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四十四章、惡人砸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惡人砸店!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四十四章、惡人砸店!

因為李牧羊提著張晨丟到荷花池這種荷爾蒙爆表的事情,使他再一次成為復興高中的話題人物。

李思念每天從學校回來時,都會小臉激動神情亢奮的向他講述著風波後續的影響。

「哥哥,你知道嗎?現在學校里有好多男生都崇拜你」

「有人懷疑事情一定是假的,因為張晨那麼厲害你那麼嘿,結果好多人站出來說他們親眼所見,那些懷疑者都被打臉了」

「哥,我們班的女生給你寫了一封信情書哦。你以前沒有收到過情書吧?來,你摸摸,情書就是這個樣子的。華娟可是我的死黨,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李牧羊倒是心態平和,無論李思念講得多麼起勁他也只是淡淡地笑著。偶爾覺得小姑娘有趣,也會跟著調侃一下自己。

李牧羊把張晨丟進荷花池之後,沒和任何人打招呼就離開了學校。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還留在那裡只會產生更多的矛盾。他不想妥協,更不會道歉。

當然,張晨肯定也不會。

他也聽說過張晨的父親是一位很厲害的人物,可是,那又怎麼樣?有烏鴉厲害嗎?

李牧羊這幾天一直在反思自己。

以前的李牧羊也時常會受到這樣的嘲諷或者欺凌,很多時候比現在要過份太多。那個時候的李牧羊心態平和,只要不影響自己睡覺或者趕緊讓他們欺負完自己好睡覺。他從來沒有像是這般的暴怒,更不會因為三言兩語和同學大打出手。

李牧羊知道自己的身體產生了巨大的變化。

譬如他一拳打飛了張晨,譬如他一拳轟飛了烏鴉,再譬如他能夠輕易地掰斷青金石頭桌面

他心中戾氣太盛,他感覺到自己熱血沸騰。

李牧羊知道,他的身體裡面住著一頭怪獸。

正如烏鴉垂死之前詢問的那般:你到底是什麼怪物?

「自己的身體裡面到底是一頭什麼樣怪獸呢?」李牧羊一直在心裡思考這個問題。總是有斷斷續續的畫面在睡夢中呈現,夢見自己被巨龍撕裂身體,夢見巨龍的身體被斬成數段,也夢見兩團光影在天空中纏繞,那是自己宿命之中的仇敵

還有那不學而知的一些知識點,那各種各樣彷彿見過卻又讓他如此陌生的解題方式

李牧羊的變化太大太大,大到他覺得自己已經不是以前的李牧羊。

更難過地是,他不知道應該把自己的變化向何人訴說,他找不到能夠授業解惑之人。

他就在這種即驚奇欣喜又小心翼翼地狀態下等待著,等待著自己的真身浮現出來,也等待著那遙的地天都向自己發出邀請。

「西風大學」李牧羊喃喃地念出這個名字。「拜託了。」

李牧羊最近在練字,他以前都很少寫字,所以字寫得也不怎麼樣。當他覺得自己的字不怎麼樣時,那就更加沒有了練習的動力。

人性便是如此!

可是,這一段時間他發現自己寫的字大有長進,架構筆力都有大幅度的提高,很有一點兒落筆如雲煙觀之如駿馬的瀟洒感覺。

李牧羊見之大喜。

他聽人說過,一個人寫出來的字就是他的第二張臉李牧羊第一張臉沒長好,所以就很想在第二張臉上找一些存在感。

只要沒事的時候,他就俯案練習。也沒有刻意地模仿名家的字貼,就是那麼自然隨意地書寫。

越寫越好,也越寫越流暢。就像這原本就是他應有地字體似的。

「又是原本又是應有」李牧羊輕輕嘆息。

寫了一個時辰的毛筆字,李牧羊站起來到院子里舒展身體。

上次烏鴉事件,讓他感覺到了身體的重要性。

所以,只要是沒事的時候他就按照《破體術》裡面的步伐進行行走。多走幾圈之後,很容易就能夠感覺到疲勞一掃而光,大腦也清醒舒爽許多。

李牧羊正在行走的時候,院門被人砰砰砰地敲響。

聲音急促,看起來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李牧羊快步走過去開門,隔壁趙嬸站在門口,看到李牧羊后趕忙問道:「李牧羊,你爸在家嗎?」

「不在,趙嬸有事嗎?」

「牧羊,快去找你爸到店裡你們家麵包店出事了」趙嬸急得不行,說話的時候小腳還跺個不停。

李牧羊急了,說道:「店裡出什麼事了?我媽沒事吧?」

「我從門口過的時候,看到有一群流氓在你們家店裡鬧事,你媽現在倒是沒事,就怕晚些時候要吃虧快去找你爸回來」

李牧羊帶上院門,大步朝著麵包店跑過去。

「快去找你爸回來你去沒用」趙嬸在後面囑咐道。街坊鄰居的,誰不知道李牧羊是個病秧子啊?

