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九十五章、一個滾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一個滾字!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九十五章、一個滾字!

如果還是原來的自己,是不是比現在生活的更加輕鬆愜意?

一路走來,李牧羊總是情不自禁地想起這樣的問題。

如果沒有落日湖邊的那場爭鬥,如果沒有和崔小心的那番聊天,如果沒有殺死烏鴉,甚至如果沒有這次的文試第一

自己仍然是那個昏昏噩噩又軟弱膽怯的漆黑少年,上課發發獃睡睡覺,回家聽李思念唱唱歌撒撒嬌,混吃等死,碌碌無為。

一生最大的成就也可能就是接管家族產業成為一家店鋪的小老闆那樣應該也生活的很幸福吧?

這一段時間,李牧羊覺得自己生活的很辛苦。他頭一回意識到,僅僅是為了活著,就是如此艱難的一件事情。

一路走來,他和胖子擊退了六撥刺客。現在好不容易來到了星空腳下,卻沒想到又遭遇了這樣的一場合圍剿殺。

李牧羊心裡很委屈,很憤怒。

他看過的那些俠怪小說之中,高手都自有一番風骨傲氣,他們殺人的時候是不允許別人幫忙的。

丟一幅白手套出去,然後兩個人就舉劍戰在了一起。勢均力敵,公平正義。

李牧羊看著騎著大馬從頭頂上方壓迫而來的劍客古漠,看著從左右兩邊持著大鏟和木魚奔來的兩個酒肉和尚,還有穿的花枝招展奔跑起來滿頭小辮隨意擺動的七名二#逼中年這他媽的算是什麼?還講不講江湖道義了?

故事裡都是騙人的。

「哈哈哈,李牧羊你吃洒家一鏟」持著大鏟子的胖和尚后發先至,手裡重逾千斤的半月鏟揮舞起來虎虎生風,一鏟子下去能夠碎金裂石,半座山頭能夠給削沒了。

胖和尚想要拿那十萬金幣的賞格,所以這一鏟子是朝著李牧羊的腦袋鏟過來的。

一鏟下去,李牧羊的腦袋高高地揚起,那十萬金幣就是他自己的了。

手持木魚的瘦和尚速度慢一些,不是直直地朝著李牧羊奔來,而是沿著戰團轉圈,在奔跑的過程中還拿著木錘敲擊魚頭。

每重擊一次,李牧羊的腦袋就感覺到一陣昏眩。

身體發軟,站立不穩。

「李牧羊,這是木魚鼓是一種很厲害地音波攻擊,快把耳朵閉上。」胖子公輸垣身體靈海地躲開了鬼寡婦的一次蛇拐攻擊,趕緊出聲提醒自己的小夥伴不要被那聲音所迷惑了心智變成痴獃。

七個二#逼中年啊啊啊大叫著撲了過來,因為他們的人數太多,沒辦法一次排開地攻擊李牧羊,所以只能排成長龍。

大羅剎手持雙刀,第一個朝著李牧羊劈來。一擊不成,立即閃去,然後二羅剎的雙刀就已經從中路或者下三路刺來。

他們步伐詭異,刀法凜冽,而且配合極其默契,進退間都暗合玄門陣勢,形成一波波很流暢地擊殺狂潮。

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李牧羊唯一能夠選擇的就是迎頭反擊

李牧羊咬了咬牙,握拳轟出。

他蓄勢已久的那一記破拳轟在了馬腹之上。

一聲悶響傳來。

棗紅大馬的腹部被破拳擊中,護體的皮革被打地爆裂開來出現一個大洞,從那個大洞裡面流敞出鮮紅色的血水汁液。

李牧羊全力出手,那一拳竟然把古漠的座騎給打出了一個窟窿。

大馬吃痛,拚命地嘶嚎慘叫著。

他的身體拚命地掙扎,想要逃離戰場跑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但是它的身體被古漠的雙腿給夾住,它的鼻空里還拴著控制它命運的韁繩。即便想走,也根本就動彈不得。

古漠死死地按著座騎,讓它變成了自己身體的一部份。

他把那匹馬當成自己的肉墊護盾,讓它的身體朝著李牧羊的腦袋壓去,而他手裡的巨劍呼嘯而來,挾裹紅色火焰去收割李牧羊的腦袋。

他和胖和尚的目地一樣,也是搶腦袋而來

當然,他這一劍是由上至下斜劈而來,如果李牧羊被他砍中的話,損失地就不僅僅是一顆腦袋,身體也會被斬成兩半。

「死吧。」古漠眼神如電,寒聲說道。

他自小在崔家長大,受崔家培養訓練,是崔家老爺子崔洗塵的近身侍衛。

就是因為他一直跟在崔洗塵的身邊,所以他清楚崔照人在崔家有著什麼樣的角色定位。特別是這次針對相位之爭,崔照人在其中處於一個關鍵的位置他是刺向陸行空的先鋒軍,是擊潰陸家的發動信號。

一旦許達被運送到天都並且成功開口咬死陸行空,不開口也行,畏罪自殺留下一份指證文書,那麼他們後續的手段就會層出不窮地襲來。直至將陸家給打入谷底。

宋家的那位『星空之眼』也不喜歡陸行空,到時候他們崔家發動了總攻,想必其它家族也不會坐以待斃吧?

