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七十二章、思念思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思念思念!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七十二章、思念思念!

洗了個澡,擦拭乾凈身體,換上母親特意為其準備的白色長衫。

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李牧羊感覺到有一些陌生。

不,是相當的陌生。

李牧羊越來越看不清楚自己了,他能夠從父母眼神里的驚詫知道自己最近到底有多麼大的變化。

正如李思念所說的那樣,你帝國文試第一也就罷了,練了幾個月的《破體術》卻能夠一拳破牆,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給我很大的壓力?

說出這番話的人可是李思念啊,是戶部巷有名的天才少女。是以前李牧羊被人嘲笑打擊的時候羅琦用來翻盤的利器法寶,隨便一句『你們家那小子不也就是那麼回事兒嘛,聽我們家思念說從來沒有在榜單上看過他的名字呢』,立即讓對方啞口無言繳械投降。

可是,現在就連李思念都覺得李牧羊進步神速,那麼李牧羊表現的確實有些嚇人呢。

「要低調一些。」李牧羊對著鏡子咧嘴傻笑,拍拍自己的臉,說道:「要蠢萌一些。」

李牧羊推門出來,李思念正坐在他的房間吃水果。

看到身材挺拔白衫飄蕩的李牧羊,李思念眼神煥彩手裡的蘋果都咬不下去了。

「你哪位?」李思念終於把嘴裡的果肉吞咽下去,出聲問道。

「我是你哥。你傻了?」李牧羊覺得莫名其妙,這丫頭不會連自己都認不出來了吧?

「不可能。我哥又黑又丑,人家都叫他黑炭」李思念把蘋果丟到桌子上,隨意地在李牧羊的被子上擦了擦手,跑過去伸手撫摸著李牧羊的臉李牧羊的鼻子,說道:「快說,你是誰?你把我哥藏到哪裡去了?」

「李思念」李牧羊總是對自己這個寶貝妹妹特別無語。從小到大,自己都一直被她給欺負著。當然,也被她保護著。

李思念圍繞著李牧羊轉圈圈,嘴裡哇哇出聲,說道:「沒想到啊沒想到啊野雞也能變天鵝,癩蛤蟆也能夠變王子。哥,你知不知道,你現在越來越帥了?」

「有嗎?」李牧羊面紅耳赤,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臉,說道:「可能最近捂白了一些吧?」

李思念仔細端詳了一番,說道:「確實白了很多,但是這不是最關鍵的地方。你可能自己沒有注意到,你的身材長開了,以前乾瘦乾瘦的,現在都有肌肉了。摸起來手感還不錯哦」

「李思念」李牧羊把李思念的咸豬手給打掉,說道:「你是女孩子。」

「所以我才摸你埃不然呢?你喜歡讓男人摸?」

「」

「還有你長高了,以前只和我差不多,雖然我也不矮,但是做為一個男人的話就顯得有些矮了。你現在都快要比我高半個頭了還有臉上的表情,以前總迷迷糊糊的,跟前一天晚上去偷牛整晚沒睡過一般。現在精神奕奕,信心滿滿。哎喲,就連笑起來的樣子也好迷人」

李牧羊心裡高興地不行,但是嘴裡卻故意謙虛,說道:「沒有你說的那麼好,其實我還沒長好」

「不要謙虛,你已經很好了。」李思念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說道:「以後好好長,努力向我看齊。明月在前,難道還不夠給你激勵?」

「」

「不過說真的,你要是以現在這身行頭回學校,肯定會成為全校的偶像,會有無數女生追求你的哦。」

「算了。還是你做學校偶像吧。」李牧羊笑著說道。「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李思念撇了撇嘴,說道:「喲,都看不起學校偶像了,想做帝國偶像?」

「我只是不想和你競爭而已。」

「哼,說得你想爭就能爭得過我似的。」

「」

羅琦在廚房做菜,李岩在旁邊幫忙。

「真是捨不得埃」羅琦情緒低落地說道。「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天,牧羊也要離開我們去那麼遙遠的地方。他從來都沒有出過遠門,出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適應下來。」

李岩無奈地看著妻子,說道:「你這一輩子就是操心的命。剛剛抱過來的時候,沒日沒夜地操心他養不活。後來身體慢慢好了,又擔心他的智商不夠高。現在智商高了,考了個帝國第一。身體好了,一拳能夠把牆給打出一個大洞,你又開始操心他要出遠門」

