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逆鱗>第四十三章、江南城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江南城主!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武俠修真

?

第四十三章、江南城主!

作為富饒之城江南城的城主,燕伯來每天的工作都很忙。

但是,即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仍然決定找來兒子燕相馬要和他談一談。

他看了一眼站在牆角欣賞著帝國名師秦快語的《虎嘯群山圖》,捧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熱茶,說道:「古人講究龍虎精神,龍被屠盡,倒是猛虎仍然嘯傲山林秦快語不愧是帝國名師,寥寥幾筆就將虎王威嚴給渲染地淋漓盡至。每次觀看此畫就能夠讓人心胸開闊,有無限氣魄。」

燕相馬知道父親手頭上的文件暫時處理完了,轉身朝著父親走來,笑著說道:「父親就是這江南城的虎王,一聲怒吼,江南城群雄沉默,宵小頓首。」

「馬屁精。」燕伯來雲淡風輕地模樣。比這更沒有下限地奉承話他聽得多了,從自己兒子嘴裡說出來的馬屁話更是數不勝數。「烏鴉是你殺的?」

「是的,父親。」燕相馬笑著說道:「那個烏鴉自尋死路,竟然敢襲擊小心妹妹。最近城主府的憲兵全都派出去追尋烏鴉的下落,我也想著能夠為父親分憂,為妹妹報仇於是就派了一些自己的心腹下屬四處搜尋烏鴉的下落,沒想到還真被他們找到了一些蹤跡。我們順藤摸瓜,然後布下天羅地網,將其一舉擊殺」

「是在哪裡將其擊殺?」

「李牧羊家裡。」

「小心的哪個同學?」

「是的父親。」

燕伯來仰臉沉思,視線沒有任何焦點,聲音低沉地說道:「兩次襲擊都和那個李牧羊有關係,那個李牧羊的身份乾淨嗎?」

「父親,我找人查過,絕對乾淨。絕對不會是宋家或者是陸家的人安插在江南城的棋子」

燕伯來的眼神變得嚴厲起來,低聲喝道:「是誰告訴你這次的刺殺是宋家或者陸家的人派來的?」

「父親,這種事情還用別人告訴我嗎?除了宋陸兩家」

「閉嘴,沒有證據的事情,以後這樣的話休得再提。」

「我也不是亂說,就是在你面前才這麼隨口一說,現在這個房間里只有我們父子倆人」

「在我面前也不許胡亂猜測,攀扯攻擊別人。記住,這是大忌。」

「是。」燕相馬微微鞠躬,接受了父親的教導。

燕伯來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些,看著自己的兒子說道:「烏鴉名列帝國殺手榜前二十,實力相當不弱。你僅僅是處於高山境中品以你一已之力是怎麼殺掉烏鴉的?」

「也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還有李大路他們幫忙。你也知道,李大路他們的實力也很不錯就是人蠢了點兒而已。」

「既然你的人探尋到了殺手烏鴉的下落,為何不及時報到城主府?又為何不和我商量就跳去揭了通緝令?」燕伯來若有所思地看著燕相馬,說道:「你們到底在隱瞞什麼?」

燕相馬錶情微僵,瞬間又恢復自然,笑呵呵地說道:「我哪裡要隱瞞什麼?我又有什麼好隱瞞的?我之所以沒有讓人及時通報城主府,那是因為時間上來不及埃你也知道烏鴉的本事,他來無影去無蹤的,殺人速度又超級快。我碰到他之後連個喘息的機會都沒有,更不用說分神派人來求援了。再說,懸賞烏鴉是城主府公布出去的告示,是父親大人親自用了印的,我殺了烏鴉之後自然要去領取賞格,不然的話,以父親一慣高風亮節的風格,肯定是不願意讓我去拿那三千金幣的」

「你知不知道,你領下這份功勞,以後那幕後的黑手就將會盯著你,你也要承受他們層出不窮的報復」

「父親,我是誰?」

「」

「我是燕相馬,是江南城城主燕伯來的兒子。我父親威名赫赫,鎮守一方,我自然也要頂天立地,無所畏懼。那些只敢躲在背後下黑手的流氓渣渣,我會把他們放在眼裡?他們有本事就跳出來和我真刀真#槍地打一架,看我不捏碎他們的卵蛋」

「胡鬧。」燕伯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以為這是兒戲?」

燕相馬一臉認真地看著自己的父親,說道:「我沒有覺得這是兒戲,但是,這是我應該承擔的責任。」

燕伯來盯著兒子看了好一陣子,擺了擺手,說道:「出去吧。」

「是,父親。」

燕相馬張嘴欲言,終究是什麼話也沒有說出來,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房間里傳來機關響動的聲音。

那幅巨大的《虎嘯群山圖》從中間一分為二,牆壁的中間出現一個巨大的空洞。一個身穿灰袍的男人從黑洞裡面走了出來。

他走到燕伯來的面前,看著燕伯來說道:「城主,此事少爺牽扯過深,恐怕會有後患。」

燕伯來推開椅子站了起來,有些煩惱地在書房裡走來走去,說道:「此事崔家都沒有給出一個結論,他卻在中間攪#弄風雲,著實讓人氣憤。看來是我平時對他疏於管教。」

「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

燕伯來看著窗外的月色,沉吟良久,說道:「第一,要務必派人保護相馬的安全。他有一些自保能力,但是這還遠遠不夠。」

「是。」

「第二,要保護小心的安全。小心這兩天不出去了也是好事。高考結束了,過幾天崔家來人,小心也要被接回天都了帝都風起雲湧,局勢難測。我們靜觀其變。」

「是。」

「第三,再去查一查李牧羊,如果有必要的話,不妨親自出手試探」

「城主懷疑李牧羊是別人家的棋子?」黑袍男人沉聲問道:「少爺查過,我也找人查過。他的一切資料都很正常,找不到任何破綻。」

「找不到任何破綻說不定就是最大的破綻。」燕伯來表情冷峻,說道:「能夠擊殺烏鴉的高手,又豈是你我所知的廢物少年?」

「是。」黑袍男人沉聲說道。

燕伯來輕輕嘆息,說道:「相馬整日遊手好閒終究不是正途,此次小心回京,就讓他也去天都謀一份差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