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逆鱗>第六十六章、以前考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以前考過!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武俠修真

?

第六十六章、以前考過!

送走了李牧羊兄妹倆,林正因回到書房看著書桌上的那幅字輕輕嘆息,說道:「字是好字,蒼勁有力,中正大氣,看起來很有功底。但是這內容心裡還是有怨氣埃」

「責任在我。」趙明珠趕緊向林正恩道歉,說道:「在李牧羊被班級里的同學欺負排斥的時候,我也沒有盡到一個老師的責任。如果那個時候我能夠站出來替他說句話,或許情況也不會像今天這般。那些孩子鬧得也太過份了,要不是校長明辨是非,那個騎鶴少年及時送來喜報,怕是今天李牧羊很難捱過去。」

林正因擺了擺手,說道:「罷了,罷了。過去的事情還說他做什麼?不過以後像是李牧羊這樣的學生,還是要多多關懷一些才是不以成績論英雄。帝國不少英雄人物可是從來都沒有讀過書上過學的。」

「是。我一定會吸取此次教訓,以後對所有學生一視同仁。」趙明珠躬身答應著。

「那是學校之幸,也是學生之幸。」林正恩說道。

趙明珠看著桌子上的那幅怪異的對聯,說道:「校長,這兩句話當真要刻在學校門口的校訓石上面嗎?」

「說出去的話,怎麼能言而無信呢?」林正因一臉認真地說道。「只是,先刻這上句吧」

「只刻『與智者同行』這一句?」

「是埃這句話簡單直白,卻含有人生的大智慧。放在校訓石上倒也和李牧羊帝國文試第一的成績相應和」林正因一臉笑意地說道。「至於後面一句,還是暫時隱去吧。我看得出來,此子眼神堅定,心思通透。受人欺辱至此,卻沒有自暴自棄,以後必然會有大出息。遨遊星空之上,做出一番被世人傳誦的功業也有可能那個時候,再把後面這一句刻上去吧。反正他那個時候說什麼都是正確的。就像是帝國首富馬雲還沒有發跡之前曾經說過的那句名言『今天你對我愛搭不理明天我讓你高攀不起』一樣廣為傳播。」

「校長,馬雲沒有說過那句話。」趙明珠小聲提醒著說道。

「沒說過嗎?」林正因一愣。

「是的。據考證應該沒有說過。」趙明珠也不敢忤逆上司的意思,說起話來底氣不足。

「你看看,明明沒有說過的話,也會被好事之徒給安到他的頭上名人是非多埃」林正因哈哈大笑,說道:「無論如何,今天是一個大喜的日子。」

「恭喜校長。」

「也恭喜趙老師。」

兩人相視大笑。

出了學校大門,李思念就抱著李牧羊的胳膊咯咯嬌笑起來。

「哥,你怎麼寫出那麼一句話啊?你有沒有注意到當時趙老師的臉色?要知道,當時她也是很反對你的人哦你這不是當場讓人下不了台嗎?幸好校長智慧,立即和你談起字體的結構好壞,才沒有讓氣氛變得尷尬起來。」

李牧羊搖了搖頭,說道:「其實我沒有說趙老師。」

「啊?那你說得是誰啊?是張晨吳漫他們?那些以前欺負過你的同學?」

「是。也不是。」李牧羊仍然搖頭,輕輕嘆息著說道:「以前我總是覺得自己很委屈。我沒說過誰的壞話,也沒有做過什麼壞事。我只是身體不舒服,我只是學習能力弱了一些。為什麼總是被人欺負被人鄙夷呢?今天發生的事情突然間讓我明白了許多道理。」

「明白了什麼?」

「很多時候被人討厭或者喜歡不是因為你人品的好壞,而是因為你能力的強弱或者背#景的大小你看無憂師兄,他說話犀利尖銳,幾乎句句戳人心口。但是,當他站在高台之上時,又有幾人敢當眾反擊?」

「哥,你的意思是想說」李思念眼神明媚地看著李牧羊,看著這個讓她越來越看不透的哥哥,問道:「你是想變得和解無憂一樣強,以後不用看任何人的臉色行事嗎?」

「我希望變強,但變強的理由不是為了看不看誰的臉色行事。」李牧羊看著李思念清秀可人的小臉,說道:「我只是希望我能夠保護你,保護爸媽不受人傷害欺負再也不用被人罵作廢物,遇到危險的事情時我可以擋在你們的前面,而不是讓你們一次又一次地站在我的前面。」

