝錯湯藥的事情講解了一遍。= 崔小心也笑個不停,說道:「表哥,你的身體沒事吧?」= 燕相馬恨不得找個地縫趕緊鑽進去,對李牧羊的這種告密行為很是不滿,說道:「李牧羊,你太過份了,我受你所託幫你照顧家人,又為了幫你的家人排毒才讓人熬了那解除煙障之毒的湯藥如果不是為了取得他們的信任,讓他們知道我給他們喝的是解藥不是毒藥,我用得著如此用力親自品嘗?」= 李牧羊笑得更歡樂了,對著燕相馬拱了拱手,說道:「是的,謝謝燕大少。大恩大德,莫齒難忘。」= 「煙障之毒?」崔小心表情微寒,問道:「烏鴉來了?」= 燕相馬大驚,打量了一番院子。小院被人收拾的乾乾淨淨,牆上和地上的血跡也全都抹掉了除了青石牆上面撞擊出來的凹槽和縫隙,完全看不到有別人來過的痕。= 難道小心表妹僅僅是因為自己一句話就知道烏鴉過來的事實?= 燕相馬對著李牧羊眨了眨眼睛,示意這個問題由他來應付,笑著說道:「烏鴉?烏鴉怎麼會到這裡來?」= 「你笑了。」崔小心說道。= 「對埃我是笑了。哈哈,難道還不能笑嗎?」= 「如果你不是想要隱藏什麼,在我問你烏鴉有沒有過來的時候,你應該表情凝重神情戒備才對,因為你們最近主要的精力都放在搜索烏鴉下落這件事情上面而且,你說解毒湯藥是為了排除煙障之毒,在我上次遭遇烏鴉狙擊之後,我特意讓寧叔給我收集了一份有關烏鴉的資料。我知道他最擅長的是召喚血鴉和暗黑迷障。」= 崔小心的視線在院子里掃來掃去,看著李牧羊說道:「烏鴉來了,他把擊殺目標換成了你因為你救了我,所以他要報復。是這樣嗎?」= 燕相馬獃滯半天,看著李牧羊問道:「你當真娶這麼聰明的一個女人嗎?」= 「我」李牧羊被這句話給問成一個大紅臉,故作生氣地說道:「燕相馬,你在說什麼呢?我什麼時候說過」= 「你的意思是說你不願意?」燕相馬瞥了李牧羊一眼,很是鄙夷地說道。= 「我你」李牧羊情竇初開,對崔小心的愛戀也是他的初戀。= 他把這份心事藏在心裡,就像是母雞趴在窩裡等待著有朝一日能夠孵出一隻小雞。= 聽到燕相馬這樣當眾把他的心事給爆出來,把他羞地面紅耳赤裸雙手都不知道放在哪裡才好。= 「表哥」崔小心也有些羞澀,嫩白的脖頸出現一抹嫣紅。不過她隱藏地很好,面上卻沒有太多的表情。「你再胡說我就要回去告訴姑姑了。」= 「好好好,我錯了。我投降。」燕相馬很是害怕自己家裡的那位老媽,說道:「我這不是有心幫忙嘛。」= 崔小心疑惑地看了燕相馬一眼,然後看向李牧羊說道:「叔叔阿姨怎麼樣?思念怎麼樣?有沒有人受傷?你呢?烏鴉現在在哪裡?」= 「爸媽沒事,思念沒事,我也沒事」李牧羊看著崔小心說道。「不過他們吃了排毒湯藥,怕是現在沒辦法下來見客。」= 「烏鴉呢?」崔小心看著李牧羊問道。= 「他氨李牧羊求助地看向燕相馬。= 「被我殺了。」燕相馬接話說道。= 「嗯?」崔小心漆黑地眼珠在燕相馬的臉上打轉。= 「是被我殺了。」燕相馬說道。「你也知道,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派人搜索烏鴉的下落。好不容易打探到他的消息,卻又不敢打草驚蛇。後來他自投羅網跑到了李牧羊家裡,我就帶著護衛過來布下了這天羅地嘿嘿,敢欺負我小心妹妹,我自然饒不過他。你也知道,我最近功夫長進神速,和那個烏鴉大戰了三百回合之後,一記打龍眼把他給戳瞎,然後一掌拍中了他的心口」= 崔小心沉默良久,對著李牧羊深深鞠躬,說道:「對不起,是我給你惹麻煩了。」= 「千萬別這樣。」李牧羊趕緊伸手去扶。= 崔小心挺直脊背,看著燕相馬說道:「表哥,既然是你殺了烏鴉,那是要向城主府彙報領取賞格的」= 她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聲音輕柔卻帶著不容置疑的權威:「倘若有人敢質疑你的能力,不妨永遠地封住他的嘴巴。」= 考不上好大學找不到好工作。= 我是受傳統武俠小說影響熏陶過的一代,我想寫仙山落下湖影一葉小舟翩遷而至男主角一襲白衣聞風奏笛,我想寫大雪紛飛馬踏冬泥,我想寫江湖夜雨黑衣殺手來襲= 我想寫的太多太多,但是筆力不逮,表達能力有限。如果寫得不好,大傢伙多多擔待。= 當然,不可能寫不好。= 時間緊,發書急,所以手頭上沒有一個字的存稿。= 寫一章傳一章,絕對不敢有絲毫藏私。= 看到大家催促,老柳心裡又喜又急。= 喜的是你們喜歡,不喜歡催促做甚?= 急得是我靠,怎麼又這麼晚了?我靠,今天還能不能更新啊?= 新書新氣象,所以雖然是月中上架,大傢伙兒還是想為老柳爭一個人氣榜第一。= 從發書第一天開始,一直到本月最後一秒結束。《逆鱗》一直佔據著各大榜單第一的位置。