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九十六章、出手無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六章、出手無憂!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九十六章、出手無憂!

有人謙虛謹慎,有人懦弱無能。有人兇狠,有人殘忍。

誰的拳頭重一些,誰說話就更有份量一些。這才是世界的真實模樣。

那個身穿白色星雲袍的俊美男子站在鶴背之上,仰臉看天,根本就不把面前這些四地趕來的殺手惡霸給放在眼裡,簡簡單單地吐出一個字:滾。

什麼叫做囂張狂妄?

什麼叫做目中無人?

什麼叫做裝逼界的宗師典範?

大傢伙兒今天算是真正地見識到了。

語言、神態、衣裝、容貌、最關鍵地是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氣勢完美搭配,讓人生出一股難以超越地感覺。

無知和尚怒了,剛才他那一鏟子差點兒就把李牧羊地腦袋給割掉了,十萬金幣已經在對著他招手,結果卻被這個混蛋小子把人給搶走了。搶他的人就是搶他的金幣,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他倒是不在意別人有沒有殺他父母,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可是斷人財路這種事情是萬萬不行的。

現在那個傢伙根本就不看他們一眼,板著張臉說讓他們滾蛋。

他們要是滾蛋的話,這一段時間的跟蹤埋伏千里追襲不就是白費功夫了嗎?

他們要是就這麼走了,事情傳遍神州,他無知和尚哪裡還有臉面在業內立足?

「你這黃毛小兒,是哪個婆娘褲襠里漏出來的野種,敢對洒家說出這樣的話。有本事過來和洒家大戰三百回合,洒家今天就把你那狗腦袋給鏟下來喂狼」

無知和尚破口大罵,言語粗魯,極盡羞辱之能事。

嗖!

鶴背之上的解無憂消失了。

然後又瞬間又回來。

李牧羊騎坐在鶴背之上,幾乎沒有感覺到解無憂地離開,甚至在他的雙腳再次落在鶴背之上時連一陣微風都沒有帶起來。

可是,無知和尚的罵聲卻嘎然而止。

他的瞳孔脹大,表情驚恐,滿臉不可思議地模樣。

他地嘴巴還保持著張開說話的模樣,但是咽喉卻只能發現的響聲。

那種聲音不停傳來,就像是斷裂地骨頭不停地磨擦在一起,讓人聽的毛骨悚然。

「師兄」手提木魚的無罪和尚大步跑了過來,喊道:「師兄,你怎麼樣了?師兄,你沒事吧?你別嚇我」

他擔心師兄出事,伸手去摸無知和尚的肩膀。

撲通!

無知和尚地身體向前栽倒在地上,竟然已經一命嗚呼。

所有人全都震驚地看著那個衣飾華美俊逸不凡的年輕少年,難以相信他竟然在剎那間就已經殺死了一個絕頂高手。

在場諸人甚至都沒有看清楚他是怎麼出手的,除了劍客古漠,怕是其它人都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出手的。

他的攻擊路數,他使用的功夫或者武器

全都是個未知數。

可是,那勇猛無匹手持千斤半月鏟的無知和尚就已經被他給解決掉了。

心狠手辣,卻又深不可測。

解無憂從懷裡摸出一塊潔白的手帕,輕柔仔細地擦拭著手指間的污漬。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能日日陪伴在家母身邊盡兒女之職,就已經讓無憂百般愧疚。立身行道,揚名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無憂沒能揚名後世,卻替母親招引罵名,實在難以原諒。」解無憂雲淡風輕地說道。像是在解釋自己為什麼殺人,更像是在排解自己心中的遺憾。

立身行道,揚名後世,他還有漫長的道路要走。

「你這」無罪和尚探了師兄的鼻息,發現師兄已經死透,實在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平時他們兄弟倆都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一持半月鏟做近身攻擊,一持木魚鼓做音波騷擾。兩人配合默契,死在他們手上也不知道有多少成名高手。沒想到今天還沒真正地開打呢,那個面目可憎地小白臉竟然就已經殺了自己的師兄。

更讓他感覺到羞辱地是,他原本想破口大罵一番,可是話到嘴邊卻硬是被憋回去了。

他不敢!

無知和尚罵了幾句就被人給殺了,自己要是張嘴罵人,那不就是和師兄同樣的下場?

「你憑什麼殺人?」無罪和尚終於想到了說辭。「我們兄弟幹得就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地買賣,和你無怨無仇,你摻和進來幹什麼?」

「星空腳下,也敢行兇?」解無憂像是看白痴一樣地看著這群人,說道:「死有餘辜。」

「你這是欺人太甚,今日我就要替師兄報恩」無罪和尚手持木魚鼓,準備重重地敲打下去。

「麻煩。」解無憂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說道:「把脖子擦拭乾凈。我怕臟。」

「」無罪和尚地額頭大汗淋漓,舉起來的木錘卻是怎麼也沒辦法敲下去了。

這個裝逼地傢伙裝逼起來怎麼就那麼遭人討厭呢?

