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四十九章、廢物兒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廢物兒子!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四十九章、廢物兒子!

「可是大少」

燕相馬用扇子敲打著憲兵隊長的腦袋,說道:「可是什麼?可是什麼?你是想說本少爺的命不值錢是嗎?」

「大少,卑職沒有那個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說我在撒謊?」

「卑職不敢。」

「既然我沒有撒謊,既然你沒有覺得我的命很不值錢,那你憑什麼還要用這樣的態度對待我的救命恩人?」

「我卑職」

「熱血少年為保護店鋪客人安全不計生死,捨命相搏,堪稱英雄楷模,帝國榜樣。這樣的人物難道不應當向城主彙報,給予嘉獎,使其成為萬千青年表率?現在卻被你們刀箭相加,欲以殺人之罪入刑你們的良心被狗吃了?你們的正義感也被狗吃了?」

「大少,卑職」

「把武器都收起來。」燕相馬出聲喝道。

憲兵隊長無奈,揮了揮手,『嚓』聲音作響,憲兵們收刀入鞘,弓箭放下,心裡同時鬆了口氣。

他們在面對李牧羊的時候,在和他血紅色的眼睛對視時,沒有任何的心理優勢,反而覺得有種野獸覬覦,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的感覺。

他們有一種很清晰的感覺,倘若他們聽從上官的指令撲上前去緝拿要犯,怕是一個活口也沒有他們全都被犯人給消滅了。

想到此處,他們格外的感激跑進來攪局的城主之子燕相馬。這貨雖然做事風格相當的二百五,但是這一次卻是實打實地救了他們一命。

燕相馬走到李牧羊身邊,小聲問道:「你沒事吧?」

李牧羊眼裡的血色漸淡,搖頭說道:「我沒事。」

「沒事就好。你不要說話,這裡交給我來處理。」燕相馬說道。

他走到憲兵隊長面前,指了指地上重傷躺倒的那些黑衣人,說道:「你們看仔細了,就是這些混蛋想要傷害本少爺,我還聽到他們說什麼要把我給綁架了這是一起有預謀的犯罪,我會向城主稟報此事,你們也最好把他們鎖進大牢嚴加審問。看看他們還有沒有同黨,看看他們到底綁架我意欲何為,是為了劫財還是為了劫色」

「大少爺,我們沒有要綁架您」一個黑衣人急忙喊叫。他們已經知道這個衣著華麗的傢伙來頭不小,倘若那些憲兵要是聽從他的命令當真把他們給帶到大牢嚴刑逼供,到時候往他們的頭上安插一個綁架的罪名,他們怕是小命難保。

黑衣人話未說完,李大路就已經走到他的面前,一不小心就踩上了他的咽喉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走路的,怎麼就走到人家脖子上去了呢?

於是,那個黑衣人就像是被一頭閹割的驢,拚命嘶吼,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燕相馬對李大路的表現很滿意,這狗才偶爾也有頭腦靈光的時候。不枉自己多年教育熏陶。

「你看看他們的臉,一個個長得凶神惡煞似的,看起來就是個壞人」燕相馬指著那些黑衣人說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你們不會讓我失望吧?」

「大少」

「友情提示,做為江南城有名的紈大少,我可是什麼事情都能夠做得出來哦。」

「是,少爺。」憲兵隊長脊樑挺地筆直。「卑職明白怎麼做了。」

「我就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你叫什麼名字?」

「卑職賈強。」

「跟了本少爺,以後你就是真強了。」

「謝謝大少。」

燕相馬擺了擺手,說道:「快把那些惡人帶走吧,我看到他們的惡相心裡還挺怕的」

「是。」賈強一揮手,那些憲兵就如狼似虎地撲了過去,把地上的那些黑衣人架起來抬走。

賈強對著燕相馬敬禮,說道:「大少,卑職告退。」

「去吧去吧,應該知道報告怎麼寫吧?需要我配合的及時吭聲,不要跟我客氣,剷除這些綁匪惡霸是我們每一個江南城市民應盡的責任」

「你就是江南城最大的綁匪惡霸。」憲兵隊長賈強在心裡腹誹著。

當然,這樣的話就是再給他十個膽子也是不敢當面說出來的。

「謝謝大少,要是江南城每一個市民都有您這樣的犧牲精神和主人翁意識,何愁治安問題?」

賈強揮了揮手,帶著一干下屬迅速離開。再敷衍下去怕是要當場吐出來了。

等到憲兵隊全部離開,李牧羊這才放鬆了戒備。

燕相馬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說道:「表弟沒你別用這樣的眼神看我好不好?看起來好像是個壞人。」

