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八十七章、朝聞夕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朝聞夕死!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八十七章、朝聞夕死!

崔照人手指一彈,手裡的長劍便漂浮到了李牧羊的面前。

李牧羊伸手一抓,劍便到了李牧羊的手裡。

劍柄漆黑,劍刃銀白。

烈陽之下,有流光浮影閃爍其上。

是把好劍。

「此劍名曰通天,乃用海外神鐵由天都鑄劍名師曹冶子冶鍊而成。當時取此名意為早日通達天道,使出渡劫劍的第三劍斬天道此時看來,倒是有些自取其辱了。」崔照人的聲音帶著無限的遺憾。

神州浩大,世間繁華,奇人異物數不勝數。倘若能夠多活一天,就能夠多見識一些。可惜啊,可惜啊

「如若牧羊兄不嫌棄的話,就以這把通天劍作為謝禮。雖然禮物輕微,卻也是一番拳拳心意。好劍若就此沉江,實在不是雅緻之事。」崔照人一臉誠肯地看著李牧羊說道:「我看牧羊兄還沒有配劍,就先隨身攜帶。等到它日覓得好劍,將其贈予名主便好。總要讓其有出頭之日。」

李牧羊感受到了崔照人對生命地不舍以及對此劍的憐惜之意,心想:早知今日,何歸當初呢?

不過,對於崔照人的人格倒是高看了一眼,出聲問道:「還沒請教尊姓大名。」

「崔照人。」崔照人心裡微喜,能夠被人在這個時候詢問姓名,證明對方是想把你記祝記住,這兩個字對他們這些武者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因為你獲得了對手的尊重,不然的話,別人為什麼要記住你的名字?他們經常說得那句『報上你的姓名此劍不殺無名小卒』便是如此。「崔氏崔照人。」

「崔照人?」李牧羊眉頭微皺,沉思良久,問道:「你姓崔?」

「正是。」崔照人不明白李牧羊臉上為何變色,露出如此為難的表情,說道:「天都崔家。」

這一次,李牧羊思考地更加長久了。

「可有問題?」崔照人有些擔心。這傢伙不會聽到自己的背#景來歷之後不敢使劍了吧?要是那樣的話,自己可就見不到斬天道了。不僅僅現在見不到,或許一輩子都見不到。實在是人生一大憾事埃

「沒有。」李牧羊出聲說道。「你可想好了,倘若我以你的身體喂劍,你便會當場肢解再無生存可能。」

「倘若我不以身體喂劍,你便會放過我嗎?」崔照人笑著問道。

李牧羊這次回答地很乾脆,說道:「不會。」

在樓船上之時,崔照人不給李牧羊任何辯解和準備的機會,一劍斬來,意欲強殺。

也幸好李牧羊身懷《破體術》之奇學,而且一直在凝神戒備,這才只是被打入大江被鼉龍所救。不然的話,現在的李牧羊早就成為一具被魚蝦吞噬的屍體

那樣的話,李牧羊還有機會和崔照人戰鬥?還有機會感受他對武道的追求和對名劍的愛惜?

死人是沒有資格說寬容的。

正如崔照人的第二劍那般,有善因,結善果。有惡因,那麼結得也自然就是現在的惡果。

李牧羊不會原諒崔照人,不管他現在變成了一個什麼樣的人。

「所以」崔照人對李牧羊的回答一點兒也不意外,笑著說道:「能夠以身殉道,而且是我崔家千百年來無人可以觸及的斬天道死而無撼。」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那你看好了。」

崔照人閉上了眼睛。

對於他這樣的高手,對手的一舉一動都能夠『察覺』的到。留心之下,甚至連他的每一次呼吸都能夠有所感應。

眼睛有時候反而會帶著欺騙性質,讓他不能清楚直接地感受那神技之奇天地之威。

李牧羊動了。

手裡長劍高舉,一條金色閃電跳躍在劍刃上面。

和崔照人第二劍的起手勢一樣,但是在中途卻發生了變化。

崔照人的斬因果先蓄力再泄力,用自己體內的《十萬八荒無意訣》來催動冥火將其做為攻擊源。

威力強大,燃燒一切,寂滅空間。

卻也將自己體內的勁氣給泄掉了,將根基給摧毀了。

困果劍倒是有點兒欲殺人,先殺已的決絕之風。

當然,大多數人都被這霸道無匹的這一劍給殺死了。所以得有所償。

而且印訣繁瑣,一般人根本就難以掌握。

李牧羊的這一劍沒有多餘的變化,高舉空中,似斬非斬,引而不發。

除了有閃電飛躍其間,他就像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舉劍式。

遠處有悶雷響動,仿若遠在九天之外,又好像近在眼前聲聲叩擊耳膜。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舉劍式,卻讓崔照人眼界開闊,有種瞬間明悟的感覺。

