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 第七十七章、冷麵菩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冷麵菩薩!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七十七章、冷麵菩薩!

樓船之上有專職護衛十二名,為的就是護衛船上客人一路安全。

無論是錢財安全還是人身安全,都在他們的職責範圍之內。

但是,這一刻船上商旅紛紛表示他們一點兒也不安全。

錢財被人偷了個精光不說,現在小命也要被那些匪盜給拿走總要給他們剩餘點什麼才行吧?

眾人彙集在甲板之上,看著橫江攔截的那三艘掛著各種各樣旗幟的衝撞型大船,看著那血跡斑斑的帆布船身,一片哀嚎慘叫聲音。

「怎麼辦?怎麼辦?我們是不是要死了?」

「那些匪人,他們應該不會殺人吧?」

「匪人怎麼會不殺人?聽說他們還吃人呢」

「那個該死的小偷。」張林浦眼眶發紅,氣急敗壞地罵道。

「林浦兄,現在匪盜當前,你怎麼還在在意那點兒身外之物?」身邊好友出聲詢問。「保命才是要緊埃」

「平之兄,你還想不明白嗎?匪盜最喜歡的是什麼?是錢埃我們的金幣都被人給盜了個一乾二淨,等到匪盜攻破船隻,找我們要錢的時候,我們告訴他說金幣昨天晚上就已經被人搶走了他們能信嗎?他們拿不到錢,那就要拿走我們的命了。」

「」牛平之也跟著惶恐擔憂起來。

李牧羊對張林浦刮目相看,心想這傢伙能夠考到那麼好的成績確實是有不凡之處的。至少腦袋裡面的彎彎饒都要比人強上許多。

夾了夾大腿,感覺到那包金幣還在之後,李牧羊跟著緊張的心情才稍微得到了一些舒緩。

他是有錢的!

倘若那些湖盜當真登船搶劫,在身邊的小夥伴都拿不出錢財的情況下,自己把褲子一脫,數出近百個金幣拍在他們面前,那將是多麼威風霸氣的一幅場景?

雖然姿勢不夠優雅,但是至少誠心可嘉吧?

樓船管事陳濤強行鎮定,但是蒼白的臉色和斷斷續續地話頭還是泄露了他內心的驚懼。

他們以前也遭遇過湖盜,但那都是十幾人或者三五十人的小股匪盜。找找關係或者送些錢財就打發走了。

今天這是怎麼回事兒啊?這來得人也太多了些吧?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平時好酒好肉地供著大家,可曾有過絲毫虧待?各位勇士,現在樓船有難,我們遭遇了遭遇了一大股雞鳴澤湖盜。旗幟混亂,也有可能是三股我希望大家能夠齊心協力,拿出所有的鬥志和勇氣」

「陳管事,不是我等不儘力。你看看對面三艘大船,怕是這趟來得湖盜足有數百人吧?你讓我們十二人去抵抗數百湖盜我們就是神仙也做不成吧?」

「就是。就算讓我們去送死,那也得讓我們死得有價值我們被人給一刀刀砍了,你們在場的各位就能夠沒事?」

「還是把值錢的東西收拾收拾,好言好語把他們給打發了吧」

這仗還沒有開打呢,這些護衛勇士們卻已經先膽怯了。

最要命的是,李牧羊竟然還覺得他們說得很有道理。

護衛也是人啊,護衛也有爹媽兒女啊,你讓人家去拚命其實就是去送死。人家也不樂意吧?

陳濤大急,轉身看向眾多生員,說道:「各位都是有大才之人,現在大難臨頭,我們都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你們給出個主意?」

「我們沒錢了。」張林浦大聲喊道。「就算是要投降,也得是你們船行拿錢打發。」

「就是。總不能讓我們把身上的肉割幾斤送過去吧?」

「陳管事,這件事情必須你們站出來承擔。我們是沒有辦法了」

李牧羊的嘴巴張了張,終究什麼話也沒有說出來。

他覺得大家說得確實有道理。

果然,危難時刻,群眾的智慧是無窮的。

至於力量誰會想到這種無聊的事情上去?