= 特別是人氣榜,最後時刻競爭可謂慘烈,老柳卻要在外地參加一個活動,正常更新都很艱難,爆發更不可能。= 可是,你們幫我守住了。= 可是,你們幫我拿下了。= 最後半個小時,我一直在看著群里的你們。= 你們比我還緊張,你們比我還著急,你們有錢的出錢,沒錢的給有錢的打氣。= 紅票狂漲,最後定格在兩萬多少票來著?= 真得很感動!= 那個時候我在想,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有些人有幸在現實中見面,更多的朋友我甚至都沒有說過幾句話可是,你們把你們的一片真心付出給我。= 肯定不是因為我長得帥,我以前確實帥過。自然也不是因為我寫得書好,書再好你們正常的訂閱打賞就足夠。= 是感情!= 你們對我有情,對老柳的每一本書裡面的每一個人物有情。= 謝謝!= 一千一萬個謝謝!= 你們對老柳付出感情,付出真金白銀的支持。= 老柳能夠為你們做些什麼呢?= 我想了又想,只能夠把你們的名字寫在這本書里,寫在這本書的內容之中。我希望每一個現在看到這本書的朋友,以後看到這本書的朋友都能夠看到你。= 我希望你們和老柳同在,也和這本書同在。= 所以,我會列出一份名單進行感謝。= 因為篇幅有限,時間也太晚。我會抽取打賞榜上面宗師級別以上的朋友,其它的朋友也會放在另外一份榜單里。= 天才魔術師:他一直在,他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在我有需要的時候,近衛軍有需要的時候,他總是衝鋒在最前線。= 月底最後拼月票的時候,他喊出你們打賞一個萌主我就以你的名義打賞一個萌主你打賞一個至尊我就以你的名義再打賞一個至尊的口號他陷入了瘋魔狀態,一夕散了十萬財。= hanlaisonn:打賞榜上排名第二的土豪,也是我們的第二位至尊。我和字母兄說話不多,但是他卻幫助我不少。翻閱老柳的每一本書,他都雄居在打賞榜前端。= 字母兄是雲南曲靖元森ds汽車品牌的負責人,凡是我近衛軍成員報老柳的名字進店購車享受打骨折優惠。= 我尼瑪12:12兄是貼吧冒出來的土豪,特意跑到貼吧感謝過。感謝你們對老柳的每一份支持。= 方跑跑:看這個名字就知道是老柳的鐵杆書迷。月票戰最後時刻跟隨魔術師衝鋒陷陣,英勇無敵。= 星夜邪:我和星夜認識多年,而且說話算是比較多的。因為我的每一本書都會及時追看,然後發信息告訴我他的感受或者要求小夥子,這是個好習慣,要繼續保持。= 古月清風o0:清風是做商業地產的,買商鋪可以找他。如果有喜歡看電影的妹子也可以找他,因為他的地產裡面有星美電影院男人就算了吧,估計他沒什麼興趣。= 明為夢影:萌噠噠的小姑娘,是我們近衛軍雙傻小loli之一。大學非要跑到海口讀,也不知道對老柳到底有什麼企圖= 壹度啊啊:這是我們的老兄弟了,跟隨多年,也為老柳拼搏多年,辛苦了。= 血龍天:也是我們的老兄弟,上一次月票戰的時候,他挨個和人私聊請求他們把月票投給老柳一個群有數百人,而我們有數百群。= 泥秋哥:名字是哥,其實是個萌妹子。智商爆表,財經大學保送。顏值爆表,無數男屌蠢蠢欲動。脾氣不好,但是心地真地很好很好。= 莫啵:才子,也是財子。寫的書評質量極高,文筆勝於老柳。= 葉初陽:老朋友老兄弟,只要讀過老柳前面幾本書的朋友,我就不信你對這個名字不熟悉。。。= 白兔圖兔圖兔:也是一個很萌很萌的妹紙。奇怪,怎麼那麼多土豪妹紙啊?= 死神嘆息:死神並不嘆息,經常在群里胡吹亂侃欺負別人也被人欺負。= 最愛坐懷小說:坐懷是我以前的筆名,現在你們知道我和他的關係了吧?= 君令:也是我們的老兄弟,近衛團管理層成員。負責了很多事情,也幫忙處理著很多事情。辛苦了。= 毛茛47:細心、可愛、二十四小時在線評管理,每一個帖子的精華都是她送出去的。也是一個萌萌萌的妹子。= 魔羯:上一次給他寄萌主名信片的時候,他名字裡面那個『羯』字我寫了半天。老柳的字丑,寫這個字的時候最丑。= 何時天涯:老朋友老兄弟,泡了我們近衛軍的妹子做老婆,然後隱居過上了神仙日子。但是,有需要的時候隨時跳出來幫忙。= xiayu1993924:貼吧的兄弟,名字是下雨還是夏雨?= 1書友17816592:兄弟,能不能麻煩改個名字?我數學不好,實在記不住那一長排數字埃= 冉燃:打欠條找父親借錢給老柳打賞的萌妹紙,感動的老柳都想以身相許可惜沒有機會了。= 還要寫下去,可是眼睛都累得睜不開了。= 讓眼睛兄休息休息吧,它跟著我也實在太辛苦了。= 我以燕相馬的人格保證,我會好好寫書。= 所以,新書,也請大家多多支持!=/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