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八十九章、戰甲面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戰甲面聖!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八十九章、戰甲面聖!

李牧羊清楚地知道,他的身體出現了狀況。

或者很不確定地說:他地身體裡面隱藏著一條巨龍。

可是,這樣的理由別人會相信嗎?

「崔照人不是我殺的,是我體內的那條龍殺的」

如果這樣解釋的話,別人只會說他腦子有病吧?

李牧羊很想撕開自己的胸口,把那頭無數次在睡夢中相見的黑龍給拉扯出來,拍拍他地腦袋說道:龍兄,你跟著我讓我受苦了哇。

聽完面前這個可惡胖子的分析,李牧羊已經覺得生無可戀了。

最關鍵地是,他知道這個胖子說得每一句話都是很有道理的,並不是為了嚇唬他的危言聳聽。

殺了崔照人和數十名監察史之後,他在西風帝國確實難以容身。

「我死不足惜。」李牧羊一把抓緊胖子的手臂,說道:「我的家人會不會受到影響?他們不會有事吧?」

「帝國並沒有株連罪名。」胖子說道。「不過,崔家如果暗中報復吃飯被噎死了,爬牆被摔死了,走路時突然間跌了一跤,這些都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我要立即回去。」李牧羊從地上爬了起來,想要趕緊回去保護父母家人。

就算是死,他也要和他們死在一起。

可是,天高江闊,雲海茫茫,他不知道自己此時身在何處,甚至都不知道家在何方,又如何能夠迅速地趕回去?

「回去才是死路一條。」胖子沒有起身阻攔,看著李牧羊說道。

「不回去就能活命?」李牧羊已經沒有心思和這傢伙多說什麼了。他還有更加重要地事情要做。

他想變身。

變成那條巨龍。

努力。再努力。

媽的,沒有成功。

他還是李牧羊,那個不再是廢物但是也沒辦法騰空飛翔地李牧羊。

「對於很多人而言,犯下你這樣的重罪,天下之大,確實不會再有容身之處。同時得罪了崔家和西風皇室,你有幾顆腦袋夠他們砍的?」

李牧羊的眼睛一亮,抓著胖子的手臂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我還有生機?」

「自然。」胖子笑著說道。「原本是必死之局,卻偏偏又被你從中找到了一條求生的縫隙世間之大,只有星空學院能夠收留你了。」

「星空學院不是西風帝國的星空學院?」

「星空學院是神州的星空學院。你現在唯一的生路就是立即趕往星空學院,如果有可能的話,迅速抱上一條大粗腿,能夠多抱幾條更好那樣的話,你得救了。你的家人自然也得救了。」

「我只要進了星空學院就沒事?」

「我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哪方勢力敢跑到星空學院裡面去抓人的。」胖子一臉期許地模樣,說道:「可惜啊,我卻沒機會進去聆聽學習,實在是人生一大憾事。」

「你還年輕,不要氣俀」李牧羊好心安慰著說道。

聽了胖子的解釋,李牧羊終於恢復了一些精神,心中也多了一份希望。

天無絕人之路,只要有一線機會,他都願意去努力拚搏一回的。

即使不是為了自己活著,也要努力地讓自己地家人活著。

李牧羊面向胖子,拱手為禮,說道:「公輸兄,既然你一直守護在我身邊,又願意給我講述這些證明你不是個壞人。」

「我自然不是個壞人」胖子笑呵呵地說道:「不過你倒是很快要成為一個壞人了,會成為整個帝國最壞的壞人。」

「」

李牧羊覺得和這胖子沒辦法聊天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幫了我的大忙,我欠你一個人情。不然的話,我也不會把你從大江裡面撈起來。」

「我幫過你大忙?」李牧羊一臉茫然地看向胖子,問道:「我們初次見面,我何時幫過你什麼?還有,把我從江里撈起來是怎麼回事兒?」

「你戰鬥力竭,身體沉江。是我跳進大江裡面把你撈起來的。至於你何時幫過我的事情,我覺得你最好還是不要知道的好,畢竟,你現在的麻煩已經足夠多了」

胖子打量了一眼天色,說道:「放心吧,我會以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到星空學院。現在,我們開始和死神賽跑。」

