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六十七章、相馬被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相馬被拒!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六十七章、相馬被拒!

習慣是一件非常恐怕的事情。

當所有人都習慣了李牧羊考全校倒數第一時,突然間有人跳出來說李牧羊這次考得第一不是倒數第一,而是正數第一。不是學校的正數第一,而是西風第一,是帝國第一,這確實顛覆了人的認知,讓人一時半會兒很難接受。

李思念好不容易才說服了父母,讓他們相信他們的寶貝兒子這次一鳴驚人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大事情。

「牧羊」羅琦眼眶濕潤,緊緊地抓著李牧羊的手臂,聲音哽咽地說道:「你真的考了帝國第一,你可以去西風大學了你終於可以去西風大學了。我們不用求人,我兒子自己就做到了」

「媽,我去不了西風大學。」李牧羊苦笑著說道。

「去不了?為什麼去不了?文試第一都去不了西風西風每年到底招得都是什麼樣的學生?黑幕,這一定是他們背地裡操縱的黑幕,這樣的事情我見得實在是太多了不行,我要去一趟天都,我要去找他們說理去。」羅琦的情緒非常的激動。自己的兒子沒有考好也就算了,考好了還沒辦法去西風,那就是欺人太甚了。雖然她不喜歡甚至仇視陸家,但是就是讓她回去給陸家服軟,卻給他們下跪,她也要幫兒子出這口惡氣。

「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李牧羊的表情凝重,一副苦苦思索的模樣,說道:「按道理講,我既然考了文試第一,理應可以進西風大學才對。可是這一次西風大學沒有錄取我,學校張貼的英雄榜上面甚至都沒有我的名字感覺裡面迷團重重,只能以後慢慢去尋找答案。」

「那怎麼辦?帝國第一都沒有大學錄取,這還有地方去說理嗎?」李岩憨厚性子,聽到這種事情也氣憤地不行。

「爸,媽,你們等我說完氨李思念跺腳說道。「誰說哥哥沒有學校錄取啊?哥哥可是被星空學院錄取,是一所很了不起的學校呢。」

「星空學院?那是什麼學校?」羅琦一臉迷惑,看著李岩問道:「你聽說過嗎?」

「沒有。」李岩搖頭。「該不會是騙子學校吧?」

「當然不是了。」李思念一臉篤定地模樣。「知道人家是怎麼送喜報的嗎?找了一個仙人一樣的少年人騎著鶴來的,而且人家根本就不把西風大學放在眼裡,哥哥考了帝國文試第一也是從他嘴裡說出來的校長檢查過了整個帝國的文試榜單,也說沒有問題。還特意把我哥哥請到他辦公室題字,說要刻在學校門口的校訓石上面呢。」

「這麼厲害?」李岩一臉錯愕,說道:「我想起來了,今天我們在家裡也聽到了鶴鳴的聲音,當時你媽正心緒不寧,還罵了幾句,說誰家的死鳥叫那麼大聲」

「李岩,你就不能少說兩句?」羅琦瞪了丈夫一眼,沒好氣地說道。「我們兒子考上了星空學院,這是天大的喜事。你趕緊到街口的魯屠夫那裡訂一扇新鮮豬肉,再到東城的滷肉店把他們店裡的熟食全都給我包下來,還有魚和雞蛋,能買多少買多少,還有蔬菜和水果,也是能買多少買多少,老娘今天要大宴賓客」

「大宴賓客?請誰啊?」李岩一臉茫然。

「鄰居街坊埃」羅琦一臉笑意地說道:「以前牧羊沒少受他們『照顧』和『激勵』,現在兒子考了個帝國第一,還不得請他們過來好好熱鬧熱鬧慶祝慶祝?」

「」看到妻子燦爛的笑容,李岩只覺得脊背生寒。

鄰居街坊什麼時候照顧激勵過他們家牧羊啊?難聽的話倒是說了不少。

說什麼『三歲看到小,這孩子長大了就是個痴漢』,『養了這麼個白痴孩子,上輩子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惡事』、『我要有這麼個兒子,早就把他推到水塘里淹死算了,一了百了,大家清凈』這個時候請客,擺明了是要把人請來當眾打臉的嘛。

「要不,這事情就算了吧?」李岩勸慰著說道。

「算了?」羅琦咬牙切齒地模樣,聲音冷洌地說道:「什麼事情都可以算,就是這件事情不能算。他們當初是怎麼對我們家牧羊的,這一次我非要一個個的討回來不可李岩,我警告你,你可以不幫我,但是你也不要攔我。或許我和你沒完。」

「」

李岩哀求地眼神看向李思念,李思念趕緊朝著裡屋跑去,說道:「差點兒忘記了,我還要溫習作業。」

李岩又看向李牧羊,李牧羊也趕緊逃跑,說道:「我也要溫習作業感覺這次沒考好」

城主府。

燕伯來正在接見下屬,一個年輕的書記官脊背筆直地站在他的面前,認真拘謹地向其彙報江南城最近發生的大小事宜。正在這時,桌子上的那盆聖女果突然間輕輕地搖晃起來,就像是被秋風撩撥過了一般。

書記官的視線稍微被吸引,但是嘴裡的彙報內容卻沒有絲毫地停頓。

燕伯來恍若未聞,直到聽完書記官的報告,他才表彰了年輕的書記官能力出眾以後可以擔當更重要的責任,在年輕的書記官情緒激動恨不得當場發誓要給城主大人效死力的時候,又雲淡風輕地指出幾個急需立即處理的重要工作分配給相應部門負責。

書記官及時記錄,等到城主大人再沒有其它的吩咐后,他才夾著文件夾退出房間。

燕伯來看了一眼那盆聖女果,走過去輕輕摳了一下獸首筆筒的眼睛。

壁畫向兩邊分開,一個漆黑幽深仿若通往地獄地小門出現在牆壁中間。

身穿黑袍的男人站在小門門口,鞠躬行禮,然後走到燕伯來的辦公室前面,說道:「英雄榜已經張貼出來了,我讓人抄錄了一份帶回來。」

說話的時候,黑袍男人從懷裡掏出一份絹布放在寬大的紅木桌子上面。

燕伯來並沒有查看榜單的意思,轉身看著外面的藍楹花休息養神,聲音沉靜地問道:「小心是要去西風吧?」

「是的。」黑袍男人立即答道。「小心小姐已經被西風大學錄齲」

燕伯來並不為此感覺到驚喜,聲音平淡地說道:「應有之意。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你就下去吧。接下來我還有一個會議。」

黑袍人沒有離開,抬頭看著燕伯來不算高大但是卻極其厚實的背影,說道:「張貼榜單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情」

「我不喜歡猜謎,有什麼話一次性都給我說出來。」

「李牧羊被星空學院錄齲」黑袍男人沉聲說道。「騎鶴人親自送來喜報。」

「星空學院?」燕伯來猛然轉身,眼神裡面紅光閃爍,彷彿正在燃燒著兩輪太陽。「李牧羊竟然入了星空學院?當年相馬被星空學院拒收,他竟然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