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六十九章、殺君馬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殺君馬者!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六十九章、殺君馬者!

庭院深深,很容易就讓人迷失在這巨大的園林。

崔小心居住的院子在崔宅的園林深處,她喜歡安靜。當年父親和大伯二叔爭得激烈的時候,她被小姑接走遠避江南。一經數年,重新回來后小院依舊,但是眼前風景已經變得陌生。

那時候尚且細嫩的牽牛花已經爬滿院牆,她親手植下的天都櫻竟然長了一人多高。紫色的花朵開得絢麗,讓她這個愛花之人恨不得伸手去撫摸每一片花花瓣。

當時種的時候心思純凈,沒有想到能夠收穫此時此刻的心情。

「小心小心」熟悉的嗓音傳來,然後便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音。

崔小心轉身看著大步跑來的表哥燕相馬,說道:「表哥如此匆忙,是有什麼事情嗎?」

「不好了。李牧羊考了個第一。」燕相馬跑到崔小心身邊大聲喊道。

「什麼?」崔小心一臉疑惑,問道:「什麼第一?」

「李牧羊,那小子竟然考了個文試第一,是咱們整個西風帝國的第一名,這怎麼可能?」

崔小心表情錯愕,然後又釋然開來,臉上逐漸綻放出笑意,說道:「我應該猜到的。」

「什麼猜到了?」

「只能他能夠答應出來的題目,那就一定是正確的。今年大考的題目很難,恰好有很多題目是我之前給他講解過的。他全答了,自然也就全對了。文試第一也就是理所當然之事。」

「真是難以相信,那小子是不上考試的時候作弊了?」

崔小心的眉頭輕輕皺起,說道:「表哥可是看到過別人作弊?」

「那倒沒有。我又不是和他同一個考場,怎麼知道他有沒有作弊呢?」

「既然表哥沒有看到李牧羊作弊,那就不要輕易否定一個人的努力因為你看到了別人取得這樣的成績,卻不知道別人為了這個成績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崔小心表情嚴肅,話中倒是有了一些訓誡的味道。

「我就是那麼一說。當時我聽說你每天去給一個男同學補課,所以就找人調來了他的資料。結果那麼一瞅,嘿,差點兒刺瞎了我的眼睛。你認識的都是些什麼人啊?就是一頭豬你別誤會,我並不是說李牧羊是豬。我就是覺得奇怪,哪有每次都考全校倒數第一發揮如何穩定的怪才?」燕相馬嘿嘿地笑,眨巴著眼睛笑嘻嘻地看著崔小心,說道:「表妹如此緊張他,不會是」

「表哥,休得胡言。」崔小心厲聲打斷了燕相馬的調侃。

燕相馬四處打量,發現周圍並沒有人旁聽,這才放心下來。

自己的一句無心之失,要是傳到有心人耳朵里,小心表妹或許沒事,但是遠在江南的那隻黑羊怕是要遭遇雷霆打擊。

「表妹勿怪,我就是開個玩笑。」燕相馬收斂起臉上的笑容,說道:「我父親賞了他兩千金幣,還稱讚其為『江南名駒』,現在天都議論紛紛,不少人都說那個李牧羊到底長得什麼三頭六臂」

崔小心嘴角浮現一抹冷笑,說道:「殺君馬者道旁兒。」

「什麼意思?什麼殺君馬者道旁兒?」燕相馬出聲問道。

「《風俗通》有載:長史馬肥,觀者快之,乘者喜其言,馳驅不已,至於死。」崔小心出聲解釋著說道,看向眼前的天都櫻滿懷心事。

「表妹是什麼意思?」燕相馬的表情變得認真起來,一臉不可置信地說道:「難道你是懷疑我父親故意捧殺李牧羊?」

「不然的話,那兩千金幣如何解釋?」

「或許那只是家父愛慕其才,所以重賞。」

「那句『江南名駒』呢?」

「為江南才子揚名,有何不可?」

「表哥,你覺得姑丈對李牧羊觀感如何?」

「」

「因為他和我相識,所以姑丈是不可能喜歡他的。對不對?」

「或許通過此次考試有所改觀」

崔小心笑笑,搖頭說道:「他們那樣的大人物,怎麼會在乎一次考試成績呢?不管是小考還是大考,也不過只是一次考試而已。就算是李牧羊拿了帝國的文試第一,又能如何?帝國哪一年沒有文試第一?好了,我們不需爭論這個,李牧羊何時抵達天都?」

