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七十一章、一拳破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一拳破牆!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七十一章、一拳破牆!

精神,有精才有神。

以前的李牧羊需要用一天的十幾個小時來發獃睡覺,現在他可以用一天的十幾個小時來學習練功。

又和以往一樣,李牧羊清晨五點鐘就起床了。

他先習慣性地舒展了一番筋骨,然後順著自己制定好的《破體術》學習步驟開始行走起來。

雖然上次在行走的過程中出現了身體燥熱心跳加速幾欲暈倒的情況,但是這並不是他放棄地理由。

不過,在發生那樣的狀況之後,他又重新將《破體術》那本只有洋洋洒洒上千言的一個小冊子重新讀了幾遍,仔細地揣磨其中的深意,發現自己並沒有走錯走偏。

既然自己的步驟是正確的,那就是學習過程中必須要付出的代價或者說到達一定的層次后應有的反應。

李牧羊不願意放棄,甚至連稍微懈怠都覺得是一件非常可恥的事情。

他做了十幾年的廢物,也被人罵了十幾年的廢物,沒有人能夠體會到此時正常學習是一樁多麼幸福的事情。

更何況烏鴉事件和那些街霸流氓的砸店事件之後,他對武力有了更加強烈的認知和渴望。

他需要變強。

他想要保護自己,更要保護自己的家人不被人傷害。

抱神守一,心智清靈。

李牧羊就那麼一步又一步地走著,前三后二,左右歸一。前二后三,不知疲憊。

不知疲憊是無休止境的意思,只要還有精力就可以一直按照這種方式走下去。配合以法決和呼吸之法,走得越久對身體越是有益處。

當然,走得久了自然會累,累了自然要停下來歇息。

可是,今天早晨的晨練卻出現了意外。

他在走了半個鐘頭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呼吸急促臉色潮紅心跳加速等各種不適感。

想著自己的練習方法沒有錯,這是《破體術》的自然反應就連妹妹李思念也說過當初她練習的時候也有這樣的情況發生。於是李牧羊就想著再堅持一陣子。

等到堅持走到一個鐘頭的時候,種種不好的癥狀消失了,臉不紅了心不跳地那麼激烈,臉色也恢復如常。

「果然是這樣。」李牧羊暗自慶幸。他覺得自己賭對了。

李牧羊現在已經足足走了兩個鐘頭,不僅僅沒有疲憊地意思,反而還越走越是精神。

他感覺到不對,他想停下來休息。可是他卻停不下來。

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個氣球,風輕輕一吹,他就跟著風向飛翔行走。就算是沒有吹走,它也會跟著慣性在行走。

他心裡越是著急,步伐就邁得越快。邁得越快,身體也就越來越輕。

最後他能夠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身體,卻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

他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權。

「嗯」

李牧羊悶哼一聲。

一陣強烈的陣痛傳來。

他感覺到全身的氣血流敞地更加暢快了,就像是被堵塞過的溝渠被人清理得以暢行無阻。

又一陣強烈的陣痛傳來。

他感覺到自己全身的氣穴爆炸開來連成一片,就像是那縱橫交錯連成一條又一條星線的漫天星辰。

李牧羊身體的骨頭咯咯作響,就像是有人在鍋里爆炒豆子似的。

李牧羊覺得自己要飛了起來,他覺得自己就要變在一隻在空中翱翔地飛燕似的。

這種感覺很美妙,又讓人心生恐慌。

他知道自己練習的是《破體術》,蓄氣丹田,力發瞬間。

他的身體越來越輕,又如何蓄力?