「謝謝。」李牧羊深深鞠躬。這正是他當務之急要做的事情。

陸家。

百鳥園之內,一群白衣少年正在侍弄籠子裡面的那些珍貴異鳥。

有最普通的黑鴿白鴿,有頭尖身重的沙鴕,有巨大無比的熊鳥,有全身純白的白露,有大漠中比較常見的飛鷹,還有疾飛如電的風雀

正在這時,一隻彩色風雀從高空降落,停在樹榦上面唧唧唧地叫喚。

一名白衣少年快步走來,把風雀抱在懷裡,從它的腳上解下一根竹筒。

他把竹筒放入旁邊的托盤,然後雙手舉著托盤迅速朝著前院跑去。

一般的信息傳輸都是白鴿黑鴿,這種鳥雖然速度慢了一些,但是勝在數量眾多可以滿足需求。而且鴿子比較容易馴服,就算有所損失成本也不會太高。

風雀就不同了,對於這種烈性鳥,僅僅是想要將其捕捉就非易事,需要在懸崖峭壁長期蹲守才能發現其行蹤。

至於發現風雀行蹤之後怎麼樣把它捉起來,也是頗費腦力的事情。

普通人難以到底懸崖峭壁,就算到達也難以捉鳥可是不普通的人誰又願意跑去捉鳥?

所以,只有像陸家這樣的豪門巨閥才用風雀傳遞信息。而風雀傳遞來的信息也是重中之重,不需要甄別,也不經任何程序,直接送達陸府大管家手裡由其裁決。

「風雀來信,管家在否?」白衣少年還沒有跑到梅園,就遠遠朝著門口的守衛打著招呼。

「在裡面植樹。」護衛應了一聲,任由白衣少年從他們的身邊跑過。

那個蒼老的老人正躬著身體給一株梅樹鋤土,這是他經常做得活計。看到白衣少年疾步而來,不由得停下了手裡的動作。

「雲雀來信。」白衣少年躬身將托盤遞了過來。

老人用脖子上的毛巾擦拭手上的汗漬,然後取過竹筒從裡面抽出一張捲起來的紙條。

看了一眼之後,快步朝著旁邊的屋子走了過去。

陸行空正在書房閱覽各地軍報,雖然他現在不直接掌控軍隊,但是軍隊大小事務他都會閱覽一番記在心裡。

「老爺。」老管家帶著紙條進屋,急聲說道:「牧羊少爺生命堪憂。」

陸行空接過紙條看了一眼,眼神立即變得冰冷如霜。

跟在這個老人身邊數十年,老管家知道他此時此刻是真地生氣了。

遇到這樣的事情,怎能不氣?

陸行空推開椅子,在書房裡面跺來跺去。

「許將軍可好?」

「監察司極力想避開軍部勢力,但是仍然落入我們的線人眼中。他們用了偽裝者來替換許將軍,將真地許將軍帶到岸上快馬急趕,抵達江南之後再由江南城主燕伯來安排坐普通樓船離開許將軍已經被我方人員救援出來,現在正被秘密保護起來,不日將抵達天都。」

「派厲先生前去接應,務必保證許將軍安全。」

「是。我這就安排。」老管家恭敬答應。厲先生是陸府供奉,是陸家最頂級的高手之一。由他去接應許將軍回歸,自然能夠確保萬無一失。「老爺,這次陸家怕是不得不出手相助了牧羊少爺這次闖下天大的禍事,如果陸家不站出來擋下風雨的話,恐怕小少爺都沒命走到星空埃崔照人是崔家大力培養的人物,監察司是皇室威壓百官的利器。現在兩者都被牧羊少爺給毀了,他們豈會善罷甘休?」

「世間事真是玄妙無比。」陸行空的聲音如常,眼神如千年寒潭一般幽遠深邃,讓人一眼看不到盡頭。他地眉毛擰起,顯然,此次發生的事情也大大地出乎其意料之外。「原本想將其摘出事端,沒想到卻有一雙無形大手不停地把他給攪#弄進來。這是天意。天意難違埃」

「老爺」

「其它幾家可得到消息?」

「應該沒有。」老管家沉吟說道。「他們救了許將軍之後,立即用風雀送信和我們聯繫崔照人戰死,監察司此次出外執行公務的監察史全部犧牲,消息應該沒有那麼快傳遞迴來。」

「很好。這就是我們的取勝之機。」陸行空聲音篤定地說道。好像一切盡在掌控之中。

「老爺心中已有對策?」

「朝堂之爭,他們卻在千里之外動起了刀子崔家真是欺人太甚。」陸行空氣勢如刀,威猛霸道如不敗戰神。「準備驚龍戰甲,我要穿著它進宮面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