李牧羊眼裡的紅雲消失,滿臉歉意地說道:「對不起,我太敏感了。」

李牧羊走到牆角,把母親從麵粉團裡面攙扶起來,關心地問道:「媽,你沒事吧?」

「我沒事,牧羊」羅琦看著自己的兒子,總有一種不太確定地感覺。面前的這個年輕人,當真是自己的兒子嗎?自己的兒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還有,他紅著眼睛傷人的時候,那種感覺讓羅琦感覺到陌生又害怕。

這和她認識的李牧羊不符合,她從來都沒有在兒子的身上看到那樣冷酷殘忍的眼神。

「媽」李牧羊聲音乾澀。他看到母親的遲疑和緊張,他也感覺到母親身體的抗拒。在自己伸手攙扶她的時候,她有一個細微的躲閃動作。這是自己最親近的人啊,是自己最愛最愛的家人,連她們也這樣看待自己?更何況別人呢?

李牧羊覺得自己很受傷。

李牧羊很想解釋一些什麼,卻又不知道應該如何解釋。

因為,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埃

難道像烏鴉所說的那般,自己當真變成了一個怪物?

「牧羊」羅琦伸手握住了李牧羊的手,聲音堅定地說道:「不管怎麼樣,你都是李牧羊,是我的兒子」

「媽,我永遠都是你的兒子。」李牧羊紅著眼眶說道。

「嗯,你一直是我的兒子,是我的好兒子。如果不是為了救我,也不會那麼著急地趕過來」羅琦安慰著說道。

店裡的麵包師被扶了起來,他們只是受了一些皮外傷,並無大礙。小婷也趕到羅琦的身邊,說道:「琦姐,你沒事吧?」

又滿臉崇拜地看著李牧羊,說道:「牧羊真厲害。今天多虧你了,不然的話,我和琦姐就」

接下來的話她就說不下去了。如果不是李牧羊的話,怕是當真讓張天意這等街霸給污了清白吧?

李牧羊明白小婷的意思,心想幸好自己有這樣的能力。倘若自己仍然和以前一樣是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廢物少年,看到這樣的事情即便怒火燃燒,衝上去也會被人給一腳踢開吧?

那樣的話,母親為了救自己說不定會做出更大的犧牲。

想到這種可能性,李牧羊的心結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

他不在乎自己變成什麼樣的怪獸,他只希望自己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家人不受傷害。

羅琦走到燕相馬面前,對著他深深地鞠躬,十萬分感激地說道:「燕少爺,這次多虧你救了我們一家老小,再造之恩」

「阿姨,你可別這麼說。」燕相馬急忙推辭,笑呵呵地說道:「我可沒有什麼再造之恩。我什麼都沒有做,也什麼都沒有看見,我來了之後李牧羊把什麼事都做完了」

「燕少爺,你救了牧羊埃」羅琦無比認真地說道。「如果不是你幫忙說話的話,牧羊這次怕是要被憲兵帶走。如果坐實了罪名,那對我們家來說是一場更大的災難他還是個孩子,是剛剛參加完高考的學生。這次要是出事,前途毀了不說,小命也是難保。這難道不是再造之恩嗎?」

燕相馬認真地想了想,說道:「阿姨,既然你這麼說,我還真沒辦法反駁不過你也不用放在心上,這份人情讓李牧羊和李思念記著就行了。以後讓他們找機會還上。」

李牧羊看著燕相馬,眼神疑惑地問道:「你怎麼到了這裡?」

「我去你們家找你找你商量一些事情。結果你們家大門緊閉。我就讓李大路去打聽了一番,結果就聽說你們家店鋪出事了。我一聽急了,你們家店鋪出事那不就是我們家店鋪出事嗎?於是我就飛馬趕來了。」

「謝謝。」李牧羊感激地說道。「這次又麻煩你了。」

燕相馬擺了擺手,說道:「你也先別急著謝,也不知道到底應該是誰謝誰呢?」

李牧羊表情微僵,問道:「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就是說大家兄弟一場,不用總把謝字掛在嘴邊對了,你這邊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埃」

燕相馬擺了擺手,說道:「我就不幫忙收拾了。回見。」

說完,帶著一群幫閑朝著外面走去。

李牧羊看著燕相馬遠去的背影,眼神里有光芒閃動。

「牧羊」羅琦出聲喚道。她伸手整理李牧羊凌亂的衣服,心痛地說道:「苦了你了。以後媽絕對不會再讓你被人欺負」

「媽」李牧羊把母親單薄地身體緊緊地摟在懷裡,嘶聲說道:「這句話應該由我來說以後,我再也不會讓你們被人欺負。保護你們的責任就交給我這個廢物兒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