「哥」李思念抱緊李牧羊的胳膊,說道:「我們是一家人埃你是我最愛最愛的哥哥為什麼要說這種話呢?」

李牧羊揉揉李思念的腦袋,說道:「因為你也是我最愛最愛的妹妹啊,所以,無論任何時候,我都不許別人欺負我的妹妹」

「哥,我覺得你越來越英俊了怎麼辦?」

「真的嗎?」李牧羊滿臉驚喜。

「假的。」李思念撅著嘴巴說道。「你永遠都是我的黑炭哥哥。」

「」

「哥,你說校長會把你寫的那兩句話刻在學校門口的校訓石上面嗎?」

「刻不刻都不重要,他們非要讓我說些什麼,所以我就說了我想說的話。與智者同行,是因為我覺得我不夠聰明。父母是智者,他們教會了我如何照顧體諒家人。你是智者,你教會了我如何愛護和保護親人。崔小心也是智者,她教會我認識自己,讓我永遠都不要放棄。還有校長的明辯兼聽,趙教師的知錯能改」

「被傻逼否定,是因為我以前太在乎一些無關緊要的人對我的看法。我覺得他們不應該欺負我,我覺得他們不夠了解我,我覺得他們應該給予我尊重,但是,就算他們給了我這些,我就不是那個一無是處的李牧羊了嗎?只要我自己變得足夠強大,變得更加優秀,還會在意這些愚蠢者的看法嗎?正如無憂師兄所說你們可以選擇相信,也可以選擇不相信,和我有什麼關係?」

「哥,我是真得覺得你越來越英俊了。」李思念這一次沒有笑,而是一臉認真地看著李牧羊,那雙漆黑如墨地眼珠有著異樣的光芒閃爍。

她覺得自己的哥哥變了,變得沉穩智慧,變得堅毅堅定。

以前的他是茫然的,頹廢的,或者說是懦弱的。

現在的他終於找到了自己要走的路,並且願意為此付出最大的努力。

這樣的哥哥給李思念無窮的安全感,就像是真正的哥哥那樣。

李牧羊笑笑,說道:「但願如此吧。反正你說什麼我也不相信了。」

「哥」李思念拖著長長的尾音撒嬌。

「我不信。」

「你真的很帥真的真的真的」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羅琦有種心神不寧的感覺。

坐著煩,站著煩,做家務的時候更煩。

洗碗的時候把碗打了,洗完筷子把筷子丟進了垃圾桶裡面

李岩也在家裡等著,看到羅琦在眼前轉來轉去的,埋怨地說道:「你坐下來休息一會兒行不行?你轉得我眼睛都花了。」

「誰讓你看了?你要不是一直盯著我看,眼睛怎麼會看花了?」

「你講點兒道理好不好?你人就在我面前,我不看你看誰?」

「看書埃你抱著本書是幹什麼用的?書都拿反了你都沒發現?」

「」

李岩也不掩飾了,把手裡的《詩經》給丟到桌子上,走到羅琦身邊說道:「不要著急,急也沒用。牧羊和小心去看榜了,要是結果出來他們一定會及時跑回來通知」

「按道理講是時候回來了。」羅琦有些擔心地說道。「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看個榜而已,能出什麼大問題?要麼就是中榜,要麼就是落榜」

「落榜還不是大問題?要是牧羊發現自己沒有在榜上,那得多傷心啊不行,我還是出去找找,萬一這孩子想不開」

撲通

院子大門被人蠻橫地撞開。

李思念跑地氣喘吁吁的模樣,大聲喊道:「爸,媽,我哥考了個第一」

羅琦一聽,臉色煞白,趕緊安慰著說道:「沒事沒事,不就是個第一嘛,以前也不是沒考過你哥呢?」

看到跟在妹妹身後進門的李牧羊,羅琦趕緊跑過去把他抱在懷裡,說道:「牧羊,不要放在心上。有位偉人不是說過嗎?失敗是成功之母。一次失敗不要緊,咱們明年再接著考,以我兒子的天賦和努力一定可以中榜的。」

「媽,我說得是西風第一是正數第一。」李思念翻了個白眼,很是無奈地解釋著說道

「什麼?」羅琦和李岩都瞪大了眼睛。「正數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