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一百零四章、情關難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情關難過!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一百零四章、情關難過!

李牧羊看得目瞪口呆。

我就是隨便說說而已,老天爺不用這麼嚴肅吧?開個玩笑都不行嗎?你有沒有一點兒幽默細胞啊?

「我說願意背著崔小心赴湯蹈火,你就立即降下這麼一場山洪你知不知道,男人的諾言都是經受不起考驗的?」

李牧羊想死的心都有了。

轟隆聲音由遠及近,仿若驚雷不停地在耳朵邊炸開。

白色巨幕鋪天蓋地,從那高處狂涌而下。

一路衝鋒陷陣,以摧枯拉朽姿態毀山斷林,朝著李牧羊和崔小心所在的方向壓了過來。

李牧羊的嘴巴微張,想要說些什麼,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崔小心大急,說道:「李牧羊,快跑快跑」

李牧羊這才反應過來,丟掉手裡的木拐,轉身朝著山坡下面跑去。

那是他剛才好不容易才攀登上來的山道。卻沒想到現在又要走回頭路,而且比來時更快的速度。

霹靂啪啦

樹枝折斷的聲音不停傳來。

僧轟轟轟地響著,就像是有一群瘋狗在後面追趕。

「放下我放下我」崔小心的聲音更加著急了。「你背著我跑不掉的李牧羊,你跑不過洪水。你快把我放下來。」

「不行。」李牧羊態度堅決地說道。「無論如何,我都不會丟下你的。要跑就一起跑,要死就一起死」

「李牧羊。」崔小心心急如焚,說道:「你知不知道,這樣你會死的。你會被大水淹死。你這個白痴,快放下我」

「我知道。我要是放下你,你也會死」李牧羊說道。

他又不是傻瓜,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

洪水從高處落下,可能是上面的大堤塌陷。

無名山高聳入雲,洪水從上面衝鋒而下,力道何止億萬斤?以李牧羊肉體凡胎之身如何抵擋?

更何況他還背著一個腳傷難以下地走路的崔小心,放下崔小心自己逃跑崔小心死路一條,背著崔小心一起逃跑是死人兩條這樣的絕境下,李牧羊又當如何選擇?

