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四十七章、小氣姑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小氣姑夫!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四十七章、小氣姑夫!

庭院幽深,藍花楹鋪天蓋地的堆滿枝頭。一團團一朵朵,看起來繁華熱鬧,猶如國師親手繪寫的唯美畫卷。

身穿白裙的少女坐在藍色花樹下面,一壺清茶,一本古卷。打發這悠閑美好地假期時光。

《天都傳》,是一代史學大家司馬淺先生撰寫的西風帝國首府天都所發生的一系列事。包括政治變遷、經濟發展、奇人逸事、甚至還有一些古老的傳承介紹譬如王二麻子的剪刀,李小東的打鐵鋪,三碗不過崗的烈酒,以及品香氯狻

因為種類繁多,內容頗雜。所以傳播極廣。有人看其新,有人看其奇。有人把它當作一本美食地圖吃貨遊記,更有人詳究其權謀之道成敗隱意。

崔小心倒是不在乎這些,她只是看,單純地看。對於看書人來說,不用追究過去,不用思考未來,只是單純地享受這字裡行間所表達的意思或者所陳述的故事,那就是最輕鬆愜意地事情。

「小心,吃點兒水果。」身穿藕白色旗袍的小姑崔新瓷端著一盆水果走了過來。

原本是北地女人,卻愛上了蘇南的這種衣著打扮。特別喜歡旗袍,穿在她身上有著別樣的風韻和美感。

「謝謝小姑。」崔小心起身迎接。

「坐下。坐下。」崔新瓷嬌聲呵斥。「小心,不是我要說你,這後院就咱們姑侄倆人,又沒有外人瞧見。再說,就算瞧見又怎麼著?更近一步來說,咱們都是崔家的女人,身體裡面可是流著同樣的血脈呢,我們才是真正的一家人你怎麼總是和小姑這麼客氣?這樣顯得生份,我可不喜歡。」

崔小心輕笑出聲,說道:「那好,以後小姑再給我送吃的喝的,我就不聞不問,更不站起來迎接。拿起來就吃,端起來就喝。把你當作老丫鬟使喚。」

「你要是這樣,我心裡還高興呢。燕相馬就是這麼對我的,我也沒把他當作乾兒子看待?」崔新瓷風情款款地在崔小心地對面落座,說道:「小心,又在看書呢?」

「《天都傳》。」崔小心把書放在桌子上,說道:「了解一下天都的風土人情。離開數年,感覺對那座城市都有些陌生了。不過仔細想想,就算以前在天都的時候,又對那座城市有什麼了解呢?總是以為就生活在這座城市,總是以為隨時都可以去四處遊覽一番,可是,越是觸手可及的,就越是沒有想過去真正地熟悉它感受它。認真想想,我對它一無所知。」

崔新瓷面容憂傷,說道:「小心,再過幾天,你就要回天都了。小姑心裡真是捨不得埃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是真希望把你留在江南,留在姑姑這裡。天都雖大,崔家人多,但是終究沒有這裡生活的輕鬆寫意。那裡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旋渦,每天都會卷進去太多太多的人進去,小姑生怕你也被卷了進去」

「小姑」崔小心握緊崔新瓷如玉嫩白的小手,說道:「我也願意留在江南,我也想要留在小姑身邊。在江南生活的這幾年,是我這輩子最開心也最輕鬆的日子。可是,你比我更了解天都,也比我更了解崔家我能留得下來嗎?」

「唉,生在富貴人家,總是有各種各樣的責任需要承擔。這次小姑沒辦法隨你進京,你可一定要照顧好自己。昨天你姑夫還說讓相馬這趟一起入京,讓大哥幫忙安排一份差事,說他總是在這江南城遊手好閒也不是正途你的性子還好,安靜沉穩,不惹是非。可是相馬可就讓人頭痛了,你說他去了天都,誰知道會鬧出多大的亂子出來?」

崔小心拍拍小姑的手背,說道:「小姑,男兒當立志,姑夫這麼做也是望子成龍。不放出去打磨打磨,一直在你們身邊受你們呵護照顧,又怎麼能擔當大任?姑夫當年不也是戰場之上廝殺出來的將軍?最後才受帝國重任領了這江南城主要職?」

「再說,表哥可不是愚蠢之人。他的心機膽識我也是非常欽佩的。天都有崔家和燕家的照料,江南城是富饒之地帝國財庫,江南城主之子本身就來頭不小,想來也沒有什麼人能夠欺負得了他?你認真想想,只有表哥欺負別人的份,他什麼時候被人欺負過?」

