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八十一章、『酷刑逼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酷刑逼供』!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八十一章、『酷刑逼供』!

「那是水龍嗎?天啊,那是水龍嗎?龍頭上的人是李牧羊,他還沒有死」

「李牧羊被怪物吃掉了,吃完李牧羊來吃我們」

「快跑啊,怪物要來了那是什麼怪物?我們都要被它吃掉了」

樓船之上,所有人全都仰頭看著那盤旋在江面上的巍峨大龍。

它看起來就像是聳立在江面中間的一座高山,又像是籠罩在眼前的一片黑雲。

它是那麼的雄偉,又是那麼的醜陋。

身上的鱗片是堅不可摧的盔甲,那一團團凸起的黑色顆粒就像是盔甲上面的倒刺。

黑色帶紋密布全身,給它增添了一些滑稽和憨態。

可是,它張開的嘴巴臭水橫流,就像是稍一用力,就能夠把他們所在的這艘樓船和船上所有的人全都吸進去似的。

這還只是展露出來的一部份,因為要支撐自己強大的身體,所以那長長地尾巴還拖在江水裡面。

即使如此,已經足夠震撼那每一個人的眼界和心靈。

「我命休矣。」張林浦等生員第一次見到如此大龍,比剛才見到大殺四方橫空飛來的崔照人還要恐怖一百萬倍。無論多麼兇狠的人,都可以試圖和他講講道理。但是如果你面對的是一隻畜生,怕是你講什麼它都不會聽吧?「完了完了,這次我們死定了。一船人都要葬身獸口」

「怎會如此?怎會如此?」陳濤是樓船管事,平時沒少帶隊行走這條水路。遭遇過水匪,遇到過江蛇,還有各種毒蟲和食人魚,但是卻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體型的鼉龍。「出門的時候明明查過黃曆,上面說此行大吉到底是哪個狗日的胡亂編排啊?」

「少主,是橫行大江的鼉龍這體型和身上的紋理怕是生長了千百年」軍師蘇榮滿臉擔憂地說道。「這怪物速度奇快,一日能行千里水域。生性殘忍好鬥,但是一直隱藏在死亡之海的深水區,平時根本難以見到,此次怎麼會出現在這雞鳴澤?」

「為什麼出現在這雞鳴澤並不重要了。」崔照人倒扣長劍,一隻手從懷裡摸出絲帕,輕輕地擦拭嘴角的血漬。突然襲擊一劍沒能殺死李牧羊讓他很是意外,落水投江的李牧羊被鼉龍給救了起來更是讓他覺得意外。「一條偽龍而已,又不是什麼真龍。不來招惹我們就算了,膽敢過來,殺了就是。」

「那我們先按兵不動,看看那邊有什麼動靜。」蘇榮沉聲說道。「如果它們不過來,我們就讓樓船從左側的支流開過去。要是它們自已朝著這邊衝過來,我們就動手圍殺。」

「可惜氨崔照人遺憾說道、卻將視線投放在那鼉龍頭頂的李牧羊身上。

因為那鼉龍的體型過於龐大,所以李牧羊的身體在上面只是一個漆黑的小點。

要是普通人,也只能夠看到一個大概的輪廓和模糊的影子。

可是崔照人不是普通人,他甚至能夠看到那鼉龍沉重的呼吸和牙齒間的肉絲殘留。

所以,他能夠清楚地看到李牧羊的形態和每一個表情。

李牧羊的眼睛緊閉,仍然處於昏迷不醒的狀態。

他的表情安靜祥和,不像是被自己給一劍打飛了出去,更像是自己進入了深層次睡眠一般。

李牧羊的身體被一團雜草包裹,就像是被那些水草保護的嬰兒。

驕陽似火,灼烤著這遼闊無邊的大江江面。

李牧羊的臉頰被金色的光線照耀,變成了一種近乎透明的淡黃色。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等待著鼉龍的下一步行動,或者說等待李牧羊是否蘇醒。

李牧羊確實受不住渡劫劍的勁氣,勁氣互拼一記爆炸開來時他就當場暈死過去。

在落水的那一刻,李牧羊就被江水給驚醒。

可是,當他想要睜開眼睛時,卻發現身體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

李牧羊現在的狀態很奇妙,他感覺自己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那裡有蠻荒大漠,有烈火焚城,有龍吟長空,有一劍可斬斷山河的人類強者。

廝殺、嘶吼、以及那遍布神州的龍息之怒

大地在燃燒,人類在死亡。

一條黑色巨龍橫空出世,它上攬九天,下潛黃泉。橫長空,幾乎要把整個天空都給填滿。它的體型威嚴而強大,那雙黑色地瞳孔倨傲冰冷地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場慘劇。