結果呢?

天都的陸家還沒有出手呢,倒是他們這邊的一個重要人物崔照人被面前這個小子給殺了。

局勢變幻,勝敗轉變。

現在陸家反咬一口,陸行空跑到君王面前去告御狀,崔家賠了夫人又折兵,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崔老爺子面聖回家之後砸了不少名貴的瓷瓶寶器

就連皇上都被李牧羊給狠狠地抽了一記耳光。他地監察司死了那麼多人,不說追究責任,就連一句狠話都說不出來。

做君主到了他這樣的地步,心裡何償不會憋氣?

所以,不管是為了家族還是為了西風皇室,他都有必要把這個李牧羊給殺掉。

這也是崔老爺子把他派遣出來全權負責此次追殺圍剿地重要原因。

李牧羊知道情勢危急,但是這段時間連番苦戰,身體隱傷,疲憊不堪,剛才那一拳已經耗盡了他身體全部的力量。

又有木魚鼓在旁邊梆梆地敲著,每一聲都專門往他的腦袋深處鑽去,就像是有一根錐子在重重地刺激他的腦袋。

李牧羊頭痛欲裂,雙眼赤紅,快要暈獗過去。

「我要變身。」李牧羊在心裡吶喊著。

黑龍兄,你倒是趕緊出來啊你快回來,我一個人堅持不來

什麼時候變身,如何才能夠變身,這對李牧羊來說還是完全未知的領域。

他現在卯足了勁兒想變身,可是身體卻不所為動這都生死頭頭了,怎麼一點兒反應也沒有?

李牧羊不想死。

他不想離開自己的父母離開自己的妹妹。

世界那麼大,他想好好看看。

星空學院那麼酷炫,他想要進去感受一番。

他想要活著。

「你們都去死吧。」

李牧羊再一次握緊自己的拳頭,握緊那酸澀甚至都有些發抖的拳頭。

他以悍不畏死地姿態朝著那些賞金殺手衝鋒。

不管是誰想要摘他的腦袋,他都要讓對方付出代價。

盡自己所能!

一陣狂風席捲而來。

塵土飛揚,天地變色。

所有人的眼睛都難以視物。

然後眾人才聽到有清脆地鶴鳴聲音傳來。

等到狂風停歇,塵土散去,眼前再次恢復清明。

眾路高手才發現,被他們圍攏在中間包了棕子的李牧羊竟然消失不見了。

「李牧羊呢?李牧羊去了哪裡?」

「李牧羊跑了?這個小賊會通天妖術?」

「老大,我們要不要去追」

因為這邊的動靜太大,正在追殺胖子的鬼寡婦也被那勁風颳得睜不開眼。

她停下了攻勢,眼神疑惑地朝著這邊看了過來,聲音嘶啞難聽地問道:「李牧羊呢?李牧羊那個小子去哪兒了?你們一群成名高手圍攻一個無名小輩竟然還被他跑了你們還有臉出來干這種無本買賣嗎?」

鬼寡婦很生氣。

大家是來摘腦袋分錢的,結果腦袋提供方卻跑得不見人影。

沒有了腦袋,他們靠什麼去換錢?

不過轉念一眼,自己一直苦打的胖子腦袋也值五萬金幣,趕緊轉身把他死死地給盯牢了。

心想,雖然這傢伙便宜了一點兒,但是砍下他的腦袋也有五萬金幣可拿。無論如何,這五萬金幣自己是要拿定了。可不能被其它人給搶跑了。

一隻巨大的白鶴從九天之下俯衝而下,然後穩穩地停留在了眾人的面前。

眾人想要擊殺摘走腦袋的目標人物李牧羊正騎在鶴背之上。

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盯著站在鶴背之上的那個身穿白色流雲袍的俊美男人。

男人站在鶴背之上,並沒有下地的意思。他的衣衫纖美飄逸,他的鞋子一塵不染。就像是從九天之上下凡的謫仙人。

「滾。」男人仰臉看天,面無表情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