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九十三章、欺人太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三章、欺人太甚!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九十三章、欺人太甚!

從雞鳴澤走出來,李牧羊和名為公輸垣的胖子買了輛馬車朝著星空學院趕去。

此行危險重重,殺機四伏。

看來崔照人和數十名帝國監察史死亡的事件已經發酵,這是崔家或者其它的利益相關方做出的激烈反擊。

讓李牧羊心中疑惑的是,這個胖子一直不離不棄。

他只說欠下李牧羊一個天大的人情,卻又不說欠了李牧羊什麼人情。

李牧羊心裡很忐忑,他覺得自己變英俊了之後突然間就開始招男生喜歡了。

聽說帝國一些貴族喜歡那種長得很清秀的小男生,李牧羊好幾次偷偷對著河水照了照自己的臉,發現自己就屬於那種類型。

於是,一路走來他和胖子即親密合作默契配合,又刻意地保持一定的距離。

譬如胖子剛才把自己用嘴巴含過的半顆小藥丸給李牧羊吃,李牧羊當場就發現了他的詭計他要是接受了,那不是和胖子間接接吻了嗎?

他才不上當呢。他的初吻是要送給

李牧羊認真地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自己的初吻到底應該送給誰。

「一定會有那麼一個人。」李牧羊在心裡想道。「愛自己如生命。」

想到這句話的時候,腦海中竟然出現了李思念那張嘻笑嬌美的臉。

李牧羊嚇了一大跳,拚命搖頭從腦海里把李思念地臉給甩了出去。還呸呸呸地吐了好幾聲

心想,那是自己的親妹妹,怎麼可以把初吻給她呢?自己真是個禽獸。

不,連禽獸都不如。

李牧羊發現了一個更加悲劇地事實。能夠愛自己如生命的女性,而且是年輕女性除了李思念之外怕是也不會有別人了。

「快到了。」胖子也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著不遠處已經死透的馬臉殺手,心有餘悸地說道:「這是第幾批了?」

「第六批了吧?」李牧羊想了想,說道:「可惜沒有馬車代步,我們只能依靠雙腿趕路。你我都身上帶傷,怕是會拖慢行程。」

「咬牙堅持一下。到了星空學院就好了。到了那裡就沒有人能夠傷害你了。」胖子給李牧羊鼓勁兒,也是給自己鼓勁兒。

「這次真是多謝公輸兄,如果不是你一路幫忙照應的話,怕是我早就遇害了。根本就不可能走到這裡。」

公輸垣擺著胖手,說道:「開什麼玩笑?崔照人都殺不死你,就憑這幾個廢物?不過我們還是快走吧,崔家懸賞十萬金幣要你腦袋。那些殺手都瘋了一樣地撲過來。現在還只是一些不知名的,倘若他們請到帝國排名前十的殺手趕來,你我合力也只有死路一條。你這功夫時靈時不靈的,也確實讓人心裡沒個著落,每次遇到敵人時我都不知道到底是要打還是要跑」

「」

兩人再次辛苦跋涉,腳步如飛地朝著預定的目標前行。

過了紅河峽谷,就是一片入眼皆綠的平原。

平原之上有大鳥掠空,有雄鹿飲水,有狼群嚎叫,還有禿鷲正津津有味地吃著一具龐大的足有數十米長的不知名生物的骸骨

看到有行人走來,也只不過是抬頭看了一眼,然後繼續埋頭苦吃。它們不畏生,不懼人。看著它們成群結隊吞噬腐肉的模樣,倒是讓李牧羊心裡有些發毛的感覺。

「這是花語平原。」胖子出聲說道。「聽名字是不是覺得很詩情畫意?」

「名字是不錯。」李牧羊點頭。

「但是它卻是神州十大死地之一,名列第六。」胖子一臉高深莫測地說道。

李牧羊看看四周,說道:「不會吧?就這幾隻大鳥和狼群?」

胖子翻了個白眼,說道:「你知道這花語平原有多大嗎?它比整個江南還要大上十幾個江南。而且,現在是白天,我們走得是『官道』。」

「官道?」李牧羊看了看不遠處對著他們流口水的狼群,一臉驚詫地說道:「連路都沒有,這算是什麼官道?」

「所以我才說它是十大死地之一埃」胖子一臉警惕地看著四周,說道:「小心一些。」

李牧羊瞄瞄四周,空蕩蕩地沒有一個人影,說道:「星空學院今年不會就招收我一個人吧?報道日期臨近,為什麼沒有看到其它的學生?」

胖子撇了撇嘴,說道:「星空學院是神州最神秘的學院,每年招收的學生自然不只是你一人而已那些學生從神州大陸各個區域趕來,有遠有近,有早有晚最重要的是,有誰是像咱們這般一路被追殺過來的?」

「」

「入了星空學院,還被人欺負成這樣子李牧羊,你是星空史上最悲劇的入學新生了吧?」

「」

兩人一邊聊天一邊趕路,不過路上再沒有遇到什麼危險的刺殺。

倒是在夜晚睡覺的時候狼群跟了過來,胖子睡得正香時被嚎叫聲音打擾,衝出去忙活了一陣子,等到他再次回來時叫聲就消失了。不過倒是提了兩條狼腿丟在漸熄的火堆上面烤著,第二天起床就成了他和李牧羊的美味早餐。