「愚蠢的人類。」他的嘴裡發出這響徹星空的聲音。

那些人類強者發現了他的存在,他們手持長劍或者可以毀滅天地的神器朝著黑龍沖了過來。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終極目標:屠龍。

畫面突變。

李牧羊又看到了那條黑色的巨龍,那條黑色的巨龍朝著他沖了過來。

他飛到自己的面前也沒有減速,而是直直地朝著自己的身體撞擊而來。

李牧羊的胸口抽痛起來,就像是有一把刀子從中間把他給剖開成兩半。

黑色的巨龍消失了,李牧羊看到了自己漆黑如墨地眼睛。

他能夠看到自己的眼睛。

就像是有另外一個自己站在對面,他們都能夠看到彼此的眼睛。

李牧羊感覺的到,那條黑龍進入了他的體內,他和那黑龍合二為一。

李牧羊能夠清楚地看到這一切,但是卻沒辦法分辨這是夢幻還是現實。

如果是現實,這是他從來都不了解的世界。

那天空翱翔的巨龍,那被龍息毀滅的城市,那些一劍斷山脈一拳毀大江的強者那些都真得存在過嗎?

可是,如果是夢幻的話,這夢境怎麼會如此的真實?

他能夠清晰地看到那黑龍的眼睛,他能夠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內心的疼痛。

那種被撕裂的感覺只是一閃而逝,可是那浸入骨髓的哀傷又是怎麼回事兒?

他是一條巨龍啊,怎麼有種被全世界背叛的蒼涼痛楚?

李牧羊在拚命地掙扎。

他想要睜開眼睛,想要脫離這個荒謬的世界。

他想要回去,回到樓船之上,回到父母和妹妹李思念的身邊。

那才是自己的生活。

那才是現實。

身體曖洋洋的,就像是沐浴在陽光之下。

「吭哧吭哧」

耳朵邊聽到了這樣粗重的喘息聲音。

「這是什麼?我在哪裡?」李牧羊在心裡想著。

他猛地睜開了眼睛,然後被堆積在眼前的光線給刺得生痛。

他重新閉上了眼睛,等到自己逐漸適應之後才重新睜開了眼睛。

急忙伸手摸向褲襠,那沉甸甸地金幣還在。

李牧羊再次放下心來。

「嗯,怎麼躺在這麼高的石頭上?」李牧羊在心裡想道。

身上被水草纏繞,李牧羊一陣亂扯,把那些水草都給隨手掉掉。

太恐怖了,崔照人的實力太驚人了。

他那一劍之威,簡直就像是要把一座山給劈成兩半的強大感覺。

李牧羊還記得之前發生的事情,崔照人一劍砍來突然襲擊,李牧羊將早就準備多時的破拳轟出

後面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咦,下面那是一艘船?」李牧羊驚呼出聲。

當他發現自己身下的石頭還在移動時,才猛然間坐直了身體。

然後,他身體顫抖,嚇得都要尿褲子了。

他躺得哪裡是什麼山峰大石啊,分明是一個怪物的巨大頭顱

更恐怕的是,那隻怪物實在太大太大了,竟然將到頂到了半空之中。

難怪他剛才感覺到陽光是那麼強烈,難怪他看到周圍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渺校

因為他在距離太陽更近的風中,因為他站在和山峰齊高的雲處。

「完了完了死定了。」李牧羊滿臉驚恐地坐在那兒。李牧羊很想大喊大叫幾聲,可是卻擔心自己的喊叫會驚動了屁股底下的怪物。

「那些監察司的走狗」李牧羊在心裡痛罵不已。「傳言不虛,他們果然是什麼惡事都能夠做得出來埃聽說他們為了得到某些機密情報或者屈打成招逼人招供什麼酷型都能夠用得出來太歹毒了,實在是太歹毒了。簡直沒有人性。那都是一群走狗,是一群畜生。」

「操#他姥姥的,他們為了坐實自己的通敵之罪,為了讓自己坦白『罪狀』,竟然把自己丟到一頭怪物腦袋上面」

李牧羊心裡很悲憤,也很委屈。

「救命啊救命氨李牧羊出聲喊道。他拚命地揮手,想要讓樓船上的崔照人能夠看到他的存在。

樓船之上,無人應答。

「我願招」李牧羊的眼眶紅了,他知道,一旦招供,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條,自己將要和父母親人永別。

可是,他寧願經過帝國的審判也不想葬身在這怪物之口。

在李牧羊的心目中,帝國監察司,乃是天下第一等惡毒之地。

他相信,父母家人不會相信他通敵賣國的事實。他也堅信,總有一天監察司的罪孽會公眾於懷。

那個時候,世人將會還以其清白之軀。

「我願招」李牧羊淚流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