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七十九章、渡劫劍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渡劫劍下!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七十九章、渡劫劍下!

這真是人生何處不驚嚇啊!

李牧羊正在暗自慶幸褲襠裡面的那點兒金幣總算是保住了,如果自己稍微節儉一些,到了學校再做一些雜役,勤功儉學免了每天的飯錢,說不定一整年都不需要再向父母要錢了。免得到時候不好解釋,讓他們心生疑惑,若是跑到船行去打聽知道了自己一路遭遇怕是擔心的晚上都睡不著覺了吧?

李牧羊一直自責自己不能給父母做些什麼事情,所以,他也盡量地不給父母惹什麼麻煩。

沒想到轉眼間就被人給扣了一頂通敵之罪這可不是開玩笑,按照西風帝國律法,倘若發現有通敵之人,查明屬實可斬立決。

也就是說,這群黑衣人要是對自己心生不滿,當場就可以把自己給斬成數段丟進這雞鳴澤裡面喂大魚。

至於有沒有查明屬實,還不是他們那一張嘴一句話?

「你有何憑證?」李牧羊心裡暗恨,有種想要把這個傢伙給砍上十幾二十刀的衝動,但是卻竭力地保持著情緒上的平靜。越是憤怒,越有可能被他們認為是做賊心虛。

最關鍵的是,現在敵強我弱,要是當真把他們惹怒了的話,自己怕是只有吃虧挨打的份吧?

李牧羊剛才親眼所見,他們一個個的高來高去的,騰空飛躍如履平地,一劍斬下整艘樓船的艙頂都沒有了。那個崔照人讓李牧羊想到了殺手烏鴉,心想就算是殺手烏鴉遇到他怕是也討不到什麼便宜。

自己還是小心謹慎一些為好,實在不行就把崔小心的名字也報上去,說自己是天都崔家的上門女婿李思念曾經隱晦地給李牧羊透露過一些崔小心的家世。李牧羊聽了之後很吃驚,也很苦惱,卻也只能感嘆命運弄人。這次倒是可以把崔家的名頭丟出來嚇唬嚇唬這個整天板著一張死人臉的黑衣傻逼

「憑證?」崔照人指了指李牧羊身邊的那眾多生員,說道:「他們說的話就是憑證。」

「就憑他們一面之辭,你就認定我有通敵之嫌?」

「這船上那麼多人,他為什麼單單要幫你說話?」崔照人的臉上帶著冰冷的笑意,眼神卻是若有所思地打量著李牧羊,心裡思考著李牧羊通敵的可能性到底有幾分,說道:「帝國監察司押送重要罪犯,一路上行蹤極其保密,幾乎不可能被人知曉,卻仍然被敵人鑽了空子剛才那個水鴛鴦的話你們也聽到了,他們是被人蠱惑前來攔路劫財的。」

「還有,昨天晚上你們的錢袋紛紛被盜,然後你帶著一伙人跑去要搜查我們的樓層,難道不是要故意要替那些人製造混亂,吸引我們的視線?這麼多人親眼所見,我總不是冤枉了你吧?」

「要求搜船的人可不是我。」李牧羊急忙解釋,指了指身邊的張林浦,說道:「是他率先提出要搜船的,也是他帶人闖到三樓樓梯口的。難道這些不是大家親眼所見?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不是比我更有通敵嫌疑?因為當時的混亂是他們先製造出來的。我只是一個安靜的跟隨者而已。」

「李牧羊」張林浦的小心肝都要嚇裂了,滿臉憤怒地指著李牧羊,破口大罵著說道:「你這卑鄙小人,別想拉我下水。當時我可是和那個胖子狠狠地爭吵了幾句,差點兒就要大打出手。倒是你他很是為你說了幾句好話呢。還罵我們是井底之蛙,安知星空之浩瀚。你們不會很早就認識了吧?」

「你看看,這不更加證明我和他根本豪無關係嗎?你要是和人合夥搶劫,難道不應該是假裝互不相識,或者再製造一些激烈的矛盾好在事後撇清內奸的關係就像你們和他吵架那樣。如果我們以前認識,他用得著當著大家的面為我說話?如果我們當真聯合,他既然都已經得手,我為什麼仍然留在船上沒有離開?」

李牧羊表情黯然,一臉哀傷委屈地說道:「因為我考了個帝國文試第一,被君主御批嘉獎。又因為江南城主燕伯來是我的伯伯,城主之子燕相馬是我的生死兄弟,所以他們對我非常排斥,極盡挖苦打擊之能事我明白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道理。我也知道大風颳倒的總是那些高聳入雲枝幹茂密的大樹可是,我也不想這樣。我也不想考帝國第一,我也不希望我的伯伯是江南城主,我沒辦法選擇自己的出身」

「」崔照人有種一劍把這小子斬成兩段的衝動。天都崔家,也是你這種無知小兒可以攀附的嗎?