「去蕪存精,化繁為簡。」崔照人在心間喃喃自語。「第二劍比第一劍繁瑣複雜,所以家人也都以為第三劍會比第二劍更繁瑣複雜。《渡劫劍》劍譜之上也只有這一個舉劍式,家人還只當是一本殘譜,後面的沒有描述清楚其實不然。精華就在這舉劍式的『引而不發』四字之上。」

「傳言《渡劫劍》為地藏菩薩所創授予世人的,那麼這集大成者的第三劍自然應當包括至高無上的佛門智慧。佛門有拈花一笑的典故,有一次大梵天王在靈鷲山上請佛祖釋迦牟尼說法。大梵天王率眾人把一朵金婆羅花獻給佛祖,隆重行禮之後大家退坐一旁。佛祖拈起一朵金婆羅花,意態安詳,卻一句話也不說。大家都不明白他的意思,面面相覷,唯有摩訶迦葉破顏輕輕一笑。佛祖當即宣布:我有普照宇宙、包含萬有的精深佛法,熄滅生死、超脫輪迴的奧妙心法,能夠擺脫一切虛假表相修成正果,其中妙處難以言說。我不立文字,以心傳心,於教外別傳一宗,現在傳給摩訶迦葉。然後把平素所用的金縷袈裟和缽盂授與迦葉。」

「地藏菩薩自然深諳佛理,將極繁變成極簡,將有跡可循變成無跡可尋。沒有蹤跡便沒有破綻,沒有破綻便無可防範。所以,這個李牧羊說他見過更完美的《渡劫劍》。」

崔照人的內心激蕩不已,他知道自己以前實在是太著相了。越是心急,就越是倒退。第三劍不是練出來的,而是悟出來的。斬天道,就是說登臨天道,然後再斬去天道。

何為天道?為情#欲,為利益,也為至高修為。

不是獲得,而是捨棄。

非大心胸大智慧者難以抵達。

六根清凈方能成佛,這是最基礎也最簡單地佛理,卻被所有人給忽略了。

「明白了。」崔照人的臉上綻放出釋然的笑意,那種笑意純粹高潔,竟然隱有佛家慈眉善相。「明白了。」

李牧羊一劍揮出。

不見風雷,也沒有氣勢。

甚至沒有劍氣,也沒有任何聲響。

就像是普通人的一劍。

可是,九天之外卻有驚雷響應,轟隆隆地朝著崔照人劈來。

「冥火更佳。」崔照人嘆息著說道。

雖然李牧羊記下了《渡劫劍》的第三劍劍招,卻並不知道劍訣。更重要的是,他催動不出冥火,也施展不出《十萬八荒無意訣》,所以這一劍只見其形,沒有任何的神魄。威能也要大打折扣,十成難出一成。

「謝謝。」崔照人輕聲說道。

白光遮掩天際,閃電比那天上的烈陽還要更加熾烈耀眼。

這一劍之威的光芒竟然將太陽的光芒也給擋下了,只見這白光,卻難以見到那照耀世人的陽光。

天空中出現一道白色的溝渠,那溝渠將天空給分成兩半,也將那白雲給分成兩半。

有白雲飄蕩過去,在遇到那條溝渠邊沿時竟然難以跨越。

就像是真實存在地一般。

白光未散,崔照人已經消失不見。

李牧羊懸浮空中,靜靜地沉默不語。

「少主」大江之上抱著船板求生的一名監察史抬頭看天,當他看到監察司崔照人不見了之後,眼眶泛紅,暴喝一聲。「兄弟們,你們迅速趕回報信,星夜替司主報仇」

說話之時,身體已經從江水之中躍起。他站在船板之上,腳尖一點,人便凌空飛躍。

身在半空,長刀出鞘。

他一刀劈向緩緩下落的李牧羊。

李牧羊一拳轟出,那監察史的身體在空中爆裂開來。

「清風去替司主報仇,兄弟們速走」

又一個監察史跳了起來,然後被李牧羊給一拳秒殺。

「替我照顧家小,莫超去和仇人拚命」

那些黑衣大漢就像是一具具強壯地傀儡,凌空而起,舉著大刀朝著李牧羊劈去。

同伴地身體在空中爆裂,卻難以阻擋他們復仇的心意。

不死不休!

此役,帝國監察司二十一名監察史全員戰死,包括監察司長史崔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