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六十四章、西風第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西風第一!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六十四章、西風第一!

林正因的面子掛不住了,在場的老師們臉色也相當的難看。

要不是這小子是騎著白鶴來的,看起來一幅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傲氣凌人模樣,林正因都想讓人衝上去把他揍一頓了。

每年張貼英雄榜是各所學校的優良傳統,也是一個巨大的喜慶日子。把優秀的考生名字寫在紅綢之上,方便所有的學生查閱成績,也能夠激勵後進,讓每一個學生都以金榜題名為榮。

怎麼被那個小子一說,他們這英雄榜就成了老太婆的洗腳布臭不可聞了?

「這位還沒請教怎麼稱呼?」林正因看著騎鶴人問道。

「學生解無憂。」白袍少年雙手抱拳,一臉笑意地回答著說道。根本就沒有意識到他剛剛抽了人家耳光的那種事情。

「好,解無憂同學,你直到現在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正如李牧羊同學所說,他沒有報過你們這所星空學院,而我們也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所星空學院不是我們多疑,而是現在外界的招生騙子實在太多。做為本校校長,我理應為學生的未來前程考慮,不能讓其被騙了錢財時間。」林正因看著解無憂,說道:「請問,你有什麼證明證明你們學校的真實性嗎?」

「證明?「解無憂臉上的笑容漸漸斂去,笑著說道:「你們可以選擇相信,你們也可以選擇不相信,那是你們的自由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只是一個傳信之人而已。」

「」

要不是讀多了古今聖賢的禮儀經典,林正因都想咆哮罵娘了,這還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你愛信不信,反正我也不會向你解釋什麼這是什麼態度?這是什麼態度?

狂妄之極!

聽了此番對話,李牧羊反而對解無憂有了更趣,拱身行禮,笑著說道:「見過無憂師兄。」

解無憂對別人桀傲,對李牧羊倒是很客氣,他也拱了拱手,笑著說道:「牧羊師弟不必客氣。有什麼疑團儘管問來,我比你早入校一年,自然是要替你解惑答疑。」

「此番麻煩無憂師兄特意跑來一趟江南,讓牧羊很是感激。」李牧羊一臉真摯地說道。「只是我對此事確實有很多疑問。我原本沒有報考星空學院,為什麼會被星空學院錄取呢?」

「此中關鍵,我不知情。」解無憂笑著說道。「我只是奉院長之命,前來江南錄取一名學生。因為今日是開榜之日,所以一路急趕,好不容易才在這個時間來到江南,希望沒有讓牧羊師弟失望才是。」

「我沒有失望,只有激動。」李牧羊無比坦白地說道。原本以為自己名落深山,沒想到竟然有一所聽名字就覺得很有來頭的學院派人騎鶴送喜,人生的大起大落來得太快,實在是太刺激了。「那麼,星空學院是一所正規的院校吧?」

「當然。」解無憂點頭說道。

「和西風大學相比如何?」

「我們不和任何學校比。」

「還不是一所野雞大學。」張晨滿臉嘲諷。「聽起來牛逼哄哄,結果卻沒有任何人知道。英雄榜上沒有名字,教育系統怕是都沒有備案吧?這樣的破學校,也只有落榜了的蠢貨把它當成寶貝大家說是不是?」

眾人皆笑。

張晨說的有趣,而且聽起來確實是這麼回事兒。名聲這東西就像是布袋裡面的錐子,名聲越大,錐子越是尖利。自然會破袋而出,沒有辦法隱瞞。

星空學院聽起來威風赫赫,可是沒有任何人聽說這所學校的存在,連林正因校長都不知道最關鍵的是,連李牧羊自己都說他沒有報考過。

這樣一推斷,那不是野雞大學是什麼?

解無憂微微皺眉,伸手入懷,摸出一個盒子,說道:「我這裡有一份錄取通知」

林正因伸手去接,解無憂卻把盒子遞給了李牧羊,說道:「是給李牧羊的。」

李思念快步跑過去接了盒子,很是喜悅地近距離看了那白鶴幾眼,這才依依不捨地跑了回來。

李牧羊接過盒子打開,裡面有一張牛皮古卷。

上面沒有字體,卻繪著一份極其簡陋的地圖。

「這是學院地址。」解無憂出聲解釋。

「謝謝無憂師兄。」李牧羊再次道謝。

「牧羊,小心被騙。」林正因一臉好意地提醒著說道。

「是的校長,我定會小心謹慎。」李牧羊一副受教的模樣,出聲說道。

「你說我們都不夠優秀,所以不配知道那所野雞大學」張晨大聲吆喝著,說道:「那你敢不敢告訴我們,李牧羊那個廢物到底考了多少分?所以才被你們那所野雞大學錄取?」

這句話算是問到了關鍵處。

一般是分數高的上名校,分數低的讀二等院校。如果張晨他們比李牧羊考得分數更高卻沒有被星空錄取的話,那麼星空學院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不是顯而易見了嗎?

