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五十八章、英雄榜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英雄榜上!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五十八章、英雄榜上!

「太陽照樣升起,誰走了都沒有關係。」李牧羊這樣對自己說道。

李牧羊仍然和以前一樣早起,因為心有所思,甚至比以前起得更早一些。在凌晨五點多鐘的時候就醒過來了。

或許是以前睡得太多的緣故,李牧羊現在的睡眠時間越來越少,但是精力卻越來越充沛。不會像以前那般就算是睡足十二個小時仍然昏昏噩噩沒有一點年輕人的朝氣。

李牧羊起床之後,按照他整理過的《破體術》第一階段開始練習。

因為沒有名師指導,只能夠由自己去思考、回憶,然後將兩者融會貫通甚至李牧羊都不知道自己總結的是不是正確的。

所以,他仍然相當謹慎地按照黃袍道士離開時傳授給李思念的套路去行走學習。

『走』為第一步驟,也為《破體術》的根基。走硬骨頭,走通筋脈,走順氣海,最後一氣呵成,一拳破體。

當然,這走可不是亂走,瞎走,而是按照《破體術》之中的法門秘訣有序行走。

心境、呼吸、神思以及法決缺一不可。

想到李思念每次迷迷糊糊地行走,好幾次碰到桌角或者踢到門板,一幅大夢未醒的模樣,李牧羊就替這千年絕學叫屈不已實在是太糟蹋了。

即便這樣,李思念都能夠日積月累練習出『破拳』,這給予了李牧羊巨大的信心加持李思念都能夠做到,自己總要比她強上三五千倍吧?

在行走的過程中,也牢記破體術中第一句話『聚氣丹田,崩於瞬間』的說法,開始有效率地進行聚納全身的真氣于丹田氣海。

這一聚積便讓李牧羊嚇了一大跳,全身每一根毛髮,每一塊肌肉、每一根骨頭,每一處氣海的氣流源源不斷地往丹田裡面湧來,幾乎要把丹田給撐炸了一般。

很難想象,他瘦弱的身體怎麼會隱藏這麼大的力量。

李牧羊大吃一驚,趕緊停止了這種危險的行為。

即使他停止了行走,李牧羊仍然感覺到丹田處火辣辣的生痛。就像是被燒紅過的焦炭灼烤過一般。

李牧羊的額頭大汗淋漓,臉紅耳赤,心跳加速。

他趕緊跑過去躺在床上,休息了好一會兒才覺得舒服了許多,那種種不適的感覺也逐漸消失。

天色尚早,李牧羊不敢再走,於是便決定寫一會兒毛筆字。

李牧羊的毛筆字寫得越來越好,所以他很樂意讓它好上加好。就像是一個人的側臉很好看,他每次和人說話時都歪著脖子一樣。

李牧羊正趴在桌子上練字的時候,房間門『』地一聲被人撞開。

李牧羊連頭都不用回就知道是李思念來了,別人開門都是用手,只有李思念開門是用腳或者用胳膊她就不覺得痛嗎?

李思念看到自己這麼轟轟烈烈地出場都沒能吸引李牧羊的注意,出聲喊道:「李牧羊,你快點兒,今天可是學校放榜的日子」

李牧羊只得停下手上的動作,把毛筆放在硯池邊緣,起身舒展筋骨,看著小臉紅撲撲地李思念問道:「急什麼?現在時間不還早著嗎?」

「哪裡早了?」李思念急得直跺腳。「還有兩個小時就張榜,到時候英雄榜前面擠滿了人,我們就是想擠進去都不可能」

李牧羊咧嘴笑了起來,說道:「那些看完成績的自然會散開,難道他們還能一輩子守在榜單前面不成?那就等到他們看完之後我們再看。」

「你這人」李思念恨不得衝上去狠狠地給自己的哥哥幾拳,說道:「你這人怎麼一點兒也不上心啊?誰不希望自己能夠先一步看到成績和分數啊?聽說如果能夠佔據榜單前三位的話,學校還要有很大的獎勵呢。」

「我又沒想過要榜單前三位。」李牧羊搖頭說道:「我只是想去西風大學而已。」

「」李思念都要被自己這個哥哥給氣壞了,說道:「我的好哥哥啊,你如果不能夠佔據榜單前三的話,你怎麼可能去得了西風大學?西風大學是帝國最好的學府,也是每一所學校的模範生爭相報考的首眩進了西風,就會有一個大好前程去年西風大學在咱們學校招錄了幾個?二人?今年就算多招錄一個,那你也得進入前三才行氨