李牧羊終於后怕起來,雖然《破體術》上面說這是道門至寶,易練難精。可是自己萬一走火入魔,或者陷入迷障,那麼自己以前的努力就有可能一夕盡毀。

更嚴重一些,他氣毀丹田,變成一個痴獃兒也有可能那樣一來,他就徹徹底底地成為一個廢物了。

以前是一個廢物,他還能夠接受,反正他從出生那一天開始就是個廢物。

但是當他重新站了起來,品嘗到了成功的滋味之後,再把他變成一個廢物,那樣的結果是他萬萬難以承受的。

李牧羊不知道的是,練習功法要講究循環漸進,要有一個逐漸適應的過程。

李思念練習十年,雖然身邊沒有名師,卻也被她無師自通地練出了破拳。

這就是根基的重要性。

李牧羊才練習不足三個月,卻緊追猛趕,一路突進。這樣一來,他的身體沒有積累,丹田處沒有沉澱,走得越快,進步得越神速,他的身體也就越空。

這就是《破體術》的巨大陷阱:走空。

身體空了,人也就飄了。

倘若不能夠及時阻止或者幫他渡氣,等待李牧羊的將會是燈油耗盡體力枯竭而亡。

沒有名師指點,沒有高手在旁邊助陣,李牧羊此時此刻的情況極端危險。

因為心中有了畏懼,就失去了意識清明無逅的『出塵』境界。

越想越怕,越怕越想。

李牧羊想出聲喊叫,卻發現自己張嘴難言。想要轉移方向朝著房間所在的位置跑去,但是雙腳仍然在原地轉著圈圈。

前三后二,左右歸一。前二后三,不知疲憊。

李牧羊地眼睛額頭開始出現汗珠,汗珠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整個腦袋和身體就像是水洗過一般。

李牧羊的心跳再次加速,砰砰砰地跳地厲害,猶如胸口遭遇重鎚。

李牧羊的眼睛布滿血絲,每一道血絲都像是一條紅色的蚯蚓。它們在李牧羊的瞳孔裡面伸縮蔓延,越來越多。

千鈞一髮!

生命危在旦夕!

正在這時,李牧羊的瞳孔浮現一抹紅色血霧。

手背上的黑色鱗片浮現凸起,一道又一道的驚雷閃電在鱗片表面浮現翻滾,卻沉默無聲。

李牧羊的身體開始燥熱起來,從鱗片所在的手背上面傳來一股強勁的熱流,朝著他全身的穴位經脈流敞。

那熱流如紅色的岩漿,所過之處摧枯拉朽,將它們所遭遇的一切毀滅,瞬間又重新建立起來。

千萬條溪流蔓延全身,最後溪流入海,朝著李牧羊腹部的丹田處彙集。

萬流入海,火力全開。

丹田處越來越熱,李牧羊感覺自己快要煮熟了一般。

李牧羊突然間變得很憤怒,變得很嗜殺。

千言無語,無盡的委屈想要訴說。

千頭萬緒,無盡的仇恨想要發泄。

李牧羊覺得自己的身體漲得越來越大,他的丹田快要被那狂涌而至的勁流給撐爆了。

李牧羊右手揮拳,然後一拳揮出。

一聲巨響,李牧羊面前的牆壁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

第一縷光線從那巨大的洞口穿了過來,照射在癱倒在地上的李牧羊身上。

天亮了!

羅琦和李岩從睡夢中驚醒,跑過來看到那牆壁上巨大的孔洞時獃滯當常

倒是李思念相當的淡定,打著呵欠走了過來,掃了一眼牆上的破洞,沒好氣地說道:「李牧羊,你有完沒完?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大清早地跑起來練功,真是吵死人了」

「這是牧羊在練功?」李岩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牆壁上一人多高的大洞。就是自己用天王槍,怕是一槍下去也只能在牆壁上面戳出一個孔洞而已。而自己的兒子卻一拳把牆壁給打穿了出去,這到底需要多大的力道威能啊?

「當然是了。」李思念揉著眼睛說道。「《破體術》,還是我教他的。」

羅琦的所有心思全都放在李牧羊身上,看著癱倒在地上的李牧羊,立即奔了過去,急聲問道:「牧羊,你沒事吧?你有沒有哪裡受傷?」

「我沒事。」李牧羊指了指那破開的牆壁巨口,一臉尷尬地說道:「媽,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羅琦若有所思地看著李牧羊,笑著說道:「誰能故意的一拳把牆壁打成這樣啊?」

羅琦已經見過李牧羊發威,所以對家裡發生這樣的事情有了一個心理準備。

李岩滿臉欣喜,走過來問道:「牧羊也學了《破體術》?」

「是的。」李牧羊點頭,說道:「學了有兩個多月。」

「兩個多月竟然就練習到如此境界,看來我也應當棄了天王槍改學這個才行」李岩說道。心想自己的兒子女兒都能學好,看來他們李家和《破體術》這門絕學有緣。自己可不能再錯過了。

李思念走到李牧羊面前,看看李牧羊,又看看牆上的大洞,很是不滿地說道:「哥,你使的是破拳?」

「應該是吧」李牧羊說道。「我也不是很確定。」

「我學了十年才能夠使出破拳,而且只是一拳破缸。你行走不到三個月時間就能夠一拳破牆哥,你這樣讓我很有壓力。你文試帝國第一也就算了,你就連功夫也越來越厲害,我以後還能不能好好地欺負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