思念麵包店。

羅琦站在麵包架前面,笑呵呵地說道:「天意大哥,我不是不給你面子,主要是我們這麵包店小本經營,辛苦一天下來也落不到幾個錢月前才交的費用,這才剛剛月中呢,怎麼又要收費了?這麼個收法,我們也實在承擔不起埃一個月下去,我們沒有賺頭,反而還要往裡面貼錢。」

水柳街最大的街霸混混,五短身材腦袋渾圓的張天意皮笑肉不笑地盯著羅琦,說道:「羅老闆,你這話說給別人聽還行,說給我們這些老街坊可就沒什麼意思了。你這麵包店每天生意如何,我張天意可全都看在眼裡,有多少人進出,我都讓手下的小兄弟幫忙記著呢你羅老闆是個能人,你們的思念麵包店在咱們江南城也是小有名氣怎麼著?不願意交管理費是吧?」

張天意掃了一眼身後的眾小弟,笑著說道:「你要是不願意讓我們管理也行,要是有人跑到你們店裡來打架鬥毆什麼的」

張天意從麵包架上面取了一抽屜剛剛蒸出來的菠蘿包,猛地朝著地上摔去。

鐵皮抽屜砸在花崗岩地板上面跳躍彈起,散發著奶香味道的菠蘿包四處翻滾。

「天意大哥,何必要把人逼到絕路?我不是不願意交管理費,是我月前已經交過管理費一個月收一次,我們還能夠勉強承擔。一個月收兩次,我們實在承擔不住氨

「這麼說,你是不願意給了?」張天意笑呵呵地問道,笑起來的模樣就跟一個彌勒佛似的。

「能不能等到下個月」羅琦為難地說道。「兩個孩子要上學,家裡也要有開銷,每個月就靠麵包店的一點兒收入來維持,實在很困難」

「天意哥,不要和她廢話了,我們把她這麵包店給砸了」

「不願意出小錢的人,一定會損失大錢到時候連店都沒有了,看你還怎麼養家糊口」

「天意哥找上你,那就是天意你還敢逆天而行?」

「喲,豹子哥這馬屁拍得好,威風霸氣」

張天意看著羅琦風韻猶存的俏臉,心裡有了別樣的心思,笑呵呵地說道:「考慮好了嗎?如果不願意交錢的話,也不是沒有別的解決辦法」

「什麼辦法?」羅琦一臉警惕地問道。她是大戶人家裡面走出來的,對人性有一個清晰地認知。她才不相信張天意會有那樣的好心免除他們的費用呢。

「你陪我去喝一杯,怎麼樣?咱們兄妹倆坐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說不定就會想到其它的解決辦法?對不對?你斜對面開飯館的白寡婦,你去打聽打聽,我什麼時候收過她的管理費?」

張天意地臉上挨了一巴掌。

羅琦臉上的笑容消失,眼神冷洌地盯著張天意,說道:「休想。」

「嘖嘖嘖」張天意伸手摸了摸被羅琦抽過的臉頰,然後用舌頭舔了舔手掌掌心,笑呵呵地說道:「香。真香。帶著一股子奶味。」

張天意大手一揮,吼道:「兄弟們,砸店。」

一個貨架被推倒。

收銀櫃檯被砸出一個大窟窿。

「不要砸我們的店。」麵包店裡面的小姑娘衝上去想要阻擋,被一個大塊頭給一把摟在懷裡狠狠地在她粉嫩的臉上親了一口。

「住手,你們都給我住手」羅琦嘶聲吼道,撲上去想要把小姑娘從大塊頭的懷裡搶出來。

張天意跨前一步用自己壯碩的身體擋在前面,笑容淫賤地看著羅琦,笑著說道:「羅老闆,考慮得怎麼樣了?再不答應的話,這麵包店可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休想,我就是死也不可能答應你這種要求」羅琦聲音尖利地喊道。

「你看看,你看看,你就是沒有對面的白寡婦聰明原本是一件小事,一樁很容易就解決掉的事情,為什麼一定要搞得這麼複雜呢?」張天意遺憾不已。

他掃了一眼四周的慘狀,笑著說道:「我叫張天意,我來找你,那就是天意使然你不願意順應天意,天意也不會讓你繼續在這條街上刨食吃。別的地方我管不著,但是在這水柳街,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他地手臂高高地舉起,然後用力地向下斬去,大聲喊道:「砸,給我使勁兒砸,我要讓她這店裡沒有一樣可以立得起來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