「不知道。」燕相馬搖頭。

「不知道?」難道他不是要去西風嗎?開學之期到來,每個新生都要到學校報到」

「李牧羊沒有去西風大學。」燕相馬說道。

崔小心表情愕然,心中竟有隱隱的失落。

良久,出聲問道:「他去哪裡?」

「據說是去什麼星空學院。星空學院在哪裡?是在帝國境內嗎?怎麼從來都沒聽人講過。這所學校不會是騙人的吧?」

「星空學院?」崔小心滿臉驚訝。

「小心,星空學院是什麼學校?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因為你沒進去。」

「我沒進去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報考過?可是我從來都不知道這件事情啊那什麼破學校?連少爺都不要,看來那學校也不怎麼樣嘛。回頭等我查到他們的地址,非得去把他們的校門給拆下來不可。我燕相馬可是江南城最有名的紈子弟,什麼事情我做不出來?」

「這件事情,你當真做不出來。」

「為什麼?」

「因為星空學院沒有大門。」

「」

兄妹倆正在聊天時,崔小心以前用的小丫鬟翠兒小跑著過來,聲音嬌脆地喊道:「小姐,小姐,陸家的小姐來了,說是要看望你。」

「陸契機?」崔小心眼神如霧,思索著陸家那一位到來的深意。

「是的。正在客廳和家母說話呢。說是聽說小姐在江南遇襲,她心中一直掛懷,還帶著好多禮物來呢家母讓我提前來通報一聲,一會兒就陪著她過來了。」

「陸契機?那個紫發妖女?」燕相馬滿臉驚喜,不停地搓著自己的雙手,說道:「聽說她是天都最美的女人,我一直想著找機會見見,沒想到今兒就碰著了」

「我們家小姐才是天都最美的女人呢。」翠兒撅著小嘴生氣地反駁。

「對對對,翠兒說得對。」燕相馬這才發現自己犯下一個天大的錯誤,面不紅心不跳一點兒也不害躁地說道:「當時聽到這種傳聞的時候,我的心裡是鄙夷和不屑的。我就不信了,這個世界上還有比我小心表妹更漂亮的女人?我之所以要見那個陸契機,就是要帶著批判的眼光好好地審視她一番,我要讓她知道她和我小心表妹的美貌至少相差一座紫金山你說對吧小心表妹?」

崔小心不為所動,沒有為表哥說陸契機是天都第一美人生氣,也沒有為翠兒說她是第一美人而歡喜。

她眼裡的疑惑未解,卻對翠兒說道:「去告訴母親,我很歡喜陸家小姐過來做客。」

「是,小姐。」翠兒答應一聲,回去復命。

燕相馬抬頭打量著旁邊的院子,揮舞著扇子連連稱讚,說道:「曲徑通幽處,說得就是表妹這處院落了說起來我還從來都沒有參觀過表妹院子的風景呢,擇日不如撞日」

「表哥就陪我一起接待陸家小姐吧。」崔小心也是知趣之人,笑著說道:「大家都是年輕人,以後表哥又會久居天都,認識一下也好。或許你們之間會有不少共同話題呢?」

燕相馬大喜,拱手說道:「既然表妹強烈挽留,那我就陪著你一起會會這天都妖女吧。我看看她到底有什麼出眾之處,能夠和我小心表妹並列成為帝都三明月」

「天都妖女之類的話休要再說。」

「嘿,我就是在表妹面前說說,反正咱們是一家人。不礙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