「我可以用我大伯江南城主燕伯來的名譽起誓,我絕對沒有做過那等劫財助敵之事。如若違誓,讓我大伯不得善終。欲加之罪,何患無詞?這種通敵之罪,我李牧羊實在背負不起。」

「」崔照人握劍的手不停地抖動,他覺得自己已經控制不住體內的浩然正氣。必須要做出一些除暴安良的事情才能夠解脫。

「你有沒有通敵,這種事情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崔照人的眼裡殺氣瀰漫,冷冷地盯著李牧羊說道:「跟我們回一趟監察司,自然就會真相大白了。」

監察司被稱之為帝國鐵獄,聽說進去的人生不如死。就是仙人進去也能夠被他們剝了一層金裝減去幾層信仰之力。

李牧羊自然是不會去的。

他也不能去。

他沒有寧死不屈的堅韌性格,也沒有為了正義願意犧牲的偉大情操,他更不會任你萬般酷刑加身我自當是置身火海等待涅磐重生他的嘴巴不是很嚴,骨頭不是很硬。而且他才剛剛變白了一些,人也變帥了一些,他不想被丟進大獄變成厲鬼一樣的廢人。

「我不能去。」李牧羊說道。「我已經被星空學院錄取,學長騎鶴下江南送喜報的時候再三囑咐,不要誤了入學之期。」

「星空學院?」崔照人眼神綻放出煥彩,難以置信地看著面前的李牧羊。

「正是。」李牧羊傲然說道。謝天謝地,終於蒙對了一個強硬的靠山了。之前說的江南城主燕伯來和城主之子燕相馬人家根本就不放在眼裡來燕伯來的權勢也不過如此嘛。

崔照人眼神閃爍,再一次上上下下認認真真地審視著李牧羊。

情況變得複雜起來。

這個傢伙竟然被星空學院錄取,倒是一件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你說你是被星空學院錄取?」

「是的。」

「以帝國文試第一的成績被錄中?」

「是的。」

「呵呵」崔照人冷笑幾聲。

帝國每年都會有一個文試第一,只要持續地考試,就不停地會有文試第一。

但是,並不是每一個文試第一都能夠被星空學院錄齲

而且,能夠被星空學院錄取的文試第一除了眼前這個李牧羊,也就只有千年之前的那位詩仙李秋白了。

假如李牧羊沒有說謊的話。

他倒是希望他說謊,因為他是不是文試第一,是不是被星空學院錄取,很容易就能夠查出來。

可是,如果他沒有說謊的話,那麼,他的背後就一定有人在推著他捧著他

崔照人突然間開始相信李牧羊通敵了。

崔照人一步步地朝著李牧羊走去,笑著說道:「看來你還是得跟我們走一趟放心,誤不了你的入學之期。」

說話的時候,崔照人突然間一劍拔出,朝著李牧羊的腦袋斬去。

強殺!

不管你是帝國的文試第一,還是星空學院的新生,既然你上了這艘船,趟了這渾水,那就別想再全身而退。

人死了,文試第一又如何?星空學院又如何?

只要扣死你通敵的罪名,就算星空學院再不滿意,也得照顧帝國的面子監察司是替皇帝辦事的,難道他們會為了一個還沒有入學的學生就要向自己出手報復嗎?

而且是一個死學生。

至於李牧羊身後的那些推動者,那就更不會放在崔照人的眼裡了。

既然他不能夠確定李牧羊的來歷,那就證明對方不是自己這邊的人在這關鍵時刻,不是自己人就是對人。

殺了也就殺了,能奈我何?

冷麵菩薩,菩薩護國,冷麵殺人。

事發突然,誰也不曾想崔照人會突然間拔劍殺人。

那一劍如平地而起的驚雷,如劃過天際的流星。

轉瞬即逝,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反應過來。

就是帝國頂尖的高手,在遭遇冷麵菩薩崔照人的『渡劫劍』時也生出犀利刁鑽變化萬千的感念。

渡劫劍下難渡劫,這是流傳於西風帝國的一句諺語。稱讚的就是崔家渡劫劍法和與之相配的《十萬八荒無意訣》的厲害之處。

至於李牧羊

在長劍出鞘的瞬間,崔照人就已經把他看作是一個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