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八十八章、無處容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無處容身!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八十八章、無處容身!

痛!

全身地骨頭都像是斷掉了一般。

耳朵里有浪濤拍岸流水潺潺的聲音,鼻腔里有傳來陣陣濕潤的泥土氣息。

李牧羊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置身在江邊一片草叢之中。一人多高的蘆葦隨風飄蕩,可以將他地身體和外界隔絕開來,倒是一個極佳的藏身之所。

天高雲淡,驕艷似火。

看起來今天是一個好天氣。

「我怎麼會在這裡?」李牧羊疑惑地想著。

腦袋昏昏沉沉地,感覺自己做了一個悠長又逼真地大夢。

夢裡有妖龍巨獸,有魚蝦撞船,有一劍橫空,還有自己殺了崔照人?

李牧羊記得和崔照人的仇怨,也知道自己被他給突然襲擊一劍打入大江,當場昏死過去。後面的事情怎麼就變得離奇夢幻起來?

在那個夢裡,李牧羊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施展了很大很大的威能現在想起來都有種讓人心跳加速熱血沸騰地感覺。

可是,那種感覺又實在太不真切,就像是有人藉助他的身體做了那些事情一般。

因為李牧羊對自己有一個清晰地認知,雖然他現在已經不再是人們嘲諷鄙夷地廢物了,可是,讓他和崔照人那種頂級強者對峙並且將其擊殺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拿最簡單地一件事實來說吧?到底怎麼樣把身體懸浮在空中小半天這也不是現在的李牧羊能夠辦到的事情吧?

就是讓他從河岸這邊跨到河岸那邊,如果距離太遠,河溝太深的話,他也是沒辦法做到的。

那麼,問題就出現了:自己到底有沒有殺掉崔照人?崔照人是天都崔家人,他和崔小心又有什麼關係?

如果崔照人是崔小心的哥哥就算是堂哥,或者是遠房哥哥,自己殺死了崔照人,崔小心怕是也會對自己懷恨在心吧?

「你醒了。」一個帶著些喜感地聲音傳來,然後在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張圓滾滾的大臉。

「你是誰?」李牧羊大驚,猛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臉戒備地盯著那張大臉的主人。

他沒想到這裡還有別人,自己竟然在一個陌生人面前發獃走神那麼長時間,實在是不可原諒。

離開江南的時候父母再三囑咐,不要和來陌生人講話。並不是說外面的每一個人都是壞人,但是你也不能保證你所遭遇的每一個人都是好人。

不過想到自己才剛剛從昏迷狀態中醒來,對方旁觀良久也沒有割掉自己的皮肉綁了自己的身體,證明對方並沒有禍害自己的念頭。

伸手撫摸褲襠,就連那點兒金幣都還在。李牧羊就對這個胖子的人品更加高看了一眼。

不為美色所動,不為錢帛所惑,當是鐵骨錚錚好男兒。

李牧羊地反應過於激烈,把胖子也給嚇了一跳,蹲在李牧羊身邊的身體連連後退,雙手擋在自己前面,說道:「你別激動,你別激動,咱們有話好好說你不認識我了?」

他很怕李牧羊突然間發威,就像是對待崔照人那般地對待自己。

李牧羊認真地打量著胖子,說道:「看起來是有點兒面熟。」

胖子拱了拱手,笑著說道:「本人公輸垣,在楓林渡口登船時見到江南城主燕伯來親自為公子送行。牧羊公子和人爭執的時候,我還幫腔了幾句。不過公子那個時候已經回到船艙,怕是並不知道此事。」

「我想起來了我們確實見過。」李牧羊指著公輸垣說道。他在上船的時候見過胖子,以為對方是和他一樣的生員或者坐船去天都的商旅。不過當時正和家人告別,看到李思念蹦跳起來和他揮手告別,他的眼淚都要出來了,也沒有心思去思考別的事情。更不會在意船上之人都是些什麼身份。

「牧羊公子想起來了?」胖子大喜,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縫隙。

「想起來了。」李牧羊點頭,說道:「我怎麼會在這裡?你怎麼會在這裡?其它人呢?」

「」

李牧羊看到胖子眼神詭異地看著自己,問道:「怎麼了?你為什麼要這麼看著我?」

「之前的事,牧羊公子都不記得了?」胖子一臉錯愕。一直以為自己擅長偽裝,現在看來這小子比自己還要精通千百倍埃你看看人家這表情,你看看人家這動作,你看看人家這眼神,里裡外外全都是戲埃

