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逆鱗>第四十一章、君子之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章、君子之交!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武俠修真

?

第四十一章、君子之交!

「能夠被稱為帝國明月的女人,確實不是尋常女子可比較。」燕相馬在心裡感嘆著。

崔小心進門不過短短數分鐘而已,卻已經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即便自己有心想要幫助李牧羊隱瞞,但是也被她給一眼看穿。

崔小心知道烏鴉是被誰殺死,也同樣清楚自己將功勞搶奪到自己身上的良苦用心。

自己想保護李牧羊,所以才說烏鴉是被自己殺死的。

崔小心也想保護李牧羊,所以也說烏鴉是自己殺死的。

自己說是大功無私,妹妹說怎麼就覺得心裡有那麼一點點不舒服呢?

但是,既然崔小心用這樣認真的語氣和自己提起這件事情,他就不得不答應下來。

因為崔小心不僅僅是自己的表妹,還是崔家的女子燕家是崔家的姻親,也是附屬。燕相馬的地位自然是不及崔小心那麼重要的。

就算崔小心以後嫁人,那也是要嫁給門當戶對能夠給崔家帶來巨大助力的人譬如宋家的那棵玉樹。

自己呢?江南城一個城主的兒子,還真是很難被他們那些豪門巨族給放在眼裡。

倘若不是因為自己的母親也是崔家的女人,自己怎麼有資格和小心表妹這樣朝夕相處平等對話的機會?

燕相馬拍拍自己的胸口,說道:「表妹放心吧,我這人做事就喜歡講究一個理字是我的功勞,誰也別想搶走。不是我的功勞,我想搶走別人也不能多話。我一會兒就去城主府報備,說我設計把殺手烏鴉給除掉了,順便把那三千金幣的懸賞給領了李牧羊,這次多虧了你誘敵之功,晚點兒我會讓人送一千五百金幣過來給你,咱們兄弟倆一人一半。」

李牧羊連連擺手,說道:「不用不用。那是你的懸賞,和我沒有關係。」

「怎麼?看不起我?」燕相馬臉色不郁地說道。

「那倒沒有我就是覺得無功不受祿」

「行了行了。」燕相馬不耐煩地說道:「我給你的你就收著,在我們的圈子裡,送禮不收那也不是不給人面子誰不給我面子我就想會打誰的臉。我們紈侉子弟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燕相馬壓低了聲音,小聲問道:「我能不能上去看看思念?」

「不行。」

「我給你兩千金幣。」

「不行。」

「兩千五。」

「不行。」

「三千全給你,行了吧?」

「不行。」

燕相馬用手指頭點點李牧羊的胸口,說道:「小子,難道你不覺得我們應該攜手合作共同創造美好未來嗎?」

「你什麼意思?」

「你喜歡我表妹,我也覺得李思念挺可愛的,你幫我泡你妹,我也幫你泡我妹,咱們互通信息,互造機會這樣如何?」

李牧羊翻了個白眼,說道:「去你妹的。」

燕相馬就拉起崔小心的衣袖,說道:「表妹,他趕你走,咱們回去」

「燕相馬」李牧羊很想衝過去把他打一頓。我說『去你妹的』,又不是要把崔小心趕走。他挽留都來不及呢。

崔小心甩開了燕相馬的拉扯,看著李牧羊說道:「我知道經歷了很多事情,也讓你和家人遭遇過巨大的危險。但是希望這些事情不要影響到你明天的考試如果有什麼是我們能夠幫忙的,請一定要提出來。務必不要客氣。」

「啊?」李牧羊看向崔小心,發現這個女孩子突然間變得有些陌生起來。就像是那次游湖活動以前,她和班級裡面的每一個人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那麼,我和表哥就告辭了。」崔小心微微鞠躬,做了一個帝國標準的貴族禮儀。「請保重。」