「兒行千里母擔憂。總歸是放不下心埃」

「你要真是放心不下,那就等到春節回去看看。你也有幾年沒有回天都了吧?」

「是埃那就這麼說好了,今年春節我就回天都過節,不管燕伯來答應不答應,我都要回去」崔新瓷一臉堅定地說道。

「那好。我在天都等著小姑。」崔小心笑著說道。

「對了,相馬又去哪裡了?怎麼今天都沒有看到他在家裡出現?」

「我也沒看到呢。一大早就出去了,說是去拜訪朋友。」

「不會又去找那個李牧羊了吧?我就奇怪了,那個李牧羊到底有什麼好?前些天把你迷得神魂顛倒的,每天都跑到他那裡報道。現在好了,你正常了,你表哥又不正常了那小子到底長什麼樣啊?不是聽說奇醜無比嗎?」

崔小心的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一個迷人的弧度。

「奇醜無比倒是太誇張了,只不過因為小時候得過一場重病,皮膚有些黑而已。人長得還是很正常的。」

「這樣啊?那可配不上我們家小心。」崔新瓷似笑非笑地說道:「我覺得還是宋家玉樹好一些,他還小的時候就聽人說過他的美名,後來我跟著你姑夫到了這江南,還時常聽說他的消息,倒是越發的出眾了呢。」

崔小心臉上的笑容漸漸斂起,說道:「姑姑,這樣的事情怕是沒有人在乎我的意願了吧?」

「你不願意?」

「我更希望有人問我『你願意嗎』這樣的問題。」

「小心」崔新瓷用力握緊崔小心的手,說道:「我們這樣的家庭,你是清楚的。不過,你要當真不願意的話,就一定要說出來。無論如何,姑姑都是支持你的。」

「我的堅持,姑姑的支持會改變命運嗎?」

「」

或許是覺得話題過於沉重,崔新瓷笑著說道:「我們不說這個了,反正事情還早著呢。而且你還要讀大學,又得好幾年的時間。我們小心那麼優秀,總是能夠覓得良配的。」

崔小心輕笑不語,其實這樣的話小姑自己說起來都會心虛吧?當年她又何償不優秀?她喜歡的銀槍少年又何償沒有對她託付真心?可是,她最終不還是嫁給了現在的江南城主燕伯來?

最好的結果是認命。就像現在的小姑一樣,不也照樣生活的幸福安樂?

看到崔小心的笑容,崔新瓷就知道她已經看穿了自己的心事,在這個少女面前,崔新瓷突然間有些慌亂起來。

「你先看書吧,小姑就不打擾你了。」崔新瓷說著,起身朝著前院走去。

崔小心仰臉看著頭頂的藍色花海,無比遺憾地說道:「天都沒有藍花楹,可惜不能把你們帶了去。」

「小姐要是喜歡,我就讓人挖幾株帶回去。」寧心海從牆角走了過來。就像是一直在那邊守候著是的。

「聽說南方的甘橘到了北方就不甜了,這藍花楹移植到北方,怕是也開不出這麼漂亮的花了吧?既然是愛花之人,又何苦這般為難它們呢?」

有風吹拂,落英繽紛。

崔小心伸出手掌,一朵細小的花瓣恰好落在她的掌心。

她的頭髮上、衣服上都落了許多這些藍色的小精靈,淡然幽香更像是訴說著對這個純凈少女的不舍。

「寧叔這個時候過來,是不是外面又出什麼事了?」

「小姐這些天沒有出門,卻讓我去暗中保護李姓同學。前些天倒也安然無恙,自從出了烏鴉襲擊事件后,李牧羊每日閉門讀書,幾乎很少見到他出門。」

崔小心遠赴江南讀書,身邊只有寧心海這一個高手護衛。這也是她唯一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她這些天不離府邸,為的就是把寧心海給派到李牧羊身邊暗中保護。畢竟,烏鴉的事件只是一個引子。誰也不知道後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倘若再有一次烏鴉襲擊事件,或者比烏鴉更加強大的殺手,李牧羊還能否安全過關?李牧羊的家人又能否保全?

崔小心不得不考慮這樣的問題。

「沒想到今天就出了一樁事故,李牧羊的母親羅琦的麵包店進了一群流氓,說是要收這個月的管理費。這樣的事情時常發生,我也沒有太過在意。」

「後來李牧羊趕了過去,在麵包店裡面呈現暴走狀態大開殺戒。直到這個時候,我才察覺情況不對怕是有人特意給李牧羊下的鉤吧?」

崔小心臉色陰鬱,稍一沉吟,便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冷笑著說道:「我這位姑夫還真是小氣的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