「不記得了。」李牧羊說道。

「你和人發生爭執,被打進大江這件事情你記得?」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記得。」

「鼉龍救主」胖子的手臂努力地張開,說道:「那麼大的鼉龍把你從大江裡面頂了起來,你記不記得?」

「記得。」

「江水沸騰,百萬魚蝦大軍瘋狂攻擊樓船,將樓船擊裂撞沉你可記得?」

「記得。」

「你和帝國監察司長史崔照人一場驚天大戰,驚雷閃電,天地異象」胖子越說越是誇張,也越說越是激動。

乖乖我滴娘親哎,這小子到底是什麼怪物啊?想到自己親眼年見的一切,胖子就覺得自己的小心肝有些不太好了。

這哪裡是普通人啊?這簡直是神跡埃

在李牧羊昏迷之時,他好幾次想把他解剖了,就像是他解剖那些木頭一樣。他想好好地研究研究這傢伙到底是什麼結構組成的。

「等等等等。」李牧羊打斷胖子的問話,臉色鐵青地看著胖子問道:「你是說這些都是真實的?」

「千真萬確。」胖子一臉認真地說道:「一樁樁一件件全都是我親眼所見。我公輸垣見多識廣,卻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等壯烈之事」

他拍拍自己壯實肥胖的胸口,說道:「嚇死我了。」

「」李牧羊呆若木雞。

「牧羊公子你怎麼了?」

「我殺了崔照人?」

「是埃」胖子激動地胖臉潮紅,說道:「那可是閑雲上品的崔照人啊,是帝國年輕一輩最有名氣的幾個傢伙,年紀輕輕就接管了直屬皇室的帝國監察司,位高權重,幾乎掌握了世間大部份人的生殺大權結果被你給活劈了。」

胖子滿臉崇拜地看著李牧羊,恨不得當場拉開衣襟讓他在自己的白嫩胸口上面簽上大名。他看得出來,此子不是凡人,以後定然也非同凡響。

不不不,現在已經光彩照人能夠亮瞎很多人的狗眼了。「此事傳到天都,牧羊公子將會名震西風,甚至直接登上了那強者雲集的隨風榜」

李牧羊地額頭冷汗嗖嗖,強行保持著鎮定,看著胖子的胖臉小聲問道:「公輸兄你覺得此事,會不會傳到天都?」

「應該會吧?」公孫垣斟酌著用詞,說道:「你和崔照人一戰,樓上諸多生員商旅都是親眼所見。特別是你最後時刻擊殺那些監察史的一幕,更是被江上諸多人圍觀。天氣好轉之後,江上又有樓船經過。那些落水的生員和商人全都被別的船隻所搭救,怕是之前發生的事情已經傳了開來雖然我看不見,但是我能夠想象那些生員繪聲繪色講述之前發生那些事物的狀況。當然,假如他們此時還有力氣和精神的話。」

「」

「牧羊公子」

「」

「牧羊公子,你怎麼了?」

李牧羊的聲音都顫抖起來,問道:「如果此事傳到天都,我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你猜?」胖子眨巴著自己的大眼睛。

「」李牧羊就想一拳打在胖子的胖臉上面。關鍵時刻,你能不能嚴肅一點兒回答問題?你他媽現在賣萌算是什麼情況?你知不知道你一點兒也不萌而且還很蠢

李牧羊體內的正義之氣又要爆發了。

世間賤人太多,時不時地就想野蠻一回。

「你擊殺了崔照人,天都崔家和你不死不休。」胖子笑著說道。他竟然笑得很開心的樣子。「崔家是帝國巨閥,猛將如雲,嫡系遍布整個帝國。平時都是他們欺負別人的份,還從來沒有被人給這麼欺負過。」

「」

「你斬殺帝國監察司數十條人命,帝國也不會饒你。」胖子說道。「監察司有監察百官以及正本清源釐清外敵的功能效用,是皇室手裡的一把寶劍。你把皇帝的寶劍給折了,你說皇帝他老人家會怎麼看你?」

「」

李牧羊臉色慘白,悲愴說道:「天下之大,竟然沒有我容身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