陳濤嘴唇蠕動,說道:「先接觸他們要什麼再說吧。」

三艘破舊大船橫衝而來,又將彼此的距離拉開,形成一個正面攔截的姿態。

湖水寬闊,卻也沒有樓船可以過身的位置。

陳濤吩咐水手放慢船速,免得樓船撞了上去,人家還沒動手,自己這邊就先船破落水一個個被大浪給沖走了。

為首的一艘大船上面,站著一個全身仿若銅鑄的光頭大漢。

大漢的臉上有一道深疤,從眉梢到嘴角,半邊眼睛都被劃破開。

所以,他的那隻眼鏡上面戴著一個銅製的眼罩,看起來還真有點兒縱橫粵架勢。

大漢看著漸行漸近的樓船,大聲喊道:「取我鎖鏈。」

於是,十幾個下屬就吃力地拖著一個足有手臂粗壯地鐵鏈過來,鏈子的前端是一個彎月銅鉤。

「兒朗們都散開。」

疤面大漢大吼一聲,然後將那鐵鏈掄了起來,在空中轉了幾圈之後,猛地朝著樓船砸了過去。

銅鉤巨大,沉重無比,在空中發出呼呼的風聲。

銅鉤砸在了甲板之上,尖利地勾子深深地扣在了船體深處。

「老大厲害,老大神功蓋世」

「花和尚好樣的,這一次給你記首功」

「把他拉過來,把他拉過來」

看到自己這邊的首領大顯神通,匪船之上一片叫好之聲。

「你們且看著。」花和尚豪邁大笑,然後用身體將鎖鏈卷了兩卷,手臂猛地用力。

那樓船就在花和尚的操控之下,迅捷無比地朝著他們的包圍圈跑了過來。

船上眾人面如死灰。

這他媽也太嚇人了吧?

好好地劫財就成了,竟然還玩起了雜技表演。那勾子砸在船上,都給樓船砸出一個大窟窿。要是砸在人的身上,這人還有命在嗎?

李牧羊的臉色也變得冷峻起來。

只有褲襠裡面的那一點兒金幣,怕是滿足不了這些人的胃口吧?

樓船就像是咬了鉤的大魚,被漁夫拖著向岸邊駛去。

等到進入三艘大船設置的包圍圈,那些匪盜跳船而來,打殺搶奪,無惡不作。

李牧羊伸手握拳,氣蓄丹田。

心中暗暗地戒備著。

危急時刻,空中黑衣飄蕩。

一人一劍橫空出世,一劍如驚虹,帶著燃燒著的火焰光芒斬向那手臂粗細地鐵鏈。

鐵鏈斷成兩截,匪船上的花和尚用力太猛,突然間斷層,身體踉蹌著向後疾退。

黑衣人飛舞在空中的身體緩緩下落,雙腳站在這樓船的桅杆之上,白帆激蕩,黑衫飛揚,那順水而行的樓船竟然瞬間停止了遊動。

冷麵菩薩崔照人!

十幾名黑衣漢子已經悄無聲息地躍到了船頂之上,手按刀柄,神情冷漠地盯著對面的三艘大船。

「何人敢斬斷花爺爺的鐵鏈?」花和尚魯天氣急敗壞,朝著這邊大聲吆喝起來。「來來來,報上你的大名,讓爺爺教教你怎麼做人」

崔照人表情淡漠,但是心裡卻有著燃燒著的怒意。

這群該死的傢伙,打誰的主意不好,偏偏找上了他們所在的這艘船。

他們不出手,指望船上的那群廢物把匪盜擋下來根本就不可能。

可是,倘若他們一出手,恐怕就泄露了行蹤,陸家以及陸家那方的力量就會尾隨而來展開營救

還在猶豫之時,樓船就被花和尚的一記『羅漢鉤魂』給勾住了,整艘大船都要被他們給拖到包圍圈裡面去。

再等下去,他們的行蹤仍然會敗露。

崔照人殺氣凜冽,憤然出手,一劍斬斷花和尚的銅鉤。

「星空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行。」崔照人眼神冷漠,出聲喝道:「全部誅殺,一個不留。」

「是。」十幾名黑衣人得到命令,傲聲應道。

十幾把寶刀出鞘,然後他們分成三組,橫空而起,朝著那三艘大船上面飛去。

立時,三艘大船上面展開了一場慘烈殺伐。

那些黑衣人功夫高強,手段毒辣。每一次出刀都是匪盜的關鍵部位。

一刀下去,身首異處。

崔照人瞄準那個罵罵咧咧地花和尚,嘴角微揚,臉上露出迷人的笑容,說道:「你想教我怎麼做人,我就讓你做不得人」

說話之時,身體再次躍起。

長袍在空中飄蕩,身體猶如一隻翱翔長空的大鵬。

他居高居下地俯衝,一劍刺向花和尚光禿禿的腦門。

花和尚狂笑出聲,伸手抓著那半截鐵鏈再次揮舞起來,長鏈如長蛇朝著半空中砸去,大聲吆喝著說道:「來得好,就讓爺爺」

他地話說不下去了。

因為崔照人突然間加速。

他一劍刺進了花和尚的腦袋。

身體下沉,長劍也下行。

一劍驚神。

一劍奪魂。

長劍一路下刺,直到沒至劍柄。

「做匪盜也要多讀書,溫文爾雅的打劫難道不好嗎?」崔照人身體在空中倒立,對著腦袋上滲出大股鮮血的花和尚說道。

然後,他的身體一旋,長劍便被他拔了出來。

血紅如泉井,向著碧藍色的天空噴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