「哪個當媽的不操心?我現在操心他出遠門,以後還要操心他娶媳婦,抱孫子除非我死了,不然就得一直替他們操心。」

「說得就跟做父親的不操心似的?不過我們的操心是放在心裡。」李岩低聲說道:「你說這次陸家有沒有出手?」

羅琦想了想,說道:「應該出手過。牧羊之前一直嚷嚷著說要去西風大學,我還特意問過他,他也說他報考的是西風大學結果偏偏他去了星空學院。雖然我不知道陸家為什麼要把牧羊送到星空學院,但是我知道,他們肯定動過手腳不然的話,牧羊的成績完全可以去西風大學的嘛。」

「是埃」李岩嘆息,說道:「前一段時間我們擔心牧羊考不好,希望陸家能夠出手幫忙。現在牧羊考好了,我們又開始擔心陸家這樣盯著牧羊對牧羊到底是好是壞啊?」

羅琦也是一臉憂慮,說道:「只能把事情往好的一方面想,畢竟,聽思念那麼一說,星空學院也是不錯的。」

「是埃」李岩點頭,說道:「只能往好的一方面想。實在不行,我們去求求小姐。她是一定站在我們這邊的。」

「嗯。」羅琦眼神深思,說道:「實在不行,我們去天都找小姐。」

兄妹倆來到餐廳,羅琦已經做好了午餐。

李牧羊幫忙洗碗擺筷子,羅琦把他推了出去,說道:「剛換的新衣服,可別弄髒了李思念,過來洗碗。」

「媽,我也剛換的新衣服」

「髒了再洗,你又不是沒長手。」

「」

父母不停地給李牧羊夾菜,李牧羊地飯碗換成了盤子。

很快盤子被堆滿,羅琦都開始準備給他換盆了。

「重男輕女。」李思念用力地吃著青菜,滿臉委屈地說道。

「你這孩子」羅琦用筷子去敲李思念的頭,說道:「你哥明天就要出門讀書,得給他好好補補。男孩子這個年齡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所以需要多吃一些等到你哥出門了,我天天給你做好吃的。」

「羨慕死你。」李思念得意地對李牧羊說道。

「你可別吃成一個大胖子。不然你到時候去找我,我可不說你是我妹妹。」

「李牧羊你這個沒良心的傢伙,人家說你是黑炭的時候我也沒有嫌棄你是我哥哥」

「李思念,怎麼說哥哥呢。」羅琦又要動手了。

「媽,你怎麼這麼偏袒他啊?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李思念伸手捂著腦袋,沒好氣地說道。

羅琦地筷子打地更重了,說道:「你說你是不是我親生的?你說你是不是我親生的?」

「是是是媽你別打了,再打就傻了」

李牧羊低頭吃飯,心裡感受著家裡這濃濃的溫暖。

父慈母愛,妹妹又那麼可愛,他真是捨不得離開這個家埃

楓林渡,李牧羊準備乘船走水路去天都。

這讓李牧羊對星空學院很是不滿,你送個招生喜報都讓人乘鶴而來。你再隨便派個人騎鶴過來把自己帶到學校,不也給貧困學子的家裡省卻了很多路費不是?

楓林渡口,家人都來給李牧羊送行。

母親羅琦拉著李牧羊的手不肯鬆開,走在路上的時候就已經偷偷抹過好幾次眼淚了。

「牧羊,要好好照顧自己。要按照吃飯,冷了要自己添衣服,熱了要換薄衫。還有帶的錢夠不夠?我再給你一百金幣你帶著」

「媽」李牧羊握緊母親的手,說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我帶的錢足夠了,你都給我三百金幣了有哪個學生出門讀書帶那麼多錢的?」

父親李岩用力地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說道:「好男兒志在四方。好好學習,好好練功,將來讓那些人讓所有人都為你感到驕傲。」

「爸,我會的。」李牧羊感受著父親手掌傳來的力量,說道:「你也要注意身體,照顧好我媽。」

「家裡的事不用擔心。」李岩說道。

李牧羊看著站在遠處不肯過來的李思念,出聲喊道:「李思念,你再不過來,我就要登船了」

「走吧走吧,誰稀罕過去?」李思念站在柳樹底下,背對著李牧羊不肯過來道別。

她手裡抓著柳枝用力地抽打著空氣,倔強地喊道:「又不是不回來,有什麼好送的?」

在李牧羊看不到的地方,她的雙眼紅腫,眼淚珠子大顆大顆地順著那潔白無暇的小臉滑落。

有種情感,叫做還沒有走遠就已經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