轟隆聲音漸近,浪花拍打的聲音追到了屁股後面。

已經有水花淹到了李牧羊的腳脖子,稍有不慎就會被後面的大浪推倒。

「李牧羊,快放下我,我要下來」崔小心大聲喊道。一向寧靜從容的崔小心現在也著急起起來,說話的聲音變得尖利。

李牧羊不應,背著她瘋狂逃跑。

「李牧羊,放我下來,放我下來」崔小心拚命地拍打著李牧羊的肩膀。

李牧羊咬牙狂奔,一句話不吭。

他不會放下崔小心自己逃跑,死也不會。

「李牧羊」崔小心眼眶泛紅,聲音哽咽地說道:「放下我,放下我吧」

嘩啦

一陣洪水淹過,李牧羊的身體被那洪水巨大的衝力給推倒。

鋪天蓋地的洪水席捲而來,茫茫水面上面已經不見李牧羊和崔小心的人影。

轟轟轟

洪水繼續狂灌。

百鳥紛飛,百獸落跑。

山石滑落,山體裂縫。天上之水彷彿要把整座無名山給沖跨。

「呼」李牧羊從洪水之中露出腦袋。他一邊被洪水沖著向前漂移,一邊四處張望,聲音焦灼地喊道:「崔小心崔小心崔小心你在哪裡?崔小心,你說一句話氨

巨浪拍打在他的後背,他的身體站立不穩整個人朝著地上撲倒過去。還沒來得及從地上爬起來,後面的洪水就將他再次拍打下去。

他的身體被淹沒在地底,好不容易才從下面爬了起來,卻發現自己身後背著的崔小心不見了蹤影。

想來是摔倒的那一瞬間自己沒能抓穩,這才把崔小心給丟掉了。

李牧羊的眼眶發紅,聲音嘶啞地吼道:「崔小心,崔小心你快說句話埃崔小心」

忙著找人的李牧羊沒有來得及看路,身體重重地撞在一棵千年古樹上面去了。

他被撞得頭暈眼花,臉被擦破了皮,鼻子也流血了。

李牧羊顧不上臉,雙手緊緊地抱著巨樹的樹榦,嘴裡還在不停地喊道:「崔小心崔小心呸」

他重重地吐了一口,因為鼻子裡面的血水全都流敞進嘴巴裡面去了。

洪水狂#泄,一時半會兒沒有停歇的意思。

李牧羊心憂如焚,他不知道崔小心會不會游泳,他不知道崔小心現在的狀況。要是她出了什麼事故,自己一生難以釋懷。

「李牧羊」微弱的聲音傳了過來。

李牧羊側耳細聽,大聲喊道:「崔小心,是你嗎?崔小心,你在哪裡?」

「李牧羊」那熟悉的聲音再次傳來。

這一次,李牧羊確定了方向。

他深深地呼吸了幾口氣,然後猛地鬆開大樹,朝著懸崖邊沿遊了過去。

洪水力大無窮,推著李牧羊向前衝去。

李牧羊很快就被推到懸崖邊角,然後一把抓住一根不知名的藤蔓。

「崔小心」李牧羊再次喊道。旁邊就是萬丈深淵,卻找不見崔小心的身影。

「李牧羊」崔小心的聲音從下面傳了過來。

李牧羊低頭細看,這才發現崔小心被洪水給推下懸崖,又被那密密麻麻的樹枝給掛祝

她雙手緊緊地抱著一棵粗大的樹榦,稍有不慎就會掉落下去。

李牧羊心中大急,但是臉上卻不動聲色,說道:「崔小心,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李牧羊,我沒事我要死了。」崔小心聲音無力地說道。這一番折騰,讓這個嬌生慣養的小姑娘實在是吃盡了苦頭。

「不會的。你不會死,我也不會死。」李牧羊咧嘴傻笑。「我把藤蔓丟過去,你用藤蔓勒住自己的身體,我把你拖起來」

「李牧羊,我沒有力氣了,我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我怕我抓不妝

「抓不住也沒關係。你等著,我這就下去救你。」

「李牧羊,你不要下來」崔小心急忙喊道。「你不要下來。你要下來我就跳下去」

「說什麼傻話呢?我不下來,難道讓你一直趴在那裡不成?」李牧羊笑著說道。他的身體不停地扭動,把那藤蔓給纏繞在自己腰間。「你等著,我下去把你拉上來我剛才背過了,你的身上沒有幾斤肉,這藤蔓很結實,可以把我們倆同時拉起來」

「李牧羊,你不要下來,千萬不要下來」崔小心再三勸阻。「你下來之後就沒辦法上去了。難道你自己心裡不清楚嗎?」

洪水還在從旁邊澆灌下去,李牧羊的身體被沖得左右搖擺,隨時都有可能掉落到那了無底深淵。

李牧羊咧嘴笑了笑,說道:「我心裡很清楚,可我還是想試一試如果我不下去的話,你就沒辦法爬上來。等到你抱著的樹榦支撐不住,你就會掉下去」

「李牧羊,你為什麼這麼傻?」

「我只是不想讓你死而已。」李牧羊開始向下爬。他必須爬下去,如果他不爬下去的話,就沒辦法去把崔小心拖起來。

崔小心全身脫力,如果他不下去把她和自己綁在一起的話,他怕崔小心在拉扯的中途就掉下去。

但是,也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如果自己安全地下去了,也很順利地和崔小心綁在一起。身在懸崖邊沿的他又怎麼樣能夠把兩個人的身體都拖起來呢?

他的體力足夠支撐這場巨大的運動量嗎?

來不及想太多,李牧羊沿著山沿向下爬,一點點地把自己下放到和崔小心平行的位置。

然後,他抓住樹梢,朝著崔小心抱住的樹榦爬了過去。

「小心」李牧羊滿臉的血水。那是臉上和鼻子流出來的血水和飛濺而來的水花混合在一起。「沒事的,我來救你。」

「李牧羊」崔小心熱淚盈眶,哭喊著說道:「你怎麼那麼傻?你怎麼那麼傻?你明明知道這只是一場考驗埃這不是真實的,這只是一場考驗啊我不是崔小心,我只是只是變成崔小心的樣子。」

李牧羊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水,讓自己的眼睛看得清晰一些。

聽了崔小心的話后,他沒有一點失望的表情,毫不在意地說道:「我知道埃我知道你不是崔小心,我也知道這可能是一場考驗可是,你和崔小心長得一樣一樣,我擔心你要是真的崔小心怎麼辦?」

他一步步地朝著崔小心爬過去,然後用藤蔓去捆崔小心的身體。

「不管你是誰,既然你變成了崔小心的樣子,我就要把你帶上去我就不能讓你出事」李牧羊笑容燦爛,咧開嘴巴的時候露出兩排潔白整齊的牙齒。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陽光帥氣的大男孩兒。

「李牧羊」崔小心抱緊李牧羊的身體,喃喃地喊著他的名字:「李牧羊」

崔小心的身體用力一躍,然後拖著李牧羊的身體朝著那常年雲霧籠罩寒風呼嘯的無底懸崖掉落。