「這樣啊?」聽到李思念這麼一說,李牧羊當真有點兒緊張起來,說道:「那我們吃完早餐就去看看吧。」

「」

李牧羊洗漱一番,坐在餐桌前剛剛吃了個饅頭,小米粥太燙都沒來得及吃上兩口,就被早就坐在旁邊等得不耐煩地李思念給拉起來朝著學校跑去。

「多吃一點兒」羅琦在身後喊道。

「不吃了。」李思念大聲喊道。「回來慶祝,我要吃肉。」

羅琦搖頭嘆息,說道:「這孩子,哪有一點兒女孩子的樣子?」

李岩大口大口地喝粥,說道:「至少長相還是挺像個女孩子的。」

「就你會護著她。」羅琦沒好氣地說道:「你說,陸家會幫忙嗎?」

李岩突然間就沒了食慾,放下粥碗發了一陣了呆,說道:「以我們對陸家那位的了解,大抵是不會幫忙的吧」

「那牧羊不是」羅琦的眼眶紅了,說道:「一點兒希望也沒有了?」

「也許,牧羊自己能夠考出好成績」李岩越說越是心虛,最後自己也說不下去了。兒子平時的成績怎麼樣子,他比誰都要清楚。就算最後一個月他很努力,崔小心和李思念都說他提高的很快,可是,這就能夠讓他考上西風大學嗎?

「我偷偷向思念打聽過,小心姑娘已經回了天都,據說她去西風大學是板上釘釘如果牧羊去不了的話,他們倆可就徹底沒戲了。多好的姑娘啊還有牧羊一直心心念著想去西風大學,如果這次落榜,他一定很受打擊。我怕他承受不妝

「不會的。」李岩一臉堅定地說道。「他比我們想象地更加堅強勇敢。你忘記了,有一天深夜他突然間發病,全身滾燙就像是要燒熟了一樣,我們倆都嚇壞了,以為他這一次一定堅持不下去他迷迷糊糊地醒來,睜開眼睛看著我們,伸手拉著你說,媽,你快給我吃藥吧,我不想死,我想活著」

提起這件事情,羅琦的眼淚流敞地更急了,說道:「我就是想著,這孩子從小受了這麼多的苦,現在長大了總得享一享福上天不能總是這麼折磨他啊?」

李岩伸手摟住妻子,心裡暗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果然如李思念所說,學校門口人山人海,通往英雄台前面的路擠得水泄不通。

英雄台是學校門口的一個高台,有八級台階可以登台,寓意學子步步高升。

高台後面有一面黑牆,每年都會在那裡張貼各大名校的錄取名單。那份名單也被學子們稱之為英雄榜,能夠上榜的就是『超級英雄』。

「同學,麻煩讓一讓,讓一讓」李牧羊心痛李思念,拉著她的手在前面衝鋒陷陣。

「我說你有病吧?我憑什麼要讓你?」前面被擠得同學很是不滿地說道。「你想到前面去,難道我不想啊?有本事你飛過去啊?」

「」

李思念和哥哥互相換了一個位置,伸手拍拍那位同學的肩膀,笑容可愛,聲音甜脆地說道:「同學,能不能讓一讓,我想去看看我的成績」

「我說你啊,姑娘,你想去前面是吧?前面太擠了,你可要注意安全埃剛才還想一個傻叉想讓我讓路,被我給頂回去了來,你站我前面,我幫你擋著後面的色狼」

李思念靠著自己的顏值一路攻城拔寨,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很快的,她就拉著李牧羊的手站在了英雄台的最前排。

「哥,我的妝容有沒有花?」李思念輕拂自己的頭髮,對著李牧羊的臉照鏡子。然後生氣地踢了李牧羊一腳,說道:「拜託,你沒事美白做什麼?你現在越來越白,都沒辦法用你的臉補妝了」

「」

「喲,這不是李牧羊同學嗎?你也是來看榜單的?」一個熟悉地聲音傳來。

之所以熟悉這個聲音,是因為那聲音裡面的嘲諷地味道一直讓李牧羊記憶深刻。

吳漫,是李牧羊隔壁班級的學生。

在李牧羊從他們身邊經過的時候,他硬是按著當時瘦弱無力的李牧羊當羊騎。他和他的朋友們挨個從李牧羊的頭頂跳過,然後指著李牧羊的背影哈哈大笑說『你們看他像不像是一頭豬玀』?

李牧羊握緊了拳頭,咬碎了白牙,卻並沒有衝上去和他打架。

因為他知道自己打不過他。

最後還是李思念出馬,把他攔下狠狠地揍了一頓。

「我是。」李牧羊看著吳漫有些浮腫的臉,出聲說道。

「我說,前面的位置那麼緊張你何必跑到這裡來自取其辱呢?我要是你,站在人群的最後面,或者乾脆躲在家裡不出門難道你還覺得自己可以上英雄榜不成?」吳漫指著李牧羊大笑著說道,就像是看到了一樁非常荒謬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