凶名在外的無知無罪,一個瞬間被秒殺,另外一個連在殺兄仇敵面前說一句硬話的勇氣都沒有。

「兄弟們,我們合夥把這小子給宰了」七羅剎中的老四頭腦簡單,看到解無憂這邊只有一人,就想著大傢伙齊心協力把人給殺了。他一個人能夠厲害到什麼程度?他們這邊可是有一大撥人呢。

大羅剎轉身一巴掌抽在他臉上,罵道:「閉嘴。」

「」

劍客古漠臉色鐵青,眼神一眨不眨地盯著站在鶴背上擦拭手指頭的俊美少年。

他們在這裡設伏的時候,就已經想過有可能會驚動星空的人。

但是,星空的人眼界奇高,一般不會理會他們這些塵世之事。

更重要的是,他覺得以他們現有的實力擊殺李牧羊不過是探囊取物,也不過是一個回合的事情。

卻沒想到李牧羊沒有殺成,卻招引來星空的人,而且一出手就殺了自己這方的一員猛將。

現在進退兩難,如何是好?

古漠拱了拱手,沉聲問道:「敢問公子尊姓大名?」

「解無憂。」解無憂很是坦然地說道。他才不在乎別人會不會來報復呢。

「解公子,我知道你們星空規矩並不過問山下打殺之事。」古漠指了指李牧羊,說道:「此子殺我少主,負罪逃逸。此仇不共戴天。還請解公子袖手旁觀,它日必有重謝。」

「規矩改了。」解無憂面無表情地說道。「星空腳下,不許殺人。」

「什麼時候改的?」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

「」

解無憂那雙修長的眼睛掃視全場,笑著說道:「你們這是不打算走了是嗎?」

「」

所有人的視線全看向古漠,古漠算是他們這個鬆散組織的領頭羊。如果古漠說走,他們自然是要走的。如果古漠說大家操傢伙上,他們自然也是要走的古漠不說這句話,他們也不好意思提前跑。那樣的話就是臨陣逃脫了。江湖之人是講究臉面的。

古漠看了眼無知和尚的屍體,大手一揮,喝道:「撤。」

他眼神兇狠地看著李牧羊,說道:「你逃得過今日,但逃不過一世此仇暫且記下,你的腦袋也暫時留著。」

說完,率先朝著花語平原走去。

李牧羊從鶴背之上跳下,那隻白鶴很是不爽地盯著他。

它也是愛好清潔的,李牧羊身上有一股子它很不喜歡的味道。

李牧羊走到解無憂面前,對著解無憂深深鞠躬,說道:「無憂師兄,大恩大德,不知如何為報如果不是你出手相救的話,恐怕我現在已經不在了。」

胖子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把摟著李牧羊的肩膀,說道:「沒有恐怕,如果不是這位公子相救的話,你確定一定以及肯定地死翹翹了那個古漠足有閑雲上品的實力。而且他在劍道上的造詣實在是太過驚人,你根本沒辦法接住他那一劍之威。」

胖子對著解無憂拱了拱手,說道:「公輸垣。李牧羊的好兄弟。」

「嗯?」解無憂若有所思地看著公輸垣,問道:「公輸家的?」

「哈哈」胖子滿臉尷尬,說道:「沒能立身行道,揚名後世,以顯父母,家世來歷不提也罷李牧羊是我看著長大的好兄弟,我現在就把他託付給你了。他得罪了帝國的大人物,一路走來被人追殺。上了星空學院,人應該就沒事了吧?」

解無憂一臉笑意,說道:「星空之上最簡單也最複雜,上去便知。」

公輸垣點了點頭,顯然,他對星空學院的情況也了解一些。

「牧羊賢弟,你到了星空腳下,應該不會再有危險了咱們兄弟也就此分別吧。我回去加倍努力,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夠登上星空。和兄弟把手言歡,遨遊天地之間。」

「謝謝公輸大哥。」李牧羊這一次是誠心實意地喚公輸垣大哥。倘若不是這胖子一路相幫的話,自己也根本沒辦法走到這星空腳下。「今日一別,不知何日能夠再見。」

他從地上拾起那把通天劍,說道:「小弟身無長物,只有這把通天劍值錢劍的主人說讓我給此劍找個明主,我覺得公輸大哥就是明主。俗話說寶劍配英雄唉,公輸大哥,你別跑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