在花語平原上面又走了兩天,地勢越來越險峻起來,可以看到遠處被煙霧籠罩高聳入雲的大山。

李牧羊大驚,說道:「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我怎麼發現越來越荒涼了?」

說話的時候,李牧羊就已經從內縫口袋裡摸出星空學院的地圖。那是騎鶴師兄送給他的,古錦繪製,所以在他落入大江時沒有被江水給泡爛。

「快到了。」胖子指著前面說道。「看到那座最高的山沒有?就是那裡面。」

「星空學院不是學院嗎?」李牧羊心中隱隱地不安。這哪裡還是學院啊?這是神仙修道的修府吧?

「如果不把學校建在這裡,它憑什麼叫做星空學院?威風在哪裡?逼格在哪裡?和世間那千萬所學院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

「」

聽到胖子這麼反駁自己的話,李牧羊心裡還是挺高興的。

畢竟,星空學院是他將要進入的學院。這麼高逼格的學校都把自己錄取了,那自己該是多麼優秀啊?

最關鍵地是,李牧羊現在處境堪憂,殺手成群結隊地殺來,他地腦袋隨時都有可能被人給拿去換賞錢。

這樣的學校讓他很有安全感,雖然他對這所學校沒什麼安全感。

唯一麻煩的地方就是:回家的路途艱難遙遠了一些。

不過,如果能夠保住父母妹妹的命,就算是讓他永不回歸他也願意

李牧羊終於體會到了近在眼前,卻又遠在天邊的真正含意以前一直以為這句話形容的是說自己喜歡卻又泡不到的妞,譬如崔小心。

現在他知道,他還有詞語本身的意思。

早早就看到了那高山,但是李牧羊沒想到自己又走了兩天。

他覺得這一段時間雙腳走的路是他前十幾年所走路的總和還要更多一些。

越是往前,越是感覺到了一股陰寒之氣。

走到那座聳入雲霄地山腳下的時候,已經是陰寒刺骨。

李牧羊感覺到了寒冷。

沒有寒風,這冷不是由外至內,而是由內至外。

先是感覺到心裡寒冷,骨髓寒冷,然後才感覺到臉上身上的皮膚冷。

胖子也冷,身體上的肥肉哆嗦著說道:「這鬼地方幸好星空學院沒有招我,招我我也不來。」

「」

胖子指了指那座高山,說道:「此山為無名山,星空學院就在上面。到了這裡,我們就安全了」

話音剛落,從雲霧之中走出了幾撥人馬出來。

第一撥是個醜陋老婦,身穿黑色袍,手持蛇頭拐。

第二撥是兩個和尚,兩人頭上各有九個戒疤,一人持鐵鏟,一人持木魚。

第三撥是七名持雙擔有高有矮,有胖有瘦,留著滿頭小辮子,穿著花花綠綠地衣服。一看就非中土人士。

第四撥是一個青衫男人,單人匹馬,懷抱巨劍。

胖子身上的肥肉哆嗦地更加激烈了,破口罵道:「我說這幾天他們怎麼跟老鼠一樣地都消失了,我還以為是被咱們兄弟倆給甩得沒影子了原來是跑到咱們前面,想要來一個徹底地截殺。」

李牧羊地心直往下沉,但是這個時候容不得他躲避,更沒有後退的機會。

擋在他前面的都有四撥人,那些聞著血腥味道而來的又有多少?

李牧羊跨前一步,擋在胖子的前面,說道:「公輸兄,俗話說送佛送到西,你已經把我送到這學院腳下,咱們就此分別吧」

胖子破口大罵,說道:「李牧羊,你把胖爺當成什麼人了?這種生死關頭,我能夠丟下兄弟不管獨自逃命?」

「」李牧羊眼眶濕潤,大為感動。生死關頭,不離不棄,胖子果然是自己的好兄弟。

「再說,我就算想逃,他們也不會放過我你的腦袋值十萬金幣,我的腦袋也值五萬金幣好不好?五萬金幣也是錢啊,他們哪有看到金幣不要的道理?」

李牧羊愕然,說道:「你也被懸賞了嗎?之前怎麼都沒有聽你說過?」

胖子臉色燥紅,很是不滿地說道:「我不想說憑什麼你的腦袋值十萬,我的腦袋只有五萬金幣?這不是欺負人嗎?」

李牧羊張了張嘴,狠狠地點頭,說道:「簡直是欺人太甚。」

PS:2015年最後一天,你有什麼遺憾?

我的遺憾就是我沒辦法更的更多,寫的更好,大臉沒瘦,痔瘡沒割。

15年的最後一天,懇請大家將月票投給老柳,讓我們以再第一名的成績迎接新的一年!

期待《逆鱗》新的一年紅紅火火,也期待兄弟們新的一年紅紅火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