「掌嘴。」解無憂怒聲喝道。此人當面一而再而三的辱罵星空學院是野雞大學,即便他心胸開闊,也仍然覺得難以容忍。

那隻剛才騎行而來的白鶴突然間躍起,身體在空中飛翔,迅捷無比地朝著張晨所在的方向撲了過去。

張晨張大嘴巴瞪大眼睛,還沒有從這一幕中反應過來,那隻白鶴的左邊翅膀就已經重重地朝著他的腦袋扇了過來

這麼一扇不要緊,因為用力太大,勁氣太強,張晨躲閃不及,整個人都被那股勁風給吹得離地而起朝著遠處飛了過去

那隻白鶴一路飛行,也覺得路程有一些無聊。好不容易找到這樣一個玩物,哪肯輕易放棄?

她疾飛著朝飛在空中的張晨追了過去,然後再一次對著他的身體揮動翅膀揮動翅膀

「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媽啊,我要死了」

撲通

張晨在幾十米開外的位置跌落,身體重重地摔倒在堅硬地石板路上。

他慘嚎幾聲,拚命地想要從地上爬起來。但是終究放棄,感覺全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了。

白鶴返回到英雄台上,昂著小腦袋得意洋洋地站在解無憂地身後。

台下眾人沒想到這白鶴還能通人性,大為讚歎,甚至有不少學生為白鶴的行為鼓掌。李思念就是最積極的那個。

「它叫什麼名字?」李思念出聲問道。

「她叫小丑。」解無憂很是喜歡模樣甜美地李思念,看起來就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女孩子。

「它一點兒也不醜。」李思念為白鶴報不平。

解無憂笑笑,沒有解釋這個問題。

他再次從懷裡摸出一張布卷,伸手一彈,布卷便輕飄飄地朝著林正因飄了過去。

林正因伸手一接,那塊布卷便到了手心。

「此為帝國君主御覽聖批的文試榜單,李牧羊西風第一」解無憂一臉笑意地說道。「如果你沒有懷疑這份榜單作假的話,應該知道它的真正份量。」

文試第一?

西風第一?

林正因臉色潮紅,握著布卷的手不停地抖動起來。

教書育人數十年,還從來都沒有帶出過整個帝國第一名的成績。

這是何其大的幸運啊?這是何其大的殊容啊?

或許對考生來說,對李牧羊來說,這樣的成績將會成為其一生中最輝煌的時刻。

對於他們這些教育工作者來說,又何嘗不是這樣?

「校長」趙明珠也激動地說不出話來。她的班級竟然考出來一個西風第一,而且是那個之前被他誣陷作弊的廢物不,黑炭少年李牧羊。這怎麼可能?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難道以前他每次上課都是故意裝睡,其實心裡一直在勤記苦思?難道他每次考試都是故意作弊,為的就是今天的一鳴驚人?

如果是這樣的話,今天這一切才能夠解釋得通埃

不然的話,哪有憑一個多月的時間就能夠考出個帝國第一這種逆天成績的學生?除非他被古聖人給附體了。

自己以前只是江南名師,很快就要成為帝國名師趙明珠興奮地不能自已。

幸好自己沒有被李牧羊偽裝出來地假象蒙蔽,關鍵時刻給予他體諒和支持。如此一來,李牧羊獲得這樣的成績也有自己一半的功勞一小半。不,三分之一。六分之一,實在不能再少了

「是真的。」林正恩聲音顫抖地說道。「用的是皇室特有的錦江古絹,字體是天都古體,還有那君王寶印這種東西做不了假,也沒有人敢做假。學校每年都會收取一份,只是用來留存歸檔而已。和我們學校沒有任何關係。沒想到啊,沒想到啊,我們學校的學生竟然也能夠榮登榜首,拿下了文試第一」

老校長激動地老淚縱橫,用衣袖抹了一把眼淚,紅著眼眶說道:「此生無撼,此生無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