「崔小心」李牧羊出聲喊道。

他覺得崔小心變了,變得疏遠起來。

可是,這種疏遠又讓他難以捉摸,因為一直以來崔小心也從來都沒有靠得太近只是在他自己主動靠過去的時候她沒有躲避而已。

崔小心轉身,表情淡然地看著李牧羊,聲音輕輕柔柔地問道:「李牧羊同學,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是想問你」李牧羊咧開嘴巴笑了起來,露出兩排潔白整齊的牙齒。他的側臉在午時的陽光下閃著淡淡的微黃光暈,眼睛微微眯起,長長地睫毛就像是一把秀扇遮掩下來。青春年少,正是勇敢尋愛的大好時節。「說好了一起去西風大學的落日湖畔看夕陽,這還算數嗎?」

崔小心眼神里的憂傷一閃而逝,輕輕地拂起額頭前的一撮長發,臉上不見有任何的表情,說道:「李牧羊,這是以後的事情至少,是你在能夠考上西風大學以後的事情。所以,好好努力吧。」

崔小心走了。

明天也不會來了。

李牧羊的心空蕩蕩的。

「為什麼突然間就變成這樣了呢?」李牧羊的心情有些壓抑,少年人有著難以言說的憂傷。

「為什麼突然間變成這樣了呢?」車子里,燕相馬看著崔小心問出了這樣的問題。

「烏鴉要狙殺的人是李牧羊,是不是?」燕小心出聲問道。

「是的。」燕相馬知道自己隱瞞不過這個表妹,坦白說道。「情況極其危險,我過來的時候李牧羊的父母和妹妹都處於昏迷狀態。李牧羊全身是血,殺氣騰騰的站在院子里,就像是一個地獄裡面鑽出來的惡魔地上滿是血鴉的屍體,烏鴉的屍體卻消失不見了。據李牧羊所說,那是血鴉反噬把他給吃掉了。」

「血鴉之所以食主,那是因為它們無其它血肉可食也就是說,在我到來之前李牧羊就已經擊敗了烏鴉。這件事情你怎麼看?難道你不覺得李牧羊他的身體裡面隱藏著一頭怪獸嗎?」

「烏鴉背後的人找出來了嗎?」崔小心的手指頭交叉在一起輕輕地摩擦著,這是她陷入深思時的一個習慣性的動作。

「暫時沒有。」燕相馬搖頭。崔小心不願意置評李牧羊的身體狀態,這在他的預料之中。「父親已經把你遇襲的事情傳信給天都那邊,但是天都那邊尚且沒有任何回應只是要求無論如何保證你的安全。一個殺手而已,而且還是一個死了的殺手,又能夠找到什麼信息呢?」

「所以,你覺得我這樣做有什麼問題嗎?」崔小心出聲反問。

「我知道你是為了保護李牧羊,幕後的黑手沒有找到,誰知道有沒有下一波的殺手李牧羊這次壞了他們的好事,他們自然會將仇恨放在李牧羊的身上。他一個普普通通其實也不算是普通。這傢伙藏得很深,我看不透他。」

「他的人不普通,但是他的心是普通的。」崔小心輕聲說道。

「是埃是個好人」燕相馬輕輕嘆息。「所以,我才覺得這樣對他,是不是有些殘忍?」

「死亡才殘忍。」崔小心說道:「遲早是要分開,早一些晚一些又有什麼區別?」

「是埃」燕相馬的眼神看向窗外火紅色開得正艷的寒緋櫻,說道:「還是妹妹想得通透一些。」

崔小心低頭不應,良久,才出聲說道:「讓表哥站出來承擔這份危險和責任,還請表哥不要生氣」

燕相馬輕輕地拍拍崔小心的肩膀,他知道這個女孩子心裡也很不好受。

「這不是理所應該的事情嗎?」燕相馬笑容溫和,有著看破真相的智慧。「讓一個沒有任何關係的人來承擔這份危險和責任,我才會真正的介意誰讓我是你的表哥呢?我們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頓了頓,燕相馬看向崔小心,忍不住出聲問道:「李牧羊你對他當真一點兒感覺也沒有?」

「君子之交,表哥又何須問出這樣的問題?」

「唉」燕相馬遺憾不已,說道:「他也有一個好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